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希提岛

持续学习

    • 塔希提岛·06-25 11:28塔希提岛

      燃石医学和泛生子值得现在投资吗?

      一、行业情况今年5月10日发布的《“十四五”生物经济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这是我国生物经济领域的首个顶层设计,其中包含了诸多财富密码。《规划》中提及的干细胞治疗、免疫细胞治疗等新技术,都是近年来的明星赛道。而其中提到的发展“早筛与精准用药”,同样值得我们关注。国内涉及肿瘤早筛业务的上市企业并不多,目前仅有燃石医学、泛生子、诺辉健康三家。2021年,燃石医学、泛生子、诺辉健康的股价都经历了大幅回撤。但是,这些企业股价下跌,并不是因为基本面发生了变化,更多还是受到市场情绪影响。一方面,经历多年上涨后,中美生物科技领域都开始回调。去年2月,美国生科ETF-SPDR(XBI)一度达到174美元的最高点,但截至2022年6月24日收盘,仅剩77美元(最近五年最低点61.78出现在5月12日),成功膝盖斩。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美股上市的biotech跌破净现金,港股也有不少18A企业如此。这种情况下,早筛企业自然也难独善其身。投资逻辑并不复杂:过去,人类对于疾病的诊断更多是靠经验甚至猜测,但基因测序让早筛、诊断变成一门数字化的科学。癌症是威胁人类健康的头号敌人,对付它的关键在一个“早”字,要早发现、早治疗,才能根本上控制癌症的威胁,减少医疗资源无效投入。这也决定,一款性能突出的早筛产品,兼具社会面、经济面的刚需潜质。刚需之外,早筛产品还具有两个特点,一是受众广,规避未来罹患重大疾病的需求基本是普世的,理论上癌症早筛的受众上限就是人口上限;二是复购需求,早筛不是一次性买卖,而是持续消费的产品,单个用户价值大。最新出台的《规划》明确指出,要推动医疗健康产业发展,重点开展肿瘤早期筛查及用药指导。单一标志物在灵敏度和特异性上都很难做到精确预测,临床应用中几乎已到达能力极限。而同时使用多个组学,则能更准确定位和预测一种疾病。回到国内来看,不少早筛企业也都在通过自己的探索,去克服单一组学存在的问题。燃石医学的多组学,就是在cfDNA的基础上,增加其他组学。《规划》中便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不断提高基因测序效率、降低测序成本。围绕早筛的竞赛,才刚刚开始。二、燃石和泛生子的情况燃石2021年营收5.079亿元,同比增长18.1%;2022年一季度营收1.36亿元人民币,较2021年同期的1.07亿元增长27.1%;毛利润为876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8%;净亏损2.61亿元,去年同期为1.71亿元。该公司第一季度整体检测量同比增长42%,主要受到住院部检测量同比增长83%的推动,而中心实验室的检测量同比增加0.3%。医药服务方面,该公司的订单快速增长,一季度新签合同总额为人民币5900万元,较2021年第一季度大增约125%。鉴于第一季度的表现,燃石重申2022年全年营收指引约为6.2亿元,同比增长22%。泛生子2022年一季度财报,营收突破1.1亿元,同比增速达19.8%;医院客户数稳健增长;公司重点产品管线的发展,将为公司长期业务增长提供关键驱动力。目前,整个医字头板块估值回升,这俩是否会短期翻倍呢?$燃石医学(BNR)$ $泛生子(GTH)$ 
      169评论
      举报
      燃石医学和泛生子值得现在投资吗?
    • 塔希提岛·06-24 14:06塔希提岛
      $心通医疗-B(02160)$  相信心通。国内第一tavr。可以搜集公开新闻和其他资料,产品比同行好,美誉度更高。带带老母亲$微创医疗(00853)$  
      178评论
      举报
    • 塔希提岛·06-24 12:05塔希提岛
      $微创机器人-B(02252)$  微创机器人,去年电话会交流的情况是,未来2年工作重心不是在扩大销售(但也不是完全不顾销售),主要是建立学习中心培训中心。结果,今年销量马上增加了,然后又一款微创的机器人马上获得国家药监局的批准,超预期了$微创医疗(00853)$  
      216评论
      举报
    • 塔希提岛·06-21塔希提岛

      拍一下脑门,给微创脑科学估值

      浏览了一下微创脑科学的聆讯后资料集,拍一下脑门,给微创脑科学估值:设微创脑科学的市值为x,则:保守的情况下,以x低于2021年11月19日投后估值112亿rmb的市值为低估,112<x<142为估值合理,142<x<162为合理偏高,x>162为高估。中性:x<150为低估,150<x<182为估值合理,182<x<202为合理偏高,x>202为高估。激进:x<180为低估,180<x<222为估值合理,222<x<272为合理偏高,x>272为高估。由于2021年脑科学收入3.83亿元,因此上述估计都落在PS72倍的范围内(即3.83乘以72=275.76亿元市值范围内)。以2022年6月20日的市值除以去年底的收入计算PS的话,微创医疗的PS为291.49/51.45=5.67倍,心通PS为59.48/2.07=28.73倍,心脉PS为148.13/6.85=21.62倍,由于机器人2021年收入太低(215万rmb),如计算机器人的PS则畸高(10000倍),不具备参考价值,因此不考虑机器人的PS。结合神经介入的行业发展状况、微创脑科学公司的领先地位,给脑科学的PS为30-50倍,对应估值为115-192亿元市值。$微创医疗(00853)$ $心通医疗-B(02160)$ $心脉医疗(688016)$ $微创脑科学$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3,8417
      举报
      拍一下脑门,给微创脑科学估值
    • 塔希提岛·06-15塔希提岛
      $微创医疗(00853)$  新火鹰。大幅降低成本,以应对集采,同时形成多个价格梯队的产品,更好地面对to c端
      90评论
      举报
    • 塔希提岛·06-08塔希提岛

      转载:读Peter Kolchinsky雄文有感

      作者:空之客原文地址:https://**.com/1335311504/221350226?share_type=weixin&data_type=link&data_model=sd&fix_uid=7923914824生物医药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读Peter Kolchinsky雄文有感来自空之客的雪球专栏RA Capital创始合伙人Peter Kolchinsky发表了一篇长文《Biotech's Dulcius Ex Asperis: The Way Through This Downturn》(微信翻译:生物技术的 Dulcius Ex Asperis:渡过这次衰退的道路)(拉丁语dulcius ex asperis是困难后的甜蜜的意思,Peter希望借此文来揭示目前的熊市,只有成功活下来才能迎来往日biotech的繁荣。),忽略掉这么个带着拉丁语炫技色彩的标题,内容还是颇值得品味。周末前后翻了两遍,有一些很值得借鉴的观察,亦有一些需要深思的差异,先给出整体感受:眼下这次大幅波动,对于全球生物医药领域完全不是新鲜事,而且也有各种定量和半定量来判断底部位置和时长的依据,医药行业整体向上的逻辑始终未变;反观中国医药市场,过去几年的繁荣并不说明创新能力有等比例的提升,而如今的萧条也同样不意味着就此吸引力不再,只是需要时间来残酷出清企业和投资人,必然也必须有人无法渡过寒冬,但它终将过去,春暖后依然会有太阳。在此不做全文翻译(可自取链接网页链接),仅取要点摘录(正体)和个人思考(斜体)如下。1. 勿忘波动美国Biotech上市公司从2021年2月的高点至今已下跌约60%,市值较小的公司在中位数的基础上遭受了更大(约70-80%)的损失,在477家尚未盈利且市值在5000万到100亿美元之间的Biotech公司中,有109家的市值已经低于现金水平(18A差不多也接近这个比例吧)。很明显,这波跌幅是在2020年疫情后全球资本市场对医药急剧上升热情之后的一种回调,看起来很凶猛,实际在历史上已经多次重复上演,幅度从30%-70%不等。只不过市场从业者大多对于83年第一次生物医药萧条和世纪初的科技股整体泡沫破裂,失去了“肌肉记忆”而已;对于中国投资者则更甚,股票投资者只有少数经历过当初6000到2000的大跌,而在生物医药领域更可以说这是第一次大调整了。2. 勿忘失败很明显,下跌来源于投资人成建制的撤离,甚至会无条件不择价格地抛售,这在经济衰退而导致风险偏好调整有关,尤其是资金紧缩时优先撤离不确定性更高的行业历史上屡见不鲜。更重要的是,Biotech从来都是极其复杂的,几乎没有任何人、哪怕是专业投资人,有底气宣称这是自己的能力圈。有趣的是,在某些时候(多数是在市场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会有很多人忘记这一条,而每当风险降临时这些人又意料之中的回想起了这一条。过去三四年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无差别繁荣”,让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错觉,融资拿钱和投资挣钱都很轻巧,以至于周边谁谁在这个行业里获得财富自由都完全不构成新闻了,尤以20年下半年至21年初的时段最为离奇,不同路径、不同阶段、不同团队的阿猫阿狗都能走上“10亿美元crossover轮-100亿人民币IPO”的康庄大道,往日的乙方GS/MS这些投行反过来成为需要pitch才能接单的“准甲方”。事出蹊跷必有妖,在这样一个高不确定性的行业,出现“高确定性”的投资机会,无论如何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在股价催动之下,从公司到卖方、乃至于到很多自我催眠的买方,嘴上还说着Biotech有不确定性,而身体早已诚实地忽略了所谈及的绝大多数药物最终都是会失败的。Peter在此处打了一个很有美感的比方,所有开始临床试验的药物只有10%最终获批进入市场且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获得商业成功,这就像一个装了10%的水的玻璃杯,当人们陶醉于成功时就忽略了杯子绝大部分是空的、当人们挣扎于失败时又忽略了依然还有10%是满的,杯子和水并没变过。对于投资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我们好像忘记了中国医药行业应该处在什么样的水平:仅仅5年前全行业也没多少医药分析师(因而业内某几位卖方大佬就是凭着如今看来并不怎么“深度”的深度报告声名鹊起),当初各种行业会议上国产“三大替尼”的获批还是中国医药企业和监管部门的重大里程碑,更别提时至今日中国医药行业相当大比例的研发费用还是投在了“过评”而不是创新药;然后,旱地拔葱一般短短两三年,me-too成了臭大街的词、me-better都完全无法撩动投资人的神经、好像没有FIC/BIC傍身都没法开口说话,拳打辉瑞脚踢诺华应该就在眼前,如在新冠疫苗和治疗药物上国内企业似乎距离全球最快进度也就是半年一年的差距,全然忘却了就在很近的历史上这个差距是8-10年。还有不少人抱着“中国Biotech是跟随式创新应该风险相对更低”的幻想,这属于典型的一叶障目,我们但凡跳出局部宏观点回味一下就能想明白,怎么可能会有创新风险整体更小而收益普遍更高的免费午餐呢?所谓Fast Follow带来更低的科学性风险,那只不过是把整个药品生命周期的风险进行了重新配置,将早期科学性风险后置成立商业风险罢了,而由于整体创新程度下降势必带来预期收益的缩水,这就是现在看到PD-1内卷的现实。3. 勿忘缺口市值大幅下跌看起来好像只是投资人的损失,总有一些人以“长期价值投资”为自我安慰的说辞,认为对具备长期创新能力的企业来说股价下跌并不影响基本面、甚至能创造更大收益空间,这作为一个大而化之的笼统观念显然属于鸵鸟思维(当然并不排除其中个别企业具体情况确实不受影响乃至于投资价值提升)。核心问题在于大量Biotech企业是需要持续烧钱的,而如果烧钱速度相对于其市值的比例已经较低,那么就迫使它在筹集等量的研发所需资金时要稀释更大的比例。例如同样是每年需要烧掉10亿美元,市值100亿美元的企业只需要增发10%股票,而市值10亿美元的企业就需要稀释50%,而在市场情绪低迷的情况下,投资人可能即使有较大估值折扣的情况下也不愿意投这么多钱,特别是市值越低的企业在投资者端受到的关注度越低、越难以吸引到所需要的资金,最终市值下跌较大的企业纵使拥有可靠的研发能力也会死于市场低迷导致的融资缺口。Peter对于这种资金缺口的危险程度,给了一段充满美国式和资金拥有者俯瞰视角的评论,翻译水平感觉难以传达这种微妙的感觉,直接上原文吧:“We all expect market conditions to fluctuate; few expect to end up in the worst biotech winter in 20 years. That’s okay – biotech companies shouldn’t run themselves to withstand every extreme situation. A downturn like this is not a risk for any one company to insure against on its own balance sheet or else every company would be overcapitalized the majority of the time. Everything we do is probabilistic. We just need to know that when winter comes, we can and will adapt as an ecosystem. ”在下个人对这段话的理解就是,过了冬季天地一切轮回依旧,但不能指望每个生命都能熬过寒冬。市值越小的公司,在资金缺口面前的容错空间越小,除了上述稀释比例和关注度的差异以外,还存在缺口紧急程度对于投资人和融资者之间心态博弈的影响,即小市值公司因缺口而归零的风险明显更大的情况下,投资人在资金有限和明知公司亟待融资的情况下,有可能一直抱有“等多跌一点再买”的压价心态,而使得资金缺口的弥补更加困难。4. 勿忘反思其实在文中讨论资金缺口出现原因时,Peter耍了个花枪,先是否定了存在单纯的“融资缺口”,说Biotech行业天生就是靠外部融资来支撑、要是投资人为这个而担心那所有新药都会是利润丰厚的大药厂做出来了,然而话锋一转,认为融不到钱并非单纯来自投资人的更加犹豫、而只是公司基本面在恶化,而且多数公司都没有将事实上的研发失败作为市值大幅下降的原因、似乎急速下跌中的公司与以前拥有同样的成功概率。这个判断,在投资者成熟度天壤之别的中美两国市场,可能会出现很多南辕北辙的情况。一方面,中国市场上有很多“该死没死”的僵尸企业,公司和投资者都有意无意地在大跌后仍旧高估研发成功率,比如有很多在这轮大跌之前就跌破现金线的18A和科创板企业,事实上已经进入消耗现金坐等关门的状态;另一方面,又的确存在一批“不该杀却被错杀”的无辜者,市场单纯凭情绪无差别出逃,以至于利好也跌、利空也跌、没啥消息也跌。。。成熟市场和投资人中尚且有大量的执迷倾向,我们就更要自省,尽量不要大而化之(如“中国创新药不能碰/黄金坑”),而最好就事论事分层细说(如“xx品种/技术/公司、在yy时间段、以zz估值区间有投资价值”)。扩展一步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非常高的行为准则,我们绝大多数人对同一信号的判断都会随行就市,而且往往会“制造”出一些“客观规律”来自我麻痹。就如前文说到失败率时那样,在完全客观状态下我们都能大概准确地判断一个药物研发的成功率,当市场向好时越激进看好的投资人可能收益越好、我们可能会眼红而追高、也可能冷静而踏空,当市场萧条时越坚持看法的投资人可能浮亏越多、我们可能会执迷而深埋、也可能动摇而卖飞……医药已经算是高度数据和事实驱动的行业,我们是否能构筑超越市场波动的思考逻辑,决定了我们在长期市场实践中的高度。5. 勿忘机会作为资产管理者,最终当然还是要落脚到重拾信心上(否则LP爸爸不也都跑了么),但并没有太多落入俗套的鸡汤,而是给出了一些不错的视角;当然这些视角放到中国是否适用、甚至是否产生反向作用,则另当别论。首先是最开始说10%满的杯子时,Peter提示恰恰是那没有失败的10%改善着人类健康,他们每年创造着超过7000亿美元收入,并为研发端反哺着超过2000亿美元资金,还支持着整个医药生态体系的资产收购、人才回笼、管线重铸;只不过在市场想找个安全之地放钱的时候,大多数人不会理会这个只有10%满的杯子。对于中国医药行业来说,恰恰难度就在于历史上还没出现或者至少没有完全验证这10%的存在,我们只见到过靠仿制药/中药/各路神药赚到盆满钵满的企业,那些靠研发和产业化能力重塑医药行业的人们都还在路上(甚至算是刚起步),我们对于创新价值和创新能力的信心都只建立在理论层面,不似欧美投资人那样有眼见为实的历史直观,因而这种信心的脆弱当然可以理解。其次是说医疗属于“非任意决定”的、因而基本上是抗通货紧缩的,因为人们不会推迟医疗行为(至少不推迟很久),优质药物因其临床价值和降低其他医疗成本,而具备定价权、甚至很可能具备涨价空间,就像礼来的Tirzepatide和诺和诺德的Semaglutide两款重磅炸弹驱动着两家巨头的估值在Biotech整体下跌大潮中不断攀升那样。这对于中国市场来说也存在着略显分裂的启示:反面理解我们已经耳熟能详,即中国医保支付制度根基以及自费支付能力都与美国殊为不同,现阶段在同质化产品较多的情况下,自然很难得出医药产品具备定价权的结论;正面理解只能静待时间来论证,即目前药物定价空间狭小事实上仍是中国医药创新能力严重不足所致,所谓“菜就是原罪”,待中国药企能批量拿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产品,医保会给出相对公允定价、自费也有一定承担能力,此处不详加论证,只提示一个事实就是,在过去几年医保控费压力日增且明显有打压进口的倾向之下,国际顶尖药企在华销售额依然大部分在上升,简而言之就是“好药不愁卖”。最后是一个很直接的定量论据,在美国Big Pharma作为Biotech的理想接盘侠,前者的购买力是后者定价水准的一个衡量维度,即在Big Pharma持币待机的状态下(疫情后尤甚)Biotech企业不会永远低估,经计算,排名前24位的Big Pharma年自由现金流之和超过2,600亿美元,而所有市值5,000万到10亿美元的Biotech企业(有些已经盈利)市值之和约3,300亿美元、即使翻倍溢价收购其全部也只需要6,600亿美元,后者与前者的比例已从2020年巅峰时的7.0x、暴跌到了2022年仅2.5x、甚至低于同样是低谷时期的2016年,考虑到这些Big Pharma资产负债表现金高达2,200亿美元,也就是说这种“收购”甚至都不需要动2023年以后的现金流,更不要说并非所有Biotech都会被收购。这对于中国医药行业来说会产生一个有趣而悲凉的视角,我随手做了个极其粗暴不严谨的计算:1)在中国传统制药企业(以Wind分类西药为准、甚至包括了新和成华润医药等)中经营性现金流(考虑到披露导致FCF计算可能失准)的A股排名前20+港股排名前10进行加总,2020年总计674亿元、2021年758亿元;2)香港18A中的Biotech企业(排除百济/君实/信达/康希诺等基本被视为Biopharma的选手、总共30家)的市值加总,2020年内平均为2,128亿元、2021年内平均为3,368亿元、2022年至今平均为1,682亿元,此外美股和科创板上的Biotech市值之和比这还多且不提了。综合起来,即使在医药已经腰斩的情况下,中国能称得上Pharma的企业年经营性现金流(比FCF肯定是要多的),仅仅能够覆盖18A上Biotech企业市值的不到50%而已,也就是说在欧美成立的由Big Pharma收购来作为Biotech价值兜底的逻辑,在国内目前完全立不住,除非Biotech市值再下跌一半以上或市场上存活企业数量减少一半以上,才有可能进入讨论范围。至于更遥远的被海外巨头收购,他们能用1/4的价格收同在海外的资产为何要舍近求远呢?总结来看,全文有几条Takeways:1)全球生物医药发展史从80年代以来,类似的波动已经出现多次,最长一次2000年的低谷持续了近3年、06/08/15/18等年份在1年多即能回暖;2)在萧条期里确实会有一批企业会出现融资困难,其核心原因还是研发本身的基本面,而市值越小的企业压力会越大,不能误以为股价下跌完全不反映和不影响基本面;3)生物医药行业失败率极高,这一点从来都没变过且早应为我们知晓,赚钱时要时刻谨记、亏钱时也不能甩锅给它;4)每一次市场大调整都是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无论是对于产业、还是对于投资人,更优秀的企业将获得同行留下的市场,更优秀的投资人将获得同行让出的收益;5)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仍处于极其初级的阶段,财务资本过热而产业资本和产品技术都严重不足,过去三年左右时间形成了与产业真实发展水平极不相称的高市值,在这一波全球行业调整的基础上,又叠加了我国自身的资本撤离,需要消化的市值空间相对更大,因而很可能需要比海外更长的恢复周期或更强的托底力量。最后附上Peter原文的结尾:太阳总会升起。
      222评论
      举报
      转载:读Peter Kolchinsky雄文有感
    • 塔希提岛·05-23塔希提岛

      心通、启明、沛嘉对比分析(转载)

      转载自公众号:龙谈价值原创:龙谈医药    龙谈价值    2022-05-22 21:11原标题:高光行业潮水退尽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XOKmtKYZWVrOH7mmdNTSSQ参照美股大牛股将国内可比公司估值一步打到位是过去两年坑了很多投资人的模式,例如港股的时代天使对标美股的阿莱技术,港股的微泰医疗对标美股的德康医疗,TAVR三傻对标美股的爱德华生命科学,后面还有联影对标GPS,华大智造对标Illumina等。估值打到一步到位的高估值水平,但同时国内企业不论是产品力、竞争格局、专利保护环境、价格体系(本质上取决于竞争格局)、支付能力都还与海外有巨大差距,高估值是导致这轮轰轰烈烈的“价值毁灭”的主要前提,期间伴随的是投资人对TAVR行业超高增长预期的不断下调、对政策面担忧的持续加深,也既行业迎来了估值、业绩、逻辑的三杀。在高估值已经被杀到极致以后,我们还是要来客观的分析行业到底存在哪些担忧,以及未来是否会有改观的可能性。(1)所有行业都将被集采,终局都会比较惨淡?首先我们认为医疗器械行业的发展、尤其是高值耗材领域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从2019-2020年的极度乐观到2021年以来的极度悲观,无非是从冠脉支架集采后让大多数投资人感到胆战心惊,但实际上冠脉、骨科是否应该集采,如果大家摆脱医药投资人这个角色而是站在患者、站在医保、站在医疗产业长期发展的角度,都是无可非议的,至于集采短期的唯低价论导致的一些问题,未来也必将逐步修正,国内出现这种事件并非是医药行业的特色,在其他具有公共属性的领域如电网等领域都有,优秀的企业首先要具有在政策周期中活下来的能力。其次我们认为医疗器械行业的政策面并不完善,虽然已经有创新器械特殊审评通道,但是对于创新器械的支付方面仍然没有成熟的政策推出,我们认为未来很有可能会出现类似药品国家医保谈判这样的创新器械医保谈判,从而大大降低创新器械进院和进医保的难度,同时也可以将集采品种和非集采品种做出划分,从而稳定企业和投资人的预期。第三是海外器械行业虽然牛股辈出,但也很少是单独依赖一款产品、单一市场实现长牛,产品持续迭代积累优势、全球市场布局是家常便饭,而国内企业目前普遍还处于发展早期,国内市场尚且处于开拓期,国际市场尚处于布局初期,产品迭代推进速度已经不慢。另外一个政策面因素是DRGs,这个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暂不能称之为政策面的压制,因为后续很可能会有对于创新术式鼓励支持的政策推出,从而防止在DRGs之下一刀切的影响新产品、新术式的应用。(2)国内市场高度内卷,国产企业不断内耗、需要不断投研发、永远无法稳定盈利?国内企业互相看不顺眼、市场还没做大就先卷起来,的确是TAVR行业的现状,各家公司在一代二代产品陆续推出后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在三代TAVR、二尖瓣三尖瓣产品的研发和布局也是现状。我们这里要先明确两点:第一是国内市场在几年都会是各家企业的基本盘,在市值收缩、股权融资难度加大的情况下,自有的经营现金流是主要的资金来源,海外的研发、注册、渠道费用都要以此为支撑;第二是TAVR行业虽然卷但至少已经开始大规模商业化,很多人寄希望于二尖瓣,但二尖瓣更是还未进入商业化阶段就开始卷,在专利保护不足的情况下一级市场的疯狂堆砌企业使得任何一个看起来具有较高市场价值的领域都会卷起来,TAVR在几年内也将会是支持各家公司二尖瓣产品研发的重要基石。因此对于TAVR的商业化依然要有足够的重视。在这个基础上,企业当前的持续亏损,核心还是因为收入的基数还相对较低,器械的研发投入相比创新药,会有更明显的规模效应,尤其是在产品迭代创新方面,但同时也需要成体量的、基础规模的支出,我们看国内和全球成熟的器械企业研发费用率可以稳定在10%左右,成长期的器械企业研发费用率在15%-20%,而TAVR三傻由于收入基数较低,研发费用率普遍还在60%-100%,后续规模效应会逐渐显现。销售和管理费用率同样。行业已经在发生变化,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像TAVR三傻一样账上有20多亿的现金、并且已经有商业化产品开始源源不断的创造现金流,更多的未上市企业的经营已经开始显露颓势,如果说对于产品已经商业化的公司来说至少还有降价抢夺市场的可能性,而对于没有商业化产品、还需要一级市场资金支持、而一级市场投资已经明显保守的竞争者,行业的出清可能比所有人想的都要更早,行业竞争格局也不会如此前市场预期的那么差。(3)TAVR患者群体并没有此前预期那么大,市场空间有限?这点实际上是我们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比较关注的一点,因为与某些顶级大医院的专家交流居然发现他们存在找不到患者的问题,之所以找不到患者,也有多方面的因素,例如:支付能力:TAVR手术目前价格普遍在接近30万的水平,且绝大部分地方是没有医保支付的,需要自费30万,而外科瓣开胸手术总费用8-10万且有医保支付大部分费用,有此支付能力的患者毕竟是少数。患者发病率:国内的患者发病率确实不及欧美,叠加体检渗透率不及欧美,瓣膜病的发现和诊断依然是重要的阻碍,如何找到病人非常重要,微创心通借助微创冠脉的渠道在发掘病人上占据一定优势。以上这三点,实际上都是在不断改善中,支付能力方面企业端陆续有一些降价,也陆续有一些省市可以对TAVR手术做部分医保支付;发掘患者方面是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的是体检意识、医生教育的全面提升;市场推广方面,美国700家中心一年可以做超过7万例手术,国内400家中心目前做不到6000例手术,预计未来国内可以达到700-1000家中心做TAVR手术,且单家中心的手术量远看不到天花板;疫情影响方面,短期常规诊疗的复苏依然不可控,仍会是未来1-2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当然这种短期的不确定性带来的企业低谷该如何评判也见仁见智。风险提示:本文仅讨论行业/公司经营情况,投资需综合考虑公司经营、估值、管理层等多方面因素,建议读者审慎参考,本文不作为投资依据,不建议大家根据本**出投资计划。原创:龙谈医药  龙谈价值   2022-05-22 21:11原标题:高光行业潮水退尽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XOKmtKYZWVrOH7mmdNTSSQ$心通医疗-B(02160)$ $启明医疗-B(02500)$ $沛嘉医疗-B(09996)$ 
      2.21万评论
      举报
      心通、启明、沛嘉对比分析(转载)
    • 塔希提岛·05-18塔希提岛

      有一个小孩,他想挣钱

      最近两年,经济形势不是很好。 有一个小孩,他爸爸所在的银行裁员,他爸丢了工作,于是整个家庭的收入急剧下降。这小孩看到家里这么拮据,就暗暗立志:我一定要挣钱!这个志向一直在他心里,从未停止过。 有一天,小孩跑到超市,用自己攒了很久很久的25块钱批发到特价的半打红牛(这种包装是6瓶包扎在一起的)。拿到半打红牛之后,他将包装拆开,拎到夜市一条街,用一个塑料凳子摆个摊儿,一瓶一瓶往外卖。他找了一张白纸,歪歪扭扭的写上:5元一瓶。6瓶红牛,很快就卖完了,收入30元,由于批发成本是25元,他净赚5块钱。 除此之外,他还去街头篮球场外面卖爆米花、花生、口香糖、橙汁。他还说服一个理发店老板,将一个从闲鱼上淘来的二手娃娃机放在了理发店里,答应跟理发店老板五五分成。第一天理发店打烊的时候,他打开娃娃机的闸门,发现有30个1元硬币。他跟自己的小伙伴很快将这个业务扩大到7台的规模,不久之后,他每周就可以从娃娃机里拿到350块钱。 同时,这个小孩对股票也很感兴趣,因为他爸爸以前带他去过证券交易所参观过。他也买过股票(当然,买的数量很少),赚了35块钱。 慢慢的,小孩长大了。他去上了大学,跟自己崇拜很久的老师学习如何分析公司。加上他本来就聪明,很快就大学毕业了。毕业之后去了老师开的公司,后来,他老师退休了,他就回到了老家,打算自己当基金经理;但是考虑到基金公司都是每年甚至每季度考核,压力比较大,他于是改变主意,打算自己成立一个合伙企业,自己写一个合伙企业协议,招徕几个愿意出钱的人,用自己从老师那儿学来的知识,帮他们买股票挣钱。 经过一番游说——尤其是他说他能做到跑赢大盘10个百分点——他拉到了7个老乡,这7个人愿意出钱,让小孩——不对,已经是大男孩了——帮他们管理这笔钱。那么这个合伙协议怎么写呢?大男孩在大学里学过合伙企业法,这个合伙协议写的简明扼要,我们一起看看:有限合伙协议 签署人兹保证,即日起建立有限合伙关系,具体如下: 1.合伙企业名称为: 大男孩有限合伙企业。 2.本合伙企业的业务是为合伙人账户买卖股票、债券、其他证券、商品以及从事其他投资活动。 3.主要营业地点是(大男孩老家)。 4.普通合伙人是:(大男孩的姓名) 有限合伙人是: 小明 小龙 小红 张三 李四 王二麻子 姑妈 以下统称为有限合伙人。 5.本合伙企业存续时间为2022年5月1日至2042年4月30日,除非按照合伙人协议或法律规定提前终止。 6:每位有限合伙人投入的资金数额如下:有限合伙人投入的资金: 小明5,000.00元 小龙25,000.00元 小红5,000.00元 张三5,000.00元 李四5,000.00元 王二麻子25,000.00元 姑妈35,000.00元 7.有限合伙人并未就追加投资达成协议。 8.除合伙企业终止时间已到或有限合伙人退出以外,关于返还有限合伙人投入资金的时间并未达成协议。 9.每位有限合伙人按其投入的资金数量分享利润或其他收益,具体分配方法如下:合伙企业按照每年12月31日有限合伙人资金账户余额,支付4%的利息,有限合伙人资金账户余额以合伙企业根据当年业务提交的国家税务局所得税税单上显示的金额为准,上述利息记为合伙企业的费用。截止到今年12月31日的利息支付方式为向每位有限合伙人按照其初始投资资金支付2%的利息(因为基本上是下半年经营,一年是4%,半年是2%),不再另行支付利息。此利息支出记为当期合伙企业费用。此外,每位有限合伙人均应分享合伙企业的综合净利润,即合伙企业从成立之日起到任意时间为止所获得的净利润,分成比例如下: 小明1/42 小龙5/42 小红1/42 张三1/42 李四1/42 王二麻子5/42 姑妈7/42 10.有限合伙人无权将投资资格受让给他人。 11.合伙人无权准许增加其他有限合伙人。 12.有限合伙人之间不存在优先级。 13.若普通合伙人身故、退休或精神失常,其余合伙人无权继续经营合伙企业。 14.除获得投资回报外,有限合伙人无权要求并获得其他资产。 签署人:(大男孩的姓名)小明 、小龙、小红、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姑妈(以上签名均为手写)               签署日期:XXXX年4月6日 怎么样这个合伙协议?简直太棒了!没有清盘线,没有每年或每季度的考核,没有压力。 签这个协议的这一年,大男孩25岁。 在签这个协议后的五年,大盘指数上涨75%,他们合伙企业成绩是251%(有限合伙人得到181%的回报)。大男孩不但实现了他打败大盘10个百分点的诺言,而且大大超出。对了,这个大男孩叫做华伦布费,英文名是Warren E. Buffett。
      1812
      举报
      有一个小孩,他想挣钱
    • 塔希提岛·03-31塔希提岛
      $微创医疗(00853)$  公告里有一个错误,不是1,840,0百万美元,而是1840.0百万美元。
      470评论
      举报
    • 塔希提岛·03-31塔希提岛
      $微创医疗(00853)$  2021年,微创®集团实现全球业务收入7.79亿美元(=RMB49.38亿元),较上年增长15.0%,心脏瓣膜业务、神经介入业务和大动脉及外周血管介入业务保持强劲增长。亏损2.765亿美元(=RMB17.54亿元)。報告期內,本集團研發費用達297.8百萬美元(18.89亿元rmb),佔收入比重為38.2%。将研发费用倒加回去,微创2021年归母净利润1.35亿元rmb。
      598评论
      举报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