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研究

追逐商业深度,探索创新经济。

IP属地:未知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9-19

      《狂飙》退潮,爱奇艺二季度流失1700万订阅用户

      《狂飙》之后,爱奇艺的“爆款策略”似乎失灵。 8月22日,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 $爱奇艺(IQ)$ (NASDAQ:IQ,下称“爱奇艺”)交出历史最佳的二季度成绩单,但业绩增长背后仍有隐忧。 「不二研究」据爱奇艺二季报发现:在会员数这一关键指标上,爱奇艺在二季度的订阅会员数(VIP用户)单季净减1700万,日均订阅会员数从一季度的1.29亿降至1.11亿。目前,爱奇艺主要面临订阅会员数下滑、业绩持续性存疑等问题,在「不二研究」看来,这主要由于平台在二季度的内容输出有所疲软,“爆款制造机”失灵、暂未寻到下一个狂飙。 ▲图源:《狂飙》官微 爱奇艺是一家从事提供视频娱乐服务的企业,主营业务是电影、电视剧、综艺、纪录片、动漫、旅游等视频的制作与播放。 二季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爱奇艺股价下跌4.09%。截止美东时间9月18日美股收盘,爱奇艺报收4.79美元/股,对应市值45.8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34.18亿元);对比1月的市值高点65.49亿美元,市值已蒸发19.6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3.36亿元)。 「不二研究」据其最新财报发现:今年二季度,爱奇艺营收78亿元,同比上涨17%,环比下降7%;同期,净利润为3.65亿元,同比上涨270.56%,环比下降69%。 今年二季度,爱奇艺的会员服务营收为49亿元,同比增长15%,相较一季度的55亿元,环比下降12%。 爱奇艺曾先后推出《人世间》《苍兰诀》《罚罪》《卿卿日常》《风吹半夏》等在内的5部剧集,在2022年的热度均破万,也因此被外界称为“爆款制造机”。 ▲图源:各剧集官微 此前1月的一篇旧文中(《春节前夕被点名,涨价也救不了爱奇艺》),我们聚焦于爱奇艺在今年首个交易日迎来“开门红”,但其营收增长乏力、增长率持续下挫。 时至今日,曾经的“爆款制
      8844
      举报
      《狂飙》退潮,爱奇艺二季度流失1700万订阅用户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9-15

      “扫地茅”神话破灭,科沃斯市值缩水超千亿

      昔日的“扫地茅”科沃斯神话破灭。 8月26日,“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603486.SH) $科沃斯(603486)$ 发布2023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业绩增收不增利。 「不二研究」据科沃斯半年报发现:今年上半年,科沃斯营收增速为4.72%,净利下滑至33.40%。目前,科沃斯面临营收增速放缓、净利下滑等诸多问题,在「不二研究」看来,科沃斯净利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产品结构变化以及新产品、新渠道营销费用投放加大,科沃斯在上半年的销售费用为22.97亿元,同比增长23.66%;与此同时,扫地机器人业务承压也是其营收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科沃斯是家庭服务机器人专业的制造商,主要从事家庭服务机器人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 财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8月28日),科沃斯开盘即遭遇跌停,当日收盘跌幅为10.01%。截至9月15日A股收盘,科沃斯报收50.45元/股,对应市值291.0亿元;对比2021年市值高点1432亿元,其市值缩水1141亿元。 「不二研究」据科沃斯半年报发现:上半年,科沃斯营收71.44亿元,同比增加4.72%;净利润5.84亿元,同比下降33.40%。其中,同期的科沃斯品牌服务机器人的营收35.04亿元,同比增长0.22%。 上半年,科沃斯的销售费用22.97亿元,当期营收占比为32.15%;同期的研发投入为3.90亿元,当期营收占比为5.46%,销售费用是研发投入的5.88倍。 此前9月的一篇旧文中(《科沃斯“扫地”危机》),我们聚焦于“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市值一度飙升成为“扫地茅”,但后遭遇大股东“清仓式”减持、股价回落,且面临“机器人股”质疑。 时至今日,“扫地茅”跌下神坛,科沃斯不仅“增收不增利”、“重营销轻研发”等质疑未解,且直面盈利能力下降的困局。 面对持续内
      1,3338
      举报
      “扫地茅”神话破灭,科沃斯市值缩水超千亿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9-11

      商业人物“投资教父”熊晓鸽创业28年,IDG屡遭“滑铁卢”

      2017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投资教父”熊晓鸽问映客的创始人:“今年你们利润能有多少?” 对方笑答:“5个亿吧!” “才五个亿?!”熊晓鸽很失望,毕竟对于他这样一位成功投资腾讯、百度、搜狐的业内大佬来说,5个亿确实是“小钱”。 如今,寒潮吹彻市场,大大小小的风投机构集体“爆雷”。据软银2022年报显示,2022年,日本“投资教父”孙正义的软银集团亏损近4万亿,震惊金融界。 环球同此凉热,中国 “投资教父”的日子也不好过,曾经“瞧不上”5个亿的熊晓鸽,似乎从未想过有一天赚5个亿会如此之难。 豪赌互金失利,屡遭“滑铁卢” 2022年底,一家名为“四海商舟”的跨境电商平台倒下了,跟着一起倒下的还有熊晓鸽再战电商的雄心。 ▲图源:freepik 互联网三巨头BAT中,熊晓鸽投中腾讯和百度。有新浪科技的记者曾问熊晓鸽:“为何错失了阿里?”,他答:我认识马云太晚了。错失了国内电商黄金发展期的IDG不想再错过跨境电商,熊晓鸽重仓四海商舟,欲在海外再造一个阿里。 四海商舟的创始人周宁把他和熊晓鸽比喻成马玉和孙正义,马云说“他用15分钟搞定了孙正义,我们虽然没有15分钟这么短,但是前后也不到两个小时。” 2022年,在Shein、TEMU席卷美国之际,四海商舟却倒下了,倒在跨境电商最美好的时代。 ▲图源:IDG资本创始人熊晓鸽-熊晓鸽官微 早在疫情之前, IDG的投资似已颓势显露。2015年,互联网金融兴起,P2P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了头。 纵横中国风投市场20多年的熊晓鸽非常看好P2P,2015年,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将BitLicense颁发给Circle,熊晓鸽对此表示,“互联网金融做得好一定是国际化的,这个市场,足够大、门槛也足够高,有可能出现一家超越BAT的公司。” 在熊晓鸽的力挺下,IDG集中资金,冲入互联网金融。据《国际金融报》的数据统计,2015年后,IDG陆续投
      273评论
      举报
      商业人物“投资教父”熊晓鸽创业28年,IDG屡遭“滑铁卢”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9-07

      上半年巨亏51亿,小鹏汽车“掉队”

      尚未走出“至暗时刻”?小鹏汽车在今年二季度“掉队”。 8月18日,小鹏汽车 $小鹏汽车-W(09868)$ (09868.HK,下称“小鹏”)2023年二季度及上半年业绩报告,成绩单并不理想:除了绕不开的亏损问题,其二季度的毛利率由正转负、创下近三年新低。 「不二研究」据小鹏汽车二季报发现:今年二季度,小鹏净亏损28亿元,毛利率下降至-3.9%。目前,小鹏面临亏损扩大、毛利率下滑等诸多问题,在「不二研究」看来,小鹏亏损扩大的根本原因在于交付量减少及新能源汽车补贴终止所致,小鹏在二季度共交付2.32万辆,处于近年的同期较低水平,交付量低迷终在财务端得以体现;与此同时,低营收、高成本则是其毛利率承压的主要原因。 ▲图源:小鹏汽车官微 小鹏是一家智能电动汽车设计及制造商,主要从事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高端智能电动汽车。 财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小鹏美股股价下跌4.28%;港股股价下跌6.58%。截至美东时间9月6日港股收盘,小鹏汽车报收73.30港元/股,对应市值1269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1182.75亿元);对比8月的市值高点1428亿港元,其市值已蒸发159亿港元。 「不二研究」据小鹏半年报发现:上半年,小鹏总营收91亿元,同比减少38.9%;其中,同期的汽车销售收入为79.4亿元,同比减少43%。与此同时,小鹏在上半年的净亏损也进一步扩大至51.4亿元。 上半年,小鹏的整体毛利率由正转负,下降至-1.4%;其中,汽车毛利率同比下降了15.6个百分点。 上半年,小鹏汽车汽车交付量为4.14万辆,同比减少了39.9%。 此前7月的一篇旧文中(《进击的小鹏,能否土味逆袭?》),我们聚焦于小鹏汽车双重上市,成为“新能车回港第一股”;当亏损扩大、自我造血困难,小鹏加“马”智能化。 ▲图源:fre
      4,4969
      举报
      上半年巨亏51亿,小鹏汽车“掉队”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9-04

      上半年巨亏30亿、再曝裁员,AI大模型难“救”商汤

      “AI四小龙”之首的商汤科技,一边加码AI大模型,一边深陷AI亏损魔咒;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近日还被爆裁员。 8月28日,商汤科技 $商汤-W(00020)$ (00020.HK)公布了2023年中期的业绩报告。 「不二研究」据其半年报发现:上半年,其营收14.33亿元,同比增长1.3%;亏损同比收窄2.0%,亏损额度依然高达31.43亿元。 今年上半年,商汤面临财务巨额亏损、核心业务收入持续下滑、客户集中度过高、商业化难以落地等突出问题。 在「不二研究」看来,尽管有了AI大模型与生成式AI的新故事,但商汤科技还承受着亏损与增长的双重压力。过高的研发投入暂时未“兑换”成同等比例的营收;与此同时,商汤科技的销售成本也在摊薄毛利率。 财报公布当日,有媒体报道称:商汤科技正在裁员,涉及多个业务部门;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次裁员幅度较大,其智慧城市与商业事业群(SCG)将裁员约10%-15%。财报巨亏与裁员传闻之下,商汤股价在8月28日跌收1.50亿港元,下跌1.96%。 截至8月31日港股收盘,商汤科技报收1.56港元/股,对应市值522.1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485.26亿元);对比4月的市值高点1114.52亿港元,其市值已蒸发近600亿港元。 自ChatGPT问世,无数国内科技公司争相模仿,商汤科技在4月发布了“日日新SenseNova”大模型体系。即便如此,在AI大模型浪潮之下,商汤科技仍频繁遭阿里、软银等大股东减持。 ▲图源:freepik 此前9月的一篇旧文中(《商汤科技流血IPO:三年半巨亏242亿,科学家的狂欢?》),我们聚焦于作为“AI四小龙”之首的商汤科技、流血闯关IPO,更像一场科学家的狂欢。 时至今日,AI迎来新一轮浪潮,AI大模型与生成式AI能够带来新的行业想象力。商汤一
      2,2015
      举报
      上半年巨亏30亿、再曝裁员,AI大模型难“救”商汤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8-30

      半年营收下滑20%,阅文还有AI新故事?

      新增长难寻,新故事难讲。阅文集团 $阅文集团(00772)$ (下称“阅文”,00772.HK)承压的困局,都写在最新的半年报里。 8月10日,阅文交出侯晓楠接棒后的首份成绩单,尽管上半年阅文的净利有所扭转,但其营收持续下滑。 财报公布当天,其股价延期下行颓势,当日收盘下跌4.03%。截至8月29日收盘,阅文报收32.15港元/股,对应市值328.7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305.43亿元);对比4月的市值高点472.92亿港元,其市值已经蒸发43.87%。 「不二研究」据其半年报发现:2023年上半年,阅文的营收为32.83亿元,同比下降19.7%;净利润为3.77亿元,同比增加64.8% 经历了免费对付费的数年冲击后,其免费付费之争已到终局。今年上半年,来自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月均活跃用户为1.2亿,同比减少12%;月付费活跃用户为880万,同比增长8.8%。 同时,阅文的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消费在33.3元,同比下降14.2%,仍处于较低水平。 此外,爆款的持续性是其IP业务的一大痛点。截至今年6月底,阅文旗下的新丽传媒仅制作了两部影视剧《平凡之路》《纵有疾风起》在上半年播出。 ▲图源:《平凡之路》《纵有疾风起》官微 从主营业务收入上看,今年上半年,阅文的在线业务收入为20.4亿元,同比减少11.6%;版权业务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减少30.1%。 面对两大业务收入的双降,今年7月,阅文发布了“妙笔大模型”,以及基于该大模型的“作家助手妙笔版”的内测产品。 此前4月的一篇旧文中(《近5年营收首次下滑,阅文IP策略遭遇“天花板”》),我们聚焦于泛娱乐矩阵的“大阅文”付费和免费之争如火如荼;在流量红利消退后,IP改编尚在表层。 时至今日,当AI浪潮进入网文赛道,阅文押注IP+AI;其能否
      665评论
      举报
      半年营收下滑20%,阅文还有AI新故事?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8-28

      濒临退市、市值暴跌,每日优鲜能否靠2亿融资“续命”?

      濒临破产退市的每日优鲜,靠转型实现“自救”? 作为“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在上市1年后爆发生存危机。 8月4日,每日优鲜 $每日优鲜(MF)$ (NDAQ:MF)公布了2022年报,尽管去年7月其宣布关闭营收占比约90%的DWM业务,全面终止前置仓模式;但其负债总额仍高达16.52亿元。 与此同时,每日优鲜还发布公告,其分别与两家投资机构签订了两份股份购买协议,两者将认购总计54亿股每日优鲜B类普通股,占每日优鲜发行股票总数的88.1%;耗资2700万美元(约折合人民币1.94亿元)。 此外,每日优鲜将以1200万美元的现金购买香港数字营销解决方案供应商Mejoy Infinite Limited的所有普通股。 在宣布获得融资的当日,每日优鲜美股股价暴涨,盘中多次触及熔断,最高涨幅达368%;其美股收盘股价上涨284%,当日报收1.98美元/股。 截至美东时间8月24日美股收盘,每日优鲜报收1.08美元/股,对应市值879.4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640.80亿元);对比IPO市值22.74亿美元,其市值已经蒸发99%。 「不二研究」据其年报发现:2022年,每日优鲜的营收为27.6亿元,同比下降60.3%;净亏损为15.23亿元,同比收窄60.44%。 业绩堪忧的每日优鲜,曾面对增长乏力的前置仓模式发力B端,试图转型“智慧菜场”业务。 截至2022年12月底,每日优鲜的“智慧菜场”已经开始有64个开始运营。但由于盈利和运营能力不佳,今年3月,每日优鲜彻底终止智能生鲜市场以及零售云业务。 「不二研究」发现:每日优鲜在努力转型找新增长点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新融资。 2022年7月14日,有媒体报道称,每日优鲜曾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拟达成股权投资协议,获得2亿元的股权投资。但据最新财报,该交易尚未完成
      1,0642
      举报
      濒临退市、市值暴跌,每日优鲜能否靠2亿融资“续命”?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8-24

      白酒行业半年报:舍得酒业营收净利碾压水井坊

      次高端川酒下半场,谁是A股“川酒老三”? “川酒六朵金花”中的次高端白酒代表:水井坊(600779.SH) $水井坊(600779)$ 、舍得酒业(600702.SH) $舍得酒业(600702)$ 于近日公布了2023年半年报,其业绩呈现不同趋势。 「不二研究」据其半年报发现:今年上半年,舍得酒业营收与净利均碾压水井坊;在川酒A股上市公司中,舍得酒业排名第三,水井坊则排名第四。 其中,水井坊的营收、净利均在同比下滑,其在毛利率显著高于舍得酒业的情况下,却只取得差不多的净利率;主要原因或在于渠道的布局不同,水井坊依旧缺乏自身核心渠道能力。 与此同时,尽管舍得酒业营收净利碾压水井坊,但其业绩增速也在放缓。 截至8月23日收盘,水井坊报收65.54元/股,对应市值320.1亿元;舍得酒业报收132.53元/股,对应市值441.6亿元。 「不二研究」据两者的半年报发现:今年上半年,水井坊、舍得酒业的营收分别为15.27亿元和35.29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26.38%、16.64%。 同期,水井坊、舍得酒业的净利分别为2.03亿元和9.20亿元;净利增速分别为-45.15%、10.07%。 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增速来看,舍得酒实现营收与净利双增;而水井坊的营收与净利则出现同比下滑。 从产品布局上看,两者在品牌建设方面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战略。水井坊专注于单品牌,舍得酒业则采用双品牌战略。今年上半年,水井坊、舍得酒业的中高档酒销售收入分别为15.15亿元、27.57亿元。 今年2月的一篇旧文中(《白酒重回春晚C位,舍得、水井坊争夺"川酒老三"||Battle》),我们聚焦于作为“川酒六朵金花”次高端白酒代表的水井坊、舍
      5912
      举报
      白酒行业半年报:舍得酒业营收净利碾压水井坊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8-21

      “好声音”塌房、星空华文市值暴跌,两个交易日蒸发234亿港元

      8月17日,因李玟生前录音事件,再次将《中国好声音》被舆论推至风口浪尖,引发社会对后者的质疑。 次日(8月18日),《中国好声音》的IP运营商星空华文(06698.HK) $星空华文(06698)$ 股价大跌,其港股收盘股价跌幅达到23.4%,一天内市值蒸发超116亿港元。 8月20日,浙江广电集团就《中国好声音》节目引发的争议作出回应,表示进一步调查核实。 李玟录音事件之后的第二个交易日,截至8月21日港股收盘,星空华文报收65.30港元/股,对应市值260.2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252.5亿元);对比8月17日收盘市值494.2亿港元,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234亿港元。 「不二研究」据其年报发现:2022年,星空华文的营收为8.73亿元,同比下降22.27%;净利润为8691.8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 根据星空华文近日发布的盈利预警显示:预计上半年收入约在1.42亿元-1.52亿元之间,亏损则在0.18亿元-0.15亿元之间,星空华文由盈转亏。 作为星空华文的王牌综艺IP,《中国好声音》的收入逐年下滑,吸金能力显著下降。2019年,《中国好声音》的收入为4.91亿元,而2022年已下降到2.52亿元,撑起全年1/3营收。 随着《中国好声音》热度减退,其毛利率也在下降。该节目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46.64%下降到2022年的2.22%。 即使《中国好声音2023》第四期准时播出,且当晚节目直播收视率0.69%,在全国收视率排名第一。但截至8月21日,《中国好声音2022》豆瓣评分已降至2.9分。而新一季好声音则暂未开分。 此前12月的一篇旧文中(《星空华文IPO在即,如何唱响港股"好声音"?》),我们聚焦于星空华文通过聆讯,但对综艺节目IP的依赖程度较高,且王牌IP的可持续性存疑。 时
      637评论
      举报
      “好声音”塌房、星空华文市值暴跌,两个交易日蒸发234亿港元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8-18

      云从科技“AI困局”:上半年营收腰斩、亏损超3亿

      “AI四小龙”云从科技难“从容”? 8月12日,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云从科技(688327)$ (下称“云从科技”,688327.SH)公布了2023半年报。上半年云从科技推出“从容”大模型,但此后其迎来大规模解禁。 5月29日,云从科技宣布将4.55亿股股份解除限售,并申请上市流通。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其首次公开发行的战略配售限售股及首次公开发行的部分限售股,限售期限为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12个月。 截至8月18日收盘,云从科技报收15.50元/股,对应市值160.7亿元;对比4月的市值高点436.6亿元,其市值已蒸发275.9亿元。 「不二研究」据其最新半年报发现:上半年,云从科技的营收为1.64亿元,同比下降58.16%;净利润为-3.04亿元,同比收窄6.53%。 尽管云从科技亏损同比减少,但持续高研发投入已让云从科技不堪重负。今年上半年,云从科技的研发费用为1.98亿元,其营收占比更是高达120.99%。 此外,云从科技的销售费用率也在摊薄净利润。以2023年上半年为例,其销售费用率为48.17%。 此前4月的一篇旧文中(《三年巨亏20亿,"AI四小龙"云从科技“血拼”上市》),我们聚焦于云从科技“抢滩”科创板,尽管其营收高速增长,但仍深陷亏损泥潭。 时至今日,时至今日,AI迎来新一轮浪潮,但更加“内卷”。尽管云从科技推出“从容”AI大模型,但其能否借此打破亏损“魔咒”、从容突围AI困局?由此,「不二研究」更新了4月旧文的部分数据和图表,以下Enjoy: 自ChatGPT问世以来,无数国内科技公司争相模仿,百度 $百度集团-SW(09888)$ 推出了“文心一言”,科大讯飞
      266评论
      举报
      云从科技“AI困局”:上半年营收腰斩、亏损超3亿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