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算力或许是AI的终点,但只是协鑫能科的起点

这两天,“AI春晚”GTC大会到处刷屏,会上,英伟达CEO黄仁勋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在算力、机器人、医疗、汽车和通信等等领域展示了诸多领先布局。

最重磅的发布莫过于下一代芯片架构Blackwell(推理能力是上一代Hopper的30倍)和超级芯片GB200(算力是H100的6倍),这两个搭配起来可谓王炸,这么理解,按黄仁勋的介绍,如果用Blackwell训练一个1.8万亿参数GPT模型,只需要2000个GPU,90天时间,以及四兆瓦的电力。

AI盛世,百舸争流,但要问一句谁主沉浮,恐怕只有英伟达受得起此等殊荣。

这次大会上,国内算力领域标志性企业 $协鑫能科(002015)$$英伟达(NVDA)$ 公司就全球能源转型、加强能源算力合作进行了交流。能够和英伟达合作开拓AI新时代的企业无疑已经是赢在了起跑线上。当然了,这类企业本来也是非常具备硬实力。

最近市场上有一个段子流传甚广——“AI的尽头是光伏和储能”,黄仁勋也明确表示出了对于AI发展上能源的担忧,“如果计算机的速度不变快,人类可能需要14个不同的行星、3个不同星系、4个太阳为这一切提供燃料”。这句话很好理解,如今AI的两大上游就是算力和能源。

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越是上游越具备成本优势,正如英伟达在算力上拥有碾压友商的优势,协鑫能科在能源上也具备差异化的壁垒优势。

稍微了解这个领域的铁子们都知道,协鑫能科是绿电供应+AI算力双重优势的上市公司。从幂律模型来看,算力和能源就是两条交叉的斜向上曲线,奇点(交叉点)之前算力在上、能源在下,奇点以后算力在下,能源在上。毫无疑问,现在AI的发展已经逼近(或许过了)奇点,能源将是AI和算力最大制约。

现阶段,在能源和算力的“两人三足”游戏上,协鑫能科难逢敌手,协鑫把这种玩法叫做绿色算力,或许可以凭一己之力带起算力产业一个重要分支的发展。

绿电方面,截至目前,协鑫能科已完成500余MW光伏电站收购交易、并在重点区域开发以“鑫阳光”品牌为核心的分布式光伏,同时在江苏、宁夏等地完成了多个新型储能电站的备案手续,进入投资建设阶段。

(能源)算力方面,协鑫能科有望弯道超车,秒杀鸿博等一众企业。2023年8月,国内首个能源算力中心——协鑫智算苏州相城项目正式投运,10月,协鑫向上海信弘采购9.25亿元搭载了英伟达最先进GPU的服务器(NVIDIA DGX H800),预计新增智慧算力规模达4000PFLOPS,如项目顺利落地,非常有望成为全球阶段性规模最大的能源智算中心。客户上,协鑫与华为数字能源开展全面合作,并与九州云、谷梵科技签署投资框架协议,现有项目有望带来示范效应,助力后续客户开拓。

整体来看,协鑫能科在苏州、上海部署了两个能源智算中心,算力规模均为1000PFLOPS。协鑫计划于2024年前完成超3000P算力规划,在全球设立15个能源智算中心,固定投资规模超百亿,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未来更是剑指万P的规模。

行业内,看到能源算力前景的公司屈指可数,协鑫的战略部署更是领先了政策半年有余。直至2023年10月,工信部等六部门才联合印发《算力基础设施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提出“算力+能源”,加快建设能源算力应用中心,支撑能源智能生产调度体系,实现源网荷互动、多能协同互补及用能需求智能调控。

算力是新型生产力,新型电力系统是以数字信息技术为重要驱动,以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系统,是新型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和实现“双碳”目标的关键载体。“算力+能源”融合发展成为构建新型电力系统的必然要求。协鑫能科恰好有的是别的算力公司都不具备的能源电力运营经验。

在AI和新能源日新月异的新时代,切记一点就是要抓住机遇,不要比友商走得慢。协鑫手上纯现金就有40多亿元,手里有余量,战略上自然能够哪哪不落下,四处开疆拓土。

在挺进能源算力赛道的同时,协鑫能科在新能源的原有赛道并未落下。2023年8月,协鑫的年产20GWh储能系统项目投产,项目定位于液冷PACK标准化单元、储能液冷一体机、储能液冷集装箱等高端储能产品的研发制造,预计2024年可实现产值140亿元。此外,公司规划了3年内在长三角和大湾区建设运营50个全液冷超充站。

能源电力上的棋先一招,新能源上的大步迈进,协鑫能科以能源为枝干的科技树顺理成章地开枝散叶,误打正着,也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储不如用,协鑫走出了一条解决风光弃电的新路子,而且相对于算力配套能源,能源配套算力更为轻松合理。

随着上下游生态的产业链布局不断进阶,协鑫能科的算力和储能毛估估已具备撑起公司千亿市值的底气。

# 英伟达盘前冲上$140!何时能等来回调?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