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IPO

新经济、新技术、新金融动向、趋势、IPO观察

IP属地:未知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2-02 15:14

      年内暴亏63亿后,广发基金90后明星郑澄然的新基金卖不动了

      牛市催生神话,熊市刺穿泡沫。这永远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广发基金“90后”明星基金经理郑澄然想必对此有更刻骨的认识。 网红基金经理业绩亮红灯 “90后”郑澄然曾是广发基金火箭般蹿升而起的一颗新星。公开资料显示,郑澄然曾先后任广发基金研究发展部研究员、成长投资部研究员,担任基金经理时间2年195天,现任广发鑫享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广发高端制造股票型基金等多只股票的基金经理。目前管理基金总规模342亿元,任职期间最佳回报为108.5%。 2020年,郑澄然凭借两只年收益超过100%的基金—广发鑫享灵活配置、广发高端制造—一炮打响,他对新能源和光伏产业赛道的精准投资,让他在广发基金内部被看好,甚至被媒体誉为“最懂光伏的人”。他的管理规模也从2020年上半年的10个亿膨胀至340亿,可谓神速。 然而,牛市造神快,毁神亦快。在经过2020年下半年和2021年短暂的新能源热潮后,郑澄然的业绩开始亮红灯。 截至2022年11月末,郑澄然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广发高端制造股票(A+C合计规模137.7亿元)-下跌了21%;广发鑫享灵活配置混合(A+C合计规模70.5亿元)下跌13%;广发兴诚混合(A+C合计规模47.7亿元)下跌了25%;广发诚享混合(A+C合计规模41亿元)下跌了19%。 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郑澄然年内给投资人带来的投资损失为63亿,几乎将其在2020年和2021年的盈利一笔抹干净。 实际上,考察郑澄然蹿红的过程就能发现,他的业绩具有太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 以广发高端制造基金为例,2020年和2021年的回报分别是133.83%和26.14%。但是,郑澄然从2020年7月23日才开始管理该基金,当时广发高端制造基金净值约2.09,到年底净值为2.64,区间回报为26%。2020年1月1日至7月22日,广发高端制造基金的净值由1.154涨至2.0328,区间涨幅76%。 也就是说,2020年广发高端制造基金的业绩回报中,孙迪的区间业绩是郑澄然的3倍,大部分业绩是孙迪实现的,郑澄然不过是在恰当的时间点接了前任的胜利果实。 2021年初,广发高端制造基金规模为238.13亿元,达到最高峰值,随后便一路下滑,到2021年末,基金净资产规模为172.87亿元,到2022年三季度末,基金净资产规模减少至130.02亿元。 广发高端制造基金净值则在2021年末到达最高峰值,
      4215
      举报
      年内暴亏63亿后,广发基金90后明星郑澄然的新基金卖不动了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30

      马云隐居东京,泡温泉、滑雪,收藏艺术品

      消失在公众视野中的马云目前隐居日本东京,他的最新爱好是温泉、滑雪、打高尔夫以及收藏艺术品。 最近刚刚被日本收购的《金融时报》引述匿名消息来源称,过去六个月,退隐幕后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与家人一直呆在日本东京。报道称,马云的退隐生活安排的比较惬意,除了画画、收藏艺术品,去东京郊区泡温泉和滑雪外,最近几个月马云还多次前往美国和以色列。 自2020年10月,蚂蚁集团暂停上市以来,马云便不再公开露面。而蚂蚁上市计划被叫停以及阿里巴巴股价的持续下跌,让他的财富大幅缩水,从最高时的600亿美元降低至206亿美元。尽管如此,在《福布斯》杂志2022年中国富豪榜上,马云仍然排在第五名。 马云的财富缩水很大原因是蚂蚁集团上市受挫。蚂蚁集团IPO被叫停导致其估值从最高3000亿美元下跌至700亿美元,跌幅超过70%。2022年一季度和二季度,蚂蚁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112亿元和73.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7%和63%。目前,蚂蚁集团正按照监管要求向金融控股公司转型,在彻底完成整改之前,投行对其盈利增长预期较为黯淡。 据称,马云在东京逗留期间非常低调,极少参加公开活动。陪伴他的除了家人外,还有私人厨师以及保镖。马云的社交活动以少数私人俱乐部为主,其中两家比较知名的俱乐部分别位于东京繁华的银座中心以及丸之内金融区。其中位于银座的这家私人俱乐部已经成为不少中国富豪的社交中心,他们中有的人已经移居日本,有的则会定期访问。 日本艺术圈的人士称,马云云已经成为一名狂热的收藏家。自2020年10月退出公共视野,不能乘坐私人飞机飞到全世界跟各国政要会面后,马云曾一度转向学习油画打发时间。 有意思的是,SOHO创始人潘石屹也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学习油画打发时间。在潘石屹、张欣打造的地标酒店长城下的公社大堂二楼,还专门设置了一间“潘石屹油画展”。去年下半年,潘石屹夫妇飞往美国纽约,在那边过起了退休生活。 过去两年,马云正逐渐从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中淡出,并将管理大权交给了新一代管理层。据报道,他正将自己的兴趣扩展到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领域之外,步入可持续发展领域。去年7月,马云访问了荷兰一所大学,了解可持续粮食生产。 去年7月,马云在荷兰期间参观了一家花卉基地。 今年夏天,西班牙媒体称,马云乘坐造价2亿美金的超级私人游艇——“禅”,前往度假胜地马略卡岛打高尔夫球。不过,这不是马云第一次去西班
      1,462评论
      举报
      马云隐居东京,泡温泉、滑雪,收藏艺术品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25

      ​6年12倍!一级市场的“跨国倒爷”盯上了科创板

      左手境外买,右手境内IPO卖,一级市场的“跨国倒爷”盯上了科创板。 6亿买入标的41亿IPO 2022年11月24日,上交所科创板披露受理上海健耕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请,保荐机构与主承销商为国金证券,联席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上海健耕医药第二次申请在科创板上市。2020年5月11日,上海健耕医药上市申报材料2020年5月11日获得上交所受理;但是,在经过四轮问询后,上海健耕医药在2020年12月17日上会前夜突然撤回申请材料。两年后,上海健耕医药再次挑战IPO,这次做好准备了吗?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上海健耕医药营业收入分别为3.97亿元、4.21亿元和4.8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0.97亿元、0.50亿元、0.50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549万元、2957万元、7196万元;2022年一季度,上海健耕医药营业收入1.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20万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228万元。 奇怪的是,现在已经11月底,三季度的财务数据都出来了,为何上海健耕医药不提交2020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呢? 招股书显示,上海健耕医药本次计划募集资金10.23亿元,发行股票不超过2346.723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据此计算,上海健耕医药此次IPO估值约41亿元。 IPO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云林合计控制24.38%的股份。 上海健耕医药招股书中计划募资用途。 新经济IPO注意到,上海健耕医药上一次递交招股书的募资金额为11.43亿元,比这次多1.2亿元。募投项目方面,上次的项目“以3.33亿元收购上海耘沃31.33%的股权”以及创新与发展储备基金被移除,新增加了肾脏移植设备国产化及升级研发项目、肝移植设备及移植体外诊断试剂产品注册及推广项目、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2020年上海健耕医药招股书中列出的募资用途。 招股书显示,上海健耕医药的主要产品和主要收入来自一家境外收购的子公司—美国特拉华州的Lifeline Scientific, Inc.(简称“LSI”)。2016年,上海健耕医药以8700万美元的价格(约合5.8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在英国上市的美国**设备公司Lifeline Scientific, Inc.。上海健耕
      300评论
      举报
      ​6年12倍!一级市场的“跨国倒爷”盯上了科创板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24

      ​珍爱本金,远离高杠杆短债基金

      一只债券基金的离奇暴跌让短债市场风声鹤唳。 11月21日,富荣中短债基金(A/C)的一次离奇暴跌,让本已惶惶不安的债券市场、尤其是短债市场瞬间风声鹤唳。 21日,富荣中短债A和富荣中短债C净值分别暴跌12.07%和12.08%。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的一周内,富荣中短债基金(A/C)就开启了连续下跌模式。 截至11月22日,富荣中短债A的净值为0.8844,近一周跌幅14.76%,近一个月跌幅15.35%。10月末的时候,这只短债基金还有4.6%的正收益。但过去一周时间不仅将那点可怜的收益打没了,还让投资人亏损11.56%。这意味着,投资人在2021年12月申购10万元的该基金份额,短短不到一年要亏损11560元。 这不是股票型基金,而是债券基金,平均而言,正常年份债券基金的收益率也不过三、五个点,谁能想到一个风险等级为R2、一向以稳健著称的理财产品一夜之间能亏掉三四年才能实现的收益呢?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探长查阅了富荣中短债基金(A/C)的三季报报告,发现这只产品基金经理是王丹和唐奥。王丹是富荣基金固定收益部总 经理助理、基金经理,为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厦门大学理学学士,曾任寰富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金融衍生品交易员,长盛基金债券交易员,嘉实基金投资经理,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收研究、交易主管。2019年6月21日加入富荣基金。 唐奥则是2021年6月刚加入富荣基金,此前曾任华泰证券煤炭行业研究员、中信建投信用研究员等。 富荣基金自身管理规模也很小,只有270亿,8名基金经理,30多个基金产品。如果不是这次富荣中短债事件,恐怕很多人都没听过这家公司。 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富荣中短债债券(A+C)基金净资产49.5亿元,基金资产总规模60.66亿元,截至9月末的杠杆率116.7%。 再来看它的持仓情况,截至三季度末,富荣中短债债券(A+C)持有的债券比例为94.56%,其中中短期票据占比为72.78%。按公允价值来看,持有比例前五名的债券分别为19渤海银行永续债(1928024.IB)、19民生银行永续债(1928013.IB)、22大唐集MTN002(102281614.IB)、22潞安MTN011(102281400.IB)、21京住总集MTN002(102101706.IB),合计占比为19.07%。 这些债券近期估值都没有出现大幅波动。因此,基金净值
      822
      举报
      ​珍爱本金,远离高杠杆短债基金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23

      横跨美容医美健康三大行业,美丽田园轮番“收割”7.7万贵妇

      美容赚钱还是医美赚钱?美丽田园的招股书揭晓了答案。 美丽田园旗下352家美容店(154家直营店,175家加盟店),18家医美店,以及5家医疗店。2022年上半年,美丽田园前十大收益的门店中,只有3家美容店,剩余7家都是医美店。其中,最强美容店营收1247万元,最强医美店营收8759万元。 据此计算,7家最强美容店也干不过1家最强医美店。 首次IPO招股书失效后,11月14日,美丽田园再次向港交所递表,拟成为“美容院第一股”。摩根士丹利、海通国际、华泰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美丽田园拟将IPO募集资金用于扩张及升级服务网络、进行战略并购加盟店、进一步投资于IT系统、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公开资料显示,美丽田园最早只是一家开在海南海口的美容院,创始人是现任董事会主席李阳已故的妻子王莉。李阳最早在海南从事房地产行业,之后也投入到生活美容行业。1998年7月,美丽田园又将总部迁到上海,并开始轻医美业务,开辟了提供能量仪器与注射服务的医美项目。 从2017年开始,美丽田园请来了明星刘涛进行代言,致力于将自己打造成“明星贵妇级”的存在。在小红书的“种草文”中,美丽田园频繁被提及为“美容界的爱马仕”、“贵妇级美容院”。 服务7.7万名“贵妇”,上半年人均消费1万元 招股书显示,IPO之前,美丽田园公司董事长李阳、李阳的女儿李方雨、连松泳、牛桂芬、崔元俊和苑慧敏六名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约55.77%。其中,李阳间接持股为17.25%,直接持股为0.97%;李方雨间接持股为20.56%;Meiyao Holdings持股为16.98%。 Meiyao Holdings存在多个股东,连松泳为公司CEO,直接持有Meiyao Holdings约0.57%股权,牛桂芬持股0.13%,连松泳的家族信托EffieA Trust持股为69.63%,崔元俊持股0.19%,崔元俊的家族信托GFA Trust持股为18.88%,苑惠敏的家族信托Orthogonal持股为10.5%。 招股书披露,美丽田园旗下共有四个品牌,分别为做传统美容服务的美丽田园和贝黎诗,做医疗美容服务的秀可儿医美,以及做亚健康评估及干预服务的研源医疗,截至2022年6月末,上述四个品牌旗下共有直营门店177家。其中美丽田园139家,贝黎诗15家,秀可儿医美18家,研源医疗 5家。 此外,美丽田园和贝黎诗品牌还对外开放加盟,
      1,6799
      举报
      横跨美容医美健康三大行业,美丽田园轮番“收割”7.7万贵妇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23

      叮咚买菜坐在火山口上

      现在破产清算的话,叮咚买菜手中的现金已不足以偿还银行借款、供应商和客户的债务。 艰难的扭亏之路 11月14日,生鲜电商叮咚买菜$叮咚买菜(DDL)$ 发布了2022年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叮咚买菜实现营收59.4亿元 , 较2021年同期的61.9亿元 , 同比下滑了4% ; 净亏损3.45亿元 , 亏损额同比减少85.6%(2021年三季度净亏损20.21亿元)。 营收下滑,亏损反而大幅降低,叮咚买菜是迎来曙光了吗?事实可能并没有这么乐观。从财报看,2022年三季度,叮咚买菜亏损收窄主要归功于全方位压缩成本,包括裁员、压缩城市布局和前置仓。因此,这更多的是战略性收缩带来的成本下降促成的短期效应,为此牺牲的是企业的增长速度和长期发展。 数字或许能更直观地说明叮咚买菜的现状。 2021年一季度、二季度和三季度,叮咚买菜营销开支分别为4.1亿元、4.3亿元和3.2亿元,2022年一季度、二季度和三季度,叮咚买菜的营销支出分别为1.76亿元、1.47亿元、1.27亿元,营销开支整体压缩了60%。 一个不可忽略的有利因素是,上海二季度因疫情封控了较长时间,叮咚买菜作为总部在上海的公司,从营收来看属于受益方。2022年一季度,叮咚买菜销售产品收入53.75亿元,产品成本38.79亿元,产品成本占比为72%;2022年二季度,叮咚买菜销售产品收入65.54亿元,产品成本45.37亿元,产品成本占比69%;2022年三季度,叮咚买菜销售产品收入58.72亿元,产品成本41.57亿元,产品成本收入占比约71%;2021年一季度、二季度和三季度,叮咚买菜的产品成本占收入比例分别为82%、86%、83%。 好的一面是,由于封控导致的物价上涨,叮咚买菜2022年前三个季度毛利差提升了10%-15%;但坏消息是,即使在如此有利的环境下,叮咚买菜仍然无法扭亏为盈,也从侧面说明其运营模式存在严重缺陷;直白一点说,叮咚买菜巨大的运营成本决定了它很难依靠现有模式盈利。 亏损式增长幻觉 叮咚买菜不能盈利丝毫不奇怪。生鲜前置仓模式决定了它的早期基础设施投入和后期履约成本相当高昂,这一模式要盈利取决于两点: 1)足够大的用户群和足够高的消费频次; 2)高于正常市场的销售价格
      1,1194
      举报
      叮咚买菜坐在火山口上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22

      年利率35.99%的“还呗”,现金贷市场上的“孤勇者”

      在现金贷市场上沉寂两年多的“还呗”正卷土重来。 昔日“还呗”卷土重来 开甲财经注意到,大量多头借贷用户在第三方社区分享被“还呗”频繁唤醒的经历。从分享案例看,还呗在今年初和7、8月份曾发起过两波密集的短信和电话攻势,诱导多头借贷用户重新更新APP里的个人信息,提交贷款申请。不过,在超过20多名多头借贷用户中,仅有两三人反馈成功下款,其余用户贷款申请均被拒绝。有经验丰富的 “老哥”告诫称,还呗虽然再度活跃,但下款情况并不好,谨慎“送人头”。 “还呗”不是现金贷市场上最早、最老练的玩家,但它完全有资格被称为这个市场上最彪悍的“孤勇者”。 2019年,华东现金贷市场上曾涌现出多家打着“信用评估”旗号收割借款人的助贷平台,这些平台勾结第三方支付公司,在贷款用户登记的银行卡自动扣取68-399元不等的评估费。这是一个无本万利的生意模式。后来,最大的玩家×艺被警方查处后,这个市场上强扣“会员费”、“征信费”的助贷机构迅速作鸟兽散。“还呗”也是侥幸逃过一劫的玩家之一,在那场危机之后,它沉寂了差不多两年,放贷规模收缩的同时,忙于催收回款。 只不过, “孤勇者”“还呗”仍然没有放弃昔日的丛林模式,它至今仍在使用“提升额度”等名义强制扣取用户数百元的会员费,被用户发现并投诉后就退款,没发现就继续悄悄扣款。 去年11月,“孤勇者”“还呗”还上演了一场高调的“回归”show。在全国各地商圈及写字楼的电梯广告里,“还呗”投放了一条“打老婆的人不借,不打老婆的即时到账”的广告。在将全国人民雷的里焦外嫩之后,“还呗”意犹未尽地撤下了这条据说“考虑不周”的宣传语。 “还呗”这条广告的投放机构是分众传媒,也是“还呗”的主要股东。“还呗”的创始人徐志刚曾经是招商银行 “掌上生活”负责人、前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作业部总经理。 2015年8月,上海数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3月,数禾科技获得上市公司分众传媒天使轮投资1亿元人民币,分众传媒持股70%;2016年2月,数禾推出信用卡账单分期服务APP“还呗”;2017年11月,数禾科技控股分众传媒旗下的持牌小贷重庆市分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7年12月,数禾科技完成A轮3.5亿人民币融资,投资机构为红杉资本,信达以及诺亚财富,此后分众传媒持有数禾信息的股权比例降至41.9886%;2019年2月,数禾科技B轮获新浪3000万美元投资。 经营业绩
      251评论
      举报
      年利率35.99%的“还呗”,现金贷市场上的“孤勇者”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18

      50万主播月均800元,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成小姐姐“血汗工厂”

      周鸿祎可能不知道,他掌控的直播平台-花房集团已经成了主播小姐姐们的“血汗工厂”,在1086万名主播中,有1037万人打赏收入为零,49.5万人年收入不到1万元,而收入最高的主播2022年前五个月捞金2.65亿元。 并购商誉减值17.8亿 2022年11月14日,直播平台运营商花房集团再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建银国际、海通国际担任公司联席保荐人。这是继去年10月25日、今年4月29日后,花房集团第三次提交招股书,而且每次都是招股书刚过期便再次更新启动,花房集团急于上市的心态可见一斑。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第一大股东为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他持有花房集团38.21%的股份,宋城演艺持有公司37.06%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2021年及2022年5月末,花房集团收入分别为28.31亿元、36.83亿元、46亿元、18.02元及20.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 -15.25亿元、3.25亿元、1.78亿元。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2021年及2022年5月末,花房集团的毛利率分别为25%、27.5%、26.6%和26%。 2020年花房集团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商誉减值。2018年,周鸿祎控制的花椒直播作价51亿,并以34亿的价格将六间房合并,截至2019年末,花房直播因并购产生的商誉为24.6亿元。2020年,花房集团对上述并购产生的商誉确认17.78亿元减值亏损。不考虑这部分减值,花房集团2020实际净利润超过3亿元。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用户购买并向主播打赏虚拟物品(虚拟代币)以及音视频直播产品上的其他服务。对于主播收到的虚拟物品产生的收益,花椒和六间房与主播及相关经纪公司进行分成。2021年及2022年前五个月,花房集团与主播及经纪公司的收益分成比例分别为67.1%及68.6%。这意味着,主播收到的打赏,花椒和六间房要拿走1/3。 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2021年及2022年5月末,花房集团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分别为4.47亿元、1.86亿元、3.49亿元、3.02亿元。截至2020年5月末,花房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3.71亿元。 Z世代用户贡献44%收入 花房集团旗下直播平台主要为移动端的花椒直播与PC端的六间房,以及2019年5月推出的
      1,1283
      举报
      50万主播月均800元,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成小姐姐“血汗工厂”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17

      武汉农商行发力互联网贷款,14亿入股47家“长江系”村镇银行

      2021年2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指出,推动商业银行有效实施《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贷款业务行为,向商业银行提出八条“新规”。 其中,第二条规定:商业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互联网贷款的,应严格落实出资比例区间管理要求,单笔贷款中合作方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第五条规定:地方法人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应服务于当地客户,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 然而,在具体实践过程中,部分借款平台耍起了小聪明。 据自媒体“读懂数字财经”此前报道,还呗APP不仅将用户贷款用途默认选择为“医疗”,还将“现居地/工作地”直接选择为福建省福州市,但小编“现居地/工作地”明明在北京市,两地相差近2000公里。 不止还呗APP,开甲财经注意到,某互联网平台旗下借款产品,在借款用途额借款人所在地上均设置为系统默认的“个人日常消费”和“贷款人所在地”。此外,该借款平台还偶尔象征性的披露旗下小贷与合作银行的出资比例。 小编注册并申请借款,在该借款平台获得8000元额度,借款日利率为0.065%(折合年化利率23.4%)。根据平台披露的《借款合同》显示:贷款人为重庆XX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出资比例分别为30%、70%。借款用途为“个人日常消费”,合同签署地为“贷款人所在地”。 不过,小编同事在该借款平台的额度为2.7万元,借款日利率为0.055%(折合年化利率19.8%)。根据平台披露的《借款合同》显示:贷款人为重庆XX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并未披露两家机构的出资比例。借款用途为“个人日常消费”,合同签署地为“贷款人所在地”。 对比小编与同事在该借款平台的额度、借款利率发现,小编同事被上述平台视为更优质的用户,因此匹配的资金方为北京银行,借款年利率只有19.8%,而小编显然不够优质,因此匹配资金方为武汉农商银行,借款年利率则逼近24%。 据开甲财经此前报道,北京银行是互联网贷款的“大户”。监管发布互联网贷款新规后,北京银行主动调节个人贷款结构,与蚂蚁、度小满、微众、网商银行等头部互联网金融平台加大合作力度,通过开展联合贷款及助贷业务,推动消费贷款快速增长,消费贷款占个人贷款比重有所提升;2021 年末个人消费贷款余额 940
      211评论
      举报
      武汉农商行发力互联网贷款,14亿入股47家“长江系”村镇银行
    • 新经济IPO新经济IPO
      ·11-17

      58同城的金融帝国:推荐年利率36%贷款,旗下6款APP导流

      2020年9月,58同城完成了私有化。当时业内普遍认为,58同城的股价被美股市场低估,或许会回到国内资本市场更有利于谋求更高的估值。 58同城私有化后没有选择整体回港或者回A,而是通过业务拆分的方式重回资本市场。为此,58同城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从横向分类信息平台变成了3、5个垂直产业互联网的平台,独立走向资本市场”。2020年9月7日,58同城私有化的同天,“58到家”也正式改名为“天鹅到家”。 2021年4月8日,安居客向香港联交所正式递交上市申请。同年7月3日,天鹅到家正式向纽交所递交首次公开募股(IPO)招股书。8月27日,快狗打车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上市招股书。今年2月,港交所消息显示快狗打车通过聆讯,6月24日,快狗打车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从首度递交招股书到成功上市,快狗打车用了近一年时间。与快狗打车同属58同城孵化业务的天鹅到家、安居客,最近一年内也多次传出上市消息,却没有成功上市。值得注意的是,58同城私有化之前,其市值还有83.74亿美元(约合590亿元)。两年多时间过去,58同城旗下只有快狗打车完成上市,且目前市值只有23亿元。 分拆之后的58同城虽然上市曲折,但其金融业务却做的顺风顺水。开甲财经注意到,赶集直招(原赶集网)、招财猫直聘、安居客(原58房产)、快狗打车(原58速运)均为58数科引流,天鹅到家暂未上线金融业务,转转二手交易平台则上线了自营信贷产品——发条借钱和发条分期。 凭借58同城旗下多款APP引流,58数科或是58同城最赚钱的公司。 在监管提出金融让利实际经济的指导下,互联网巨头纷纷将借款利息降至24%以内,只有58数科还与年利率36%的借款平台合作。或许,姚劲波早已习惯了外界对58同城评价“骗子”或者“垃圾”,至于监管的态度,恐怕只有收到高额罚单才会有所改变。 转转上线自营信贷产品 开甲财经注意到,转转APP-我的钱包上线了自营信贷产品——发条借钱和发条分期。 小编尝试申请发条分期额度,但审核结果显示“您的额度申请未通过”。小编尝试申请发条借钱,审核结果显示今日可提现20500元,小编尝试提现,页面显示综合年化费率35.64%。 (图片截自转转APP) 除了自营产品发条借钱和发条分期,转转还上线了借钱优选(贷款超市)。 合作推荐持牌机构:安信花(中安信业小贷)、天美贷(崇天小贷)、好期贷(招联消费金融)、小蓉花(唯品富
      1,140评论
      举报
      58同城的金融帝国:推荐年利率36%贷款,旗下6款APP导流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