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研究

追逐商业深度,探索创新经济。

IP属地:未知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4

      营收净利双降、股东减持,大降价也救不了良品铺子

      号称“高端零食第一股”的良品铺子(603719.SH) $良品铺子(603719)$ ,正遭遇部分股东的“用脚投票”。 5月17日晚间,良品铺子连发两份减持公告,其控股股东宁波汉意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持股5%以上股东达永有限公司,两者均计划减持。 其中,宁波汉意由良品铺子的创始团队杨红春、杨银芬控制,也即良品铺子的合伙人公司;此次减持也是良品铺子上市以来,创始团队的首次减持。 良品铺子在2006年成立于湖北武汉,创始团队有三人,分别为杨红春、杨银芬和张国强。2023年11月,杨银芬重新出任良品铺子的总经理及董事长,而杨红春则仅担任董事。 减持或有迹可循,良品铺子上个月公布的2023年报,并没有向市场传递乐观信号:2023年,良品铺子营收80.46亿元,同比下降14.76%;净利1.8亿元,同比下降46.26%;扣非净利0.65亿元,同比下跌68.82%。 这是良品铺子上市后首次出现营收负增长,且净利、扣非净利润也是近6年最低谷。 良品铺子解释称,营收下降是受市场及平台变化影响,来自线上渠道的营收下降。2023年,良品铺子线上业务的营收31.67亿元,当期主营业务占比39.83%;较去年同比下降32.58%。 在线下门店数量上,良品铺子去年新开了679家门店,包括455家直营店和224家加盟店;与此同时,关闭了612家门店,包括197家直营店和415家加盟店。 截至2023年年底,良品铺子拥有3293家门店,包括1256家直营店和2037家加盟店。 为什么良品铺子卖不动了?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线下渠道仍占休闲食品流通份额的85%以上,而电商平台增长则逐步放缓。 在零食连锁经营的浪潮中,良品铺子曾以高端零食为卖点切入市场,从低端零食中杀出重围;最终以“高端零食第一股”登陆资本市场。 新消费
      494评论
      举报
      营收净利双降、股东减持,大降价也救不了良品铺子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3

      虎牙连续10个季度营收下滑,林松涛“三年计划“的游戏服务,没能扛起增收大旗

      直播内卷的风,从大平台吹到了游戏直播的垂直赛道。 “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NYSE:HUYA),已经连续10个季度营收下滑。 据虎牙最近发布的2024年一季报,当期营收15.04亿,同比减少23.1%。这已经是虎牙连续第10个季度营收下滑。 2018年5月,虎牙登陆纽交所,号称中国的“游戏直播第一股”。其IPO发行价为12美元/股;此后股价一度飙升到50.16美元/股,巅峰期的市值超过百亿美元。 截至5月22日美股收盘,虎牙报收5.83美元/股,对应市值13.27亿美元;市值下跌超9成。 对比上市后的单季度营收,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29.9亿元,是虎牙上市后收获的最高单季度营收。三年后,虎牙的单季营收已经较巅峰时期 “腰斩“。 此前的2022-2024年,虎牙在当年一季度的营收均出现同比下滑,分别同比下降5.38%、20.91%、22.84%。 作为一家游戏直播起家的公司,虎牙的营收主要来自于直播、“广告和其他业务”两部分。其中,直播业务是虎牙的支柱板块,撑起超八成营收。 2024年第一季度,虎牙来自直播的收入12.60亿元,当期营收占比83.8%,同比下降32.2%。这也是其直播收入连续五个季度下滑。 虎牙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宏观经济和行业环境持续疲软,及公司为支持战略转型和审慎经营而进行的主动业务调整。 一季度的付费用户减少,也是导致直播收入下滑的原因之一。 尽管虎牙在2024年一季度进行产品升级,并举办系列创新的电子竞技活动和运营活动,但这些努力似乎未能有效提升用户的付费意愿和活跃度。 据一季报:虎牙2024Q1的付费用户为440万,同比2023Q1减少了80万。 目前,腾讯是虎牙的第一大股东;据虎牙一季报,截至3月31日,腾讯持股占比66%。 去年,虎牙经历了系列人事变动和战略调整:2023年5月,腾讯副总裁林松涛接替黄凌冬出任虎牙董事长;3个月后,虎牙首任CE
      723评论
      举报
      虎牙连续10个季度营收下滑,林松涛“三年计划“的游戏服务,没能扛起增收大旗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3

      华熙生物跌落神坛,“玻尿酸女王“赵燕进退两难

      昔日的“玻尿酸大王”华熙生物,交出一份营收、净利双降的年报。 截至5月22日收盘,华熙生物报收64.55元/股,对应市值310.9亿元;对比巅峰期的1500亿元市值高点,其市值已经缩水近8成。 作为国内最早入局玻尿酸原料市场的公司,华熙生物被称为“玻尿酸大王”,华熙生物创始人赵燕也被称作“玻尿酸女王”。 在A股“医美三巨头”中,华熙生物曾是头号选手,营收从18.9亿一路涨到63.6亿,凭借巅峰期千亿市值的玻尿酸“神话”,被视作医美界茅台。 据华熙生物发布了2023全年财报财报显示, 2023年,营收60.76亿元,同比下降4.45%;净利5.93亿元,同比下降38.97%。 华熙生物支撑营收“半壁江山”的功能性护肤业务,在去年首次出现下滑。2023年,华熙生物功能性护肤品业务营收 37.57 亿元,当期营收占比61.84%;较上一年同比下降 18.45%。 2023年上半年,其功能性业务以玻尿酸精华、面膜、手膜为主,润百颜、夸迪、米蓓尔、BM 肌活4大功能性护肤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在2023年报中,未披露功能性护肤品业务四大品牌的具体营收数据。 2023全年下滑有迹可循。在2023上半年,其功能性护肤品业务实现收入 19.66 亿元,已经同比下降 7.56%。 此前的2019-2021年,华熙生物功能性护肤业务一直保持超过100%的增速。即使在2022年,该业务也保持38.8%的同比增速。 有分析认为,华熙生物润百颜、夸迪、米蓓尔、BM 肌等多个品牌,在2023年最重要大促节点“双11“的销售额差强人意。电商平台竞争加剧、流量成本上升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都对华熙生物的功能性护肤品业务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华熙生物创始人赵燕称,华熙生物不只是玻尿酸生产商,而是一家“合成生物科技驱动的公司”。定位于生物科技驱动的华熙生物,在2023年的研发投入仅有4.46亿元,研发费率仅
      456评论
      举报
      华熙生物跌落神坛,“玻尿酸女王“赵燕进退两难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2

      蕉下收割防晒智商税,创始人马龙”防晒黑科技“被质疑

      当《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五季的姐姐们,室内训练也穿着防晒衣;防晒旺季又从线上卷到线下! 在00后西西的认知里,简单的涂抹防晒霜远远不够,必须360度全方位无死角防晒穿搭,防晒衣、防晒口罩、遮阳帽、墨镜、防晒口罩、防晒冰袖,越齐全越“硬核”防晒。 西西笑称自己夏天出门的全副武装,就是城市里的“养蜂人”。 这究竟是防晒“智商税“还是“悦已经济“? 提及“硬防晒“占据消费者心智,首先逃不掉的就是蕉下。 2013年,蕉下横空出世,以防晒为主要卖点的胶囊小黑伞,很快成为网红产品;此后,蕉下推出多款防晒产品,如防晒帽、防晒衣等,并扩展到城市户外产品线。 然而,关于蕉下防晒黑科技的争议从未停止。蕉下的创始人马龙和联合创始人林泽,两人都是85后的理工男,创业初期对外宣称自主研发出多项防晒“黑科技”。 包括自研推出L.R.C涂层技术、Air Loop面料等核心技术,早期成为蕉下的品牌加分项。但此前就有业内人士质疑,于运动产品而言,这些技术算不 “独特”,如Air Loop面料早已被广泛应用于户外运动品牌,以便夏日迅速降温。 尽管蕉下声称其产品采用了创新的黑胶科技,具有很强的防晒性能;但是,蕉下重营销轻研发的策略,引发公众对于其防晒黑科技真实性的怀疑。 据蕉下招股书显示, 2019年-2022年上半年,蕉下的总营收近60亿,其中广告及营销费用超10亿,但研发费用不足2亿。 具体而言,2019-2022年上半年,蕉下的营销费用分别为1.25亿元、3.23亿元、11.04亿元、7.25亿元,营销费率分别为32.45%、40.7%、45.9%、32.8%。 同期,2019-2022年上半年蕉下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990万元、3590万元、7160万元、6320万元,研发费率分别为5%、4.5%、3.0%、2.9%。 蕉下高营销低研发的策略,可能导致产品质量和技术创新的落后,反而成为消费者的一种负担,让
      414评论
      举报
      蕉下收割防晒智商税,创始人马龙”防晒黑科技“被质疑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1

      辛选官方 “卡点”致歉,辛巴直播间解封

      辛巴团队的道歉又是一出戏? 姗姗来迟的“卡点“道歉只是为了换来解封? 在辛选官方向快手致歉后,辛巴的快手号直播权限将于今天(5月20日)解封。 5月19日晚间,辛选集团在其官方快手号发布致歉声明。致歉声明显示,“辛选旗下主播辛巴在2024年4月20日的直播中,因未能很好控制情绪,发表了有损快手形象的不当言论。” 声明中还表示,未来,辛选将持续加强对于主播的日常管理,同时辛选也将积极配合平台共同建设良好的电商营商环境。 作为快手平台的头部主播,辛巴与平台的关系一直备受关注。近年来,双方多次爆发矛盾,甚至对簿公堂。 不二研究曾在《辛巴惨遭“五连封“,快手”大主播“时代落幕?》分析,大主播时代逐渐落幕的时刻,屡次停播的辛巴只剩下重重迷雾。 此次辛巴直播间从封禁到解封,长达一月;快手官方可能借此提醒辛巴,未来在直播过程中需要更加谨慎和理性。 于辛巴而言,直面平台去“大主播“的洪流,江河与泥沙俱下,个人很难逆势而行。以下Enjoy: 快手头部主播辛巴的直播间又被封了,这次惨遭“五连封”。 有截图显示,辛巴直播间将于5月20日解封,但辛巴是否回归还待定。 辛巴在直播中多次出现不当言论和行为,曾公开diss董宇辉玉米价格过高,喊话撕逼太原老葛、马洪涛、四川可乐等站内主播,也多次公开表示与快手平台决裂。这些行为屡次触犯快手平台的规则,导致了其账号屡次被封。 在成为“快手一哥”后,辛巴似乎失去了自己的前行方向,机缘巧合之下,他接到了泼天富贵,但如何让团队从草根家族走向正规企业化管理,一直是他没有解决的难题。此外,辛巴的负面情绪很多,这可能是导致他与平台矛盾加剧的原因之一。 此次辛巴直播间被封,依然是“熟悉的配方”。4月20日,辛巴用大号辛巴辛有志开启直播带货,联动知名母婴品牌“好孩子”推出母婴专场;彼时,辛巴团队备货5万辆的婴儿推车,但直播中仅卖出1万多单,且付款率一半。 或许由于业绩
      494评论
      举报
      辛选官方 “卡点”致歉,辛巴直播间解封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20

      喜茶降价裁员:从高端霸主到亲民选择,新茶饮江湖谁主沉浮?

      因谐音“我爱你”, 5月20日也成为许多新人领证的大喜之日。 新茶饮品牌喜茶,每逢520推出的新人“喜上加喜”营销,常会借势出圈。 但是,今年的“喜上加喜”也没能平息有关“喜茶降价”的热议。 “4元一杯,喜茶急了”,起因是今年五一假期后,有喜茶北京用户发现,抢到喜茶买一赠一券后,原价8元的“纯绿茶妍后”,券后只要4元一杯,甚至比蜜雪冰城还便宜。 尽管这只是喜茶12周年庆的限时活动;甚至喜茶的高端新业态“喜茶·茶坊BLACK”首店,于5月15日入驻北京三里屯,更多的关注点还是聚焦在“喜茶竟然比蜜雪冰城还便宜了” 作为新茶饮的优等生,喜茶曾经一骑绝尘,站在在新茶饮赛道的金字塔尖。 2018- 2021年,喜茶门店数量分别为163家、390家、695家和约800多家。 时代红利之下,新茶饮品牌和创始人均迎来“高光”时刻。 据沙利文发布的《中国新茶饮行业发展白皮书》,喜茶在2020年的平均客单价为52 -56元,而当年的新茶饮行业的平均客单价为35元。 2021年,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入选《胡润百富榜》,榜单显示他的财富值为100亿。 分水岭似乎也出现在2021年。新茶饮市场的行业增速,从2020年的26.1%下降至2021年的19%。 在创业邦一篇报道中,曾估算过喜茶的销售额:2018-2021年,喜茶的销售额分别为16.00亿元、35.00亿元、42.00亿元、53.53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 但在2022年,情况变得不再乐观,喜茶的销售额较2021年有所下降,估算的全年销售额为 46.94亿元。 在门店数量上,喜茶也遭遇了瓶颈。2022年,喜茶的门店数量依然在800多家徘徊;当时的分析认为,喜茶坚持的直营模式限制了其门店数量扩张。 行业增长“天花板“见顶,新式茶饮爆发式增长的传奇终将落幕。 “浓眉大眼”的新茶饮优等生,喜茶也开始走上裁员、降价、开放加盟的老路子。 早在2022
      512评论
      举报
      喜茶降价裁员:从高端霸主到亲民选择,新茶饮江湖谁主沉浮?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19

      辛巴惨遭“五连封”,快手“大主播时代”落幕?

      快手头部主播辛巴的直播间又被封了,这次惨遭“五连封”。 有截图显示,辛巴直播间将于5月20日解封,但辛巴是否回归还待定。 辛巴在直播中多次出现不当言论和行为,曾公开diss董宇辉玉米价格过高,喊话撕逼太原老葛、马洪涛、四川可乐等站内主播,也多次公开表示与快手平台决裂。这些行为屡次触犯快手平台的规则,导致了其账号屡次被封。 在成为“快手一哥”后,辛巴似乎失去了自己的前行方向,机缘巧合之下,他接到了泼天富贵,但如何让团队从草根家族走向正规企业化管理,一直是他没有解决的难题。此外,辛巴的负面情绪很多,这可能是导致他与平台矛盾加剧的原因之一。 此次辛巴直播间被封,依然是“熟悉的配方”。4月20日,辛巴用大号辛巴辛有志开启直播带货,联动知名母婴品牌“好孩子”推出母婴专场;彼时,辛巴团队备货5万辆的婴儿推车,但直播中仅卖出1万多单,且付款率一半。 或许由于业绩不达预期及评论区负面言论,辛巴在直播间的情绪逐渐失控,怒骂“快手是一个垃圾平台”… 随后,快手迅速出击,以违反社区规则为由封禁辛巴大号;“上头”的辛巴不满平台处理结果,火速动用辛巴家族中其他主播的账号进行直播,也很快被快手官方封禁或提前限制。 最终,快手对辛巴大号和徒弟账号进行“五连封”。 “大主播时代”正在落幕,去头部化的快手对辛巴可谓又爱又恨。据新榜数据:辛巴2023年全年带货的商品成交额预估为125亿元,在快手主播中排名第二,第一是徒弟蛋蛋;在全年上榜的前十名主播中,辛巴家族合计近400亿元。 据快手财报,2023年Q4快手电商全年GMV则超过1.18万亿;由此粗略估算目前辛巴家族约占据快手生态的3.4%。在快手与辛巴“相爱相杀”的多年博弈中,快手逐渐拿回平台对流量的控制权。 此前,辛巴曾因销售假燕窝事件而被封禁60天,这件事情对其直播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虽然他已经为此事道歉,并声称会加强品控,但这一事件无疑对其信任度
      901评论
      举报
      辛巴惨遭“五连封”,快手“大主播时代”落幕?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18

      被字节Pick的柠季,创始人汪洁也要直面红海

      新茶饮卷,柠檬茶更卷;被字节、腾讯Pick的柠季,也没有护城河。 选择长沙作为大本营,柠季手打柠檬茶2021年2月在长沙开出第一家门店后;到2022年1月底,柠季门店总数超过300家。这意味着,柠季在创业初期平均1.2天就能开一家新店。 与此同时,柠季在2021年7月获得字节跳动、顺为资本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2022年1月完成A+轮,获得腾讯资本以及老股东超额认购的数亿元投资。 柠季的创始人是傅傅和汪洁,两位创始人分工各不相同。傅傅负责品牌、产品、开店规划等,汪洁则负责组织搭建、战略部署及融资规划等。 新茶饮浪潮下,柠檬茶的赛道更加垂直细分。据汪洁回忆,当初去广东考察时,发现“遍地都是”柠檬茶,但当地的柠檬茶因为口味太酸、太苦涩而阻碍向外扩张;汪洁和傅傅决定把柠檬茶的口味降下来,让柠季的口感普适度更高,也便于推广和破圈。 虽然有了字节跳动、腾讯的投资,柠季的直营门店能够得到扶持;但有媒体分析称, 字节投资新消费,核心需求是最快的方式拿到资本回报;为此,柠季也献出自己的投名状,最大速度扩张门店,半年开店150家。 完成融资后,柠季在2022年曾喊出全国门店数量再翻3番的目标。但是,在疫情“黑天鹅”阴霾之下,柠季放缓开店速度。 目前,柠季的门店扩张采取直营、加盟两种方式。据最新公开数据,柠季门店数量超过2000家,计划2024年门店数突破4000家。 2021年7月,汪洁曾透露,当时排队等待加盟柠季的已有1000多位加盟商。虽然加盟模式帮助柠季迅速完成起步扩张需求,但加盟的痛点在于质量难以把控,这是一把双刃剑。 柠檬成本低、研发门槛低;柠檬水赛道一定程度上,确是一条高毛利的赛道;曾有媒体分析称,柠季的客单价都在15-18元之间,一杯茶的毛利率接近75%。柠季创始合伙人汪洁曾表示,红海的是茶饮,而不是茶饮企业。事实上,柠檬水垂直赛道强敌林立,柠季直面红海竞争。 虽然柠季强
      277评论
      举报
      被字节Pick的柠季,创始人汪洁也要直面红海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17

      降价的风吹到宜家, “中产偶像派”也扛不住了

      “浓眉大眼“的宜家也扛不住了。 5月1日起,瑞典家装零售巨头宜家(Ikea)推出新一轮降价,从这也是其在一年内的第三轮降价。 降价的风也吹到了宜家中国:9.99元的肉丸+土豆泥套餐、13.49元的肉酱意面……宜家中国餐厅每周五的打折餐食,被网友戏称为“北欧穷鬼套餐”,继“疯狂星期四”之后,又玩起了“穷鬼套餐星期五“的梗。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宜家中国宣布将对超过300款产品进行价格投资。所谓“价格投资”,宜家中国解释,在促进消费的大背景下,发现大众越发重视理性消费,同时也展现出更加多元化的消费需求。 换言之,从消费者的直观感受而言,价格投资约等同于降价啦。 今年初,宜家中国宣布将投入超过一亿元,用于扩大价格投资范围,在2024财年将陆续推出更多的更低价格产品,预计全财年累积超550款,以及部分宜家食品。 具有代表性的降价产品包括:149元的芙萨工作灯降至99元、999元的百灵三斗抽屉柜降至799元等。 当宜家中国宣布价格投资策略后,多家家居品牌也纷纷跟进降价。 回顾宜家中国成长史,宜家品牌于1998年进入中国市场,凭借“中产生活方式”的贩卖标签,逐渐跻身宜家全球TOP10市场;2015财年,宜家中国的销售额以105亿元刷新纪录,同比增长超18%。 根据宜家官方资料,中国市场是其在瑞典以外、唯一一个拥有完整宜家价值链的市场。 4月,宜家中国高级副总裁弗朗索瓦·勃朗特称,将在未来3年内拟投资63亿元,以推动持续性降价策略,并聚焦全渠道的整合与优化等方面。据其透露,宜家中国实行降价策略后,消费者认知度提升了6个百分点。 这也意味着,“中产偶像派“的宜家中国彻底放下身段,抢夺更下沉的市场。 从宜家全球来看,降价策略对于改善财务数据已经略见成效。2023财年的最后四个月,宜家推出促销降价活动,降价期内零售额迅速上升,拉升 2023财年的零售额同比增长6.6%至476亿欧元。 但是
      514评论
      举报
      降价的风吹到宜家, “中产偶像派”也扛不住了
    • 不二研究不二研究
      ·05-14

      屡被约谈的货拉拉三闯IPO,CEO周胜馥IPO前套现11亿

      近日,货运巨头货拉拉第三次闯关IPO。虽然其实现首次年度盈利,但光鲜数据背后的盈利模式却频遭诟病。 货拉拉的创始人周胜馥从美国高校毕业后,曾供职于贝恩咨询公司,并在期间对创业产生了浓厚兴趣。抛开履历中的高学历好工作的部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周胜馥曾是一名职业德州扑克手,据说他曾在8年内赚取了3000多万港元。 2013年,周胜馥在香港创办了货拉拉,并于2014年进军中国内地及东南亚市场。货拉拉通过共享模式整合社会运力资源,如今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物流交易平台。 据货拉拉招股书,截至2023年12月31日,货拉拉业务范围覆盖全球11个市场,总计超过400个城市,除中国内地外,还包含有中国香港、泰国、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巴西及孟加拉等多个国家。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3年12月,货拉拉平台促成的已完成订单超过5.88亿笔,全球货运GTV达到87.36亿美元,平均月活商户约1340万个,平均月活司机约120万名。 此前,货拉拉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胜馥曾称希望十年之内不上市,然而仅仅两年后,货拉拉于2023年3月开启首次IPO,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首次冲刺IPO失败后,货拉拉于当年9月28日再次递交上市申请,再次以失败告终;今年4月2日,货拉拉再度更新招股书三闯IPO。 值得关注的是,IPO之前,周胜馥在2021-2022年期间,先后三次将手中的原始股份转让给、腾讯在内的投资者,合计转让普通股共317.77万股;套现金额共1.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亿元。 根据最新招股书,货拉拉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首度扭亏为盈;2023年上半年,货拉拉以44.0%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物流交易平台之首,中国物流市场的市占率为61.0%。 硬币的另一面,货拉拉收入的半壁江山,倚赖于司机会员费和佣金抽成;货拉拉的佣金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逐年上升,三年内从
      510评论
      举报
      屡被约谈的货拉拉三闯IPO,CEO周胜馥IPO前套现11亿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