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人IPO倒计时惊现股权纠纷,因被实名举报和诉讼上市存变数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近日,青岛大牧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主板IPO申请成功过会,距离挂牌上市仅一步之遥。然而,上市前夜,因股权纠纷被实名举报,且涉及股权纠纷诉讼,目前青岛大牧人IPO被证监会再次审查,或面临上市计划搁浅的厄运。

股权离奇消失,遭实名举报和起诉,大牧人上市或已搁浅

青岛大牧人拥有复杂的历史渊源与股权背景,而遭实名举报和起诉的原因在于部分核心股东的股权凭空消失。从无锡大牧人(即无锡大牧人畜牧机械有限公司)原班人马而来的青岛大牧人,在2021年6月披露IPO招股说明书后,让三名老股东又惊又怒。这三人发现自己和青岛大牧人已无关联,范天铭、李敏悦、许荣华三人在无锡大牧人分别持股4%,合计持股12%,却被青岛大牧人的幕后股东之一徐斌(即现青岛大牧人直接股东香港佳峰的幕后股东)声称已经单方面终止了股权代持关系。据了解,范天铭、李敏悦已经向证监会进行了实名举报。

图源:青岛大牧人招股书

根据观察,现如今的青岛大牧人实则就是原无锡大牧人。两家公司不仅历史股东或幕后实际受益人高度重叠,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几乎原班人马,同时业务也基本一致。就在平移后的青岛大牧人当中,徐斌、徐有辉二人通过香港佳峰总计持有青岛大牧人的股权比例为 31.25%,与其二人在无锡大牧人的总持股比例完全一致。除了范天铭、李敏悦、许荣华三人的股权没有体现在青岛大牧人的各间接或直接股东列表外,其他原无锡大牧人的股东都成为了青岛大牧人的股东,而且持股比例惊人的一致。只是,徐斌在无锡大牧人所代持的范天铭、许荣华、李敏悦的股权完全未体现在青岛大牧人的股权结构中。

图源:青岛大牧人招股书

此外,根据观察无锡大牧人、青岛大牧人的相关材料,青岛大牧人在2010年进行股权激励之前的全部股东出资外,除了香港佳峰曾实际投入5万美元外,其他的出资均来自于无锡大牧人的投入或者是青岛大牧人自身的利润转增。特别是,2008年7月份青岛大牧人注册资本从20万美元增加到了1000万美元,此时无锡大牧人用货币实缴增资了17,280,104.41元,而香港佳峰则是以其对青岛大牧人的6,579,763.70元利润进行的实缴转增。在2009年6月份,新入股的武汉科谷、山东六和同样是以其分别对青岛大牧人2008年度的未分配利润进行的实缴转增,总转增金额高达16,775,000元,而此次香港佳峰也以其对青岛大牧人2008年的未分配利润7,243,749.97元进行了转增。但是,特别蹊跷的是,武汉科谷、山东六和是在2008年12月份通过受让无锡大牧人所持青岛大牧人股权的方式入股的青岛大牧人,而此次的股权转让价款是平价转让的,完全未考虑利润及未来股权增值,也就是说无锡大牧人自愿放弃了其对青岛大牧人的全部未分配利润及未来股权增值。如果青岛大牧人不是无锡大牧人的平移,那么前述的股权转让(尤其是股权转让价款)就完全说不通了。试问,谁会毫无道理的放弃掉几千万的收入呢?而且还是在2008年时。

如真相真如范天铭、李敏悦举报所提,那么就是徐斌通过股权腾挪恶意侵害了范天铭、许荣华、李敏悦的股东权益。若举报信息被认定属实,青岛大牧人上市或遭搁浅,其上市之梦也将成为泡影。目前,范天铭和李敏悦二人以“青岛大牧人”为被告、以“徐斌”、“佳峰投资有限公司(即香港佳峰)”为第三人,分别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股东资格确认之诉”,请求确认范天铭和李敏悦分别对青岛大牧人享有540万股股份。5月19日,青岛中院已向范天铭出具“(2022)鲁02民初802号”受理案件通知书。该通知书称,已接到范天铭诉青岛大牧人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起诉状,经审查认为,符合《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青岛中院决定立案审理。而李敏悦也在2022年5月27日获得了青岛中院“(2022)鲁02民初840号”受理案件通知书。

招股书显示,大牧人股份无实控人。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山东六和,持股比例为25.875%,山东六和的实控人为刘永好。2021年6月16日,即最近一年内,山东六和放弃其持有大牧人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及董事提名权。但是纵观无锡大牧人向青岛大牧人转变的整个股权平移过程,我们是否可以猜测或许幕后实控人就是手持多源头股权的徐斌?首先,不论是无锡大牧人,还是青岛大牧人,其核心人员都是和牧羊集团密切相关的人员。而徐斌是当年牧羊集团的核心董事,对畜牧机械整个行业具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在范天铭、李敏悦、许荣华之外另立门户完全是非常有可能的;其次,青岛大牧人初始股东就是徐斌实控的香港佳峰和无锡大牧人合资设立的,也就是说徐斌是持有无锡大牧人的股权,同时也是香港佳峰的股东;再次,从有关牧羊集团纠纷案的历史纷争中,徐斌也是一个关键人物,其当年对牧羊集团就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作为一个脱胎于牧羊集团的企业,青岛大牧人的实控人不至于让外来人来担任,由牧羊集团原核心董事的徐斌作为幕后实控人当是最为恰当的解释。

尽管关于青岛大牧人上市,尚无进一步消息。证监会是否已经暂时中止了青岛大牧人的IPO进程,也不得而知。但是据观察,同一天通过发审会的江西天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正式拿到了IPO批文,而青岛大牧人目前迟迟没有动静,或许其上市动作已被暂停。

参考以往公司上市的案例,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果在拿到正式批文之前,涉及到和股权相关的争议,尤其是可能影响上市主体股权稳定性的争议,也大概率是要被暂停上市进程的。而一般情况下,至少要等到股权诉讼案件有了进一步结论,方可重新启动上市进程。

除股权纷争外,大牧人IPO暗含问题仍多

一家企业IPO的进程,不仅是这家企业自身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是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的大考,需要对大股东,中小股东,以及未来的投资者负责,但反观大牧人的IPO进程,却显现出不少问题和漏洞。

同业竞争问题已经较为突出,对此,在2021年6月16日,山东六和放弃其持有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及董事提名权,表明了刘永好不会谋求大牧人股份的实际控制权。但这一纸声明能否真正的打消监管层对于大牧人股份很可能存在的同业竞争的疑虑不得而知。

财务真实性也有待考证,报告期内,大牧人股份对关联方的销售额剧增,客观上提高了公司的营收及盈利,也就是说大牧人这种通过关联交易突击增加利润的方式能否在成功上市之后获得利润的持续稳定增长将是非常值得怀疑的问题。

合伙伙伴突然拉垮。大牧人因临时生产需求增加,就具备临时性、辅助性或可替代性特点的生产岗位采用劳务派遣用工方式作为劳动用工的补充手段。在报告期内,与之派遣公司共四家,因劳动争议与纠纷,在报告期内多次被强制执行。

除同业竞争、合作伙伴拖后腿等这些问题,从宏观经济角度而言,受疫情影响,畜牧行业延续低迷,生猪养殖全产业链亏损明显。我们作为观察者需要思考,这样的大牧人是否有强悍稳定的盈利能力,是否具备安全合规的企业内部关系,是否真正能给未来投资者信心?

结语

在国家对资本市场愈加严格监管的行业发展态势下,青岛大牧人此次IPO存在着如此之多的问题,诸如股份纷争、关联交易、财务数据涉嫌造假等等,其是否还能正常上市成为一个大谜团。与此同时,作为公司中小股东,以及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其利益如何得到保护,也应当警惕。由于信息虚假陈述、虚假记载、误导投资者、不正当披露未以法定方式公开的内容等,都可能会给小股东的投资决策、投资收益带来损失。

因此,一旦发生该类纠纷,通过查阅相关案件的生效法律文书,法院审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时,会着重审查投资者的经济损失与证券信息披露义务人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一旦认定存在因果关系,投资者可以获得上市公司主体的赔偿,主要包括: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利息等。

青岛大牧人带着各种疑云谋求上市的事件。不难预见,一旦青岛大牧人在股权纷争诉讼中败诉,则其上市或成泡影。

而即便是能够成功上市,在面临如此之多问题的情况下,各位股票买手还敢不敢再买入青岛大牧人的股票,对青岛大牧人也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究竟后事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 我对这事儿有想法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