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对话空间也是一种心理资源

@经济观察报
今天我想说的一个话题是一个九零后男生是如何越来越丧失沟通兴趣的,我之前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喜欢沟通和善于沟通的人,但是大学毕业步入职场之后,我发现自己与人沟通的欲望越来越低了,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上有些自闭,有的时候几天不愿说一句话。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我之所以丧失了沟通的兴趣,是因为我身边过度活跃着这样的两类人,当打开了一个沟通的空间,对方就会喋喋不休地谈论他的各种事情,就像原来有个共同搭建的小板房,一开始我们很有热情地共同搭建它,但是完成后,我发现他把自己的什么东西都往里搬,这个房间它占用了八九成,只留下了一个小角落给我,而每次我想把话题牵引到别的地方的时候,他就会把话题飞快的再带回到他自己身上,久而久之我丧失了跟这样的人沟通的兴趣,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情绪储藏室,所以干脆把那个小板房拆了;第2类人呢,当我在跟他沟通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很善于在这样一个沟通的空间寻找他的优越感。举个例子说,我们之间的桌子上摆着N多的东西,比如茶壶,茶碗,茶杯,洗面奶,那个保湿霜,香水,他的东西好多比别人差一些,甚至差很多,但是唯独它的洗面奶比别人好,所以他找我来聊天的时候,他只谈洗面奶,不停的说洗面奶,他的洗面奶多么好,虽然他没有说我哪里不好,但是他狭窄的谈论焦点,死死锁住他的优点区域,就会让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他借助我获得了很多的优越感。所以我逃避进了书里,我觉得在那里我可以自由选择我关心和喜欢的话题。我想知道我的感觉是不是正常的,你们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吗?                        -----不聊斋主任 在语言的世界中行走,能够遇上各种各样的人。  当我们和另一个人开始谈话,就打开了一个语言的空间。有时候在语言的双人舞中能很幸运遇到和谐的舞伴,当你开口他会倾听,给出眼神的关照和言语适时的反馈,然后他也会保持开放,将自己的日常与故事带入对话的空间,这样的谈话丰富了彼此的体验,带来了愉悦的感受,互相都感觉被理解被支持被看见。 但是通常谈话进展得没有那么顺利,有人擅长进攻,在语言的空间不停的前进前进前进,有人擅长展示,在对话的空间里呈现了很多的自我和高光时刻。 大部分时候,语言的世界,即是它指代的现实世界。当在语言的世界里,能够体验到被关注、被看到、被理解、被尊重,这种心理上的获得感会让人将这样的沟通视为心灵的滋养;当这个打开的对话空间,被一方强势性地占据,如你所说,对方把共同搭建的对话“小板房”占据了十之八九,又或者谈话始终围绕能展示自己优越感的“洗面奶”话题,这对交流的双方来说,长久都是一种损失。 强势的一方,丧失了发现另外一个视角,另外一种可能,世界的另一部分的机会,长此以往也会丧失很多真正的对话空间,因为如果没有实际利益的必要,别人会关闭本可以打开的对话空间;而弱势的一方可能会更加逃避人际的互动和沟通,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给书籍、影视作品或山水旅途。 就像你采取的方法,转而去与书做连接,与书连接,能获得更多的自主感。自己可以决定去读什么书,什么时间去读这些书,在这个过程中还能得到精神的滋养和内在世界的扩展,这些都会带来愉悦。  但是读书不能够完全替代人际沟通。如果在一些必要的沟通中,这种互动模式一再出现,那么如何更自觉地使用打开的对话空间,是一个很有益的成长课题。 首先可以检视是否存在一些影响表达的限制性信念,比如:我说的话别人不会感兴趣的;我不值得对方花费这么多的时间;不要总说自己的事情,这样不礼貌;过分暴露自己是一个不安全的事情;要深思熟虑,尽量表达得完美…在信任的人面前自由自在的表达是一种感觉,多去体会这种感觉。 多找双方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当对方谈论的话题自己不感兴趣时,其实可以借助提问,转移话题等方式去转向共同感兴趣的内容。 过度的竞争意识会让谈话变成 “个人秀”。所谓的优越感不是零和博弈,不是对方获得多了自己获取就少了,在交流中从“他好我不好”“我好他不好”的非此即彼,走向“他好我也好”的和谐共赢,会让对话更加轻松和快乐。在共同的谈话场域,他可以展示他的优势,我也可以展示我的优势,让谈话因为互相欣赏和赞美而变得更加温暖有力。 有时候设立界限,保护自己的心理空间也很重要。如果一个人总是利用他人来发泄情绪,展示自我,从而情绪获益,但是当对方想要倾诉的时候,却采取回避或拒绝的姿态,这时候减少接触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 愿能享受孤独,也享受沟通。  韩明丽/文
对话空间也是一种心理资源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