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研究所

关注企业长期价值。

IP属地:未知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8 18:29

      日系家电,跌落神坛

      11月22日,日本家电品牌松下召开投资者说明会,提出强化海外业务的新战略。 社长品田正弘表示,到2023年日本本土销售额占比预计压缩至35%-40%,当前该比例超过50%。在诸多海外市场中,品田正弘重点提及中国、印度和欧洲,计划“将中国市场的占比提升至接近20%的水平”。 作为最早一批入华的日系家电品牌,松下在中国市场耕耘多年,也曾辉煌一时。但根据奥维云网的最新统计,截止今年上半年,松下在中国空调市场的占有率不足0.3%,沦为彻底的边缘玩家。 和松下一起失意中国市场的,还有东芝、三菱、日立、夏普、索尼等一众日系品牌。 曾几何时,日系家电品牌是质量的保证,是消费者热捧的对象,创下过一系列傲人成绩。但如今时移世易,日系品牌留给国人的印象只剩下不断下滑的销量、一家又一家企业的卖身和撤退,还有口碑上的诸多争议。 称霸一时的日系家电,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种地步的?日系品牌的衰落和本土品牌的崛起中,又教会了市场哪些道理?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我们或许需要认真回顾一下日系家电品牌在华兴衰史。 (图片来自UNsplash) 辉煌的二十年:技术是最强护城河 日系家电品牌和中国市场结缘,最早可追溯到1978年——即改革开放元年。 1978年10月,当时已是78岁高龄的松下幸之助亲自到大阪工厂迎接中国访日代表团。这是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之后,中方高级代表首次应邀访日。 据日媒在当年的报道,中方代表在松下工厂上参观了电视机、传真机、录像机等产品生产线。日本企业的现代化生产流程,以及严格的质检体系,给中方留下了深刻印象。据悉,中方代表向松下幸之助留下一句话: “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松下老先生能否帮点忙?” 按照彼时的政治气候,松下幸之助很清楚,中方代表团这番话已经为松下进入中国市场打开了大门。次年,松下幸之助访问中国并和政府签订《技术协作第一号》协议,为上海灯泡厂提供黑白显像管设备,正式揭开双方合作的序幕。 80年代末,松下在北京成立了松下彩色显像管有限公司,投资规模高达248亿日元。该公司是那个年代规模最大的中日合资企业,松下也成为首家在华建厂的外国家电品牌。在生产线全面落成之后,松下的彩电、空调等产品迅速走红全国,成为初代日系家电爆款。 在老大哥松下的带动下,日立、东芝、三菱、夏普等日系品牌蜂拥而至,在中国家电市场刮起一阵猛烈的日本风。 早在1965年便登陆香港的日立,和中国大陆市场接
      152评论
      举报
      日系家电,跌落神坛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4

      爱回收难盈利,二手手机行业苦等春天

      经济大环境的下行,让消费潮流发生了变化,理性消费取代消费升级成为年轻人的首选。这种变化,也带动了一系列相关产业的发展——比如二手回收交易平台。 日前,全国最大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平台爱回收的母公司万物新生集团公布最新财报,单季度营收再创新高。作为业内标杆之一,爱回收的优异业绩展现了二手消费电子交易行业的潜力。 央视财经早前的报道指出,截至去年年底,全国智能手机保有量超过18.5亿部,预计“十四五”时期闲置手机总量将超60亿部。如此庞大的闲置手机数量,无疑为二手交易市场带来巨大商机,更不用说还有同样数量惊人的PC、智能手表等电子产品。 然而,爱回收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高企的成本压缩了盈利空间,随着一众线上平台纷纷布局线下二手交易业务,市场竞争也在不断激化。 差点就要被时代淘汰的二手回收行业,如今正式重返舞台中心。新的剧情,这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自爱回收官网) 收入攀升、利润微薄,爱回收加速业务扩张 万物新生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相当年轻的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及服务企业。就二手电子产品交易GMV和市场份额来看,旗下的爱回收已经成为国内领先平台。除了爱回收之外,万物新生集团还拥有拍机堂、拍拍等业务。 万物新生集团三季度报的最大亮点,是破纪录的营收。 数据显示,万物新生集团该季度总收入为25.4亿元,同比增长29.2%,符合此前的业绩指引和市场预期。此外,整个集团三季度GMV也达到95亿元,同比增长14.5%。根据历史数据,万物新生三季度营收创下历史新高,且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同比增长。 从营收结构来看,自营业务仍占据大头,三季度销售收入为22.3亿元,同比增长33.7%。平台服务收入则录得3.1亿元,同比小幅增长4.4%,4.45%的综合收费率和去年三季度基本持平。 在GMV方面,自营业务和平台服务的贡献率和营收刚好相反。根据财报数据,三季度自营业务GMV为25亿元,平台服务GMV则高达70亿元,同比分别1增长4.5%和9.4%,后者占比仍维持在一贯高位。 不过创下新高的单季营收,也隐约存在一些挑战:增速正在放缓。 财报显示,过去四个季度万物新生总营收分别录得19.62亿、24.36亿、22.07亿和21.46亿元,对应的同比增速则分别为47.96%、48.18%、45.77%和14.88%,呈整体下滑趋势。虽然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反弹,但仍落后于去年同期
      506评论
      举报
      爱回收难盈利,二手手机行业苦等春天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3

      亚马逊、阿里们竞相押注,AR购物是刚需还是噱头?

      日前,亚马逊旗下时尚零售部门Amazon Fashion正式宣布和社交平台Snap达成合作,后者将为亚马逊平台上销售的数千款眼镜提供AR滤镜服务,供用户在线上试戴。 过去几年,AR+电商成为一股新潮流,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参与其中。德勤联合Snap进行的调查指出,AR购物市场规模最高可超千亿美元,用户基数超过1亿人。如今全球头号电商巨头亚马逊带头下场,无疑为AR购物再添一把火。 2022年,亚马逊乃至整个电商行业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刚刚过去的三季度,亚马逊净利润同比下跌9%至28.72亿美元,运营亏损也达到4.12亿美元,国际业务更是巨亏25亿美元。在重重压力下,亚马逊宣布大规模裁员,约1万名员工将失去工作。 寒冬中,亚马逊需要一些新的变化,重新焕发消费者的购物热情。然而,被寄予厚望的AR购物是真刚需还是一时的噱头?AR技术真的是电商平台的解药吗? (图片来自UNsplash) 巨头争相赴会,AR购物成为新潮流 Snap提供的AR试戴功能操作起来很简单。用户在Snap找到Amazon Fashion官方账号,即可左右滑动试戴不同眼镜,后台将自动生成AR 3D模型。如果有看中的眼镜,点击链接可直接跳转到Amazon Fashion进行结算,交易非常方便。 为了推广此次合作,Snap可是给足面子,为亚马逊提供流量扶持。在Amazon Fashion账号页面之外,Snapchat APP首页的滤镜搜索栏和相机页面也有引流入口。不仅如此,Snap还会为亚马逊提供AR营销分析服务,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调整AR技术和滤镜功能。 (图片来自Amazon Fashion) 根据官方说法,Snap提供的VR滤镜服务覆盖亚马逊平台上在售的雷朋、Maui Jims、Oakley等多个大牌的数千款眼镜。Amazon Fashion方面则表示,Snap 的服务将在未来扩张到其他垂类,包括服饰、鞋靴、美妆等。 Amazon Fashion CEO Muge Erdirik Dogan也在日前表示,和Snap的合作才刚开始,并且相信双方将联手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购物体验。 “虚拟眼镜一直是客户的最爱,我们很高兴和Snapchat合作为时尚品牌和数字消费者提供更多AR购物体验。” 事实上,AR+电商这对CP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眼前,亚马逊也不是唯一一家吃螃蟹的平台。在亚马逊之外,eBay、Shop
      343评论
      举报
      亚马逊、阿里们竞相押注,AR购物是刚需还是噱头?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2

      小牛电动,困于高端化

      北京时间11月21日,电动两轮车品牌小牛电动公布2022财年三季度财报,各项指标令人大跌眼镜:营收、净利润同比齐齐下滑,国内市场收入也较去年同期出现下降,唯一的亮点恐怕就是毛利率同比小幅提高。 作为带动电动两轮车行业高端化的头部品牌,小牛电动一度备受资本市场期待。在去年一季度,其市值曾攀上40亿美元的巅峰。 如今呢?截止21日收盘时,小牛电动单日暴跌13%,总市值仅剩2.34亿美元,较高点蒸发超92%。昔日红极一时的电动两轮车行业新星,无疑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 往更深层次角度讲,小牛电动失速,也给电动两轮车行业的高端化革命浇下一盆冷水。雅迪、爱玛等竞品,可千万不要开心得太早。 (图片来自小牛电动车官网) 利润暴跌96%,小牛电动电量告急 纵观小牛电动三季度报,悲观现象要远多于积极信号。 最基本的营收和净利润齐齐下滑,为小牛电动的三季度报奠定了悲观基调。 数据显示,小牛电动三季度总营收为11.53亿元,同比下滑6%,为连续两个季度下跌;净利润则录得29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9170万元暴跌96.8%,已经录得四连跌。此外,调整后净利润、每股收益等指标也全面下滑。 唯一值得欣慰的,或许是毛利率从去年三季度的20%小幅增长至如今的22.1%。 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改善毛利率,小牛电动靠的是出色的成本控制。数据显示,小牛电动三季度支出成本为8.98亿元,同比下降8.4%,录得两连跌。不过相较于今年二季度的6.6亿总成本,还是出现了36%的环比上升。 小牛电动成本端的主要压力,来自营销和原材料成本两方面。 数据显示,小牛电动三季度营销及销售支出为1.7亿元,同比大涨89.6%。这部分支出增加,主要是因为门店扩张带来的宣传需求,以及各类促销活动增多。至于原材料成本,也是小牛电动的老问题,主要受累于电池级碳酸锂价格飙升。 原材料成本上升的问题,短时间恐怕难以解决,此类客观因素也远非靠小牛电动一己之力可以改变的。但小牛电动真正的问题也不是节流——而是开源。 在小牛电动的营收结构中,电动车整车销售收入占比长期超过八成,是最主要的营收来源。在此之外,配件、备件销售业务和其他服务收入贡献率较低,暂时还难成气候。 尴尬的是,在刚刚过去的三季度,上述业务的收入全都掉头向下,昔日的现金牛也变得疲软无力。 财报显示,小牛电动三季度电动车合计销量为32.08万辆,同比减少19.2%。其中,国内市场
      5111
      举报
      小牛电动,困于高端化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1

      同性恋社交之王Grindr上市,“弯公司”也有春天

      11月18日,可能是美股年内最疯狂的新股诞生了。 通过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和Tiga Acquisition Corp.合并上市的Grindr挂牌交易后股价高开高走,上市首日最高涨515%,最终收涨210%,盘中触发五次熔断…… 如此火爆的行情,让Grindr这个有些陌生的公司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在一片萧条的美股IPO市场中,此前不显山不露水的Grindr凭什么杀出一条血路? 事实上,Grindr并不是突然冒起、被资本催熟的新公司。公众之所以对其感到陌生,因为它处于一条被长期忽视的赛道:LGBTQ社交。 LGBTQ,即男女同性恋者、双性向者、跨性别者和酷儿的统称。在政治正确风潮席卷全球的当下,相信大家对这个名词已经相当熟悉。而为男同性恋者提供社交约会服务的“弯公司”Grindr,则完美填补了这一市场的空白,并踩中了时代的风口。 雷军经典的“风口上的猪”理论,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用来形容当下大热的Grindr,似乎再正常不过。 不过踩中风口,只是第一步——想乘着风口青云直上,还需要真本事。能在北美社媒寒冬中迎风绽放,Grindr绝不止赢在政治正确。 (图片来自CNBC) 火爆行情背后,“弯公司”Grindr一波三折的上市路 Grindr在2009年3月正式上线,是全球首批瞄准男同性恋地理社交、陌生人社交赛道的社交平台之一。但受制于行业定位,服务千万“弯男”的Grindr一开始并不出名。 而且在推出之初,Grindr上线范围和提供的服务都相当有限:初始阶段仅在美国本土提供服务,随后扩张到英国,但并未第一时间向全球推广;刚开始只允许用户创建个人资料、共享地理位置并根据系统的推送浏览分布在周边的其他用户,以及提供聊天、发送图片和视频通话的基础功能。 彼时,LGBTQ尚未掀起声势浩大的平权运动,欧美各国也尚未被“政治正确”的舆论裹挟,Grindr还处于“小而美”状态。这款小众应用火出圈,既有运气因素和外界争议,也得益于自身实力。 2012年6月,Grindr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突破400万。这个数字自然无法和同期的Facebook、Twitter等大热应用相提并论,但那一年的另一件全民狂欢盛事,第一次让世人见识了Grindr的吸引力——伦敦奥运会。 据英国《周日人物报》(The Sunday People)报道,由于入住奥运村的各国运动员集中登陆Grindr寻找约会对
      1,2767
      举报
      同性恋社交之王Grindr上市,“弯公司”也有春天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21

      世界杯百年商业风云录:铁打的比赛,流水的品牌

      世界杯在21号凌晨正式打响,兴奋的不止球迷——还有场外的赞助商。 经过近百年发展,世界杯已经成为全球最值钱的体育IP。流媒体忙着争夺转播版权和制作定制综艺节目,短视频平台则抓紧时间策略各种预热活动,争夺流量入口;消费品牌摩拳擦掌制定传播方案、争抢球星代言,把自己的大字招牌空运到卡塔尔的每一个体育场和大街小巷…… 诚然,有不少品牌、企业乘着世界杯这股东风青云直上,尝尽了流量红利。但随着各类赞助费、版权费水涨船高,球迷、消费者对赛事的过度商业化产生质疑,世界杯“金钱帝国”王座下悄然撕开了一条裂缝。 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在即,或许我们正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回溯一下世界杯近百年历程里,商业开发的得与失。 对于赞助商和主办方国际足联来说,现在也到了重新审视自我,回应外界种种争议的时候了。 (图片来自UNsplash) 从吞金兽到印钞机,商业化拯救世界杯? 世界杯这项赛事本身的发展,以及商业化都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历程。几个阶段的改革和积累,才成就了如今的盛况。 阶段一:1930首届世界杯,东道主赔本赚吆喝 1930年,时任国际足联主席于勒·雷米特牵头举办了首届世界杯赛事,举办地选在乌拉圭。 由于当时全球交通并不发达,欧洲大部分国家处于一战后的经济萧条状态,许多国家对这项年轻的赛事缺乏热情,并不打算组队参赛。 不过大方的乌拉圭政府将这一届赛事视为改善国家形象、擦亮外交招牌的筹码,并投入了大量资源:兴建全新体育场,承诺为所有球队报销一切费用。就这样,乌拉圭和国际足联争取到了4支欧洲球队的支持,首届世界杯一共也就只有13支球队参加,亚洲、非洲和大洋洲国家并未参与。 这一初始阶段,世界杯还不是让所有球员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更不是让赞助商趋之若鹜的掘金圣地——亏损才是主旋律。 阶段二:1934-1950年,为商业化打基础 万事起头难,国际足联也深知世界杯商业化不可一蹴而就。在总结经验的情况下,国际足联从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开始实施一系列改革:参赛球队不再由主办方邀请,而是通过附加赛决出,增加赛事的含金量和球队主动参与热情;参赛队伍扩大到16支,且有10支是来自欧洲以外的球队,其中包括非国际足联成员国,也首次邀请了来自非洲的埃及队。 扩大赛事影响力和群众基础,增加赛事观赏性,都为日后的商业化打下基础。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二战阴影笼罩欧洲,年轻的世界杯无奈按下暂停键,直到1950年才恢复
      340评论
      举报
      世界杯百年商业风云录:铁打的比赛,流水的品牌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17

      虎牙终于爬出亏损泥淖,游戏直播却未熬过寒冬

      被看衰的虎牙,很想打一场翻身仗,但现实总是不如梦想那么美好。 11月15日公布的三季度报里,虎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成功让净利润转正,但营收继续下滑,咸鱼最终只翻了半个身。而在财报出炉后,虎牙股价连续下挫,11月16日收跌12.89%,资本市场的不满溢于言表。 过去两年,游戏、电竞热度不断上升,作为关联行业的直播却萎靡不振,此景此景令人唏嘘。虎牙和老对手斗鱼也都在今年传出裁员传闻,日子过得愈发艰难。 用户流失、主播出走、转型受阻,游戏直播还有未来吗? 虎牙和斗鱼也很想知道答案。 (图片来自UNsplash) 拼命压缩成本,虎牙告别“三连亏”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虎牙三季度的表现,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认为是缺点明显,但有进步。 最大的问题,是营收持续下滑。数据显示,虎牙三季度实现营收23.79亿,同比下滑20.06%,迎来“四连跌”。稍感欣慰的是,同比跌幅较今年二季度的23.19%略微收窄。 从营收结构来看,直播依然是虎牙的核心业务。三季度虎牙直播收入20.1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6.02亿元下降了22.48%,直播行业的大环境依旧难有改善。虎牙高层在财报电话会上解释道,付费用户数量减少和单用户平均支出下降,是造成虎牙直播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和此前相比,虎牙对直播业务的依赖程度略有下降。数据显示,2021财年虎牙直播收入101.86亿元,占比为89.73%,如今已降至84.78%。但被虎牙寄予厚望的广告、内容转授权等业务,表现也并不理想。 数据显示,三季度虎牙广告及其他收入为3.6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74亿小幅下跌。其中,电竞赛事转播权的分许可收入贡献最大。三季度,虎牙共直播了95项电竞赛事,总观看人次同比增长12%至6.6亿。 考虑到三季度有暑期游戏直播旺季,也有各项主流电竞赛事扎堆上线,虎牙这个营收水平无论如何都难以令人满意。根据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的报告,自2020年以来,三季度都是电竞热度的高峰期,去年一度达到99.8的巅峰。 至于虎牙三季度的主要亮点,则在于净利润转正,告别连续三个季度的亏损。财报显示,虎牙三季度归母净利润6042万元,此前三个季度则分别录得-3.13亿、-0.03亿和-0.19亿元。三季度的非GAAP净利润则为1.07亿元,环比增长近16倍。 但需要留意的是,虎牙三季度净利润仍录得88.55%的
      2,6727
      举报
      虎牙终于爬出亏损泥淖,游戏直播却未熬过寒冬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16

      Netflix溃败前兆:降不下的成本,挡不住的迪士尼

      在今年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Netflix CEO Reed Hastings很“高兴”地表示,公司只失去100万订阅用户这个消息令他感到兴奋,“因为市场之前都预计我们会流失200万用户。” 等到三季度,Netflix全球新增订阅用户数达241万,超市场预期2倍,数据无疑更加令Reed Hastings受到鼓舞。 但事实表明,Reed Hastings还是太容易满足了,也低估了眼前的困难。 截至今年三季度,Netflix全球付费订阅用户数为2.23亿;上周刚刚公布财报的迪士尼,流媒体订阅用户数已经达到2.35亿,单季新增1460万,无论增速还是订阅用户总数都全面赶超老大哥Netflix。 在迪士尼宣布投入重金发展流媒体业务的时候,Netflix就意识到这将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但迪士尼流媒体崛起速度之快,恐怕还是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 对于Netflix来说,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肉搏战,和迪士尼正面厮杀已无法避免。 但对整个流媒体行业来说,最值得关注的或许并不是Netflix和迪士尼孰胜孰负——而是那几个困扰整个行业的老大难题,真的会随着王权的更替而彻底消失吗? (图片来自UNsplash) 迪士尼真的超越Netflix了吗? 首先要明确一点:迪士尼旗下流媒体平台不止Disney+一个,迪士尼流媒体订阅用户数超越Netflix,并不意味着Disney+超过了Netflix。 在迪士尼财报中的流媒体用户这一栏,计算的是Disney+、Hulu和ESPN+三个平台的总用户数。 截至三季度(迪士尼2022财年第四财季),Disney+的订阅用户数为1.64亿,超过市场预期的1.63亿,单季净新增1210万。Hulu和ESPN+的订阅用户总数则分别为4720万和2430万,单季净新增100万和150万,后者稍稍低于市场预期的4723万。 从用户占比来看,Disney+无疑是迪士尼流媒体业务的主力,订阅用户规模远远抛离另外两个兄弟平台,但单平台订阅用户数依然不敌Netflix。 Hulu是迪士尼2019年从AT&T那里花费14.3亿美元买下的流媒体平台,内容更偏向成人化,旨在填补Disney+在PG-13等限制级别的内容空白,比如其代表作《使女的故事》。在美国流媒体界,Hulu和被用户戏称为“小黄台”的HBO Max竞争更为激烈。 至于ESPN+,一直聚焦在体育垂类,最大
      3,4526
      举报
      Netflix溃败前兆:降不下的成本,挡不住的迪士尼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15

      日系风过时、盲盒靠不住,名创优品出海找增量

      北京时间11月14日港股时段,名创优品公布2023财年一季度财报(截至2022年9月30日,下文简称Q3)。从数据来看,名创优品Q3业绩有不足,却也不乏亮点:营收增长持续放缓,副线品牌的发展也不算顺利;但利润端各项数据表现不俗,海外营收占比也有所提升。 在最近两年的专访中,名创优品CEO叶国富反复提及“兴趣消费”这个词,一直强调名创优品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但不断增长的门店数量和疲软的营收增速形成鲜明对照,年轻人似乎不再偏爱这个昔日顶流。 兴于流量、困于质量的名创优品,如今连流量优势都在消失。大举出海、发展副线品牌等一系列策略,能帮助名创优品赢回消费者的喜爱吗? (图片来自名创优品官方微博) 名创优品的喜与忧:营收增长放缓,利润加速反弹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名创优品Q3成绩单优缺点并存,总体来说瑕不掩瑜。 一方面,营收增长速度不算理想。 名创优品Q3营收同比增长4.45%至27.72亿元,环比增幅为19.6%。对比历史数据,Q3同比增速相较今年二季度的-6.23%大为改善,但和去年Q3的28.09%相比还是存在落差。值得一提的是,在Q3之前,名创优品的营收增速已经录得四连跌。本季度触底反弹,来得正是时候,但增速依然不足以令人放心。 营收增速之所以让人不满意,还有一个原因:门店数量在过去一年大幅增长,业绩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提升。 数据显示,截止三季度末,名创优品门店数量为5296家,同比增加了425家,环比则增加了97家。此外,同属名创优品集团旗下的TOP TOY品牌门店数也较去年同期增加37家至109家。和过往一样,名创优品的门店扩张还是依赖第三方加盟商,当前有97%的门店为加盟店。 扩张无法提振营收,俨然成为名创优品的老问题。翻看过去几年的财报可以发现,2020年Q2至今,名创优品门店数一直保持增长,在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更是连续三个季度净增过百门店。但与此同时,营收增速持续下滑,关店数量也在上升。光是今年前两个季度,就有超70家门店因各种原因关门歇业。 但另一方面,名创优品利润端各项数据表现不俗,净利、毛利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其中,Q3调整后净利率为15.1%,毛利率则录得35.7%,后者同比、环比分别提升9%和3%,两项数据均创下历史新高。此外,该季度股东应占溢利录得4.12亿元,同比大涨171.05%,创下近三个季度新高,也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09.09%。 得益于
      2851
      举报
      日系风过时、盲盒靠不住,名创优品出海找增量
    • 价值研究所价值研究所
      ·11-14

      波司登的烦恼,老国货的软肋

      双十一刚刚落幕,有关物流、售后、商家和平台优惠政策的各种吐槽已经开始爆发。 11月10日,有消费者向媒体爆料,波司登淘宝旗舰店的一款可脱卸帽莫兰迪宽松外套羽绒服疑似先涨价后降价。随后该事件被各大媒体转载报道,波司登、淘宝先后作出回应,官媒也下场发表评论,舆论正不断发酵。 作为高端羽绒服的代表,也是和加拿大鹅正面竞争的国货之光,此次闹出这么大争议实在令人对波司登日后的口碑捏一把汗。 但波司登并不是近期唯一一个翻车的品牌:从海天到李宁再到卡姿兰,调味品、运动服饰到美妆个护,诸多老国货品牌都遭受了市场的毒打,面临人设的崩塌。 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恐怕就是必然。乘着国潮经济的东风,过去几年老国货品牌热度攀升,积累了足以和国际大牌分庭抗礼的市场份额。但在风口过去之后,顽疾开始逐渐显露,又一步步将它们拖下深渊。 (图片来自波司登官方微博) 不缺钱的波司登:利润连涨五年,产品均价大涨80% 按照爆料人李女士跟媒体阐述的情况,在9月初双十一活动开启前,她看中的羽绒外套券后售价为979.28元。双十一活动期间,吊牌价变更为1349元,领券后结算价为979元,仅仅比活动前售价低了0.28元。 随后,官媒**也下场发表评论,提出大品牌如果不愿意让利,切勿打肿脸充胖子的观点。舆论持续发酵,将淘宝、波司登等主角连续多日送上了热搜。 目前,对于这一出先涨价后降价的闹剧,波司登、电商平台和政府有关部门都作出了回应。 波司登客服的回应是产品价格一直会随着活动力度而变化,“只要不超过吊牌价都是合理的”,不存在欺瞒消费者的行为。 随后,常熟市市场监管局也介入了调查,并于日前发布调查结果。据悉,这款编号B00145252F羽绒服今年6月在波司登天猫旗舰店开售,发售价为1499元,开售期间叠加各项优惠后到手价为969.61元。10月24日双十一活动开启后,该产品吊牌价变更为1349元。 根据调查报告,波司登该产品的售价符合平台要求的降价至少10%的要求,也没有违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规范“双十一”网络促销经营活动的工作提示》中禁止虚构原价、先提价后打折的要求。 事实上,作为主角的波司登没有那么缺钱,也不至于“玩不起”降价游戏。恰恰相反,乘着消费升级的东风,过去几个财年波司登在高端市场攻城略地,营收、利润都上了好几个台阶。 财报显示,2022财年波司登营收同比增长20%至162.13亿元,同比增长19.
      207评论
      举报
      波司登的烦恼,老国货的软肋
       
       
       
       

      热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