价值星球Planet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28

      酱油“江湖”,变天了

      ​作者 | 唐飞编辑 | 林比利这两年“酱茅”这个词特别火。实际上“酱茅”并非指陶瓷瓶装的“酱瓶茅台”,而是指与茅台类似的高成长、回报率高、长期绩优的酱油白马股。不过到了今年,该板块却一改常态,彻底“失宠”,多只龙头股遭遇大幅杀跌。例如,自年初到现在海天味业跌幅已经超过了20%,千禾味业的股价已经跌去了三成,中炬高新年内最大跌幅超过41%,更惨的是颐海国际,从年初至今它的股价已经跌了58%。除了股价波动,企业业绩也大多出现下滑。以海天味业为例,自2014年2月11日于上交所上市以来,海天味业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速度,2014-2020年,公司营收年均增速为15.3%,归母净利润年均增速则是达到了惊人的21.9%,展现出极高的成长性。然而2021年,海天味业营收同比仅增长了9.71%,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同样只有4.18%,是上市以来的最低值。到了2022年,这种颓势并没有得到实质性扭转,上半年公司营收增速9.73%,归母净利润增速1.21%。资料显示,海天味业是我国调味品龙头企业,在2021中国品牌力指数(CBPI)榜单中公司夺得酱油、蚝油、酱料、食醋“四冠”。行业“老大”尚且如此,其余的酱油股面临似乎更大压力。1、龙头跌入谷底一直以来,酱油都在我国调味品行业中占据重要位置,从调味品市场看,酱油销售占比达到六成。作为国人餐桌上必备的调味品,在较长的时间内,酱油市场都保持稳定的需求和增长。以海天味业为例,资料显示,海天味业生产的产品已涵盖酱油、蚝油、酱、醋、料酒、调味汁、鸡精、鸡粉、腐乳、火锅底料等几大系列百余品种600多个规格。其中,海天味极鲜、海天金标生抽、海天上等蚝油、海天草菇老抽、海天黄豆酱,每个单品年销值均在10亿以上,是支撑公司业绩的基石。自2014年上市以来,海天味业营收和净利润便持续保持着双位数增长,2016-2021年营业收入五年CAGR为14.95%,净利润 5五年CAGR为18.60%,净利率由2016年的22.82%提升至2021年的26.68%。加上公司采取先款后货的政策,公司现金流状况也较好,因为被很多投资者称为“酱茅”之首。不过进入2022年后,海天味业的业绩突然“变脸”。半年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海天味业营业收入135.32亿元,同比增长9.7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93亿元,同比增长1.21%。业内人士称,原本餐饮渠道是海天味业的一大优势项,而在疫情侵扰下,线下餐饮渠道占比过高却加大了业绩的不稳定性。据浙商证券数据,海天餐饮渠道占比超60%。海天味业业绩下滑的同时,其他酱油龙头的业绩却异军突起。千禾味业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15亿元,同比增长14.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9亿元,同比增长80.56%。中炬高新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6.52亿元,同比增加14.52%;实现净利润3.13亿元,同比增加11.91%。不过虽然业内公司业绩表现有喜有忧,但是各个酱油股的表现都差强人意。自年初到现在,海天味业跌幅已经超过了20%,千禾味业的股价已经跌去了三成,中炬高新年内最大跌幅超过41%,更惨的是颐海国际,从年初至今它的股价已经跌了58%。如果将时间拉长,“酱茅”海天味业股价距离最高点已经跌去47.4%,距离腰斩仅一步之遥,市值蒸发超3300亿。2、结构性拐点将至从前半年社零数据看,餐饮收入增速持续回落,目前恢复仍处于低位。数据显示,6月份餐饮收入3766亿元,同比下降4.0%;上半年餐饮收入20040亿元,同比下降7.7%。渠道调研时,多数经销商反馈餐饮端出货仅恢复疫情前的70%左右,基于此,酱油消费的绝对核心之一——餐馆饭店对酱油的整体需求有所下降。而在普通消费者端,由于疫情原因很多消费者对必选消费品囤货较多,家中库存仍在消化。加之进入夏季以来全国多地出现明显降水,并有零星疫情出现,居民对酱油的囤货意愿较高,导致多数区域反馈上半年终端消费也较为疲软。其次,自2020年Q3末开始酱油的主要原材料大豆价格大幅上涨,主要包材瓦楞纸、玻璃等价格也出现明显上涨。以大豆为例,中国粮油信息网数据显示,去年9月大豆价格为5268.3元/吨,到今年9月已经涨到5921.4元/吨,虽然较前几个月略有回落,但仍维持在历史高位。图源:中国粮油信息网鉴于上游原材料的价格上涨,海天味业毛利率也有所下滑,上半年同比减少了2.68个百分点。事实上,原材料对相关企业业绩的影响在今年一季度已经有所显现。海天味业、中炬高新、千禾味业等调味品企业,今年一季度的毛利率相较于去年全年分别下滑了1.2、2.6、0.5个百分点。除了来自行业内部的因素,销售渠道的变革也在影响相关上市企业的利润。社区团购的崛起就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传统渠道的经营模式。以酱油为例,国泰君安证券经测算指出,2021年社区团购渠道将分流走12.63%的酱油销售额。除了渠道分流问题,社区团购还严重扰乱了酱油的定价体系。传统经销体系下,一般是二到三级的经销体系,产品从出厂到消费者手中一般经历一批、二批、三批(可能没有)和终端多个环节,每个环节的加价率逐步提升,供应链各个环节均有利可图。但社区团购平台为了争取客户,产品零售价较传统渠道便宜20%以上,打破了原来的加价体系。可比口径下,社区团购中酱油的单价也明显低于商超渠道。举例来看,海天味极鲜750mL的超市零售价为11.8元,但是在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上只要花9.99元就能买到,差价近2元。而李锦记薄盐生抽500mL的超市零售价一般为10元,在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上的价格均不到7元。消费者龙龙表示,像米面油等常备的食材自己都是通过网购或者团购送货的形式购买,一是这些产品重量较大,去超市购买不方便搬运;二是网上的价格比超市优惠些,甚至有时候能得到加价换购或者第二件半价的机会。最后,调味品行业壁垒并不高,这让很多对手都觊觎这块蛋糕。酱油行业内不仅有厨邦食品、千禾味业、加加食品、李锦记等老牌企业,还有金龙鱼、鲁花、双汇、新希望等这类擅长打价格战的“跨界强者”。本就处在一片红海的格局中,昔日的“酱茅”们,已迎来拐点。3、未来走势如何目前,我国酱油行业的竞争格局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国性品牌,如海天味业、李锦记、中炬高新,二是地方性强势品牌和外企品牌,如四川的千禾、湖南的加加、山东的欣和等,外资品牌则以龟甲万、亨氏等为代表;三是小规模工厂或家庭作坊,一般采取自产自销,产品价格低廉,主攻农村、乡镇市场。2020年,35家百强酱油企业产量占酱油行业比重41%,行业集中度不高。其中龙头企业海天味业酱油产量238万吨,市占率17.70%,行业产量排名第二的企业中炬高新占比3.74%,行业CR3大约24%。对比日本酱油行业集中度,我国酱油行业集中度有很大提升空间。早在1975年,日本酱油行业CR3便达到38%,CR10为48%。90年代开始日本经济衰退伴随着日本饮食西化和便捷化,酱油产量下降。在这期间,日本酱油企业数量从1989年的2300家减少至2018年的1192家,与此同时,日本酱油龙头企业领跑消费升级,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截止到2020年,酱油CR3达到53%,而我国酱油CR3距离日本仍有29个百分点的差距。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到2022年7月,我国酱油制造企业共5276家存续或在业,3年内(2019年7月-2022年7月)有852家相关企业成立,有134家企业注销或者登记状态异常,每年净增长239家企业。而随着2021年行业遇冷,新增注册企业数量骤减至161家,2022年上半年仅注册32家。相较于日本酱油企业数量从1989年的2300家减少至2018年的1192家,我国酱油行业企业数量和行业规模仍在不断增长,随着新进入者数量的减少,集中度提升的速度有望加快。而且对比日本,我国酱油在大中城市具备一定的提价空间,下线城市和乡县区域更加具备酱油消费升级的空间。早期,海天味业的吨价就在下沉过程中有所回落,但换来的是销量的强劲增长。后来经过每2-3年一次的提价,加上调味品升级的推进,海天味业吨价由2015年的5002元/吨提升到2021年的5333元/吨,6年CAGR为1.09%,虽然增速不高,但在渠道下沉的过程中销量也保持了快速的增长。近些年来,海天还顺应消费趋势,进一步推出了0系列产品、有机产品,头道系列产品、减盐系列等高端产品系列,带动酱油产品组合在C端进一步升级。2010年公司酱油产品高端、中端、低端的销售比例为1:6:3,目前比例为4:5:1,升级趋势明显,但中低端产品仍然占60%。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海天味业仍将进一步挖掘下沉市场潜力,并以“高端”为目标。同样,所有酱油企业的竞争也必然聚焦于下沉市场的争夺上,但受限于地区市场割据和散乱的市场竞争格局,进一步集中的难度要比想象大得多。而行业在经过了“单一的酱油产品”“生抽、老抽等细分产品”两个产品换代后,目前正在向满足消费者日趋强烈的健康化需求的高端、高价酱油产品进行升级。“高端”将成兵家必争之地。$海天味业(603288)$ $千禾味业(603027)$ $恒顺醋业(600305)$ 参考资料:[1]《抽丝剥茧,社区团购对调味品影响下的得与失》,华西证券[2]《海天味业系列报告之一:海阔从鱼跃,长空任鸟飞》,东兴证券[3]《海天味业系列报告之二:高墙壁立,内有乾坤》,东兴证券[4]《2022H1业绩点评:龙头稳健增长,业绩符合预期》,东吴证券*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20评论
      举报
      酱油“江湖”,变天了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27

      9月,国产手机“围剿”苹果

      作者 | 归去来编辑 | 雨辰每年秋天,都是手机大厂密集发布新机的时间。9月7日,苹果发布iPhone14系列四款手机。就在苹果发布会一天前,华为发布Mate50系列四款机型。虽然新机在影像、屏幕显示、抗摔性上均有所提升。网络上更是流传着不少用Mate50砸核桃的段子,但美中不足的是,华为Mate50是4G手机。想要实现5G通信,依赖5G手机壳。芯片也改用了骁龙系列,而不是自研的麒麟芯片。图源:华为发布会进入9月下旬,手机大厂发布新机的频率更高。9月26日,VIVO发布折叠屏迭代新品VIVO X Fold+,这款新机搭载骁龙8+处理器,弥补了此前火龙芯片的短板、电池增加到4730mAh,支持80W有线+50W无线充电,被外界称之为目前最堆料的折叠屏手机。9月27日,小米发布和 Hello Kitty 联名的手机Civi2,在配置方面,这款定位女生的手机采用FHD+华星光电OLED屏幕,支持1920Hz高频PWM调光,电池容量4500mAh,支持67W快充。9月大厂密集发布新机的同时,很多人在猜测:为何各大手机厂商的新品都会定在9月,难道是跟每年都会在9月推出新机的苹果叫阵?事实上,尽管看似国产手机对苹果发起了“围剿”,但目前高端手机市场份额几乎可以说是苹果一家独大。国产高端手机是否能够与苹果一较高下?1、不止消费者在用脚投票从9月份发布的新机来看,各家手机厂商所发布的手机卖点有所不同。其中,华为Mate50主打卫星通信功能,这点和iPhone14所发布的功能基本一致。所谓的卫星通信功能是指,通过天上的通信卫星来发送一些简短的求救信息。它并不是一项新的黑科技,反而是一项极其成熟且应用广泛的通信技术,常被用于地质勘探、远洋运输、森林巡护等特色领域和人群,通信效率比较低且价格非常昂贵。但从华为Mate50系列的市场表现来看,依然延续此前Mate系列的火热。据产业链人士透露,华为第一批 Mate50 系列共备货约400万台,目前这些备货已被自营门店及线上商城、运营商、各大电商平台、企业客户等瓜分完毕,华为目前正在紧急增加Mate50系列供货,但华为Mate50颇高的价格也劝退了不少消费者。消费者娜娜告诉价值星球,她认为华为Mate50的性价比并不是很高。以华为Mate50昆仑霞光512G为例,它在京东的价格为9999元,这一价格比iPhone14 Pro暗紫色256G的8899元的价格还要高。更重要的是,iPhone14 Pro为5G手机,但华为Mate50还是4G手机。差不多的价格,为何不买一款5G手机呢?而VIVO X Fold+则延续此前VIVO X Fold的“航天级浮翼式铰链”。VIVO X Fold+的这条铰链包含174个零部件,并采用液态金属锆合金、FS53 航空高强度钢等六重航天级材料。但对标VIVO今年4月份发布的 X Fold其他款手机来看,其在京东平台的销量、人气值均和排名第一的一加10 PRO有着不小的差距。而VIVO X Fold+的价格比其他几款X Fold还要高,消费者是否买账,恐怕这里可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图源:京东小米Civi2此次依旧是主攻线下市场,Hello Kitty联名+高颜值+轻薄机身+优秀的自拍效果是本款手机的主打卖点。显然,小米Civi2此次的目标用户为收入较高的年轻女性。而从市场表现来看,自小米公布Civi2后,不到一天时间预约人数超11万人。产品热度虽然很高,但后续能带来多少实实在在的转化,仍需要市场来给出答案。图源:京东可以看出,国产手机厂商在高端市场策略上各有侧重,但最终这样的策略能否成功还要看消费者是否买单,销量也成为渠道关系是否稳定的决定性因素,但显然不是唯一因素。从事手机行业研究多年的钱敏告诉价值星球,从步步高中脱离的OV,已经早早和渠道伙伴建立了一种互相交叉持股的关系,并且利用高额返利体系来控制和刺激整个销售链条,基本盘比较稳固。这几年OV的线下渠道虽受到小米、荣耀、华为的冲击,但实则被挖走的更多是下游渠道商,并没有从根本上撼动OV线下渠道业务。而且小米和荣耀很多线下发展模式,实则都是从友商OV中所借鉴的。比如,独立后的荣耀收购荣耀股东中包括30余家荣耀代理商与经销商,这其中不乏天音通信、苏宁易购、北京松联等有实力的渠道商。用交叉持股或利益分配的方式和线下渠道商完成联动,利益互绑。但和OV相比,一些华为的线下经销商们正在加速“逃离”。“华为可以没有手机业务,靠其他业务自救,但我们华为手机的经销商们怎么办呢?”华为经销商孙鹏无奈地说道。孙鹏接着说,这两年华为经销商们日子很难。由于华为在5G业务上一直没能突破,经销商们只能靠卖华为其他产品为生,这也引发了很多问题。“一方面,按照华为要求,大型华为经销商门店需开设在当地市中心位置,员工数量不得低于30人。可华为其他产品的毛利率并不是很高,我们拿什么来支付员工工资、物业费、电费呢?”孙鹏透露,自己上个月直接亏损达到了30万。另一方面,目前电信运营商们正在大力推广5G业务,国内许多地区的运营商直接给合作伙伴下发明确规定,运营商的线下门店不得售卖任何品牌的4G手机。“若被巡店的督导发现,按照每台手机2000元的标准进行考核。这就相当于我们此前花了很多力气维持的和运营商关系随之终结。”而小米手机发力高端市场则还是主打性价比,虽然在疫情的冲击下这符合消费者的需求,但实则隐藏着不少风险。比如,这种路线并不会给渠道商旱涝保收的承诺,也没有牢固的利益捆绑。产品端高性价比的模式注定了,如果长期收益较低,渠道商很容易逃离。2、9月发布新机背后的逻辑华为、VIVO、小米等多家手机厂商的内部人士告诉价值星球,他们之所以会选择在9月份发布新机,实则还是由新机背后的供应链决定的。在智能手机生产过程中,因工序、工种的不同而派生出复杂、精密又环环相扣的合作关系链。一般来说,手机的生产流程包括:需求预测、产品设计、原材料采购、元器件采购、零部件制造、整机制造、产品包装,最后通过线下终端门店或电商平台流通到消费者手中。图源:浙商证券研究所以零部件制造为例,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手机零部件可大致分为以CPU、GPU、DRAM、显示器芯片为代表的核心零部件,以连接器、散热组件、扬声器为代表的专用零部件,以玻璃盖板、塑胶、包装印刷为代表的通用零部件。在这些零部件中,手机性能的迭代和芯片研发息息相关。比如七月亮相的骁龙8+,其后小米、iQOO、realme等,都跟进发布骁龙8+的新机。如果友商发布了搭载新芯片的手机,而自家没有跟进,则意味着消费者换机需求被友商带走。今年的情况似乎尤其“卷”。台积电工艺的骁龙8Gen2,也就是七月亮相骁龙8+芯片的升级版,将会于11月中旬亮相,想必手机厂商都会铆足了劲抢8Gen2的首发机型。再加上去年12月份的骁龙8Gen1,意味着在不足12个月的时间里,芯片完成了三次迭代、也让手机旗舰进行了三代升级。而每年9月都是苹果发布新机时间,此时各大手机厂商则会提前完成对于产能的布局,发布对标苹果的高端手机。但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各大手机厂商发布新机的时间受上游供应链影响,但这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各大手机厂商会根据每款机型的市场情况有所调整,以提高手机的销量。此前从事OPPO手机活动策划的李林告诉价值星球,每年6月份高考结束到9月初新生入学,会带来庞大的学生购机需求,而OPPO旗下的Reno系列机型主打的是学生市场。因此,Reno系列的机型一般都是选择在6月份发布,此后会推出类似于毕业季购机、高考生凭准考证购机优惠、新生开学季等一系列暑期大促活动,进而让Reno系列新机在短时间内迎来销量高峰。图源:网图而为了让一款新机实现盈利最大化,各大手机厂商的商务会在新机发售前3-4个月就开始找国内APP厂家沟通新机预装事宜。一位和国内各大手机品牌新机均有过合作的涛哥告诉价值星球,由于一款新机所面对的人群不同,其单个APP的预装费用也有所不同。类似于华为Mate这样主打商务款的高端机型,一个APP的预装费用至少是在6元起,单次预装数量至少是在1000万起,而且由于各大手机厂商是手机APP的流量入口,他们对于手机厂商并没有太强的议价权。即使一款新机预装APP在10个的话,这个收入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3、国产高端手机的路还很长虽然据IDC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苹果在中国600美元(约合4200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中,约占有70%的市场份额,其余手机厂商合计仅占有30%份额,和去年四季度相比,这一市场份额虽有所缩小,但国产手机未来想要持续打开高端市场,仍有很多路要走。数据来源:IDC中国首先,从用户的忠诚度来看,苹果的确很有优势。在北京做了10年手机维修的李师傅告诉价值星球,来自己店里修手机的很多苹果用户都表示,自己用惯了苹果系统,很难再使用安卓系统。若苹果手机无法修理,自己还会继续购买新的苹果手机。事实上,国内购买高端手机的人群本身就相对固定,国产高端手机又要如何从苹果手中抢走这些用户呢?其次,苹果仍在高端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核心是苹果在底层硬件能力、软件系统能力以及服务能力上的优势。而苹果能够有这个优势的原因在于,高溢价带来企业高利润,维持企业的高研发投入,这实则已经形成了苹果内部的正向循环。而对于国产手机而言,若是在研发上投入成本过高,这意味着后续必然要靠高出货量来均摊这些成本,才能维持企业现金流的正常运转,但短期内国产高端产品的营收规模难以做大。最后,动辄上万元的折叠屏手机,被国内各大手机寄予厚望,甚至将其布局为高端市场的“杀手锏”。但一位折叠屏手机用户嘟嘟却告诉价值星球,“自己身边的朋友很少有购买折叠屏的,动辄上万的价格真的太高了!”而她自己在使用折叠屏手机的过程中,经常出现体验不稳定,软件系统适配的问题。用户抱怨的背后,实则还是和折叠屏手机前期投入工作量大、成本高有关。可一直偏高的价格,实则已经劝退了不少消费者。对于国产手机而言,只有在降低价格的同时保持自有利润的平衡,优化自身的体验,让折叠屏手机真正的亲民,才有可能把这个市场做大。而这也注定是一场持久战,其背后考验的是国产手机厂商们的创新力、产品力和品牌力。$苹果(AAPL)$ $小米集团-W(01810)$ $中兴通讯(000063)$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7211
      举报
      9月,国产手机“围剿”苹果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26

      叮当快药3年亏28亿,医药电商为何赚钱这么难?

      作者 | 廖阳勇编辑 | 雨辰9月14日,叮当健康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这距离其首次向港交所递表已时隔一年多。但是,叮当上市多日后,股价仍未超过发行价,交易量平平,并未得到市场热捧。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毕竟其旗下医药电商平台叮当快药经营亏损率9%,三年账面亏损(含股权融资的公允价值损失)累计28亿,短期内看不到盈利转机。与之类似,在医药电商领域,阿里健康苦心经营多年,仍在盈亏线上挣扎,最新财报显示,阿里健康则在2022财年亏了2亿多。而冲击港股失败的同行,包括零售端的泉源堂和院外药店圆心科技,仍在亏损。纵观医药电商全行业,几无盈利企业。自从2005年底首家网上药店成立至今,线上售药的探索已有十多年,医药电商为何赚钱这么难?这究竟是不是一门好生意?1、医药电商,做得越深越不赚钱今年8月,在北京做程序员的陈志辉一家三口到青岛游玩,因为晚上空调太冷,孩子感冒了。他们住的酒店位置比较偏僻,周围也没有很近的药房,陈志辉懒得出门买,就打算从美团下一单,给孩子买点感冒药。但当他看到平时孩子常用的药的价格,有点傻眼,“比自己去药店买整整贵了一倍,但也没办法,让孩子尽快好起来最要紧。”陈志辉虽然有点不情愿,还是下了一单。药店店长刘新告诉价值星球,上了美团,平台要抽佣,不搞活动不送券,排名也上不去,所以各家药房主要上的都是利润高的非处方药。“晚上是订单高峰期,除了感冒药,还有计生成人类用药如金戈、优思明和毓婷等都卖得很好。”“医药”电商,其实目前大部分平台的主要收入,并非来自于真正意义上的疾病用药。在网上购药,还是一些小病慢病场景。出于对公立大医院的高度信任,老百姓患病后第一反应都是去医院挂号,遵医嘱用药,而不是自己去买药。来自上海的方女士说,家里人得了感冒或是肠胃不适,一般就在美团买点急用药;不太急的如保健品和药妆等,则会选择淘宝等电商平台,像复合维生素之类的保健品则会趁大促时,从天猫直营店囤一些。成都的秦女士说,“在网上买的药多是给孩子备的,常见的维D滴剂、小儿感冒冲剂等等有正品保证,价格也比线下便宜。”目前药品的线上零售有几种形态:传统B2C电商平台如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O2O平台如叮当、美团和饿了么;还有大部分线下连锁店都是以上两类平台的卖家,如海王星辰、泉源堂和圆心大药房等,号称智慧药房,有自己的O2O管理系统和线上运营体系,也属于医药电商的一类玩家。因此,从现实情况来看,O2O做急药,B2C做快消药,不同的消费场景对应不同平台的主打品类,也导致了毛利率的差异。按最新财报显示,毛利率由高到低排名为叮当>京东>泉源堂。首先说O2O平台,主要销售急药,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不高。所以除了用于引流的促销产品,O2O上大部分同款药品的价格都比其它渠道更高一些。例如一盒9袋的999感冒灵冲剂,在益丰大药房标价20元,在美团上加配送费券后总计约17-22元,阿里大药房单盒折算为12元。而且感冒等非处方药本来就是利润较高的品类,不少都是药企的主要收入来源,例如感冒中成药毛利普遍在40%以上,所以O2O平台相对来说毛利率更高。其次是B2C平台,主要热销品类是卖保健品、隐形眼镜、药妆面膜、血压计和家庭常备药等。这些都近似于快消品,与“医药”只能勉强搭边,利润空间也很大,特别是保健品暴利为人所熟知,但为何毛利率不如卖感冒药的O2O高?原因是,这些品类壁垒低,无差异优势,B2C平台只能拼价格战。保健品、药妆面膜谁都能卖,销售渠道千奇百怪,竞争对手从街边养生店到高端医美都有,电商的主要优势是价格。可以说,目前医药电商的份额增长是用一部分利润换来的。最后是连锁智慧药房。随着医药O2O和B2C平台的兴起,线下连锁店纷纷布局线上,但其实无论上美团还是上天猫都不赚钱。泉源堂的O2O和B2C渠道的毛利率分别为25%和8%,均低于线下店的30%。据泉源堂在招股书中的解释,B2C渠道毛利偏低的原因是,在天猫和京东上主要销售的是慢病处方药。药店卖处方药的利润低,是因为零售端的综合进货成本,占了售价的八五成。处方药的利润大头,已由药企和医院分走了,流通企业还能吃点肉碎,零售端就只能喝汤了。毕竟处方药目前市场主要还是在医院,虽然因为“药品零加成”的倒逼,处方外流的增长迅速,但利润却今非昔比。因为销量大的处方药,往往就是国家带量集采的品类,已被压到地板价,想做卖得好的药,利润就高不了。因此,卖处方药,肯定不如卖口罩赚钱。2、医药电商,真的比线下更高效吗?按理说,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一般都会提升交易效率,那线上卖药,对比线下提升了什么效率?医药电商主要节省了线下开店和销售人员的成本,取而代之的是配送上门。所以仓储物流的效率就是比拼线下的关键,拼的是配送比开店的成本更低。但实际上,履约费用对于各大平台,都是不小的负担。比如叮当快药,以快为先,号称28分钟送药上门,“快”的代价是什么?第一个代价是中心药房的投入。叮当快药类似叮咚买菜模式,建设自营中心药房作为前置仓,因而药的品类和数量都不能少,单店投入比一般街边药店更高。这就要求开店区域必须人口密集,单量够大,才有盈利希望。这一条件就限制了自营O2O的门店布局数量。虽然叮当已在全国开了350多家店,但对比大参林、一心堂的8千多家店,叮当覆盖率仍然很低。第二个代价是配送成本。自建配送团队,已被肯德基、必胜客证明是入不敷出的投资。所以叮当采用的是第三方配送服务,但同样履约费用不低,占收入的12%以上,已经占去将近一半的毛利。那么,美团和饿了么这种O2O平台又如何?美团虽未披露送药业务的单独数据,但外卖整体是“送一单亏一元”。配送成本对于O2O来说是不小的负担,对于B2C平台也不轻松。不做处方药还好,一般保健品和面膜、血压计等一二类医疗器械,可以共享阿里和京东集团的物流体系。一旦做深了,处方药对仓储物流要求更高,需要符合GSP标准,还涉及到冷链建设。所以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履约费率也在10%左右。这种投入,能带来多少实际转化实在是个未知数。在北京居住的王强表示,“除非难受到无法下楼,或者深夜,家门口的药店已经关门,快递买药还不如自己直接去买药方便,价格也比快递便宜几块钱。另外,一般的感冒药,家里和公司都有常备药。实际需要快递买药的场景并不算多。”履约成本只是其中一重挑战,其次还面临流量成本的挑战。线下药房不需要做广告抓流量,因为口岸就是流量。而线上平台就不同了,像之前提到的,线上平台的主销品类保健品、计生用品等门槛不高,竞争者众多,所以为了争抢市场份额,推广费用低不了。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都有来自集团的强大流量支持,但是销售费率仍在7%-10%之间。叮当的销售费率更高达20%,是其亏损的重要原因。销售费率这么高的原因是,作为垂类平台,要和跨品类大平台来抢流量,营销投入与市场规模不成正比。而且随着互联网红利结束,线上流量成本越来越贵,已经快赶上线下了。一方面是低门槛导致竞争对手春风吹又生,另一方面是流量越来越烧钱,使得医药电商的推广成本居高不下。总的来说,上述的两重挑战——配送成本加上推广成本,已经把医药电商的毛利吃得差不多了,加上研发和庞大的运营支出,和线下开店比起来,不见得成本更低。3、医药电商,离“医”还有多远?不管医药电商赚不赚钱,有多高的增长,始终需要认清一个现实,就是医药电商只分到了医药市场的一点边角料而已。目前中国医药市场粗略估计规模为19000多亿,而其中80%以上都是处方药。在处方药市场中,又有80%的销售来自于医院渠道。所以,院外非处方药市场本来就是小头,更不用说细分到线上渠道,切的蛋糕更小了。尽管院外市场(线上+线下)年复合增长超过25%,但至少在可见的未来,医药电商都不可能成为医药的主要销售渠道。这其中当然有政策方面的原因。不过,虽然对网售药品的限制时紧时松,但近几年的新医改,总体方向肯定是鼓励处方外流。近期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将于年底施行《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其中明确了处方药网络销售管理,被市场解读为给网售处方药开了绿灯。而在线诊疗续方纳入医保、双通道药房等政策,也给医药电商提供了增长红利。那医药电商本身平台准备得如何?比如阿里健康宣称已签约数万名外部医生,而真正可以全职为平台提供在线诊疗的医生团队又有多少?王强就觉得互联网开处方药不太靠谱。有一次他嗓子疼得很厉害,但是自己又对青霉素过敏,不知道能买什么药。到药店之后店主推荐阿奇霉素,不过阿奇霉素是处方药,在店主的指引下,经过简单的互联网问诊,就开出了处方买到了药。“虽然非常方便,但依靠简单问答就开处方显然不太严谨,随随便便就买到了处方药。”事实上,医、药无法分家,诊疗是开处方不可缺少的环节。处方流转后,药师的核方,以及药事咨询服务也是必要的。所以真正要实现线上诊疗-开方-送药的闭环,电商平台需要有自己的医生团队和药师团队,这也是网售处方药的监管政策要求。但是目前面对巨额销售单量,各大平台的全职医疗团队明显不足。圆心科技是以线下院边药房为主,所以有400多名执业药师,但内部医生团队只有30人。而叮当只有近20名全职医生和70多名兼职医生。可以想见,用户在线下单买处方药,所经历的问诊核方,几乎就是走走形式而已。这也是阿里健康收购小鹿医馆的原因,目的是增加自有医疗团队的力量,否则一般公立医院的医生,哪有空闲在线接诊和续方。要应对在线诊疗的大量咨询,单纯依赖外部医疗资源显然不够。所以各大医药电商,就陷入了一个窘境:一直亏钱换增长,增长到一定程度后,还想继续做大市场份额,就必须深入医疗环节,扩展处方药品类,但这又需要建立药品运输存储、在线诊疗、处方流转和医保支付等全新的能力体系,还得继续烧钱,盈利更遥遥无期。所以说到底,医药电商按现有模式,更多只是线上与线下的流量争夺战,盈利模式并不优于线下,对效率提升有限。中国药品市场规模的增长率已降至个位数,而且在国家政策下,常见病和慢病药品的价格会越来越低。在一个整体蛋糕没有增长的存量市场,想要争夺市场份额,成本更会水涨船高。毕竟,药品零售在整个医疗服务环节中,属于产业链下游,提供的价值不高,所以也决定了毛利率水平不高。互联网平台想单凭药品零售赚钱,就会陷入高营收低利润的泥潭中。像药品流通巨头九州通,营收规模已达1200多亿,利润只有10多亿。医疗的场景始终离不开线下,所以医药电商想找出路,还得向产业前端延伸,纵向整合线下医疗资源,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技术优势以及成熟的运营能力,帮助医院提升诊疗效率,帮助创新药企优化研发方向,真正发挥互联网+医疗的价值。这样的产业布局不是小玩家能玩得起的,也不是短期内能见成效的,医药电商,向“医”进发的路还很远。$阿里巴巴(BABA)$ $叮当健康(09886)$ $美团-W(03690)$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238评论
      举报
      叮当快药3年亏28亿,医药电商为何赚钱这么难?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22

      你家乡的“网红牛奶”,怎么都消失了?

      作者 | 欧锦编辑 | 林比利很突然,来自河南的“网红牛奶”品牌科迪乳业进入破产重整阶段。9月9日,从A股退市不久的科迪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前一天出具的《民事裁定书》,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等相关规定,裁定受理申请人互通合众对被申请人科迪乳业的破产重整申请。科迪乳业表示,公司将根据重整事项的进程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鉴于公司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已被受理,在破产重整期间,公司存在被宣告破产并进行破产清算的风险。公开资料显示,科迪乳业主营业务为乳制品、乳饮料和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配套的奶牛养殖、繁育和销售,于2015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公司创始人张清海曾公开表示,要把科迪乳业打造为比肩蒙牛、伊利的“中部奶业航母”。虽然科迪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但从上世纪90代的流行广告语“科迪汤圆团团圆圆”,到2016年打造的“小白奶”,它曾经推出的几款网红产品让很多消费者种草。科迪乳业要破产的消息一出,很多网友表达出对它的不舍。在微博上,“可是他(它)真的很好喝”“明明很好喝的牛奶,比一些知名的好喝不知道多少”“不是吧,这个很好喝了,我都准备把孩子四段奶粉换成这个奶了”等留言比比皆是。所谓“昔日壮语豪言,难持柴米油盐”,跟科迪乳业有类似遭遇的乳业巨头并不少。近十余年间,包括太子奶、大地乳业、辉山乳业、双娃乳业、英雄乳业等这些曾经的区域乳业巨头,如今都已“消失”。寄托了许多人家乡记忆的当地“网红牛奶”品牌,就这样一个个消失了。1、科迪昔日荣光难在科迪乳业的创始人张清海,1955年生于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30岁那年,张清海打算自己创业,在自己的老家创立了虞城县罐头食品厂。此后,他又将厂名改为自己的名字——“清海罐头”,产品也慢慢打出名气,从河南开始往外扩散,东北、华北的大部分市场逐渐都有清海罐头在销售。1994年,也就是张清海39岁的时候,他的罐头生意突破亿元大关。张清海想把事业做大,1995年,张清海将“清海罐头”正式更名为“科迪食品集团”,名字源自“科学启迪未来”,并于同年上线了速冻食品生产线、方便面生产线。那时候科迪集团的产品很多,比如科迪推出的汤圆,因为那句“科迪汤圆团团圆圆”的广告语就火遍全国。但张清海一直想生产牛奶。在他看来,牛奶是一个不朽的产业,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牛奶会成为必需品,而按照发达国家人均饮奶量,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于是他一头扎进乳制品行业。1999年科迪乳业投产,从一开始,张清海就为科迪乳业设定了独特的发展模式:统一建养殖小区,实行“六统一”的管理——即统一规划设计、统一养殖品种、统一技术服务、统一疾病防治、统一污染治理和无害化处理、统一产品销售。2015年6月30日,科迪乳业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河南省首家上市乳品企业。2015年底,科迪乳业又以100%的股权并购了有着60年历史的洛阳巨尔乳业,实现了中国中部乳业的战略布局。2016年4月,科迪乳业进行股票10送10高送转;5月科迪乳业年产40万吨液态奶正式投产;6月科迪新建第二个万头现代牧场也已基本完成。科迪乳业的高光时刻出现在2017年,然而“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公司衰落也是从那时开始的。2016年底,科迪乳业开创性地推出了透明袋“小白奶”。靠着独特的包装以及适中的口感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拥趸,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牛奶”。2017年,科迪乳业实现销售收入12.39亿元,同比增长53.92%;实现归母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41.56%。河南、山东、江苏、安徽四大传统销售区域外的营收更是暴增678.95%。其中,科迪乳业的常温乳制品销售额增长达65.8%,小白奶功不可没。科迪小白奶。图源:京东商城彼时,科迪乳业不仅在天猫超市、京东超市开设旗舰店,还授权了郑州、商丘等地的几十家个体电商销售科迪乳业产品。在华东地区,科迪乳业通过电商的推广,吸引线下经销商主动代理销售。“在那段时间里,科迪乳业的小白奶确实很受市场欢迎。即使小白奶的售价比同类牛奶略高,但购买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一位北京地区的商超负责人回忆称。但许多市场观察人士认为,“小白奶”实质上就是普通的常温奶,没有特别的技术门槛。在知乎上,一位认证为食品行业从业者的网友评价这款牛奶时说:“我喝过一次这款产品,但是我忘了什么感觉了,然后我就在某宝上看了下他们的营养成分表,是很一般的品质,蛋白质含量不高,乳脂率也很一般,照理来说是不应该比其他牛奶更香这种说法。”“说实话,什么零添加,健康根本就不是纯牛奶的卖点,这个叫产品共性,科迪最大的卖点其实是包装。”果不其然,2018年,蒙牛、伊利、新希望、完达山等多家企业先后推出了自己的“小白奶”。大品牌的吸粉效应更加强大,消费者对科迪乳业小白奶的关注度日益减少。另一方面公司疏于对经销商的管理,也加速了科迪乳业的衰落。在营销策略上,科迪乳业始终坚持渠道下沉、以农村包围城市,采取“一县一商”的经销模式。经销商的大量存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小白奶的火爆销售。但因其疏于管理,经销商之间的倾轧异常明显,个别区域屡现窜货情况,经销商之间大打价格战,一些地区的批发价远远低于旗舰店零售价,导致销售市场极其混乱。到了2018年,科迪乳业以小白奶为代表的常温乳制品业务营收同比下降25.62%,毛利率也下降了7.46%。受此影响,科迪乳业全年营收为12.8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3.76%;净利润为1.29亿元,同比增长2.05%。随后科迪乳业又被曝出资金链问题以及拖欠奶农奶款问题。2019年8月,据新京报报道,科迪乳业资金链紧张,资金恐被科迪集团挪用,集团债务问题愈发严重。几乎同时,科迪乳业“拖欠奶农1.4亿元奶款”事件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一系列事件引发了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同时中国证监会对科迪乳业进行立案调查。随后公布的告知书显示,科迪乳业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虚报收入8.36亿,虚增利润2.99亿元。同时,违规向科迪集团提供资金66.74亿元,款项均全部回转;但在2019年累计转出的67.67亿元,仅转回47.92亿元。2021年,科迪乳业因2020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科迪”。2022年6月1日,科迪乳业进入退市整理期,6月23日科迪乳业被摘牌。直到此次进入破产重整期,科迪乳业这个名字,恐怕即将成为许多人的记忆。2、区域乳企的危机科迪乳业的衰落看似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实际上也和国内乳业上下游变革密不可分。上世纪70年代至本世纪初,一大批乳企开始在全国各地相继涌现。不管是内蒙古的伊利、蒙牛,新疆的花园、天润、新农、麦趣尔等,还是河北的君乐宝,河南的科迪,宁夏的夏进,广西的皇氏、百菲酪,天津的海河,上海的光明,基本都在那段时间成立。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群雄割据的局面,主要是因为当时鲜奶保鲜技术的限制。中国普通消费者最初的饮奶习惯多形成于20世纪60年代,那时绝大多数省会城市都有鲜牛奶供应点,而且是以订奶到户为主,送奶员每天早晨要把奶产品送到订户家门口,而这种奶主要是巴氏奶(指由巴氏消毒法处理的鲜奶),高峰时巴氏奶占据全国70%多的市场份额。巴氏杀菌工艺能相对更好地保存牛奶的营养和天然风味,更符合消费者对营养物质和口感的需求。但保质期仅有2-7天且全程需要冷链储藏运输,导致销售半径限制在200公里左右范围,从而促成了区域型乳企割据的局面。而后,牛奶灭菌技术进一步成熟。1956年,诞生于英国的超高温瞬时灭菌(UHT)技术与无菌灌装技术相结合后,改善了灭菌乳整体的工艺。80年代瑞典利乐公司无菌复合纸包装技术被引进中国,超高温灭菌奶(UHT奶)开始在全中国普及。1997年伊利用上市募集的资金引入第一条利乐液态奶生产线,带领中国乳企进入常温奶时代。此后,各地乳企开始大规模引进国外灭菌及包装技术,保质期延长至6-9个月,可在全国范围内运输,克服了巴氏奶的销售半径问题。2000年后常温白奶产量大幅增长,2005年液态奶产量突破1000万吨,比2000年增长了7.5倍。2006-2014年常温白奶的消费量不断上升(CAGR5.52%),2014年常温白奶销售量市占率达到86.55%。图源:华西证券在这一轮激烈竞争中,伊利和蒙牛是当之无愧的胜利者,靠着对超高温灭菌技术的率先引进和运用,保质期长、流通无需冷链、安全且便捷的常温奶得以迅速铺向全国市场,第一时间助推二者完成了全国性的渠道与品牌布局,将一众竞争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截止到2021年底,国内常温液态奶格局基本已呈现“双寡头”局面,伊利、蒙牛分别占据38%、27%的市场份额,光明位列行业第三,但是只有8%的市场份额。“现在牛奶品牌太多,我进超市选购还是会选蒙牛这样的大品牌。”2000年出生的龙龙是千禧一代,蒙牛的电视广告几乎贯穿了他整个童年。他还记得小时候电视上播放的蒙牛广告内容,画面是一个身着宇航服的小男孩,广告语“航天品质牛奶营养健康13亿国人”,这给了他很深的印象。蒙牛2017年平面广告常温市场迅速被伊利、蒙牛强势占据,处于竞争劣势的一众地方奶企只能避其锋芒,专注“低温奶策略”,将奶源近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从而实现错位竞争。尽管低温鲜奶产品更加新鲜,深受消费者喜爱,但由于受到奶源地和冷链掣肘,大多只能覆盖一定范围的销售半径。长期偏安一隅,进一步导致区域性乳企难以实现向外扩张和突围,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曾经在南京上大学的张翔就很喜欢当地的品牌卫岗,“无论是它家的牛奶和酸奶,都好喝。”但后来他大学毕业到北京工作,就没法喝到卫岗的牛奶,每次到超市的货架上都会多看一眼有没有卫岗,至今从未发现,这也成为他一个小小的遗憾。此外,一些区域性乳企的经营也离不开奶源地,从营收、经销商数量上可见一斑。天润乳业立足新疆,2020年在疆内的营收高达约11.23亿元,而疆外仅有约6.4亿元;同样情况的还有西部牧业,其疆内经销商数量为254家,疆外仅有18家。截至2021上半年,燕塘乳业在广东省内的营收约9.27亿元,合计占比约98%,而广东省外的收入仅约2039万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区域乳企如果要扩大销售地理范围,就要在目标区域建立完整的生产销售网络。低温鲜奶的产销半径是盈利平衡的半径,也就是一旦超出这个半径,业务不是不能开展,而是无法盈利。”“对于区域性乳企而言,其对本地市场有更深的了解和把控,更能发挥出生产低温奶的优势,不过,也面临难以扩张到全国的问题。”一位业内人士称。所以,区域乳企的困局在于“温度”与“广度”的平衡。3、“地头蛇”还能笑多久?为了缓解一系列压力,区域性乳企开始“自救”。首先,这些企业选择从奶源入手。由于蒙牛、伊利的资源(尤其奶源)仍相对集中在北方,在南方的资源存在一定缺口,高品质鲜奶的“南运”成本又过高。所以在鲜牛奶市场上,两家头部乳企给各位“地头蛇”留有较大发挥余地。例如在上海附近区域,光明仍占据着超过40%的鲜奶市场,这一比例远高于蒙牛和伊利。从今年14家启动上市计划的乳企招股书可以看出,投建生产基地、扩充产能以及营销网络建设,成为IPO的主要募资用途。归根结底,只有上游掌握了足够的奶源才能为下游的生产发展装填充足的弹药。其次,将中小牧场化整为零,从而降低成本。目前,我国的中小牧场成本高、效率低是普遍现象。而且中国奶牛总存栏中的70%仍处在千头以下的中小牧场和养殖户,普遍存在着单产低、效益低、养殖水平低和成本高、风险高、管理难度高的“三低”和“三高”问题,直接制约乳企发展。高饲养成本直接传导至牛奶成本,国内的牛奶成本几乎比国外高50%。比如新西兰的牛奶成本是2.6元左右,国内牛奶成本价是3.5元左右,而收奶价格是3.4元左右。区域乳企由于资金不足,更是难以谈妥千头以上的大型养殖户,所以将中小牧场化整为零是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图源:2022乳制品行业现状与发展前景报告最后,乳制品的宣传思路与快消品一致,区域乳企由于资金有限,难以进行全国性的宣传投放,所以只能向更深、更细分的市场发力。蒙牛和伊利财大气粗,通过广告和冠名可以快速打造影响力,而通过对大型商超的覆盖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渠道不足。2014年蒙牛、伊利两家营销费用分别为109.9亿和132.6亿,到了2021年底分别升高到234.88亿和193.1亿,增幅为113%和46%。这一金额甚至十倍于很多中小乳企一整年的收入。区域性代表乳企阳光乳业、天润乳业、熊猫乳品、均瑶健康几家公司2021全年的收入也不过6.31亿、21.09亿、8.57亿、9.14亿。以蒙牛乳业为例,公司几乎为每条成熟的产品线都单独邀请了代言人:新养道和真果粒的代言人是肖战,特仑苏的代言人是郎朗和陈道明,酸酸乳的代言人是TFBOYS,未来星儿童成长有机牛奶由田雨橙(Cindy)代言;酸奶类别里冠益乳的代言人是孙俪,优益C代言人是张新成,纯甄的代言人是张艺兴;蒙牛一米八八儿童成长配方奶粉的代言人是邓超;冰淇淋里蒂兰圣雪代言人是肖战,绿色心情代言人是龚俊。与此同时,蒙牛一直热衷于赞助各项体育赛事,2018年、2022年两届世界杯足球赛等背后均有蒙牛的身影。综艺冠名也没断过,从2015年至今,蒙牛先后冠名《奇葩说》《极限挑战》《声入人心》等15档综艺。自2019年起,蒙牛连续三年成为《青春有你》和《创造营》这两个超级IP的总冠名。细分产品纯甄也冠名了《中餐厅》,特仑苏则成为《向往的生活》总冠名等等。一位北京的消费者发现,自己5岁的儿子由于常跟着大人看《向往的生活》,里面不时插播的特仑苏广告深深印在了儿子的脑子里,后来干脆主动要求给他购买特仑苏牛奶。这足可以看出,像蒙牛这样的乳业巨头宣传攻势的厉害。而区域性乳企的资金显然无法支撑如此大规模的营销和推广,只能选择在自己的“地盘”上适度进行宣传,这就导致了一个无形中的品牌“认知怪圈”,即品牌在区域内存在一定影响力,出了特定区域后影响力迅速衰减,甚至无人知晓。这也成为区域乳企无法“破圈”的一个症结。名气上比不过,营销投入上又捉襟见肘,区域乳企无奈只能向更深、更下沉的渠道布局。光明乳业以华东为中心设立了26座现代化冷链配送中心,运输覆盖终端网点约1.6万个。阳光乳业负责人在首发上会时透露,拟募集6.01亿元用于“江西基地乳制品扩建及检测研发升级”“安徽基地乳制品二期建设”等项目建设,减持以“送奶上户”为主要销售渠道。但是,价值星球梳理今年乳企半年报发现,上半年营收增长的乳企超过七成,但增利的却不足四成,净利突破1亿元的不足三成,伊利、蒙牛和光明三家头部企业净利合计占比超八成,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趋势加剧。换句话说,当下中国的乳制品市场竞争格局已呈现典型的金字塔形状。第一梯队以伊利股份和蒙牛乳业为代表,第二梯队以新乳业、光明乳业、三元股份、君乐宝乳业等区域性大乳企为代表,第三梯队的代表企业为天润乳业、科迪乳业、百菲酪等地方性乳企,处于更区域性、更细分领域。加之疫情扰动,乳制品销量下滑,整个行业都面临巨大压力;但相比大型乳企,中小型区域乳企所受影响更大,部分企业已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中国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朱丹蓬认为,区域乳企如何聚焦核心市场,核心产品、核心渠道、核心客户是生存的关键,只有这样做,才能拥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许多人也不希望陪伴自己成长、充满人生回忆的本地牛奶品牌就此消失。一如香港作家李碧华曾经描述过北京酸奶之于她的意义:一小瓶甜中带酸,酸中带苦,苦中又带甜的北京酸奶,承载的,就是人间的“乡愁”。$伊利股份(600887)$ $蒙牛乳业ADR(CIADY)$ $中国飞鹤(06186)$ 参考资料:[1]《伊利:中国乳业王者明天会更好》,浦银国际[2]《从何而来,去往何处——乳业各品类发展变迁梳理》,华西证券[3]《中国奶业经济月报2022年08月》,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奶业经济研究室[4]《2022乳制品行业现状与发展前景报告》,消费界&柠檬品牌社[5]《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快消*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281评论
      举报
      你家乡的“网红牛奶”,怎么都消失了?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20

      虎牙斗鱼,只剩“半条命”

      作者 | 归去来编辑 | 雨辰上午通知,下午离职!若论起互联网公司裁员力度,恐怕没有人比虎牙更加干脆了。今年4月份,虎牙被曝裁员。其中,国际业务和国内业务裁员比例分别为70%和20%,涉及超500人。而作为虎牙难兄难弟的斗鱼,裁员比例也是在30%。事实上,虎牙、斗鱼被裁的不仅仅是员工,游戏直播、用户也相继“被裁”。虎牙主播、LOL职业选手UZI于今年4月份也暂停了直播。业内人士透露,UZI暂停直播的原因在于其和直播平台、战队、经纪公司签署三方合同,但最终博弈不出结果这才选择停播。而据斗鱼和虎牙发布的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斗鱼在移动端平均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分别为5570万、660万,较同期分别下降8%、8.3%。虎牙移动端月活用户虽同比上涨7%达到8360万人,但用户的新增并没有能带动付费用户的提高,560万的付费用户和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资本市场也表现出了消极态度。虎牙股价最高点时股价曾达到50.82美元/股,但截至9月19日美股收盘,虎牙股价仅有2.8美元/股。而斗鱼股价最高时为20.54美元,但目前也只有1.24美元/股。两家公司均跌去90%以上市值。图源:东方财富游戏直播作为曾经“躺着赚钱”的行业之一,而虎牙和斗鱼无论是市场份额、活跃用户数、主播资源,基本形成了双头垄断的格局。可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两个游戏直播的第一梯队玩家均面临着裁员、主播逃离、用户流失,股价腰斩的命运。如此巨大的反差之下,也让外界想知道:斗鱼、虎牙到底怎么了?1、多方因素推动,衰落加速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或许如今斗鱼、虎牙的命运早在几年前就已注定。长期以来,斗鱼和虎牙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用户直播打赏收入和广告收入,但值得关注的是,广告收入并不是其收入的大头。以2019年四季度虎牙财报为例,直播打赏收入和广告收入分别为23.46亿元和1.21亿元,分别占虎牙当季度总营收的95.06%和4.9%。同期,斗鱼的直播打赏收入为18.92亿元,占当季度总营收的91.8%。上海一家广告代理公司负责人李伟告诉价值星球,“斗鱼和虎牙的广告收入占比过低,还是在于它们这种DSP广告平台流量过少,而且和今日头条的巨量引擎广告系统相比,后台功能单一,客户精准度不高,他们很难把客户的ROI做高。”他曾服务过国内某家游戏广告公司,该公司广告负责人明确要求,“1200万的广告费用只允许10万元投放到虎牙平台上用以测试广告效果”。但斗鱼和虎牙的营收对直播打赏过度依赖,很难具有持久性。一方面,禁止未成年人打赏,平台必须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直播打赏榜单要全部取消等一系列政策监管政策持续落地,让斗鱼、虎牙走到发展的十字路口。另一方面,国内直播打赏人群的渗透率也达到了天花板,公域流量将会出现明显的分流效应。某头部直播平台数据显示,其在2017年到2019年,直播付费用户的渗透率从9.94%上涨到13.15%。但同期直播用户付费率已从2019年前3个季度的13.71%下降到2020年的12.84%。用户平均收入更是从52.5元下降到47元,下降比例达到10.48%。显然,在疫情的冲击下,用户直播打赏的意愿也在明显降低。在以上两方面因素共同的影响下,虎牙、斗鱼的直播打赏收入也在不断下滑。以今年二季度为例,虎牙和斗鱼的直播打赏收入分别为20.52亿元和17.86亿元,较同期跌幅比例分别为20%和18.8%。2、主播们不得不另寻出路在平台收入不断下滑的情况下,依靠平台而生存的主播们自然也必须要另寻出路。北京某家游戏工会负责人赵雷告诉价值星球,在禁止直播打赏政策出台后,他所在公司所签约的200名游戏主播的收入直接下滑了60%以上,业务压力之下,自己只能让这些游戏主播把直播阵地从虎牙、斗鱼转向流量更大的抖音、快手。赵雷补充说,之所以做这个决定,其原因在以下两点,一方面,对游戏直播行业来说,哪里有流量,就去哪里直播。而且抖音的兴趣算法推荐对中小主播更加有利。相比之下,虎牙和斗鱼的banner+搜索推荐,很难让直播间的人数有所突破。而从后续的直播效果来看,也证实了赵雷的想法。他公司旗下的一名游戏主播直播内容为棋牌类游戏,在抖音的直播间人气可以达到6万+,而此前虎牙的人气只有500+。另一方面,抖音、快手能够让游戏主播和工会的收入来源更加多元化。游戏直播中带货、日常的视频中不定期的植入品牌方的商单。而在抖音推出中视频计划后,能让游戏主播们专门录制视频,通过对视频的剪辑、发布,产生收益,目前公司游戏主播们对直播打赏的依赖程度在明显降低。事实上,斗鱼、虎牙流失的不仅仅是中小游戏主播,头部游戏主播也在加速流失。由于头部主播具有强大的粉丝聚合能力、吸金能力,素来都是和游戏相关的直播平台为之疯抢的对象。近些年来,B站、抖音、快手、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之间不断上演着互相挖墙角的故事。比如,冯莫提作为斗鱼一手打造起来的主播,被B站挖走。网传冯莫替之所以和斗鱼不再续约的原因是,由于冯莫替身价过高,斗鱼无力支付其佣金。头部主播在签约某家主播平台时,一般都会要求平台给到流量倾斜资源、天价签约费、后续持续跟进的宣传资源等等,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双方相互博弈的过程。在行业监管趋严,综合类平台加剧市场竞争的大背景下,截至今年上半年,斗鱼已出现连续7个季度的持续亏损,累计亏损为9.4亿元。虎牙2021年Q4开始由盈转亏,金额约为3.13亿元,至今已连续亏损3个季度。显然,恶性循环已经开始——在公司持续亏损后,虎牙、斗鱼也无力在像此前那样大手笔的签约头部主播。据《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虎牙游戏主播从301.6万降至234.8万,下降22%;斗鱼游戏主播从192.6万降至159.6万,下滑17%。由于头部游戏主播的粉丝一般具有很强的粘性,当游戏主播离开虎牙后,也会直接带走大量的粉丝。虎牙资深用户小东告诉价值星球,他以前之所以如此喜欢虎牙,一方面虎牙上有自己喜欢的大量游戏主播,另一方面不同游戏主播能够讲解不同的游戏。“可如今主播走了,虎牙又没有什么新的游戏引入,所以现在也很少打开虎牙的APP和小程序了。”事实上,从2021年8月到2022年3月近8个月的时间内,国家新闻出版署暂停对于游戏版号的发放。在此期间,虎牙和斗鱼也只能靠现有的存量游戏来勉强维持用户,可当一款游戏被反复直播后,又会有多少用户愿意持续性地付费呢?3、道阻且长,如何转型?虽然从今年4月起,国内游戏版号重启发放。但对斗鱼和虎牙来说,未来的发展依旧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其一,斗鱼、虎牙这两家公司的护城河到底是什么?处在游戏直播产业链中游的它们,对上游内容提供方,下游用户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依赖。而为了在内容上有所突破,2021年虎牙曾花费20亿元巨资购买《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LDL) 以及LPL全明星周末的5年独家直播版权。这无疑给虎牙增加了更多成本负担。图源:艾瑞咨询其二,斗鱼和虎牙如何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延展?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斗鱼想要做的以游戏为中心,直播、视频、图文等完整的传播形式,在用户观看直播时,能够实现和直播间场景打通,主播可以陪用户玩游戏。而虎牙依旧还是专注于垂直类专业化内容,今年上半年虎牙已经投入120场电竞赛事,未来虎牙可能会逐渐引入到泛娱乐主播和工会。然而,斗鱼的这种转型实际上解决的问题还是用户流失的问题,对公司业务的提升,以及利润的提升帮助并不是很大。而虎牙的这种转型依旧未能解决一个核心问题:如何降低对直播打赏过度依赖的问题。而且在泛娱乐领域,除要面对短视频的竞争外,也必须要和QQ音乐、网易云音乐同时竞争。反映在两家公司的财报上,今年二季度斗鱼和虎牙的直播打赏收入占当季度营收分别为96.4%和90.2%,公司依旧没找到新的利润增长曲线。其三,谁来为斗鱼和虎牙持续性的“输血”?事实上,斗鱼和虎牙之所以能够在当年激烈的游戏直播平台大战中胜出,和其背后的资本推动有直接关系。图源:腾讯网但问题是,如今资本市场的态度也在发生改变。一位投资人表示,“在今年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更看重一家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此前过去烧钱获取用户和市场份额的做法,大家都不考虑了。”按照虎牙的财报来看,截至2021年9月,虎牙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7.2亿美元,总负债为4.3亿美元,公司也在通过裁员、提高运营效率来降本增效。但问题是,若虎牙始终无法探索出一条真正的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公司现有的现金流又能够支撑多久呢?不可否认,属于斗鱼、虎牙的时代或许已经过去了。打败他们的从来不是同行业的竞争对手。但事实上,虎牙、斗鱼今天所出现的这种情况,和当年垂直类电商平台在综合类电商平台的竞争中败下阵来的情况如出一辙。细分市场,垂直赛道,故事听起来好听。但情怀归情怀,如何让自己在激烈的市场中生存下去,或许是垂直类企业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封面来源: 微博@虎牙直播$快手-W(01024)$ $虎牙(HUYA)$ $哔哩哔哩(BILI)$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988评论
      举报
      虎牙斗鱼,只剩“半条命”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19

      美的,从B端“卷”向海外

      ​作者 | 唐飞编辑 | 林比利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美的集团的上半年,那一定是“喜忧参半”。今年上半年,在疫情扰动、国际局势等因素的影响下,消费大环境出现萎靡,叠加上游供应链紧张导致铜、铝等大宗原材料价格高位震荡,国内家电出口和内销规模均出现下滑。美的集团作为家电行业龙头,在需求端与成本端的双重压力下,今年上半年收入增速明显放缓。最新财报显示,美的集团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836.63亿元,同比增长5.04%;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159.95亿元,同比增长6.57%。作为对比,去年同期美的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5.14%和7.76%。反映在股价上,美的集团股价已经从1月份的高点79.18元/股跌至9月6日收盘53.46元/股,不到一年跌幅超过32.4%。据界面新闻报道,美的集团自今年3月起开始裁员,各事业群推进时间不一,一直持续到5月底。裁员几乎波及每个事业群。内部人士估计,除工厂员工外,整体裁员比例在20%上下。虽然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正在力推美的集团进行转型升级,但短期内要实现“大象转身”并非易事。被美的集团寄予厚望的B端业务虽然在前半年有一定的起色,但在营收的占比中仍然较低,恐难以承担“拯救”美的集团的重任。1、半年报不好看作为国内家电巨头之一,美的集团过去一直以“高增长”著称。从历年的财报数据来看,美的集团的业绩增速一直比较稳定,特别是净利润方面,从2013年到2020年,7年时间里美的集团的净利润增速都没有低于10%,其中2014年的净利润增速更是达到了97.5%。而营收方面,虽然增速不如净利润增速那么稳定,但数据表现也十分优异。2021年美的集团的营收突破3000亿大关,和2013年的1213亿相比,9年时间大幅增长了183.1%,是同期格力电器营收增速的3倍左右。不过,自2021年之后美的集团这种保持了多年的高增速开始下滑。2021年二季度至今的一年里,美的集团营收增速分别为12.86%、12.89%、18.34%、9.54%和0.97%,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33%、4.4%、-1.66%、10.97%和3.24%,呈现波动下滑的趋势。而随着业绩增速的明显放缓,美的集团的股价也迎来大幅回调。截至9月6日收盘,美的集团股价报收53.46元/股,和去年2月份最高的104.7元/股相比,一年多的时间里跌幅接近48.94%,距离腰斩也仅一步之遥,市值蒸发3500亿元。一位投资者表示:美的、海尔、格力三家差不多,技术储备也差不多,很多时候都是靠营销策略和广告在影响消费者决策;加上这两年大环境影响导致消费者越来越捂紧钱袋子,美的业绩增速下滑是个必然,业绩波动传导到股市上就形成了一种恐慌。图注:苏宁易购美的空调专柜一角中秋假期期间,价值星球走访西六环附近一家苏宁易购门店,整个店内顾客并不多。一位空调销售透露,空调销售有明显的的季节性,旺季一般从4月持续到9月,不过今年整体销量不像前几年那么火热。一是疫情断断续续,整个店面营业的时间大打折扣,进店的人也少了;二是空调属于耐用品,厂家质保一般都在6-7年左右,正常使用的话10年也不会出大毛病,所以换新的需求远不及数码产品。好消息是美的集团B端业务表现可圈可点。资料显示,美的集团B端业务主要包括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楼宇科技、热泵系统等。上半年,美的集团楼宇科技事业部营收122亿元,同比增长33.1%;工业技术事业群营收121亿元,同比增长13.3%;机器人与自动化事业部营收122亿元,其中,库卡中国收入增长36%;数字化创新业务营收52亿元,同比增长42.4%。信达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目前美的集团正处于转型的关节时刻。C端业务的稳健增长驱动力叠加为美的转型B端业务提供了扎实的基本盘。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楼宇科技、热泵系统等B端业务均处于行业快速发展阶段,美的作为全球制造龙头积极切入新赛道,有望为集团创造另一条长期增长曲线。但事实真的如此吗?2、B端高增速靠什么支撑2021年12月31日美的集团将业务板块分为五大战略事业群,分别为智能家居(家用电器)、工业技术(家电、汽车、工控)、楼宇科技(楼宇暖通、电梯、整体方案设计)、机器人与自动化、数字化创新。后四者全部都算“To B业务”。在C端(主要是家用电器板块)面临“寒冬”的背景下,余下的B端业务板块成为支撑业绩的重要力量。分开来看,工业技术事业群、楼宇科技事业部、机器人与自动化事业部,及数字化创新业务报告期收入分别为:121亿元,同比增长13.26%;122亿元,同比增长33.09%;122亿元,同比增长2.15%;52亿元,同比增长42.37%。其中贡献最大的是楼宇科技事业部,以及机器人与自动化事业部。2022年初,美的楼宇科技在“云楼智宇 TRUE见未来”大会上发布“iBUILDING美的楼宇数字化平台”,赋能硬件产品。整个上半年美的集团面向智能制造、新老基建、办公研发、商业服务、医疗康养等重点行业,设计并交付实施多个专业化解决方案。此外,据产业在线监测的2022年上半年数据显示,美的中央空调国内市场占有率继续保持第一。除了楼宇科技业务,美的集团机器人与自动化近几年表现也可圈可点。2017年美的斥资292亿元,收购德国库卡集团约95%股权,增加机器人及自动化业务。可惜早期库卡表现并不好,2017年至2020年,库卡所在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板块合共亏损31.4亿元。进入2021年后,库卡经营状况开始触底反弹。2021年上半年,库卡销售收入15.28亿欧元,同比增长30.9%,库卡中国销售收入2.62亿欧元,同比大增97.2%。今年的半年报中,美的集团并没有明确标出库卡的详细业绩,仅公布了库卡的合作情况。上半年,库卡和福特Otosan签署一份新的框架协议,将为福特在土耳其科贾埃利工厂的新一代电动互联商用车项目提供超过700台机器人;为瑞典汽车集团在南加州的工厂两款新型电动车的底盘系统提供设计和组装生产线等服务;为法国的家庭面粉磨坊Moulins Bourgeois提供包装、运输和装载面粉的自动化解决方案;为澳大利亚诊断公司Ellume提供144台库卡KR AGILUS系列机器人等等。库卡中国接单也创历史新高,上半年库卡中国收到订单25.5亿欧元,同比增加34.8%,销售收入17.4亿欧元,同比增加13.5%。其实早在2020年12月,美的就确立了B、C两手抓的新战略。在今年年初的经营管理年会上,董事长方洪波通过全员讲话强调了集团高层的决策:坚持将B端业务作为第二引擎,开创全新局面。因此,虽然增速可喜,但现阶段B端业务在美的集团总营收中占比约为24%,整体贡献度有待提升。3、B端能否救美的?眼下看来,美的集团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仍将严重依赖C端的收入,那么B端真的就是大家口中的“第二引擎”吗?实际上,随着C端家电行业的逐渐饱和,家电企业逐渐向B端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除了美的集团之外,目前海尔、格力、海信、TCL等家电企业也都在向B端业务发力。典型的如格力电器,其工业制品业务正在稳健增长,包括凌达压缩机、凯邦电机、新元电子(电容)、格力电工漆包线等在内的一系列高端工业零部件,都在为格力电器的业绩提升贡献力量。海尔智家此前也发展了装备部品,主要为家电上游配套部件的采购、生产与销售。二线家电品牌也在积极转型B端,代表品牌TCL 2009年就开始向电视机上游面板行业延伸,2020年又进入半导体光伏领域。梳理数据可以发现,家电企业主要通过并购、主动扩张等方式向B端渗透,所选的方向也比较类似,基本都是瞄准智能化、网联化以及汽车出行领域,这必然导致竞争加剧。家电行业分析师宏宇对价值星球(ID:ValuePlanet)说,家电企业选择转型B端有一定的内因,一般来讲,企业都会在处于顶峰时进行改革,一是可以用主业的成功掩盖改革的阵痛;二是在红利即将到达顶点时,资金、资源、实力都是最强的时候,可以抵抗一定的风险,从而增加改革的成功率和容错率。“美的集团B端业务的成长性不如C端,暂时或还不能带来大量的现金流,前期更需要大量资金来支持收购、并购等动作,如此下来,美的率先收缩战线,选择耐心潜伏,等待B端业务成熟后再开辟另一个战场,便不难理解了。”宏宇表示。在国内“内卷”卷不动,美的就开始向外卷。今年上半年,美的集团在海外市场收入778亿元,同比增长5.2%,略高于国内销售收入5%的增幅,贡献了总营收的42.6%。报告期内,美的集团新增活跃合作客户近2600个,新增海外销售网点2万家,并且开始在巴西和菲律宾尝试直营零售模式。除了线下,美的还加大海外电商业务的投入,专门成立了海外电商公司并组建海外电商IT系统专项团队。为了增加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美的集团还赞助了海外知名足球俱乐部和体育赛事,在超过20场的主场比赛中触达全球超8亿粉丝,借助社交媒体、球星以及网红达人内容触达全球3亿人次。截至2022年6月,公司通过海外社交媒体已累计触达12亿人次,用户交互数达到1700万。但是随着中国家电数十年的出海发展,海外的竞争并不比国内小,美的、格力、海尔、海信等家电巨头均已在出口端取得不错的成绩,也都具备“产研销一条龙”的本地化能力。2022年上半年,格力、海尔、海信的外销收入分别为137.36亿元、625亿元和143.22亿元,且都有不错的增速。据长江证券数据,家电(除电视)一般贸易比例已达70%,其中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占主导;这意味着,从制造出发,沿着价值链向上游扩张的模式,已基本走到尽头,向下游品牌扩张是新的出路。由于传统家电产品本身技术迭代不快,价值链并不是严格的“U”型,而是“V”型,所以未来想提高收入,OBM(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对盈利能力影响会更加明显。目前美的的海外业务中,近60%还是贴牌,OBM占比约为36%-37%。根据以往经验,OEM(原设备生产商)永远是利润最低的,纯OEM家电代工毛利率多在10%-20%之间,早年低至个位数。ODM虽然对毛利率有带动,但总体不大,毕竟跟电子、半导体工业的上游比起来,家电供应链整合难度算不上高,有门槛的核心零部件也比较少。只有到了OBM环节,掌握品牌和运营的主动权,才有可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图源:财报举例来看,上市公司新宝股份ODM业务毛利率较OEM仅高1-3个百分点;而OBM一体化的品牌公司毛利率多在30%以上。美的虽然没有公布OBM详细的利润率情况,但是从半年报来看,美的集团国内业务的毛利率为23.58%,国外则为22.5%,二者仍相差1个百分点。且国外毛利率的同比增速也只有0.92%低于国内增速1.43%。与同行相比,美的集团海外业务的毛利率也不占优。美的海外业务毛利润率原本高于海尔,但近几年显著下滑,已经从2019年的31%下降到2021年的23%。海尔毛利润率则稳步上升,2020年达28%,成功超过美的。综上所述,美的集团的B端业务虽然增速较高但是占比较低,难以承担“救”公司于水火的重任;而出海的想象力虽然更大,但是整体利润率却有待提高。$美的集团(000333)$ $格力电器(000651)$ $海尔智家(600690)$ 参考资料:[1]《家用电器行业研究:制造之路,出海三部曲》,长江证券[2]《美的集团:Q2盈利能力改善,B端转型业务发力》,信达证券[3]《ToC与ToB并重,启动第二引擎,美的集团2022半年报点评》,东莞证券[4]《全球领先的家电龙头,B端打开新成长空间──美的集团深度报告》,浙商证券*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465评论
      举报
      美的,从B端“卷”向海外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15

      “中国SaaS赴美第一股”暴跌之谜

      作者 | 归去来编辑 | 唐飞今年以来,曾在美国资本市场名噪一时的“XX第一股”们,似乎正在集体逼近退市红线。“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分别在今年5月和6月初两次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原因分别是未能递交2021年年报和公司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曾在2021年11月收到私有化邀约,但此后并无任何进展。而在政策对医美市场的持续监管下,新氧股价已经连续两个月持续低于1美元/股。除此之外,顶着“中国SaaS赴美第一股”,背后又有红杉资本、挚信资本、蓝藤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的加持的容联云通讯(以下简称“容联云”)发展也不容乐观。2021年2月容联云成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48美元/股,上涨200%,总市值达79亿美元(约合506亿人民币)。盘中涨幅一度突破260%,市值最高超过90亿美元。可惜好景不长,此后公司的股价一路狂跌。从今年5月份至今,容联云的股价始终维持在1美元/股左右。也正是如此,外界也戏称容联云为“熔断云”。图源:东方财富今年5月,容联云因未按时向纽交所提交年报被警示。6月,又因ADS交易价格低于合规标准再次被纽交所警示。那么,容联云的发展到底出了什么问题?1、多重问题待解容联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昌勋1998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又去清华大学攻读MBA,最早就职于一家名为高阳圣思园的公司。2006年成为该公司的副总裁,负责公司IMS融合通讯产品、视频产品、游戏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后历经几次创业失败后,最终确定了自身的创业方向——提供融合通讯解决方案,号称要“让通讯技术成为您应用的基石”。而成立于2013年的容联云也是国内最早扎根云通讯领域的厂商。这里的云通讯是指将通讯能力打包成API接口与SDK,卖给企业降低他们的使用门槛。简单来说就是参与者主要做转售业务,比如,我们日常生活所接受到的短信验证码,第三方软件上拨打的虚拟电话等业务都是通过这种服务实现的。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全球互联网通讯云的市场规模将从2015年的5.7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16.1亿美元。庞大的市场规模,再加上入局较早,当时的容联云可谓完全“命中”资本的审美。资料显示,容联云在成立后的几年时间中,几乎每年都能拿到来自投资机构的融资。图源:容联云官网整理然而,虽然有资本的助推,但容联云的发展并不像其他企业那样一路高歌猛进,反而一直处在不温不火阶段。2020年,新冠疫情让很多企业有了“上云”的冲动,以及私域流量、零售客服、电商直播、游戏和短视频等场景对通信云的需求提升,也让容联云逐渐受到外界的重视。在这种背景下,容联云通过自研或对外收购,不断丰富自身的产品线。比如,2021年容联云收购CRM品牌过河兵。按照容联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昌勋的说法来看,通过扩张CRM业务,能够为客户提供沟通-获客-留客-提升满意度的完整服务闭环。目前容联业的业务主要包括AI+通讯、CC+UC+PaaS业务、IOT物流业务。图源:容联云官网整理但摆在容联云面前的问题也很多。一方面,由于(短信、验证码)业务需要向电信运营商购买短信等通信资源,导致这项业务对运营商缺乏议价权,存在运营成本高、进入门槛低、毛利率低的特点。2018-2020财年,容联云的电信资源成本分别为2.31亿元、2.93亿元、3.29亿元,收入成本占比分别为73.7%、76.4%、71.4%。但毛利率却长期维持在30%左右。因此,这一业务也被很多投资者吐槽为“凑数的业务”。另一方面,长期亏损,盈利无解的问题持续存在。事实上,容联云的财务表现并非个案。由于SaaS行业具有前期投入成本高,中后期必须依靠大量的客户和持续的复购,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分摊运营成本。但问题是,在容联云还没有想好后续如何提高盈利对策时,旗下子公司容联七陌在今年的3.15晚会上,就因涉嫌肆意收集用户隐私,买卖用户大数据,协助应对用户投诉等问题遭到点名批评。按照容联七陌业务经理的说法来看,自己平台上有三万多家客户,其中有一部分客户是从事被称为“陌生拜访”的骚扰电话业务,他们为这类电销公司提供外呼系统和线路。图源:央视频同时,容联七陌还能为拨打骚扰电话的公司提供一个号码池,每次拨打骚扰电话,用户手机上会显示不同的号码,这一技术可用来规避用户投诉和通信部门监管。虽然容联七陌对此事已进行道歉,并指出公司后续会加强监管。但这也在一定层面上暴露出容联云在公司管理过程中的失责。孙昌勋曾指出,容联云未来将成为中国版的“Twilio”。但值得注意的是,截止到今年8月26日,Twilio的总市值已突破131.31亿美元,公司股价更是容联云的72倍左右,达到每股72.34美元。2、容联云VSTwilio需要明确的是虽然容联云和Twilio虽都处在互联网云通信产业链的中游,但容联云为IM+RTC(即时通讯+实时音视频),而Twilio则为IM PaaS。但Twilio的发展对容联云依旧有很多借鉴之处。图源:艾瑞咨询研究院比如,Twilio在发展过程中,曾出现过对大客户过度依赖的问题。公司在上市初期,Uber和Whatsapp二者合计的营收比超过20%,但在2017年由于Uber减少采购量,这也直接导致公司股价出现明显波动。此后的几年时间中,Twilio一直在着力改善这种情况。伴随着客户数量的持续走高,Twilio对单一大客户的依赖程度逐渐降低。比如,到2020年三季度,Twilio的客户数量达到20.8万个,增购率持续稳定在130%左右。截至2020年Q3财报数据,公司前十大客户营收占比为14%,单一大客户风险已基本上排除。相比较于Twilio,容联云目前对大客户仍旧过度依赖。目前容联云的客户主要为:TOB+TOG,涵盖金融、制造、教育、能源、互联网等八个行业。可按照容联云的招股书显示,1.4%的大客户却占到了公司总营收的78%。图源:艾瑞咨询研究院若容联云后续无法改善这一情况的话,则可能会对公司的多方面发展构成冲击。一方面,为避免大客户不出现流失,保障大客户持续续费的话,公司只能通过价格形成优势。如此一来,就形成了对上游通信商、下游客户均缺乏议价能力,处在“夹板层”的容联云只能赚取微薄的利润。结合容联云的财报来看,虽然基于美元的公司净客户公司留存率从2020财年的86.8%提升到2021年三季度的95.9%,但这个留存率依旧是充满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以容联云的客户阿里为例,2014年4月,容联云通讯和阿里聚无线正式合作,为阿里云的开发者们提供通讯能力接口和相关技术支持,并通过一系列活动扶持开发者。但随着阿里逐渐布局云通信市场,如今容联云的对外介绍已看不到阿里的名字。除此之外,随着“双减”政策的持续推动,容联云旗下的教育类客户也必然大幅度缩减在这方面的投入。另一方面,由于大客户所处的公司业务场景复杂,企业更多的偏向于采购定制化产品。而这类产品普遍存在着产品研发周期长、交付周期长的特点,这也决定了容联云从和大客户签订合同到最终全额回款的周期被拉长。按照孙昌勋的说法来看,受疫情影响,公司对大客户的回款周期已从此前的90天被延长到150天,这也必然会加剧公司的现金流风险。若无充足的现金流保障,企业又难以投入新的资金继续获客,最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图源:富途证券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外的Zoom、谷歌,国内的腾讯、华为等巨头,这2年在云通信领域的布局动作越来越频繁,整个市场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竞争阶段。2021年11月14日,腾讯发布“腾讯云视立方”引擎,提供快直播解决方案,最低延迟能做到800毫秒。清晰度上,“腾讯明眸极速高清解决方案”能够在相同的码率下,提升30%以上的清晰度。在同等清晰度的条件下,能够降低45%的宽带消耗。阿里云则成功构建全球实时传输网,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直播的端到端的延时。若后续这些大厂凭借手中的流量优势和技术积累开始“抢客户”,势必会对容联云产生影响。事实上,互联网大厂和容联云所竞争的不只是价格,还有大厂成体系化的输出能力。比如阿里旗下的饿了么目前虽和容联云在合作,但后续阿里云提供的服务更便捷时,大概率会选择投入阿里怀抱。至于腾讯系资本投资的众多企业,在选择云服务供应商时,或也将钟情于腾讯云。而市场竞争加剧所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让容联云的获客成本不断增加。比如,公司销售和营销费用从2020年第三季度的5810万元增加到2021年第三季度的8260万元,增幅为42.3%。3、总结对当下的容联云来说,可谓说是内忧外患。一方面,目前通信云市场上的竞争正在逐渐加剧,公司自身对大客户高度依赖,这对公司的现金流、企业获客能力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容联云其他业务目前尚未发力,而CPaaS业务公司所处的位置又及其尴尬,缺乏定价权,毛利率过低。或许在重重危机之下,容联云迫切需要沉淀下来,构建自己的护城河。$金山云(KC)$ $容联云(RAAS)$ $用友网络(600588)$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202评论
      举报
      “中国SaaS赴美第一股”暴跌之谜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14

      比亚迪,“股神”的弃子

      作者 | 雨辰编辑 | 林比利比亚迪今年可谓喜忧参半。可喜的是,比亚迪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64.14万辆,一举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销冠。就在6月,比亚迪市值超过1万亿元大关,不仅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车企,而且一举超过大众,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但忧虑也随之而来,比亚迪股价持续走弱,特别是八月末开始,港交所连续两次披露了股神巴菲特减持比亚迪,这也加剧了比亚迪股价的波动,市场一时间议论纷纷,各种猜测甚嚣尘上,“股神”要清仓比亚迪了?同时,因为巴菲特的减持动作,关于新能源行业估值是否高估的讨论愈演愈烈。1、“股神”14年来首次套现8月30日,港交所文件披露,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8月24日出售了133万股比亚迪H股,减持价格为277.1港元,套现近3.69亿港元。至此,巴菲特仍持有2.18719亿股,占已发行的有投票权的股份比例降至19.92%。这坐实了市场之前的猜测,据港交所文件披露,7月11日,花旗银行交易席位中,比亚迪H股数量达到3.886亿股,增加2.25亿股,这个数字恰好相当于2008年持有的比亚迪股份数量。首次减持仅三天后,港交所又披露了新的减持动作。港交所文件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9月1日减持171.6万股比亚迪股份H股,均价262.72港元,价值4.5亿港元,剩余持股数2.0714亿股,持股比例下调至18.87%。图源:港交所官网事实上,港交所规定,持股5%以上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在其持股权益增减持达到一定标准时,才需要在3个交易日内申报。由于比亚迪半年报中,巴菲特持股数仍然是2.25亿股,因此,在半年报披露后到第二次减持披露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巴菲特应该还有减持不需要披露。按照持股比例推算,截至9月1日,巴菲特累计减持达到1786万股。减持股份总额达到巴菲特此前持有比亚迪股份总额的近8%。比亚迪投资者关系部门相关人士在8月31日紧急回应称,“不用过度解读此事,公司经营一切正常。”但资本市场显然对这样的回复有些质疑。首次减持披露后的三个交易日,比亚迪A股和H股均下跌超过10%,9月2日,比亚迪的美国存托凭证下跌超6%。截至9月7日,最近7个交易日比亚迪H股累计跌幅达到15%,A股跌幅也近10%。受减持消息影响,整个新能源汽车ETF最大跌幅近7%。市场反应剧烈,除了巴菲特本身的影响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巴菲特持有比亚迪已经长达14年。2008年9月,巴菲特与比亚迪签署协议,以每股8港元的价格认购2.25亿股比亚迪股份H股。随后开始了长达14年的持股。期间没有任何交易行为。以最新收盘价估算,巴菲特这笔投资增值超过30倍。在巴菲特持有比亚迪的14年里,比亚迪股价经过多次过山车,2008年巴菲特宣布投资后,比亚迪股价大涨,但很快股价又打回原形,最大回撤超过80%,市场一度认为巴菲特投资决策有误。但巴菲特丝毫不为所动。公司的副主席查理·芒格的表态或许解释了巴菲特看好比亚迪的原因。芒格给予公司创始人王传福极高评价,认为王传福是韦尔奇和爱迪生的结合体——既懂得理论和技术,又能严谨地把想法一步步变为现实。图源:网络巴菲特本人也毫不吝啬对比亚迪的赞美。2020年4月,一张股神戴着比亚迪口罩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巴菲特称,我的目标是长命百岁,比亚迪口罩助我一臂之力。事实证明,坚定持有的回报颇丰。2、巴菲特“又错了”?巴菲特的动作引发了广泛讨论,甚至是“嘴仗”。经济学家任泽平公开撰文《当下不投新能源,就像20年前没买房》,旗帜鲜明地表态:“巴菲特这次减持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如果是看空新能源行业前景的话,巴菲特这次错了。毕竟今年92岁,精力不济,很难进行快速的学习和信息迭代,对新能源也未必了解,否则不至于错过特斯拉等美国近年最优秀的公司。未来在投资上将会变得越来越保守,而不是进取,业绩也大不如前,如果不能培养好接班人,存在晚节不保的风险。”在任泽平看来,新能源是未来最有希望最具爆发力的行业,短期调整很正常,长期潜力巨大。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正在进入大众快速普及阶段,市场渗透率还有3-5倍空间。另一方面,绿电、储能、电池、充电桩、智能化、新材料等都存在巨大市场空间。他认为,从产业投资的角度来看,未来3-5年,新能源是最好的赛道。抛开任泽平对于新能源赛道投资前景的判断,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么快断言“巴菲特错了”恐怕为时尚早。毕竟巴菲特目前已经获得30倍以上的投资回报,目前比亚迪的股价虽然距离最高点跌幅超过20%,但仍然处于历史较高位置,尝试进行少量减持是正常投资决策。更何况持续卖出行为可以随时终止,就算“犯错”也可以纠正。2020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曾经出售了一小部分苹果的股票,2020年四季度,巴菲特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在2021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会上,巴菲特坦陈“卖掉一些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苹果股票是非常便宜的,它的产品对人们来说不可或缺,在世界广受欢迎”。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则在直播中站在了力挺巴菲特的一方,李大霄认为,巴菲特先生是用差不多80年的投资经验告诉我们,他的方法是行的。“我还是觉得好好虚心地当一回学生吧,虚心向80年经验的人学习一下。不要今天又说巴菲特错了,明天又说巴菲特老了,后天又说我超越巴菲特了,等你超越了巴菲特再吹牛也不迟。” 李大霄说。一位小型私募投资经理对价值星球表示,目前无法判断巴菲特减持比亚迪是不是要清仓,只能等待后续信息披露。“但如果能够证实2.25亿被托管的股票确实来自伯克希尔哈撒韦,就说明巴菲特有出售的意愿,这和散户交易委托单一样。至于背后的原因,或许是比亚迪这两年长得比较快,股价正在体现其内在价值,甚至透支了未来的业绩。”另外,这位小型私募投资经理认为,如果仅从投资风格的角度讲,巴菲特信奉的交易法是不要赔钱,所以只要有收益,无论多少,减持还是清仓都是对的。“能做到像巴菲特一样持股超过十年的机构寥寥无几,很多量化投资的交易风格是高频交易做波段,巴菲特对这种交易风格嗤之以鼻,在这些机构眼里,可能也觉得巴菲特错了吧。”一位股票分析数据网站创始人则认为,从过往巴菲特的投资风格来看,他不会预测宏观或者一家公司未来的股价走势,“卖出持有的股票往往是为了腾挪出资金给更好的投资机会。”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巴菲特对西方石油的加仓,根据西方石油9月9日最新披露信息,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对西方石油公司的持股比例增加到26.8%。8月8日,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西方石油20.2%的股份。相当于一个月时间,巴菲特斥资超56亿美元(近400亿人民币)买入西方石油。3、比亚迪的拐点?不管巴菲特的减持出于什么目的,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从2018年开始,新能源汽车板块经历了一波轰轰烈烈的牛市,比亚迪的业绩也随之水涨船高。在巴菲特减持消息披露的前一天,比亚迪披露了2022年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06.07亿元,同比增长65.71%;实现净利润35.95亿元,同比增长206.35%。其中,汽车、汽车相关产品及其他产品业务的收入约1092.67亿元,同比增长130.31%。事实上,比亚迪新能源业务正在经历“最好的一年”。今年4月,比亚迪发布公告称,自2022年3月起停止燃油车的整车生产。彻底转向新能源汽车市场后,比亚迪的销售势如破竹。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64.14万辆,同比增长314.9%。同期特斯拉销量约为56.47万辆,比亚迪超越特斯拉成为全球销冠。在汽车销售火爆的同时,6月比亚迪港股创下333港元的历史高点,A股最高的到达358元。烈火烹油,整个资本市场对于比亚迪,甚至是整个新能源板块的后续走势出现了不小的分歧。广发证券认为,上升行业从1%到20%的市场渗透率过程,是股价上涨最快的时间。此后,公司业绩成长性就会迈过高速增长阶段,龙头公司需要在新技术、新产品上有所突破,才能稳住市占率,进一步带动股价和市场渗透率的提升。工信部原部长苗圩最近公开表示,我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达到25%的目标大概率可提前3年,即在今年实现。而根据半年报数据推算,今年上半年比亚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占率达24.7%,较2021年增长超7.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无论从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还是比亚迪汽车的市场渗透率来看,都已达到20%的临界点,未来高增长可能一去不复返。就比亚迪自身情况而言,相比于顺风顺水的新能源汽车业务,比亚迪的另一业绩支柱——手机业务显然面临困难。手机部件、组装及其他产品业务的收入约410.70亿元,同比下跌4.78% 。2022年上半年,供应链紧张和物流受限对手机行业的影响高于预期,同时,消费需求也受到宏观环境抑制,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呈现下降态势。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IDC 统计,2022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 8.8%至 6.0 亿部,连续四季度下滑。同期,国内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累计 1.36 亿部,同比下降 21.7%,其中,5G 手机出货量 1.09 亿部,同比下降 14.5%。进一步看,比亚迪的估值确实不低,市盈率超过140倍。传奇基金经理就曾劝投资者远离高市盈率股票。“要坚决不购买市盈率特别高的股票,就会让你避免巨大痛苦与巨大的投资亏损。除了极少数例外情况,特别高的市盈率是股价上涨的障碍,正如特别重的马鞍是赛马奔跑的障碍一样。”尽管比亚迪创下历史高点后有所回调,但目前A股距离高点跌幅约20%,港股回调近30%。估值分位达到上市以来76%。不管比亚迪未来走势如何,目前对于公司和新能源行业后续走势的分歧恐怕还将持续。业内人士建议投资者忽视短期波动,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行业发展,并从中找出细分领域的赛道龙头。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巴菲特小幅减持比亚迪的消息导致汽车板块整体出现了较大幅度调整,属于消息面上的短期扰动,并不改变新能源汽车行业长期发展的机会和长期发展的前景。“新能源作为当前为数不多景气度比较高的行业,半年报表现突出,投资要着眼于中长期,要用更大的大局观来看待清洁能源长期的投资机会。”$比亚迪(002594)$ $西方石油(OXY)$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7,695评论
      举报
      比亚迪,“股神”的弃子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13

      车企不想给宁德时代打工了

      作者 | 杨成纯编辑 | 唐飞8月29日,本田汽车宣布与LG新能源达成合作,双方将在美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公司将主要生产锂离子电池,为北美市场的本田和讴歌电动车型供应电池,这是本田首家动力电池工厂。此次合作项目的投资总额为44亿美元,目标年产量约为40GWh,预计将于2023年开工建设,2025年量产。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合资公司的股权比例,本田与LG新能源分别占股份比为49%和51%,这意味着LG居主导地位。本田甘心“让位”,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其对动力电池的迫切需求。这不是LG新能源第一次被车企“相中”。早前,LG新能源还与美国通用汽车、欧洲Stellantis集团成立了电池合资公司。除了LG,SK创新旗下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SK On也和福特联手,将在美国建一座年产能140GWh的电池厂,目标是成为美国最大规模的电池厂。一边是美国、日本车企选择和韩国锂电池大厂深度绑定,另一边来自德国的BBA(指奔驰、宝马和奥迪)则更倾向中国品牌,如宁德时代、孚能科技和国轩高科等。从国内情况来看,车企和动力电池厂商合作俨然已成趋势。那么,欧美、日韩车企和动力电池厂商的强强联合增加,会对整体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1、车企被逼上梁山?车企造电池,归根结底当然是为了商业最大化,赚更多钱。从直接动因上,可分为两类——“去宁化”和“弯道超车”。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厂商,几乎是握住了车企的咽喉。动力电池占到新能源汽车40%甚至更高,这对车企是巨大的成本变量。尽管宁德时代、国轩高科等动力电池企业也因为原料成本上涨叫苦不迭。但对下游车企而言,受制于人,时常担忧会不会被卡脖子的滋味总归不好受。在议价能力上,没有造电池能力的车企,也容易丧失主动权。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上月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公开表示,“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新能源汽车的40%~50%,甚至60%,那我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这个抱怨,反映出不少车企的苦衷。宁德时代目前握有大量长期订单,这进一步加大了新造车企业们的不安全感。长期订单名单包括但不限于与特斯拉的4年、与长城汽车的10年、与奔驰商用车7年订单等。这些大车企提前锁定未来几年的大量电池产能,没来得及签长单的企业们,或很难从剩余有限产能中获得充足电池供给。随着碳中和、碳达峰目标的提出,全球范围内对新能源车和动力电池的需求恐只增不减。在这个大前提下,谁掌握了电池技术,其实就是掌握了最重要的话语权。在这一点上,传统车企,尤其是海外车企,在新能源发展中已有掉队趋势。以德系为代表的欧洲车企,之前的精力集中于清洁煤油;以丰田为代表的日企全力押注氢燃料电池;美国传统车企对电动汽车之前多以观望为主。错过了第一波浪潮,又不想掉队的车企只能选择与已有的电池大厂合作,进而快速进入电动新能源车领域。现阶段,虽然美国电动化转型相对缓慢,但美国车企在造电池这块格外积极;韩国现代汽车去年和LG共同宣布了印尼建厂计划,最近又传出现代和SK On在讨论美国建厂一事;日本政府部门称要投资约3.4万亿日元(约合245.5亿美元)建造电池制造基地,要开始全面电动化进程。本田的第一座电池厂,或成为日本车企加大电池生产投资的切入点。对于国内企业,动力电池单独出海还具有更高的性价比和可行性。我国作为电动车渗透率最高的国家,也才不到20%,其他地区则更低,这意味着巨大的增长空间。相较于整车出海容易受限于品牌认知、消费偏好、国家政策(如补贴、关税等)等因素影响,动力电池单独“出道”,阻力会小不少。2、自建 or合作比亚迪造车和造电池二合一,财报表现优异,现在电池不仅能自产自用,还能对外销售,可谓卖车、卖电池双丰收,羡煞一众车企。也会让不少车企产生“我上我也行”的感觉。然而,这很可能是错觉,比亚迪的成功并不好复制。比亚迪是做手机电池起家,本身积累了电池技术,结合新能源汽车研发,在效率上事半功倍。其独门绝技刀片电池,有较高的技术护城河——保留了磷酸铁锂高稳定性、高安全性、高寿命的优势同时,还进一步提升了能量密度,能比肩三元锂电池的续航里程。截止到2022年5月动力电池全球装机量和市占率排名 数据来源:SNE Research能自产自销的还有蜂巢能源。作为长城汽车孵化的电池公司,依托于长城汽车的新能源电动车销量,以及母公司的资源,蜂巢能源拥有稳定且充足的外部客户源,如国轩高科、海外车企Stellantis等,“金主”和“后台”都相当稳定。相比之下,其他车企自建电池厂风险过高,技术和成本上的劣势是两大阻碍。技术研发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自研的最终结果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尤其是电芯材料、系统集成、电池管理这三个关键领域,大量专利都集中在电池厂商手中,车企的自研投入很可能沦为沉默成本。以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为例,其刚刚发布的麒麟电池(预计2023年全面上市),是其第三代CTP技术的集成,成组效率达到72%,超出目前CTC电池技术,创下了电池包成组效率的新纪录。这个突破是基于宁德时代技术脉络实现的——从电芯到装车之间的中间环节逐步取消,系统成组效率稳步提升。而所谓的“合建电池厂”一般有两条路径:车企和电池企业签订长期框架,或者车企和电池企业共同建立合资工厂。先说签订长期合作框架的情况,这种模式可以在理论上确保供应。但如果再一次出现上游原料的大幅度波动调整,或工厂交付量不足的情况,将严重影响车企的产能。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长三角产业带的电池供应出现延迟,就直接影响了不少车企的交付。类似本田汽车与LG新能源这种互为补充的自建+合建模式是当下主流,这是受电池自主权、研发成本影响,以及平衡风险、相互妥协的结果。3、格局会被颠覆吗?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车企布局动力电池产业链的计划投资金额已高达5000亿元,未来预计还将不断增加。从车企表现来看,比亚迪和特斯拉是两大龙头;造车新势力表现差强人意;传统车企喜忧参半;日韩系新能源有被边缘化的风险;BBA等老牌劲旅认可度依然坚挺,但可选择新能源车型较少。绝大部分国内车企都已启动动力电池建厂项目,但除了上面讲到的比亚迪和长城汽车,其余大部分还处于试水阶段,雷声大,投入小。典型的如蔚来汽车计划投资2.185亿元新建研发项目,包括锂离子电芯试制线和一条电池包pack线;广汽埃安自研动力电池试制线于今年3月打桩开建,预计年底建成,加上已有自建的巨湾技研投资,总共投资13.36亿;零跑、威马、恒大也都启动自建电池厂计划,其中零跑投入预计为2亿,威马、恒大投入资金不详,但估计也不会高。这些投入相较于本田汽车与LG新能源的44亿美元属于小巫见大巫。当然也有特殊的,吉利是少有重仓电池厂的车企,自建电池厂投资累计已接近700亿,包括耀宁、威睿、衡远新能源等多个自建厂商。吉利也是合建电池厂投入最高的国内车企,和宁德时代、LGE、孚能科技、欣旺达、卫蓝新能源等电池厂商合作投资也达到近300亿。海外来看,“老大”特斯拉早在2021年9月就发布了4680电芯和CTC技术。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会议上,马斯克称交付了首批搭载自产4680电池的电动车。若消息属实,特斯拉也将有望在不久后加入自产自销“俱乐部”。大众汽车表现较为激进,大众汽车宣布将投资超过70亿欧元建造电池工厂,并表示到2030年前将在欧洲建立6个厂,总产能不低于240GWh,目标是2025年新能源车销量超越特斯拉。此外,丰田、通用、福田、宝马、奔驰也各有动作。不过,看似如火如荼,但在产能上,这些车企能与电池厂商相抗衡的,实则很少。动力电池要盈利,年产能至少需要20GWh;要实现较为理想的运转效率,要达到40GWh。要真正拥有市场竞争优势,则要跨过100GWh的门槛。这一门槛对应的汽车数量,约为150万台。实际情况是,目前还没有年销量能达到百万台以上的新能源品牌,龙头比亚迪和特斯拉2021年销量分别为60万辆和93万辆。甚至能达到年销30万辆,产能20GWH这个最低下限的新能源品牌都不多。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的统计,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总产量不到300GWh(296.8GWh),除开两大龙头,剩下的车企占比可想而知。但所有车企似乎都在穷追猛赶。彭博新能源、韩国SNE、高工产研GGII等主流动力电池研究机构对2030年全球车用动力电池市场规模的预期都在3000GWh以上。对比现在的不到300GWh的产量,是至少十倍以上的增量空间。加之国内外车企、电池厂商的大“混战”,未来格局充满了变数和变量。$比亚迪(002594)$ $宁德时代(300750)$ $国轩高科(002074)$ 参考资料:[1]《动力电池:车企们的新角斗场》,来源:钛媒体[2]《车企造电池,需要过三关》,来源:财经十一人[3]《近30家车企布局电池产业链,背后的逻辑是追逐趋势还是防止被掐》,来源:搜狐汽车[4]《换电只买车身就行?车企不甘做“打工人”》,来源:Autolab*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341评论
      举报
      车企不想给宁德时代打工了
    • 价值星球Planet价值星球Planet
      ·09-13

      途虎:养车容易养自己难

      作者 | 归去来编辑 | 雨辰8月29日,途虎养车再次向港交所递表并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事实上,早在今年一月份,途虎养车就已经向港交所递表,但却因6个月未能通过聆讯而导致“赴港失败”。结合途虎养车最新的招股书来看,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和2022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54.77亿元和54.68亿元,营收未出现大幅度上涨。但若是考虑到今年上半年疫情给国内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多、高油价导致车主出行服务降低等多种不利因素的话,途虎养车所交出的上半年财报确实可圈可点。长期以来,途虎养车都被当作是国内汽车后服务市场的“尖子生”。据灼识咨询报告,途虎养车是中国汽车服务提供商聚集的最大车主社区。东兴证券发布的数据则显示,截止到2021年9月,在国内所有的汽车服务供货商中,途虎门店数量排名第一。在国内独立汽车服务提供商(IAM)门店中,途虎在门店数量及年度汽车服务收入方面均排名第一。图源:途虎养车招股书而据月狐数据发布的数据显示,从今年6月汽车养护头部app月活来看,保养赛道的途虎养车断层式第一,高达731.5万,为排名第二的汽修宝的5.4倍。数据来源:月狐数据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尖子生”,也面临着一场属于自身的大考。途虎养车是否能够交出让外界所期待的“答卷”,依旧充满了诸多的不确定性因素。1、途虎是如何成为尖子生的?成立于2011年的途虎养车,正值国内乘用车市场快速爆发时期。由于国内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政府财政收入、企业利润、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这也为乘用车需求的释放提供了物质基础。同期,国内乘用车的数量已从2002年的140万辆暴涨到2012年的1376万辆。数据来源:国家信息中心一般而言,乘用车车辆越过6年就是临界点,汽车服务开支就会显著增加。不断上涨的乘用车销量带来了后市场商机。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会长于元渤曾在2012年指出,当年国内汽车后服务的市场规模可达到4900亿元,2016年将突破7000亿元。然而在庞大的市场规模下,却是国内以维修、保养为代表的服务机制的不健全。比如,有捆绑性质的4S店,中低端车型在三年质保期结束后,车主基于性价比的考虑,往往会放弃4S店,而转向规范性和专业性较差的路边店。但问题是,车主和路边店本身就存在着不小的信息差,这也让当时汽车后服务市场上充斥着配件以次充好、小问题大维修、标价虚高等乱象。而这些乱象的存在,也让车主产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买车容易养车难”成为了无数车主的现实痛点。谁能够尽快解决痛点,谁就能够比竞争对手提前占领市场,谁就具有先发优势。而当时途虎养车的模式以轮胎为切入点进入中国汽车后市场,实现轮胎线上销售,线下网点安装,这种线上+线下的O2O模式在资本眼中无疑是成功的。仅仅成立不到一年的途虎养车,就迅速拿到了来自原子创投的天使轮融资,融资金额为数百万元。此后的几年间,途虎养车在红杉、高瓴、腾讯等资本方的加注下,规模不断扩张。图源:企查查同时,途虎的业务也更加全面。上线途虎APP和相关小程序、签约代言人黄渤、将此前单一为车主提供轮胎更换服务,拓展到机油、洗车、美容、维修等多种服务。整合各类资源供应商,将合作门店拓展为途虎工厂店、加盟店和第三方合作门店。图源:途虎养车招股书及官网在这一系列业务的拓展下,形成以车主为核心,零部件供应商、线下门店的交易闭环。事实上,途虎养车的商业模式可看出是B2C+B2B。图源:途虎养车招股书其实,途虎的发展过程和滴滴、美团有所类似,依靠大量的投资形成规模效应,进而成为一个行业的独角兽企业。依靠自身行业所处的优势地位以及庞大的用户数量,分摊企业的运营成本,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方式。但是途虎养车真的做到了吗?2、尖子生的几大考题?按照途虎养车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到2021年经调整后的净亏损分别为10.36亿元、8.94亿元、12.85亿元。虽然今年上半年未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6.52亿元,同比去年的31.52亿元有明显收窄趋势,但这依旧说明如今的途虎养车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怪圈之中。事实上,途虎养车出现上述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国内汽车后服务市场的需求端和供给端均难以实现规模化,导致这一行业触达不了诞生大型企业的阈值。以供给侧为例,按照途虎养车招股书显示,目前公司现有的门店总数为:4114家由加盟商经营、179家自营店、25321家合作门店,合计29614家。但这一门店数量和国内分布较广、数量多而杂的路边店相比,数量仍是偏低,这就需要途虎养车持续性的投入,才能不断地扩大门店的供给。规模尚需扩张,但问题是目前途虎养车现有门店的弊端已充分暴露出来。176家自营店虽贡献了3.76亿元的营收,但累计亏损却高达2719万元,这就相当于单个门店一年的亏损超过15万元。因此,后续途虎养车可能会持续性地缩减直营门店。而4114家加盟店却为途虎贡献了40.55亿元的营收,占到途虎养车今年上半年总营收的74%,而加盟店的毛利率已实现21.5%,这就决定了途虎养车当下对加盟商产生了过多的依赖。但问题是这种依赖,却产生了很多潜在的风险。图源:途虎养车招股书一方面,途虎养车需要加强对于加盟商的日常管理,尤其是在服务质量的管控上,这样才能和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竞争,提高用户的留存和转介绍。但规模扩张和质量统一似乎就是天然不可调和的矛盾,在网络消费上充斥着大量的关于途虎养车加盟店的投诉,涉及到轮胎问题、机油问题等等。图源:电诉宝另一方面,途虎养车和加盟商的关系本身就是利益相互博弈的过程。途虎目前的加盟商政策为加盟费20万元,而且途虎养车的月活用户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之中,合计占比约在60%左右。虽然这些地区汽车的保有量高、客户付费能力也相对较强、但竞争也相对激烈。而且加盟商也必须要承担这些城市高额的房租、水电、人员工资等费用。如何能够保证4000多家加盟商利润的不断增长,并且吸引新的加盟商进入,对途虎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数据来源:月狐iAPP (MoonFox iApp) 取数周期:2022.06因为目前国内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买量成本增加、国内汽车养护行业月活用户增长已进入到平稳期。比如,据月狐iAPP发布的数据显示,国内汽车养护行业2022年Q2月活均值约为4954万,同比去年仅增加了0.9%。腾讯虽是途虎养车的股东,但腾讯又不给其导流。若后期途虎养车在用户数据上没有大的突破的话,不但会影响到加盟商门店的收益,也会让合作门店对途虎养车的依赖性更加降低。所产生的最终结果就是,这两部分门店数量缩减,进而影响到公司营收和利润。而随着京东京车会、天猫养车进入到这个赛道,这也让汽车后服务市场的竞争变得彻底白热化起来。值得注意的是,轮胎和底盘零部件收入、汽车保养业务目前在途虎养车所占的营收比分别是54.6%和34.4%,二者合计为89%。但这部分两部分的核心业务收入,和京东京车会、天猫养车有所重合。虽然目前竞争对手和途虎养车的体量仍有一定差距,但背靠其背后的京东和阿里在资金、物流、客户等的优势,很容易迅速起量。若这两家发动业内新一轮价格战,必定会让途虎养车的发展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尤其是途虎养车长期以来都是靠资本“输血”,但疫情却让众多投资机构对企业的利润颇为关注。一旦这些资本不再持续烧钱,途虎养车又该如何应对呢?3、新能源是解药吗?从途虎养车的招股书来看,后续公司的发力点将会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事实上,这也符合当下新能源汽车代替燃油车这一发展趋势。比如,此前海南就出台过相关政策,到2030年时,全岛地区禁止销售燃油汽车。但新能源汽车对汽车后续市场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对现有的服务模式也构成了新的冲击。比如,据汽车维修师李磊说,在新能源汽车的保养和维修方面,纯电动汽车对其动力系统的保养工作需求较少。但新能源汽车所涉及到的电池、电机、电控这三电问题,它的维修门槛比传统燃油车更高。而新能源汽车内装置了大量的芯片,这又对维修人员的专业度提出更高的要求,目前很多第三方维修店都难以满足要求。图源:网图值得注意的是,途虎目前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虽为31.33亿元,但同期公司的负债却是51.42亿元,已出现明显的资不抵债情况。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储备大量的新能源汽车维修人才,对途虎养车而言,是一件很值得思考的事情。当然,若是考虑到充电桩普及率、下沉市场消费者购物习惯、新能源汽车造车新势力品牌定位和销售网络等多重因素的话,在下沉市场中,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车的时间可能会被延长。但途虎养车真的就能够在下沉市场大展拳脚吗?事实上,国内的下沉市场是一个典型的熟人社会,当地的消费者出于对其他汽车服务店的不信任,更多的会选择熟人所推荐的汽车服务店,品牌的溢价率有限。因此,对于途虎养车来说,即使进入到下沉市场,如何让当地的消费者对途虎养车产生信任,并愿意付费,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会很长。或许在以上矛盾的叠加下,途虎养车急需通过上市完成“自救”。但上市后的途虎养车,是否也会和其他垂直类品牌那样出现股价暴跌、市值蒸发的命运呢?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接下来途虎养车如何守好自己的江山,如何加速在新能源领域的布局速度?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公司的盈亏平衡点?或许这些问题现在很难回答,但留给途虎养车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蔚来-SW(09866)$ $理想汽车-W(02015)$ $小鹏汽车-W(09868)$ 参考资料:[1]《途虎养车:线上线下一体化平台,汽车服务市场新龙头》,东兴证券*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9461
      举报
      途虎:养车容易养自己难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