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斌penny
梁斌pennyLV2 无畏虎
暂无个人介绍
54关注
510粉丝
0主题
22勋章
打新情报员
avatar梁斌penny
2021-09-02

商汤科技:“赋能百业”的AI第一股打新有风险吗?(第27期)

“8月28日,主打人工智能的商汤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预计近期在港上市。”人工智能的风已经吹了很多年,但目前国内AI龙头连年亏损,产品落地效果一般。为此,很多人认为商汤科技此次IPO大概率会演变成为一场闹剧。 那么,号称“赋能百业”的商汤科技,国内AI第一股,究竟会不会破发?今天,借招股书和其他资料,我们一起来聊聊这个话题。 一.业务剖析:年均20亿砸研发,商汤的重心在哪? 研究商汤科技业务之前,首先要明确一点:人工智能有两大核心任务,一是技术持续创新,二是规模化。 技术创新就不用多说了,基本处于“短期发展中国家落后于发达国家,长期协同进步”的局面。而人工智能的规模化,指的是大量的人工模型在全垂直领域的低成本生产和运维,它需要超强大的算力和不断更新的算法来支撑。规模化将有助于解决人工智能的通用性问题、产业化落地问题,对我国全社会数字化转型、产业结构改革至关重要。 人工智能的主流技术路线是“算法+算力+数据”,算法源于人,算力依靠数字化基建,数据覆盖全行业。对于商汤科技而言,算力全国第一并且仍然在提升,算法有强大的研发团队支撑,数据有国内第一的市场渗透率(14%)作为基础。就业务基础来说,商汤的优势是肉眼可见的。 01 核心产品 软件产品和服务是商汤的核心业务,也是当前收入的主要来源。商汤的核心产品是SenseCore,用于量产人工智能模型,为用户提供软件产品和服务,就好比粒子对撞机一样,推动算法、模型、算力发生碰撞。SenseCore有三层,分别是: 算力层:以AIDC为基础,囊括芯片和底层传感器等技术; 平台层:整合数据平台、深度学习训练框架、计算与推理引擎和模型生产平台,打通从数据存储、标注、加密到模型训练、生产、测试、部署的全链路、批量化过程; 算法层:包括各种算法模块和工具箱,不仅有城市交通等高频应用场景算法,也有火灾、垃圾检测等长尾低频算法。 Sensecore解决工业级应用人工智能模型开发成本高昂的问题,解决长尾市场需求独特、没有数据的问题,解决绝大多数行业或者企业缺乏研发资源的问题,解决人工智能模型的兼容性问题。根据招股书,Sense core商用模型的生产速度逐年提高,目前已经累计生产超过22000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可以说,Sensecore是商汤的护城河根基,当然也花费了巨额的研发资源。然而,需要使劲砸钱的远不止Sense core。为了提高算力,推动人工智能通用化、长尾市场人工智能技术落地,商汤于上海临港打造了亚洲最强算力的新型人工智能计算中心(Artificial Intelligent Data Center,AIDC),将于2021年底完工。AIDC的算力有多强呢?如果把全部算力用于视频处理,那么AIDC的日处理时长将达2.36万年。但商汤的AIDC的运作重心不是视频,而是智慧城市,它能满足四个20000万以上人口的超大规模智慧城市的计算需求。但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表示,Sense core和AIDC仅仅是商汤“AI大装置”建造规划的基础而已。当然,这也意味着商汤科技还将继续面临巨额的资金需求。 (AIDC,图片来源于商汤科技官网) 除了软件产品和服务,商汤科技还涉及硬件业务,即智能前端设备应用,比如人脸识别闸机、身份验证一体机、商户娱乐营销使用的互动广告机等软硬件落地业务。 (商汤SenseID 030人证核验测温一体机) 02 业务布局 国内人工智能有4大龙头企业,商汤是业务布局最广的,主要包括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慧汽车,均搭载核心产品Sense core,以实现落地推广。以下为各项业务的简单介绍: 智慧商业是老业务,为企业服务,合作客户多元,市场渗透深。目前,商汤科技已经与国内外3500多家知名企业和机构合作,包括中国移动、小米、阿里巴巴、雪球、微博、vivo、万科、苏宁、融创等。 图:商汤科技为小米提供多个人工智能SDK,包括智能手机相册、超分辨率、超级夜景摄影等功能,以助力其提升用户体验。 智慧城市对接当前正在大力建设的IT基建设施,主要用于城市运营管理,比如消防栓、井盖、电线杆等公共设施管理,以及火灾、交通事故、道路损坏、乱停乱放等公共事件追踪,甚至自然灾害影响分析和救援、重建进展跟踪等。智慧生活的产品包括SenseME、SenseMARS、SenseCare平台,分别对接物联网设备制造商、半导体和移动应用程序开发商、医疗服务等行业。其中,SenseCare模块已经取得了国家药监局的三项认证、CE两项认证。 智能汽车的产品为SenseAuto(绝影),为汽车提供驾驶辅助系统、智能座舱系统、AI-as-a-Service等服务,为车辆运营商提供搭载Sense Auto Robobus的无人巴士,为汽车提供车路协同产品,实现车与道路设施的互动。目前,商汤智能汽车业务的主要合作伙伴为本田,另有30+家国内外车企客户,是50+款车型的供应商。 就嵌入模型数量而言,智慧商业9300+个,智慧城市14000+个,智慧生活3500+个,智慧汽车50+。智慧城市超越智慧商业成为商汤科技的主打业务。 就各大业务收入占比而言,智慧商业、智慧城市占主导地位,其中,2021年上半年,智慧城市收入占总收入近五成。 与同行相比,商汤科技的业务布局相对较广,基本实现全行业覆盖。综合来看,商汤科技业务分类明确,行业覆盖较全,各项子产品有强大的算力基础支撑,当前落地情况尚可。商汤科技对自身的定位是:让人工智能落地全社会全行业,打破人工智能的感知瓶颈、交互瓶颈和决策瓶颈,推动人类进入普惠型智能社会。 不过,蓝图美好,产品硬核,业务格局大,都不代表商汤科技在市场上拥有绝对优势,根据它的财务情况和经营结果可见一斑。 二、经营结果:3年亏200+亿,商汤的价值在哪? 01 盈利情况 营收和毛利方面,商汤科技近三年营收和毛利均呈逐年增长的态势。其中,毛利增长较快,,营业收入增长放缓。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实现16亿元的营业收入,毛利率从2020年的72.1%增长至73%。对比国内人工智能同行,商汤的毛利率水平和发展趋势是最优的。净利润方面,商汤科技自成立以来仍未实现盈利,亏损呈扩大趋势,但亏损增幅放缓。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亏损21.5亿元,同比下降0.7%,亏损基本维持稳定,就净利润发展趋势而言,商汤未来几年有扭亏为盈的可能。从成本构成来看,对商汤科技利润造成重大影响的是研发开支、行政开支。其中,2021年上半年的研发开支增长幅度、行政开支增长幅度都较大。商汤科技解释为:研发开支暴增是因为研发团队扩大、薪酬开支增加,行政开支增加是员工福利增加所致。可见,对于商汤科技而言,招纳技术精英和管理技术精英都是难题,也是盈利必须突破的瓶颈。 02资产负债情况 从总资产规模来看,商汤科技的总资产规模是逐年上升的。其中,非流动资产稳步扩张,2018年的物业厂房和设备投入5亿,2019年为18亿,2020年为19亿,2021年上半年为22亿,说明商汤科技仍在大力投入人工智能基建。流动资产增长较快,可能是多轮融资所致。 从总资产构成来看,商汤科技总资产规模中,流动资产显著较多,且有稳步上涨的良好态势,表明企业有一定的支付和变现能力。从流动资产构成看,流动资产结构呈现出三大特点: 一是2020、2021现金、定期存款暴增,2021年开始增加金融资产; 二是2020年应收优先股股东款项暴增; 三是应收账款、预付款项占比较大。第一个特点:2020年,商汤的存款和现金等价物172亿,流动资产占比约54%;2021年上半年为168亿,流动资产占比约69%。体现出商汤科技对现金储备的重视,对比2019年及之前的情况,这可能是由于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商汤科技列入制裁实体清单,引起了商汤科技的危机感。同时,美国制裁,AI主营业务造血又太弱,再加上历史高额融资和连年亏损,商汤科技2021年增加了21亿的结构性存款,流动资产占比约8%,进一步体现了商汤“上现金储备保险”的意图。 第二个特点,继成立以来10轮融资后,2020年商汤科技又获得了上市前最后两轮融资,其中7月份的16亿是商汤历史上最高融资额。截止至2020年9月最后一轮,商汤科技优先股认购成本已经飙升至0.4094美元/股。2020年暴增的应收优先股股东款项即源于此。 第三个特点: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自2019年开始基本保持在40亿美元的水平,根据招股书,商汤科技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分别计提了1、2、6、7亿美元的坏账准备,坏账准备的增加、利润的减少,提示商汤可能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压力可能来源于第一大客户收入增加,该客户决策周期长导致商汤不得不面临长账期,也可能来源于商汤较高的客户信用风险。但同时,招股书也提示应付款账期有所增长,表明商汤上下游压力还没有触及红线,现阶段安全。 从非流动资产构成看,“物业、厂房及设备”是稳步增加的,符合商汤科技正在扩张的AI基建现状。值得注意的是,在非流动资产中,“按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规模以及增速均远超“物业、厂房及设备”,这也导致市面上不少“主营业务造不了血,风投来补上”的声音。 从资产负债情况来看,商汤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呈逐年增长的态势,且均>1,一直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03 现金流情况 商汤科技的现金流情况相对简单: 第一,投资、经营活动全靠融资“输血”; 第二,融资规模扩大,2021年上半年发行优先股获得融资92亿,偿还往年应付优先股款项后仍有35亿净额,同比增长420%;商汤当前帐上净额89亿,现金相对充足; 截止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已经完成了12轮融资,融资额超过52亿美元,是国内最受资本青睐的人工智能企业。 三.市场风向:6年融资200+亿,估值才400亿,商汤会不会破发? 目前市场上对商汤科技的评价褒贬不一, 看好商汤科技的普遍因为: 1、环境好。国内AI龙头,既有国家战略筹码,又有时代驱动; 2、基础好。商汤科技重基建、重研发,符合我国通用人工智能、普惠人工智能的市场需求; 3、市场好。业务覆盖广,市场渗透国内第一,芯片、软件平台技术成熟,研发和市场基础深厚; 4、处于“量变转质变的节点”。商汤科技营收稳步增长,且毛利高水平、高增长,亏损势头有减弱趋势。 不看好商汤科技的普遍因为: 1、效益差。连年亏损,高负债、高风险资产结构,流动性压力大,危机重重; 2、高风险。主营业务造血能力差,无力支撑庞大的野心,风投占比太高; 3、落地差。护城河不明显,产品落地较差,商业模式成效较差。 目前,市场对商汤科技的估值仅在400亿附近,对于前期的投资股东而言,回报率才2倍,实在不足以支撑“烧钱又不挣钱”的AI龙头扩大发展。 综上,我们既看好商汤科技的发展大势,同时也对其眼下的打新提示风险。 全文总结: (1)商汤科技业务格局较大,技术基础雄厚,产品和服务多元化,市场渗透深,但商业模式有待创新,产品落地有待加强; (2)商汤科技毛利率高,营收稳步增长,资产雄厚,现金储备多;但盈利能力差,营收增速连续放缓,主营业务造血能力太差,目前靠融资续命,可持续性不高,风险高; (3)市场上对商汤科技的评价不一,结合其他基本面信息,我们对商汤科技打新提示风险。
商汤科技:“赋能百业”的AI第一股打新有风险吗?(第27期)
avatar梁斌penny
2021-05-27

时代天使招股书——隐形牙套背后的百亿估值(第20期)

牙科隐形矫正第一股‘’时代天使‘’即将招股,预计招股时间5.28-6.2,其对标美股是ALGN,国内推出的产品叫隐适美,近一年涨势夸张,自2020股价低点127.88在短短一年时间涨幅超过350%$时代天使(临时)(90035)$ 据市场消息,中国隐形正畸龙头时代天使已于近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即将成为牙科领域首个IPO的隐形正畸企业。时代天使于2003年成立,是一家全球性的集口腔隐形正畸技术、隐形矫治器生产及销售的服务提供商,也是中国最早提供隐形矫治方案的供应商。 一.行业环境:景气度高,赛道好 1.1 行业景气度高 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中国2019年的医美渗透率仅3.6%,远低于美国的16.5%以及韩国的20%。随着国内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年轻群体将成为医美消费主力军。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医美市场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当前行业增速已经领跑全球。 (图片来源于:21金融圈) 正畸,简单来说就是对不整齐的牙齿(专业术语为错颌畸形)进行矫正。市场上的正畸需求不外乎治疗、医美两种,近年来,后者的需求增长潜力更为强劲。正畸需要佩戴牙套矫正,牙套佩戴时间长,并且护理十分麻烦,最关键是不美观。因此,美观、容易清洁、拆装简单并且价格亲民的隐形矫治器迎来了广阔市场。 1.2赛道好,竞争者少 根据时代天使招股书,中国牙科护理服务市场从2015年的132亿美元已经增长至2019年的24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16.9%,预计2030年达到752亿美元。与美国相比,市场规模差距逐渐缩小。 中国牙科护理市场规模的扩大,尤其是正畸市场的扩大,有一部分源于“颜值即正义”观念的普及,牙齿甚至已经被认为是医美的首要对象。数据显示,至2019年,中国已经成为隐形矫治的第二大市场(第一大是美国),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2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1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56%,2030年有望达到119亿美元。目前,时代天使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约为41.3%,与历史悠久的美国企业隐适美相比还高出0.3个百分点。可以说,在正畸市场上,时代天使是当之无愧的国货之光。 二.筹资环境:优质股东“带资源”助力 时代天使目前的控股股东为松柏正畸(持股比例67.12%),松柏正畸是高瓴资本的全资子公司。根据有关资料显示,松柏投资是全球涉足口腔产业最多的投资集团,其控股的相关企业几乎占领了现代牙科的全产业链,包括矫治器、种植体、生物再生、影像设备等,是牙科以及口腔护理行业的专业投资者。时代天使是松柏投资的控股企业中第一个上市的企业,未来发展必定受益于控股股东的全产业链资源。 (图片来源于:智通财经) 据媒体报道,不少知名投行给时代天使出了超高估值,其中,高盛给出最高450亿港元估值,中银给出最高365亿,TTM均102-165倍。 三.核心竞争力:宽护城河,高毛利 3.1高准入壁垒 高技术壁垒:其研发需要横跨临床口腔医学、生物力学、材料科学、计算机科学以及智能制造技术五大专业,跨学科研发能力需要充足的物力、财力资源垒起,门槛较高。时代天使目前的隐形矫治服务已经十分全面、成熟,从辅助牙科医生诊断到矫正器交付基本实现全线自动化,提高了市场的进入门槛。高技术壁垒:其研发需要横跨临床口腔医学、生物力学、材料科学、计算机科学以及智能制造技术五大专业,跨学科研发能力需要充足的物力、财力资源垒起,门槛较高。时代天使目前的隐形矫治服务已经十分全面、成熟,从辅助牙科医生诊断到矫正器交付基本实现全线自动化,提高了市场的进入门槛。 高生产壁垒:每位患者的隐形矫治全过程一般需要定制40-60副矫治器,这种高复杂性的规模定制化生产能力需要从人力、设备、技术到财力的深厚基础做支撑。时代天使研发人员占总员工数量的9.3%,研发支出比年均约10%;与浙江大学、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学等院校机构建立合作研发关系。同时有全面的数字化定制设计系统、充足且先进的3D打印机,以及完善的生产设备体系。 高发展壁垒:时代天使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约为41.3%,与历史悠久的美国企业隐适美相比还高出0.3个百分点;再加上时代天使正值IPO之际,已经步入发展快车道,壁垒之高不言而喻,一般的市场新进入者不可能轻易挑战。 3.2高毛利 时代天使2018、2019、2020前三季度毛利率分别为63.8%、64.6%、70.8%,毛利率处于稳步上升趋势,意味着时代天使在行业内具有较强的定价能力。其对标企业艾利科技2019、2020的毛利率也超过70%,分别为72.46%、71.33%。两大龙头企业不相上下,说明正畸行业潜力无限。 3.3现金牛,发展底子厚 时代天使依靠经营活动取得净现金额增长较快,但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增速减缓。结合现金流量表的三大现金净额不难看出,时代天使目前并不缺钱,足以支撑其研发和业务布局。根据时代天使公开的扩张计划,其正在无锡建立126000平方米的研发中心,预计2024年7约竣工,2021年底将开始前几条生产线的投产。根据预期,该基地设施一旦全部投入使用,时代天使将有年1亿个隐形矫治器的产能。 四.风险因素 4.1卡脖子的牙医资源 中国正畸医生少,导致“市场的争夺=正畸医生的争夺”。数据显示,时代天使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平均每个医生执行的案例分别只有6.76、7.6、6.91件。可见,对于时代天使而言,要稳扎正畸市场,首先要圈的是牙医资源。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于:智通财经) 4.2收入来源单一,盈利能力趋弱 收入来源单一。时代天使超过95%的收入来源于隐形矫治解决方案服务,只有平均3%左右来源于牙科诊所服务费等费用。而对标企业ALGN还有约16%的设备销售收入,如口腔扫描仪。可见,时代天使目前的收入来源相对单一。利润率低,增长缓慢,营销领跑。时代天使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5827万元、6806万元、1.56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1.9%、10.5%、25.9%。高毛利没有形成眼下的高利润优势,盈利能力仍未稳定。2018、2019、2020前三季度,时代天使的销售与营销费用占比分别为16.7%、19.0%、18.2%,显著高于同期研发费用占比(10.3%、12.5%、11.4%);其中,广告以及推广开支、销售人员开支占比较高,表明目前时代天使正在依靠销售来占领市场。同时,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时代天使通过分销商销售产生的收入分别为11%、29.9%、32.8%;这意味着时代天使对分销商的依赖程度加强。 而高额的营销战略是否能换来稳固的市场渗透,仍然有待观望。 4.3美国隐形矫治部分纳入医保,这对于中国而言长路漫漫。 总结 1)时代天使作为首个隐形矫治IPO的中国企业,所处医美行业景气度高,潜在市场广阔,竞争对手少,投资方优质,毛利率高,赛道和资源都十分优秀。 2)隐形矫治方案是否采用直接取决于牙医,我国牙医资源稀缺,市场渗透有明显的卡脖子迹象;时代天使收入来源单一,盈利增长并不诱人,PE可能不满足投资者期待;隐形矫治器复购率低,面临竞品竞争的潜在风险。 — END —
时代天使招股书——隐形牙套背后的百亿估值(第20期)
avatar梁斌penny
2021-04-28

“拿下美股财报”系列(三): 年报背后的“故事” ——读懂蔚来、理想、小鹏的最新财报

新能源车企“千帆竞发”: 谁卖了更多的车? 谁更能赚钱? 谁率先赚到了钱? 简单的问题看推送就可略知一二,而了解背后的故事,唯有阅读年报。 有人说:我没有财务基础,年报里很多财务报表,看不懂。但实际上,年报的目的无非就是传达企业的有效信息,信息的表达也不外乎数字、文字。所以,看年报,财务有财务的看法,非财务人员其实也另有门道。 本期我们来聊聊这个“门道”,借“蔚来、理想、小鹏”三家企业来学习学习—— “如何读懂年报背后的故事”。 一 年报的众多内容中,“经营情况”最热门 中概股年报一般分成三个部分,每个部分的结构是SEC固定的,企业根据实际情况披露。我们在各种文章中看到数据,通常来源于年报第一部分,比如“关键信息”、“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年报的三大部分大致结构如下: 年报就像企业定期发布的一本杂志,你对企业的哪方面感兴趣,就翻到哪一页去读,基本上,你想了解的企业信息,年报里都有。 我们以蔚来、理想、小鹏三家企业为例,通过三个问题了解它们近期的经营业绩。 本文年报数据来源 蔚来: https://www.sec.gov/ix?doc=/Archives/edgar/data/0001736541/000110465921046834/nio-20201231x20f.htm 理想: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791706/000110465921034154/a21-5895_120f.htm 小鹏: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810997/000119312521118515/d63077d20f.htm 例一:想知道谁卖了更多的车? 方法:翻到第一部分“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OPERATING AND FINANCIAL REVIEW AND PROSPECTS),数据和文字将直截了当告诉你结果。 蔚来:“到2020年,我们交付了43,728辆汽车,包括10,861辆ES8、27,945辆ES6和4,922辆EC6。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共交付了75,641辆汽车。下表列出了所示期间与我们的车辆有关的交付数据。” 理想:“我们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创新者。我们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高级智能电动SUV。通过我们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我们为家庭提供安全,方便和精致的产品和服务。我们是在中国成功商业化EREV的先驱。我们的首款车型Li ONE是六座大型豪华电动SUV,配备了增程系统和尖端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我们于2019年11月开始量产Li ONE,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已交付了超过33,500辆Li ONE。” 小鹏:“我们于2018年11月开始生产G3,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已向客户交付了24,736单位G3。我们开始生产P7,并于2020年5月开始交付,到2020年12月31日,我们已向客户交付了15,062台P7。我们计划在2021年推出我们的第三款Smart EV轿车。” 单看总销量,蔚来>小鹏>理想。但结合车型,蔚来车型最多,覆盖市场更广,平均每个车型销量14576;小鹏有两款车(G3、P7),平均每个车型卖出19899辆;而理想只有一款车(Li ONE),单个车型卖出33500辆,如此一来,三个品牌的单车型销量排名变成了:理想>小鹏>蔚来。 可见,三个公司去年虽然总销量有高低,但谁更有优势却不好说。 例二:想知道谁赚了更多的钱? 方法:还是第一部分的“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企业对自己的盈亏进行了简而有力的描述。 蔚来:“由于上述原因,我们在2020年净亏损为53.041亿元人民币(8.129亿美元),而在2019年则为净亏损112.957亿元人民币。” 理想:“由于上述原因,我们在2020年发生了人民币1.517亿元(约合2,320万美元)的净亏损,而在2019年则是人民币24亿元的净亏损。” 小鹏:“由于上述原因,我们在2020年发生了净亏损人民币27.320亿元(4.187亿美元),而在2019年则为人民币36.917亿元。” 可见,三家企业从2019到2020都在亏损,按照亏损额来看,理想<小鹏<蔚来。同时,三家企业2020年亏损都缩窄了,从亏损缩窄幅度来看,理想(93.68%)>蔚来(53.04%)>小鹏(26.00%)。这样看来,理想的赚钱能力是不是更强一些? 例三:想了解企业的经营策略? 方法:经营策略,简单来说无非两个问题,一是“企业收入从哪来”,二是“企业把钱花哪了”。在年报中,这两类信息都几种体现在“关键信息”和“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两部分。“关键信息”中简单粗暴地抛数据,“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则对近三年的数据进行了耐心解释。有理有据,通俗易懂。 我们根据三家企业的“关键信息”进行了简单整理: 根据上述信息: 2020年总收入最高的是蔚来,最少的是小鹏,单考虑“销售与营业成本”的话,三家企业都还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毛利率最高的是理想,最少的是小鹏;卖服务最多的是蔚来;研发投入最多的是小鹏。 另外,在“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中,三家企业对收入和成本构成又进行了进一步的耐心解释: 不难发现,三个企业经营策略有很大出入:毛利率最高的理想,看似最能赚钱,在研发上孤注一掷的小鹏稍显固执,研发、服务、产品创新一样不落下的蔚来貌似格局最广。 小结: (1)年报信息全,重要内容集中在“关键信息”、“营运及财务回顾、前景”、“财务报表”三个条目中; (2)年报信息形式包括数据、文字,列数据呈现客观现实,文字描述解释其中原因,简单清晰,通俗易懂。 二 窥企业全貌,还得看业务布局和环境 了解企业全貌,读年报就要读更全。为此,我们可以根据个人的认知习惯搭建阅读导图,理清阅读思路: 了解财务情况,也就是了解企业钱花得怎么样。目的是为了评估企业的资金运营能力,资金花在了正确的地方,才会产生更合理、更有前途的收入。年报为我们提供最直观、最基础的财务信息。(如果需要更专业的评估信息,可以从券商平台获取,比如杜邦分析) 了解业务布局,也就是了解企业业务做得怎么样。目的是为了评估企业的商业模式的落地情况。不同行业、同一行业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业务布局可能会发生改变。了解企业业务布局可从研发、营销、服务三个点切入了解。其中,研发代表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营销代表企业产品的市场接受度,服务代表企业的战略布局。业务情况主要看第一部分“有关公司的信息”。 了解经营基础,也就是了解企业所处的环境怎么样。目的是为了评估企业的发展前途。影响企业发展前途的,一有高管,二有政策环境,三有行业环境,企业年报为我们提供了一部分关键信息。比如,高管信息看“董事、高管和雇员”,政策环境、行业环境看“关键信息”中的风险部分。 接下来我们尝试用这个框架了解了解蔚来、理想、小鹏的赚钱能力。(由于上文已经对基本的财务数据进行了分析,下面仅探讨三家公司的“业务布局”与“经营基础”) 首先是蔚来: 蔚 来 理 想 小 鹏 从三家公司的去年的“业务布局”和“经营基础”可以看到,新能源车企现阶段面临的两大难题,一是技术难题,二是运营难题。 技术上,三家新能源车企的核心技术各有千秋。理想快速占领两种动力的过渡地段,并且迅速取得了业绩;小鹏一头扎进技术研发,意图建立牢固的技术壁垒,蔚来则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固的纯电动技术体系。从发展性上看,小鹏和蔚来不相上下,虽然理想在技术上仍未透露更多的方向信息,但在如今的时代,技术堡垒还是存在有效期的。不久的将来,电车市场终将剩下几大巨头,而它们护城河却不一定是由技术造就的。 运营上,小鹏、理想似乎已经放弃挣扎。蔚来的运营已经涉足金融、服务、用户以及技术上,而这几大元素,恰恰是当今时代堆砌“城墙”的珍贵资源。 小结: (1)了解企业总体情况,要搭建适合自己的年报阅读导图; (2)完整的企业近况,需要从财务、业务、环境等角 三 总结 (1)阅读企业年报是了解企业最有效的办法,年报由数字和文字组成,看似复杂累赘,实则有理有据,通俗易懂; (2)阅读企业年报可根据偏好翻阅,片段阅读丝毫不影响理解; (3)要看企业近期全貌,最好构建阅读导图,根据框架定位阅读; (4)新能源汽车企业竞争激烈,三家各有侧重,蔚来,服务收益第一,看上去更加的拓展服务,扩大周边服务;理想第一、侧重效率,提高毛利率,稳住现金消耗,打持久战;小鹏研发投入第一,走的是技术流,不惜降低净利润,通过技术路线获得未来的市场竞争机会。 声明:本文图表资料均整理自SEC官网,文中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蔚来(NIO)$ $理想汽车(LI)$ $小鹏汽车(XPEV)$
“拿下美股财报”系列(三): 年报背后的“故事” ——读懂蔚来、理想、小鹏的最新财报
avatar梁斌penny
2021-02-22

一文看懂Gaap & Non-Gaap的区别

目前在美股市场,存在两种比较常见计量规则,一种是官方的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强制披露;另一种是NON-GAAP---企业在GAAP基础上自行调整的披露结果,是非标准的且企业自愿披露的。 01 基本定义 Gaap的全称是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即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美股上市公司一般都需按照GAAP定期披露业绩和财务状况。 Non-GAAP则是Non-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即公司依据自身情况在GAAP的基础上自行调整,目的是“更好”地展示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 Non-GAAP财务计量指上市公司除了按照GAAP和其他法规准则要求进行财务披露外,还需要以其他财务计量的方式对企业的经营活动、财务状况及现金流量进行披露。GAAP和Non-GAAP财务计量之间的差异(即Non- GAAP调整项),最常见的由两部分构成: (1)一次性损益。包括一次性出售资产的收益、一次性的汇兑损益、一次性的资产减值和一次性的政府补助等。这些一次性损益的出现可能是由于企业在财务报告期内的特殊活动所产生的,只对企业当期的损益产生影响,具有特殊性,不具有持续性和一般性,通常对同一企业未来的生产经营业务不会产生影响。 (2)非现金损益。如股权激励费用和“折旧”,尤其是无形资产摊销。企业财务人员通常改变报告期的折旧方法来进行盈余管理。因此,一些非现金项目的变化并不能直接从财务报表中看出。 Non-GAAP财务计量的初衷是为了让投资者更好地了解企业的经营业务与财务情况,而不是一味的局限于管理层对外报出的财务报告指标。 从目的上看,Gaap目的在于满足会计信息使用者的需求,规范企业的财务披露行为。Non-Gaap目的在于突出企业业绩表现,为其获得良好的市场资源。 从效果上看,企业在相对自由的披露环境下,通过Non-Gaap调整可达到的效果包括:扭亏为盈、突出主营业务发展实力、突出业务能力、稳定市盈率、优化业绩表现等。 从方法上看,企业的Non-Gaap调整主要通过股权激励、折旧及摊销、投资性资产重估等指标入手。其中,剔除股权激励费用的影响是互联网、科技等轻资产企业最常用的手段;折旧及摊销是重资产企业的重点关注项目,但近年来轻资产企业也开始重视无形资产的摊销与折旧,比如流量变现;投资性资产重估则是互联网金融企业、房地产企业的重点关注内容之一。 理论上,GAAP通常会低估企业盈利数据,NON-GAAP则会帮助企业展示更好看的盈利状态。有研究发现,标普500公司中有88%选择NON-GAAP,而在NON-GAAP的加持下企业净利润平均提高82%,并且没有违反美国SEC相关监管要求。 02 举例说明 企业如何利用NON-GAAP?NON-GAAP后结果与GAAP有何差异? 目前,企业在NON-GAAP中常用的三大场景包括股权激励、折旧及摊销、投资性资产重估,本文主要从这三大场景切入作举例说明。 2.1 股权激励 股权激励,也称为期权激励,是企业拿出部分股权用来激励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或优秀员工的一种方法。在利润表中,股权激励分布在各项成本和费用中,比如,给市场类员工发放的股权激励,记录到销售与市场费用中;给产品、研发类员工发放的股权激励,记录到研发费用中;给高管发放发股权激励,记录到行政与管理费用中。常见的Non-GAAP处理是将股权激励费用等一些非现金支出加回到净利润中去,从而得到Non-GAAP 净利润。不同企业应用股权激励披露Non-Gaap的策略、程度不同,其效果也稍有差异。 举两个例子: 拼多多:$拼多多(PDD)$ 图 1 拼多多NON-GAAP结果 从上图可知,在GAAP标准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这一行为负数(784,708),说明GAAP标准下,拼多多单季度是亏损的。B “股权激励”数值大于A“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A、B、其他几项相加得到C——"Non-GAAP的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它在2020年三季度转为正数,即Non-GAAP标准下拼多多盈利了。拼多多利用NON-GAAP不将股权激励计入费用,最终实现盈利,将此结果作为经营结果进行披露,实现“扭亏为盈”。 PLTR:$Palantir Technologies Inc.(PLTR)$ 从上述各图可知,PLTR第四季度的股权支出总计为2亿4000万美元,远超第四季度亏损1亿4000万美元,换句话说,PLTR去年第四季度现金流是正的。另外,PLTR在NON-GAAP中进行了股权激励项调整。GAAP下,PLTR四季度亏损为1亿4000万美元,全年亏损11亿6000万美元;去除股权激励成本费用的影响后,PLTR去年四季度净利润为1亿400万美元,同比增长32%;全年利润1898万美元,同比增长17%;同时,NON-GAAP下PLTR去年真实毛利约为85%,同比增长12个百分点。同样的,在NON-GAAP加持下,PLTR也实现了“扭亏为盈”。 图 2 PLTR NON-GAAP净利润情况 为什么大多数公司要这么做?因为公司给员工价值一万元的股票和一万元的现金,对于员工而言价值是相同的,但是对于公司而言却大相径庭。给员工支付1万元的股票同时省下了1万元的现金,按照Non-GAAP的标准,公司报表上的利润就增加了1万元,假设目前Non-GAAP市盈率为20倍,多出来的一万元利润可以给公司增加20万的市值。业内人士解释为,直接从利润中支付的工资是高能货币或者叫基础货币,而用市值支付的工资是M2,中间的货币乘数就是公司的Non-GAAP市盈率。 2.2 折旧及摊销 折旧及摊销的NON-GAAP通常被重资产企业应用,但实际上,轻资产企业,比如互联网企业这些并没有过多固定资产的企业而言,非现金支出(比如流量变现)也会对企业的业绩表现产生重大影响。根据会计准则,营业收入减营业成本减各项费用可以计算得出净利润,但对净利润影响大而且常见的是折旧/摊销政策。一家公司可以选择直线的资产折旧也可以选择加速的资产折旧,即便都选择直线折旧,折旧年限的不同对业绩影响也会很大。 举一个例子: 2017年,某电商平台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净收入为126亿美元,同比增长39.2%,基于Non-GAAP,净利润为3亿美元,同比增长359%,实现了连续6个季度盈利。根据其2016年财报数据, Non-GAAP下2016年净营收375亿美元,同比增长44%,全年净利润为1.4亿美元,首次实现年度盈利。但按照GAAP,该电商平台2016年净亏损34.74亿元人民币,可见Non-GAAP调整后出现了“扭亏为盈”。这其中,2016年GAAP和Non-GAAP的财报数据差异主要来自对员工的股权激励费用(23亿)、无形资产摊销费用(16亿),以及对部分投资确认的减值(21亿)。而无形资产摊销费用(16亿)主要来自于“与某企业战略合作相关的无形资产摊销”, 关于“与某企业战略合作相关的无形资产摊销”:2014年某企业入股某电商平台15%,将某拍、某网并入该电商平台,而某企业提供给该电商平台流量入口,将自己的资源(强大的客户群体)与其嫁接,有利于壮大该电商平台。但2015年,该电商平台关闭了某网,并将当年并购的无形资产(商誉等)摊销、减值,这也主要造成了2015年Non-GAAP调整项中62.28亿元的无形资产减值。 从财务成本角度来看,该电商平台某网无形资产的减值和摊销本质上都是等价换取某企业流量入口的成本,应该作为经营成本合理分摊扣抵当年利润,而该电商平台在Non-GAAP调整中“非”掉了数量巨大的所有成本。而如果该电商平台没有在Non-GAAP调整中将股权激励成本和无形资产摊销“非”掉,那么它2016年基于Non-GAAP调整的净亏损应该为-29.6亿元;如果单单把股权激励成本“非”掉,那么净亏损为-11.3亿元,仍达不到“扭亏为盈”的状态。可见,无形资产摊销对该电商平台最终业绩表现的影响不容小觑。 2018年,该电商平台在披露2017年财报过程中进行了较大规模的NON-GAAP调整。其中,该电商平台在Non-GAAP下盈利50亿元人民币,在GAAP下盈利1.168亿元人民币。Non-GAAP和GAAP准则下,盈利相差48.832亿元之巨。其中,该电商平台在NON-GAAP中剔除了股权激励费用,随后,为了铺设仓储物流,又投入了大量资金,构成了2017年期末66.5亿的商誉、66.9亿无形资产、70.5亿土地使用权。数百亿的投入被摊销到未来几个财年,形成的无形资产、商誉随着时间推进不断减值、资产和业务收购导致的无形资产摊销,以及来自股权投资、商誉、无形资产的减值。该电商平台则在NON-GAAP上直接剔除了资产和业务收购导致的无形资产摊销,以此来获取盈利50亿元的财报。 2.3投资性资产重估 投资性资产重估内容主要包括: a)消耗性资产主要是库存的原材料,使用后计入营收成本; b)资本性资产是生产经营中必不可少的固定资产(场房设备等)和无形资产等(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以成本入账并按照会计政策进行折旧或摊销; c)投资性资产是企业为了获得投资收益而购买并持有的(如股票、房产),按照会计准则每期需要进行公允价值评估,并且其价值并不会因为持有而消失。 根据准则,价值重估差值可以计入当期损益,在投资性项目的价值重估中企业可以通过“盈余管理”来灵活进行NON-GAAP调整,为投资者提供更有用的信息,或者让数据形式更符合披露者偏好。 举两个例子: 阿里巴巴:$阿里巴巴(BABA)$ 受到投资、收购等系列活动的影响,近年来,阿里巴巴的GAAP主要财务指标表现为较大波动,说明投资、收购活动规模较大,对主营业务发展产生了一定的“混淆视听”影响。对此,阿里巴巴进行了系列NON-GAAP调整。阿里巴巴NON-GAAP调整主要在于扣除“商誉和投资减值、视为出售/处置/投资重估的收益、与蚂蚁金服重组商业安排产生的应收超额价值摊销等”,并根据NON-GAAP调整的税务影响进行调整。 图 3 GAAP& NON-GAAP利润趋势对比 图 4 阿里巴巴NON-GAAP净利润情况(2016-2018) 图 5 阿里巴巴NON-GAAP净利润情况(2019-2020) 据上述资料可知,阿里巴巴自2016年以来NON-GAAP净利润均进行了投资扣除操作,排除投资影响后其净利润是稳步增长的,目的在于让投资者了解其主营业务的经营效益与稳定性。 万达: 2017年,为了积极响应供给侧改革“去杠杆”政策、稳定房地产市场的目标,万达集团进行了多项重大资产重组计划,转让了多个巨额的房地产项目,其最终目的就是达到“轻资产”的长期发展目标。但在2013年,万达商业地产净利润248.8亿,而“公允值增加”占了154.4亿。2014年上半年净利润49.2亿,“公允值增加”达52.3亿,而这仅仅是对现有账面值1787亿的“投资性物业”进行价值重估的“收益”,即Non-Gaap后万达集团通过投资性资产价值重估进一步优化了业绩表现。 03 如何评价 事实上,Non-Gaap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在美上市的公司高管在讨论财报时基本都是基于Non-Gaap来衡量的,比起Non-Gaap,Gaap更像是企业必须履行的美国证交会要求的义务。 GAAP与Non-Gaap是我们阅读企业财报数据时的常见基础,不同的财报数据使用者其对二者的评价褒贬不一。对Non-Gaap持反对意见者(如巴菲特)称,期权算是企业对管理层以及股东的补偿,补偿应该算作费用,而费用应该计入利润。对Non-Gaap持赞成意见者则认为,企业利用Non-Gaap能展现更真实、好看的业绩表现,是对GAAP的补充。 长期以来,Non-Gaap在美股市场已然成为一种非官方的“权威”规则,是投资者进一步了解企业的重要途径之一。虽然作为投资者,我们远远无法参透企业CFO策划企业Non-Gaap的真实目的,不过,在评价企业的Non-Gaap时我们可有所侧重,比如重点关注其三大特征:(1)经营层面的经常性项目;(2)现金流;(3)浸没成本。 一般来说,企业披露Non-Gaap通常出于两种目的,一是“修饰数据”,二是自证实力,要鉴别不同企业Non-Gaap的真正目的,就见仁见智了。那么,对于投资者而言,如何打破企业Non-Gaap的迷魂阵呢? 可参考三个方向: (1)使用Non-Gaap时要明确企业对NON-GAAP的调整项; (2)有股权激励的公司要关注其业绩增长是否与股权激励显著相关; (3)对大量商誉减值的企业要持谨慎态度。 总体而言,GAAP与Non-Gaap,其实就是同样的财报数据输入不同编码的系统,进而输出不同偏重的结果。要认清本质,我们要做的不是选择一个准则站边,或者认可其中一种结果,而应该深入探探这个特殊的编码系统,理清它的逻辑和执行路径,从而作为你综合判断的有效支撑。 对于不那么好看的GAAP,或者太好看的Non-Gaap,都应该时刻做好打个问号的准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梁斌penny”
一文看懂Gaap & Non-Gaap的区别
avatar梁斌penny
2021-02-09

谷歌四季度财报:可能不仅仅是一份财报

01.Google Services 谷歌产品得到广泛应用离不开谷歌服务的优秀战绩。谷歌服务的核心产品和平台包括Android、Chrome、Gmail、Google Drive、谷歌地图、Google Photos、Google Play、搜索和YouTube,每一项产品都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并得到了全球用户广泛且持续的青睐。 02.Google Cloud 谷歌是一家建立在云端的公司,谷歌云以数据迁移、现代开发环境和机器学习工具为通道为企业提供云服务,主要包括Google云平台和Google Workspace(前身为G Suite)。另外,谷歌云平台能帮助开发者在其高度可扩展和可靠的基础设施上构建、测试和部署应用程序,包括Gmail、Docs、Drive、Calendar、Meet等应用程序在内的谷歌工作空间协作工具都是用实时协作和机器智能来设计的,以帮助人们更智能地工作。目前,伟大数字体验基本都是在云上构建的,谷歌云产品将帮助各种规模的企业利用最新的技术进步来更高效地运营。未来,谷歌将继续在基础设施、安全、数据管理、分析和AI方面进行大量投资。 2021年2月3日,谷歌(GOOGL)披露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其在财报中首次提取Google Cloud板块并将其与Google Services并列陈述。 Alphabet is a collection of businesses — the largest of which is Google — which we report as two segments: Google Services and Google Cloud. We report all non-Google businesses collectively as Other Bets. Our Other Bets include earlier stage technologies that are further afield from our core Google business. We take a long term view and manage the portfolio of Other Bets with the discipline and rigor needed to deliver long-term returns. Our Alphabet structure is about helping each of our businesses prosper through strong leaders and independence. 摘自: http://news.10jqka.com.cn/field/sn/20210203/28752215.shtml 不难看出,在这后疫情时代——线下世界一片萧条,云上世界“蜂潮”涌动之际,谷歌借财报展示了强烈的“云”战略决心。 不过,目前为止,谷歌云在“云”圈的成绩并不十分出色——2008年至今仍在亏损(甚至2020年亏损较2019年扩大20%),与AWS、微软云,以及刚刚喜提2400万首次盈利的阿里云相比,形成剧烈反差。 以下,我们一起从谷歌2020年四季度财报入手,尝试理解这位“老现金牛”的雄心壮志,顺带看看加大押注的Google Cloud究竟是Stars还是Question Marks。 03.结果总评:优等生地位动摇 营收状况 · 2020年四季度营收概况 图 1 谷歌2020年四季度营利概况(根据财报整理) 谷歌2020年四季度营收总体呈缓慢上升趋势,增幅较小但相对稳定,二季度稍有下降。其中,第四季度总营收为568.98亿美元,同比增长23%;净利润为152.27亿美元,同比增长43%。2020全年营收1825.27亿美元,同比增长12%;净利润402.69亿美元,同比增长17%;摊薄后每股收益58.61美元,同比增长19%。 营业成本总体变化不大。其中,第四季度成本增加,可能与谷歌2020年加大新业务、产品、服务和技术及其硬件方面的投资行为有关。例如,2020年四季度,Google Cloud持续加大开发、部署企业级云服务,包括Google云平台和Google Workspace在内,而为了支撑谷歌云的成长,谷歌目前正集中精力投入到云服务的基建中;同时,第四季度,谷歌增加流量获取成本(TAC)104.7亿美元,同比增长23%(如与苹果等硬件设备商合作将谷歌搜索列为默认引擎)。 毛利率方面针对性波动。其中,第一、三季度以及四季度毛利水平相对稳定,第二季度受挫严重,这可能与第二季度海外疫情大爆发有关。对此,谷歌方面表示,二季度毛利的骤降原因主要在于:疫情导致全球活动减少,用户搜索主题转移导致广告主收益受损,坏账增加,员工增加等。 “We began to observe the impact of ** and the related reductions in global economic activity on our financial results in March 2020 when, despite an increase in users' search activity, our advertising revenues declined compared to the prior year due to a shift of user search activity to less commercial topics and reduced spending by our advertiser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quarter ended June 30, 2020, we observed a gradual return in user search activity to more commercial topics, followed by increased spending by our advertisers that continued throughout the second half of 2020.” 摘自: http://news.10jqka.com.cn/field/sn/20210203/28752215.shtml ·与2019年相比 图 2 营收同比增长情况(根据财报整理) 2020年四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幅较小,前三季度增长缓慢,第二季度回落严重,第四季度有所回温——此类变化可能与2020年上半年疫情初爆发、下半年大选等重大事件,以及社会环境、市场情绪有关。 另外,与2019年相比,谷歌营业利润率上升2个百分点,每股收益58.51,超分析师预期: 图 3 2019与2020综合财务业绩(来源:谷歌财报) ·追溯十年营收情况 图 4谷歌十年营收情况(根据财报整理) 谷歌近十年营业收入、毛利润增速均放缓,不少投资者因此对谷歌的可持续性产生质疑。不过,在谷歌营收放缓的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谷歌营收放缓很大程度上是云业务的大量投注导致的。云业务是互联网发展甚至人类社会发展的重点,谷歌要获得市场,并且超越AWS、微软云甚至阿里云等云巨头,要付出不少努力。因此,尽管云业务一直在“烧钱”,还是被谷歌提到了首要发展战略层上。另外,谷歌在Verely(生命科学)、Waymo(自动驾驶)等业务上也加大了投注,并且营收不佳,2020年亏损44.8亿美元。 业务分类营收概况 ·Google Service(谷歌服务): 图 5 Google service营收情况(根据财报整理) 谷歌搜索、YouTube广告是谷歌服务的重要业务。2020年,谷歌服务各类业务均有所增长,但增长幅度不大,谷歌服务总营收同比增长11.07%,相比2019年的35.84%明显收缩。 ·Google Cloud(谷歌云): 图 6 Google Cloud营收情况(根据财报整理) 云业务是谷歌近些年来发展的重中之重,谷歌云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在谷歌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3.7%、4.3%、5.5%、7.15%在谷歌总业绩中的占比正在逐年提高。2020年,谷歌云营业收入130.59亿美元,同比增长46.43%,低于2019年53%的同比增速,可见2020年谷歌云业务发展面临放缓局势。 自2021年2月3日发布四季度财报以来,市场对谷歌表现评价与感受各异:  “谷歌2020年营收1825亿美元,谷歌员工平均营收135万美元” “疫情下广告收入增速变换,业务更加多元” “谷歌广告业务强劲发展、重振旗鼓” “谷歌正面临短期困难” “走出疫情雾霾,谷歌强势复出” ………… 总的来说,谷歌这位“优等生”近期成绩略有波动,发展战略也出现较大调整,成长道路仍未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作为全球科技企业巨头之一,谷歌的全线业务调整以及表现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行业与市场发展趋势。而我们对谷歌或者该行业的评价或许应该更全面、长远。 04.过程考评:风险持续,压力增大 (1)风险一之收入:老业务危机,新业务烧钱 图 7 谷歌业务营收情况(来源:谷歌财报) 谷歌云是谷歌近几年着力发展的新业务,自布设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从去年的财报来看,谷歌总营收为1825亿美元,同比增长13%,其主要受谷歌服务板块营收增长11%、谷歌云板块营收增长46%这两个分支的推动。不过,谷歌云业务营业收入虽大幅度增加,但由于TAC成本以及人力成本、基建投入的同步增加,亏损进一步加剧: “谷歌2020年总营收成本为847亿美元,同比增长18%,TAC为328亿美元,同比增长9%,主要受TAC下的营收增长推动,其他营收成本为519亿美元,同比增长24%,主要受数据中心及其他运营成本和内容获取成本增长推动。” 谷歌服务是谷歌的老业务,常年为谷歌贡献80%左右的营收,是谷歌发展的中流砥柱。但从去年谷歌服务的发展情况来看,谷歌服务营收增幅趋缓,且受云业务与其他投注等业务影响,老业务收入危机显现,总营收欠佳。 谷歌方面也对谷歌服务过去以及即将持续面临的危机作出了详细解释: “ Our business depends on continued and unimpeded access to the Internet by us and our users. Internet access providers may be able to restrict, block, degrade, or charge for access to certain of our products and services, which could lead to additional expenses and the loss of users and advertisers. Our products and services depend on the ability of our users to access the Internet, and certain of our products require significant bandwidth to work effectively. Currently, this access is provided by companies that have significant market power in the broadband and internet access marketplace, including incumbent telephone companies, cable companies, mobile 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and government-owned service providers. Some of these providers have taken, or have stated that they may take measures that could degrade, disrupt, or increase the cost of user access to certain of our products by restricting or prohibiting the use of their infrastructure to support or facilitate our offerings, by charging increased fees to us or our users to provide our offerings, or by providing our competitors preferential access. Some jurisdictions have adopted regulations prohibiting certain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by internet access providers; however, substantial uncertainty ex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lsewhere regarding such protections. For example, in 2018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repealed net neutrality rules, which could permit internet access providers to restrict, block, degrade, or charge for access to certain of our products and services. In addition, in some jurisdictions, our products and services have been subject to government-initiated restrictions or blockages. ** has also resulted in quarantines, shelter in place orders, and work from home directives, all of which have increased demands for internet access and may create access challenges. These could result in a loss of existing users, customers and advertisers, goodwill, and increased costs, and could impair our ability to attract new users, customers and advertisers, thereby harming our business.“ 摘自: http://news.10jqka.com.cn/field/sn/20210203/28752215.shtml 另一方面,谷歌云业务正处于市场扩张阶段。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GCP(谷歌云平台)的增长对整体云业务的增长速度做出了“有意义的”贡献: “我们的订单从第三季度的190亿美元增长到近300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云计算。我们将继续大力投资该业务。” 从竞争方面看,目前云计算业务四巨头基本包揽近70%的市场份额,其中亚马逊AWS暂时领先,阿里云与谷歌云靠后: 图 8云计算业务市场份额情况(根据财报整理) 可见,谷歌云面临的市场竞争局势相对严峻。在竞争对手不断涌出、市场环境日趋复杂境况下,谷歌保住老业务优势、扭转新业务亏损局面仍任重道远。 (2)风险二之成本:新业务亏损或持续 目前,谷歌的收入成本主要由TAC以及其他收入成本组成。 TAC指支付给向提供搜索接入点和服务的分销伙伴的金额,以及支付给谷歌网络成员的主要用于广告方面的金额(分销伙伴包括浏览器供应商、移动运营商、原始设备制造商和软件开发商)。 其他收入成本包括①内容获取成本主要与支付给内容提供商的金额(向内容提供商发放视频和其他内容在YouTube广告和订阅服务上的分销许可),以及支付给Google Play内容提供商的费用;②与数据中心和其他运营相关的费用(包括带宽、补偿费用(包括SBC)、折旧、能源和其他设备费用);③硬件的存货相关成本。 图 9 谷歌2019与2020成本支出情况(来源:谷歌财报) 2020年,谷歌收入成本增加128.36亿美元,其中,其他收入成本增加101.47亿美元,TAC成本增加26.89亿美元。2020年其他收入成本的增加主要来源于数据中心和其他运营成本的增加,以及YouTube内容获取成本的增加。2020年TAC成本的增长主要来源于谷歌分销合作伙伴和谷歌网络成员的TAC支出。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谷歌在财报中表示,其未来的营业成本将进一步增加,其中将为谷歌云市场扩张加大成本投注(如TAC),以扩大市场份额。 “除了我们的营收增速下降之外,我们还可能会经历多种因素导致的营业利润率下降压力,比如我们的业务继续扩展到新的领域,包括硬件、谷歌云和订阅产品等产品和服务,以及对其他押注的重大投资,所有这些业务的利润率都可能低于我们从广告中获得的利润率。我们的运营利润率也可能面临下行压力,原因是监管力度加大、竞争加剧以及我们业务许多方面的成本增加,包括在设备组合、物业组合等发生变化的广告领域,合作伙伴协议可能会影响利润率。” “我们面临激烈的竞争,如果我们不持续创新,不提供对用户有用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能无法保持竞争力,这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和经营业绩。” (摘自谷歌财报) 在赖以生存的“谷歌服务”营收增速放缓的局面之下,云业务亏损扩大,谷歌急于优化营销以扭转局势,但在营销上的付出以及以及速度的把控,很有可能对其未来的营业成本以及毛利造成进一步的巨大影响。可以说,谷歌“重仓”的新业务——谷歌云亏损或将持续。 (3)风险三之环境:疫情、换届与监管 疫情和总统换届是2020年美国的两大事件,疫情使得经济下行,消费活动严重受损,总统换届则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风险。 对于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而言,原本在科技进步的浪潮中已然面临着来自几大竞争对手(亚马逊、微软、阿里、腾讯)的严肃挑战,再加上环境日趋复杂,其发展境况更是稍显尴尬。 疫情方面,虽然**的爆发促使线下活动向线上转移,谷歌云因此也获得了四季度营收的大幅增长,但宏观经济下行,对于谷歌的业务拓展以及运营来说也并不是一件绝对的好事,“此长彼消”并不一定能确保谷歌能在困境中脱颖而出、增加盈利。 换届方面,美国总统换届前后市场的不确定性增加,市场情绪变化无常。不过,谷歌在此次换届前后并未遭遇巨大的资本市场刁难,反而走势喜人: 图 10 谷歌近半年股价走势(来源:雅虎财经) 监管方面,新政府将对谷歌的运营和流程造成包括政府封锁、限制、新法规在内的影响;另外,谷歌针对欧洲联盟委员会(“欧共体”)和其他监管机构及政府实体的决定提出了相应的业务合作补救措施,但结果未明。一般来说,科技公司均会面临来自于监管相关的法律法规约束,而在不稳定的政策环境下,该风险可能尤其突出。 05.未来展望:有条不紊 最后做个总结: 优势—— 谷歌“人、财、技、物”基础雄厚,在“四面楚歌”的境况下仍能维持不错的营业成绩,表明其新业务的“激进”拓展战略其实具备较稳的底子; 谷歌并非釜底抽薪式发展,据财报,2019年-2020年,谷歌研发费用增加15.55亿美元,该部分的增加主要来源于薪酬开支的增加16.19亿元——2020年,谷歌员工人数增加11%,颇有厚积薄发的态势。 谷歌的发展特征是:颠覆性的技术&快速变化。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在“重仓”新业务阶段谷歌新旧业务对冲、总体毛利放缓。 风险—— 谷歌目前面临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外部风险,包括疫情、监管环境以及宏观经济等。其中,疫情减少消费活动,消费萎靡致使经济下行,固然不利于企业可持续发展;而监管法律法规的变动也将直接影响谷歌的各项业务推广。有投资者认为,谷歌同样面临内部技术研发以及产品开发的风险,但市场对这方面总体情绪还是比较积极的,毕竟这是谷歌。 总体来说,谷歌2020年收获了不错的成绩,但内部业务调整以及新业务的巨大亏损还是难免引起投资者担忧。而面对这份颇具“冲击力”的财报,尽管我们无法精准预估谷歌未来技术、运营方面的成绩,但从中,我们也许能体会到科技市场给予的“隐藏提示”。
谷歌四季度财报:可能不仅仅是一份财报
avatar梁斌penny
2021-02-05

Palantir Technologies(PLTR)大数据行业的传奇新贵

Palantir Technologies(PLTR)是一家美国的软件和服务公司,总部位于帕罗奥图,以大数据分析出名,主要客户为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PLTR自创立至今才17年,至今尚未盈利;上市至今4个多月,虽上市即破发但也经历了几度暴涨,是近期行业人才与投资者热议话题之一。今天我们一起来全方位认识以下这位大数据行业的传奇新贵。$Palantir Technologies Inc.(PLTR)$ 1.PLTR:一个有故事的独角兽 天才团队:创始人Peter Thiel是斯坦福高材生、硅谷最火投资人、Founders Fund的创始人(Founders Fund投出了airbnb、knewton、lyft、spaceX等明星公司);学神以及投资奇才Alex Karp, 斯坦福计算机系超级码农Joe Lonsdale、Stephen Cohen,以及来自PayPal的超级码农Nathan Gettings。 爆款业务:戳破庞氏骗局;击败了雷神科技公司的FoXTEN系统;帮助CIA击毙本拉登(未被证实);追踪新冠肺炎病毒;帮助世界粮食计划署阻止饥荒;帮助国家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中心打击儿童剥削;与美国情报和军事部门合作; 与众不同:PLTR研发投入数十亿,成立至今连续17年仍在亏损;创立之初PLTR靠创始人Peter Thiel个人资金运作;2020年9月30日无惧风险直接上市;以收购—扩张—扩大规模的战略模式获客(与新客户建立起绝对长期合作关系);独辟蹊径——走标准化与纯自建外的第三条道路,即沉淀垂直行业共性需求并标准化;逐步走高的客单价…… 2.大且稳的业务布局 自创立以来,PLTR的主要市场发展道路可见下图。PLTR自与政府合作崭露头角后,开始呈现横向商业化拓张的趋势: 图1 PLTR标志性市场客户 政府客户 政府部门是PLTR的主要合作方,曾经有不少媒体和公众称之为“政府的爪牙”。 图 2 PLTR政府业务历程(自整理) 尽管一路以来PLTR并没有舍弃与政府和军方的合作(事实上同行企业也并不会舍弃这个巨大、稳定的市场),但事实上,pltr发展至2020年,其政府部门业务营收已经只占PLTR不到1/4的份额。 商业客户 在商业领域,PLTR的横向拓展目标也十分明确: 图 3PLTR商业业务历程(自整理) 至今,PLTR技术产服务涉及的领域包括: 图 4 PLTR业务涉及领域(自整理) 业务结构 图 5 PLTR近年业务结构对比 结合前文对PLTR自创立以来业务分布历程以及近年来业务结构情况来看,近三年来,PLTR在控制与政府、商业机构合作的业务比例上已经相对稳定,业务涉及领域广,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偏向性。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pltr产品技术的实力。 3.传奇独角兽,成长可期 1.产品护城河 PLTR目前的主要产品包括Gotham、Foundry、APOLLO: 图 6 pltr三大产品一览 Gotham:用户能识别隐藏在数据集中深处的模式,最初用于帮助军方挖掘情报,随后开始用于商业机构数据管理,通过为数据创建中央操作系统来改变组织与信息交互的方式。 Foundry:消除了后端数据管理和前端数据分析之间的障碍,可成为单个机构甚至整个行业的中央操作系统,主要为商业机构服务。 APOLLO:可在公共云及其他范围内为SaaS平台Foundry、Gotham提供支持,是持续交付软件,可全天候工作,大程度上解决了平台的速度、稳定性问题,安装简便,用户在APOLLO的支持下从数据集成到前端操作应用程序可拥有完整的堆栈,无时间地点限制。 从产品简要特性可知,比起大数据分析,PLTR可能更符合软件咨询服务的定位标准。简单来说,pltr的产品竞争力主要在于产品技术以及具有强大可持续性的维护和服务上,数据是它们的运行对象。也正因此,PLTR自产品面世以来,一直面临着关于“隐私和自由”的风险,尤其PLTR是从政府生意起步的,这决定了它必将花更多的时间在扭转人设、宣扬“正确价值观”上,以更有效地获得市场。 在2020年8月,PLTR在招股书上就多次提及该话题: 图 7 PLTR招股书 来源: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321655/000119312520230013/d904406ds1.htm 可以说,PLTR不仅仅是为了在上市之前澄清它们的价值观,换个思路,PLTR同时也是在为自己的产品和技术正名,试图让大众理解其产品的时代价值。 图 8 pltr招股书 来源: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321655/000119312520230013/d904406ds1.htm 下面来看看PLTR与竞争对手的产品对比。 核心技术方面: pltr与IBM: IBM是美国一家跨国科技公司及咨询公司,主要客户是政府和企业,生产并销售计算机硬件及软件,并且为系统架构和网络托管提供咨询服务。IBM目前在全球拥有12个研究实验室和大量的软件开发基地。但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大型商业企业,IBM在材料、化学、物理等多领域也布设重要业务。目前产品线众多,主要包括硬盘、自动柜员机、通用产品代码、SQL、关系数据库管理系统、DRAM及沃森等。相比IBM,PLTR将以“小而精”取胜。 软件咨询方面: PLTR与埃森哲、博思艾伦: 埃森哲(Accenture)是一个管理咨询、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外包的跨国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 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是个美国的信息技术咨询公司,核心业务是主要面向政府机构提供管理、技术以及安全服务,负责数据安全、国防承包以防御间谍和获取情报,同时也提供民用商业服务。 PLTR在同类业务上,与以上最大、最老的管理咨询公司比拼,将以技术取胜,当下时代,缺乏技术基因可能会稍显黯淡。 军工方面: PLTR与雷神技术、BAE Systems plc: 雷神技术是美国的大型国防合约商,主要产品包括雷达和感测器、电子战装备、卫星感测器、通讯、放射性物质探测系统、导弹防御系统、导弹等。 BAE Systems plc是一家跨国军火工业与航空太空设备公司,是英国最大的航空航天企业和最大的导弹制造企业,同时也是西欧最大的航空制造企业,同时公司经济营运相当仰赖军事工业的收入。 众所周知,PLTR是以政府生意起家的,但从其后期扩张路径和当前的业务布局来看,比起雷神技术、BAE Systems plc,PLTR胜在数据,根据相关资讯,目前为止,老牌国防军工并不那么重视数据。 市场上也有不少投资者或者行业分析人员将PLTR与小规模新贵企业对比,比如数字推理公司、中国明略科技公司等,前者曾经与CIA合作,但“人财”双缺,不了了之;后者曾获巨额投资,且占领中国市场以及部分西方市场,技术方面尚未明晰,有待观望。 最后谈谈PLTR三大主产品的市场评价。根据相关报道,包括Gotham、Foundry、APOLLO在内的产品得到广泛好评,且具备高用户粘性,这意味着PLTR在降低客户流失性上具有明显优势,在巩固定价权、扩张市场上压力稍小。 2.市场表现与预期 首先来看PLTR上市四个多月的走势: 图 9 pltr股价走势 图 10PLTR EPS指标(2018-2020) 预计2月底,PLTR将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财报,本文将根据PLTR2020年前三季度财报以及往年年报进行简要分析。 营收 高客单价下,用户数量增长稍显迟缓。从营收端来看,公司营收从2008年的200万美元快速增长至2019年的7.43亿美元,CAGR 实现71.25%。2020H1公司营收实现4.81亿美元,同比增长49%。从营收结构来看,2019年,商业客户贡献53%的收入,B端所贡献营收占比不断提升。分客单价和客户数量来看,客户数量在高客单价下增长略显弛缓。2019年,公司客单价为560万美元,2009-2019年CAGR实现30%。截止至2020年H1,公司客户数量为125,相较Splunk等数据分析公司仍较少。 从在手订单来看,订单对收入的可预见性或不高。从在手订单来看,公司2020年政府订单体量为12 亿美元,其中已经实施了5.59 亿美元,尚有6.04 亿美元未实施。由此来看,公司在手订单较整体营收规模仍较小,订单可预见性或并不高。同时,部分政府合同存在着被终止或随时禁止的风险。 图 11 PLTR营收情况(2008-2020H1)(图片来源:中金研究) 毛利率 Palantir 的毛利率保持高位并稳步增长。对于仍处于成长期的Palantir而言,其费用支出可视为对未来收入的投资,因此毛利率相较于净利润更能反映其公司价值。2018年以来,毛利润维持在70%左右。 图 12 毛利率情况(2008-2020H1)(资料来源:招股书) 净亏损 Palantir仍处于业务成长期,公司的成长潜力与未来价值并未反映在净利润上。2020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1.647亿美元,剔除基于股权的薪酬后净利润为1720万美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为2.805亿美元,剔除基于股权的薪酬后为1.676亿美元;2019 年的净亏损为5.796亿美元,剔除基于股权的薪酬后为3.377亿美元。最近,在2020年第二季度,净亏损1.105亿美元,或剔除股权薪酬后净收入1740万美元。 图 13 PLTR近年净亏损情况2008-2020H1(资料来源:招股书) 研发费用 Palantir净利润低主要由于研发及销售费用支出大,而这两方面的支出将为收入增长提供支撑,长期来看将转化为核心竞争力。一直以来Palantir都重视研发能力的培育,表现为技术人员占比较大且研发投入持续增加。2018年底,Palantir开始招聘直销人员,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向特定客户和特定地区销售软件。这种新方式的投资在2019年底开始产生效果,使其在2019年拥有多家跻身《财富》100强的新客户,Palantir计划继续扩大其直销队伍。此外Palantir探索在特定行业建立伙伴关系以拓宽销售渠道。2019年开始与领先的公共云服务供应商合作,加快和海外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利用其影响力拓宽在特定国家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客户关系。 图 14 PLTR近年研发费用情况2008-2020H1(资料来源:招股书) 盈利(边际贡献率) 大数据平台实施周期不断压减,边际贡献率不断提升。公司成本费用中,大数据平台的实施成本及销售成本为主要的支出项,故公司以边际贡献率作为公司运营效率的衡量指标。公司边际贡献率从1Q19的14%不断攀升至2Q20的55%。从大数据平台实施周期来看,2Q20,公司实施部署产品的周期减少为1Q19的五分之一,平均实施周期下降至14天左右,最短可在6小时内启动运行。 图 15 PLTR近年边际贡献率2019Q1-2020Q2(资料来源:招股书) 收入结构 Palantir单位客户合同单价高,头部客户贡献大部分收入。对公客户主要为政府机构,对私客户主要为美国大型企业,面对的问题复杂且定制化需求程度大。每一份合同都代表着与客户的长期合作,一般订单周期为3年。单价也较高,通常购买费用在500万美元到1000万美元之间,要求客户先支付20%的费用,剩余部分在顾客满意之后支付。除了提供服务器,Palantir还提供培训和工程支持,这将大大增加产品的总体成本。维护费用每年也要3万美元,培训费用每名用户为1万美元。此外,公司还提供咨询服务,每小时为150至300美元。2008-2019年Palantir平均客户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30%,前20大客户为35%,未来Palantir将继续保持这一营收特点,深化大客户的获取与培育。 图 16 每位客户带来的收入(2019) 4.结语 有媒体曾总结过一些大型成功企业的特征,包括: 1.有独特的技术 这种类型的公司一般通过自己独有的技术来积累和处理大量密集型数据操作,从企业或政府客户那里产生周期性的、基于订阅的收入。 2.有宽广的护城河 这种类型的公司一般在行业中内占据垄断或寡头地位,有巨大的进入门槛。这种公司往往具有巨大的规模效应,以及客户要是用其他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的话,转换成本会比较高。这就使得这种类型的公司比其他的竞争对手更有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这种公司往往在行业危机期间有很强的韧性。 3.在自己专注的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这种类型的公司深深扎根于各自专注的领域,有些公司从创立时就得到了巨头的投资,有钱有人后,再扩张到其他行业,追求规模效应。 4.资金和运营效率 这种类型的公司一般会开发saas产品和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只开发一次,即可安装或销售无数次。因此,它们的资金少,运营效率高。这种类型的公司一般发展起来具有强大的盈利能力,并为投资者带来很高回报率。 我们结合全文细节可见一斑。 最后,尽管Palantir的盈利潜力、市场竞争前途受到不少投资者的质疑,但其自去年9月上市以来,除了开盘的短暂破发,之后股价一路攀升,一度引起市场情绪高涨。这其实不难理解,毕竟,总有一部分人对“洞察一切的水晶球”满怀执念。 声明: 1.文章内容引自: pltr官网、雅虎财经 、中金研究院、**网、天风证券、安信证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网、安全内参等各大平台各位大大的文章。 感谢以上平台及作者,本文章不收费用,仅供参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2.文章中所有提到的股票均不作为推荐依据。 3.本文章不含任何投资建议,读者需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梁博最近成立了专业的美股研究团队,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程序员招聘
Palantir Technologies(PLTR)大数据行业的传奇新贵

去老虎APP查看更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