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新周期的关键词:“都市农业”

乡村振兴是国家级大战略。但长期以来,中国城乡二元体系泾渭分明的产业边界,并不是通过自然发展就能弥合,需要安排一个中间地带来实现两方要素的融合及再流通。而这正是“都市农业”,在当下时间窗口所具备的重要意义。

作为一个术语,都市农业概念发轫于1930年代的日本。1950至1960年代,被美国经济学家重视,后于1977年由经济学家艾伦·尼斯在《日本农业模式》一书中明确提出:它被定义为一种在城市范围内进行的,直接服务于城市需求的特殊农业活动。

随着社会与科技不断进步,都市农业开始强化其技术创新的载体属性,并为城市居民提供生态绿色的农产品及农副产品,以及休闲农业观光旅游、科技文化教育活动等内容,逐渐成为现代化新型农业的一种表达形式。

国内不少大中型城市已开启都市农业的定位和探索。例如《上海市乡村振兴“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25年基本形成都市现代绿色农业为代表的乡村产业体系;四川成都提出以科技赋能提升都市现代农业质效,布局建设智能农业装备的研发;广州白云区谋划“1234”现代都市农业规划布局,打造“一龙头、两园区、三基地、四产业带”等等。

作为现代农业新周期的关键词之一,都市农业真正意义上的落地,最终一定是要在产业与企业层面形成共振。我们注意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先知先觉的产业龙头,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开始向社会表达它们的理解和探索方案。

01都市农业的第一性:城乡一体化

【1】生产要素融通池

客观上看,城镇化进程是农业人口、农用土地两大生产要素不断涌向城镇领域、工业体系并取得高效回报的过程,同时孕育出资本、技术、管理体系、企业家精神等新生产要素,并进一步被虹吸于城镇化进程中,使城乡差距愈发悬殊。

乡村振兴需要将上述因城镇化而产生的新要素回流至乡村农地,其最根本的驱动力仍然是更高的资本效率回报率。但长期以来,城乡割裂以及生产要素的分化,使乡村产业无论是在效率产出比、还是投资回报率上均远远落后于城镇产业。 所以振兴乡村并不能够单纯依靠自由市场逻辑。 纵观海内外城镇化以及乡村振兴的发展历程,均离不开政策、产业资本的介入 。

都市农业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之能够起到承接连通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作用,并且形成了各具风格的都市农业发展模式。

例如,作为城乡均衡发展典范的美国,其都市农业强调经济功能性,坐落于都市周围的新型农场企业通过工厂化生产方式为都市内部及周边区域提供新鲜蔬菜及水果;

而欧洲更加注重都市农业的生态和社会属性,强调农业、自然、与人文的协同,如英国的“森林城市”和德国的“田园城市”等;类似的,新加坡的都市农业也都是工业化和科技化为特色的发展路径;

作为典型的农业资源贫乏型国家,日本则通过高精密的都市农业发展路径,不仅有效缓解了都市农产品的自给率低的问题,构建了农产品直销模式,还促进了城乡生态系统的融合度,形成了私人农庄、市民农园和休闲娱乐性农园等都市农业形态,使农产品、农副食品向更高安全健康的品质发展其附加值,以满足多层次的消费市场需求。

经历上述发达国家的探索,至少有两大特点反映在他们的都市农业上,一是基于新生产力带来更强的经济属性,二是向社会输出新的农业与生态观念。

都市农业可作为一个大容器,在聚合城乡一体化发展所需要的生产要素后,催化、激发城乡生产要素的融合及再互通。

【2】新生产力的培养皿

随着城镇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升,与农产品相关的品质、环保意识也一同提升,这将促使现代科技和先进社会观念一同聚焦在现代农业的生产和经营方式上,从而推动都市农业的兴起和发展。

但作为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形态,都市农业也是一项产业,经济效应直接决定了它的生存空间,这意味着都市农业首先要使自身能够在都市周边生存下来。

进一步而言,都市农业的商业效益就需要直接拿来与都市产业的商业效益作对比,两者天然的差异使都市农业需要提高其土地和劳动力的生产力水平。

而当下的时间窗口其实有利于都市农业的形成:一是多层次的农业消费市场孕育了很大的农业需求市场,农商业发展空间广阔;二是我国正处于整体经济换挡期,一二三产的增速差距来到了历史最小区间,缓和了部分城乡二元的割裂感;三还在于现阶段我国农业仍具备很强的“传统”属性,所以其现代化生产的发展空间非常可观;四则由于都市人口正处于巨大的就业竞争压力中,人们需要寻求新的、合适的发展空间以及居住环境。

通过在城市周边发展现代农产业,能够有效触发城市人才、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流入,从而孕育出生产效率更高的农业生产力,提升农商业附加值,做大都市农业的产业盘子。

可见,都市农业实则充当了孕育农业新生产力的培养皿,其成果将再次转化为更多城市要素的流动,将进一步吸引更多都市人才、资本、技术、管理理念、企业家精神等现代生产要素的导入,形成“都市-城郊区域”现代农产业发展的飞轮效应。

【3】更大范围的价值覆盖

从发展趋势上看,都市农业正与优势农产品生产区、特色农产品生产区,并列成为我国农业的“三大板块”。据统计,全国36个大中城市蔬菜产量占全国的六分之一,肉类产量占全国的16%,其份量不可小觑。

现在大中城市的乡村空间正由不断收缩向基本稳定转变,都市农业也从农产品保障功能开始向多元复合功能扩展。其中,北京和上海的都市农业意识和成果已比较明显。作为国际大都市,北京和上海的农业占GDP的比重已不足1%,然而在“城市保供、稳定菜价”的责任意识以及都市农业多元复合功能的推进下,上海绿叶菜常年自给率超80%,北京每年选育的主要农作物新品种占全国的10%。

除了农业功能之外,都市农业还将拓展农业的外延,促进产业融合和产业一体化,匹配都市发展对安全、生态、休闲等内容的需求,形成人、都市、以及自然的和谐统一。

在通过城郊农产业的迭代发展探索出更具效率的农业生产表达之后,就需要实现更大范围的农业系统性迭代,将更多的农耕地、农业人口加入进来,延伸农业高附加值至农产品加工、农产物流、品牌价值上,最终缩减城乡二元经济的差距。

在这一更大范围的价值覆盖过程中,各地都将基于他们各自的优势农业和特色农业的基础来发展各具特色的现代农业,并以更具效率化、规模化、标准化、模块化的运作方式来实现“因地制宜”。具体到都市农业的发展进程中,将催生一种集成平台,未来能够为各大都市的农业现代化发展提供所需生产要素以及整体解决方案。

02“都市农业”的产业进行时

我们注意到,围绕着乡村振兴这一大主题,很多企业利用其自身优势开始加入到这一农业体系的大变革中。但由于城乡二元的巨大鸿沟、生产要素流通的阻塞,都面临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问题。

例如,近年来农产品直播带货虽然能够帮助农民增长销售收入,但农产品的品控问题难以介入及保障;多地城市周边都出现了精品农业模式,但整体产量仍受制于我国耕地单产的约束,生产水平没有难以出现本质改变。

究其原因,还是由于我国整体城乡发展阶段的限制,离高质量都市农业的发展目标尚有差距,一是劳动生产率较低、规模偏小、龙头带动作用较弱和人才短缺等农业自身发展问题;二是农业与科技融合度低,一二产融合问题尚未得到有效改善,一二三产的系统性融合更是需要更长维度的沉淀和改造周期。

所以,除了政策导向和务农企业的自然摸索之外,高质量发展都市农业需要优势公司的参与以及发挥其资源调动的能力。这类似于农业领域的嫁接原理,通过植株砧木和接穗的移植组合来实现结合部位细胞的再生能力,而各地都市农业的发展需要一种有效的嫁接技术提供者。

放眼产业内外,作为全国性的大型农产品线上交易平台,拼多多正初步展现出如是“嫁接者”潜力与能力。 拼多多的农产品商业属性是基于全国各地的优势农业和特色农业而发展构建,过往多年通过汇集资本、人才和技术等要素并开始向上游农产区的种植生产环节输出多多方案 (例如多多农研赛事) ,依靠自身平台规模和极具竞争力的价格发现机制将各地特色农产物传递至全国消费者手中。

2021年拼多多GMV为24410亿元 (同比增46%) ,活跃买家数为8.69亿 (同比增10%) ,活跃买家ARPU为2810元 (同比增33%) 。

此外,受益于农产品交易驱动以及“百亿农研”专项部署,拼多多的营销费用下降23%,但平台年订单量610亿份 (同比增59%) 。其研发投入增长30%,研发费用主要用于人才、算法、系统等方面,2021年拼多多约60%的员工为研发人员。

与此同时,拼多多发布的《2021新新农人成长报告》显示,以95后为代表的“新新农人”已经成为推动农产品上行的崭新力量。截至2021年10月,平台“新新农人”数量已超过12.6万人,在涉农商家中的占比超过13%;其中,女性占比超过31%,达到39060人;00后占比超过16%,达到20160人。

显然,先行者拼多多的优势在于其根深蒂固的“农业”“农产品”“农研”属性,已经烙印在了务农者和消费者的心智认知中。在涉足了优势农业和特色农业并取得了上述基础成果之后,都市农业就成了拼多多持续发展农业、助力城乡结合的必要路径。

毫无疑问,不同方式参与到都市农业的具体路径也会有所差异,从“点、线、面”的发展视角看,精品农业、特种农业属于“点”、直播农货属于“线”,而拼多多这样规模的大型平台最具效率的表达方式就是“面”,通过搭建一个集成平台,聚集都市农业所需的各种新生产要素,形成各区域都市农业的方案落地。

促进各地建立自身都市农业的解决方案,拼多多的优势在于:一有与消费者连接牢固的终端消费市场、二有快速流通农产品的专业物流渠道、三在于其是大型互联网资本的代表型企业、四则是在一二届多多农研赛事的持续运作下,拼多多已经成为探索创新农业技术的公司和通道。

所以,拼多多已具备成为一个聚合“需求市场、基础连通、新兴资本、创新技术”等多方要素于一体的集成平台,能够为各地“嫁接”都市农业解决方案的平台供应商。其未来的核心作用是导入各大都市的人才队伍和创新技术,填补城乡融通进程中最为关键的两大生产要素。

03更新的探索及尝试

上述大背景下,正在进行的第三届拼多多农研科技大赛,将比赛场地从乡村田野上的温室基地移到了上海城郊光明母港垂直农业研究中心的集装箱内。这是此次多多农研赛事的一大亮点,与都市农业的发展理念如出一辙。

集装箱农场 (或植物工厂) ,是近年来海内外最显著的农业耕种的创新方式,吸引着诸多创新公司的加入:

马斯克弟弟 (金巴尔·马斯克) 于2016年创办的Square Roots,核心商业逻辑就是通过在城市里投放不同类型的“菜地”集装箱来种菜和买菜,其最新融资金额为540万美元;

加拿大百货零售商Loblaw Companies正大力推广使用集装箱种植的创新耕作方式,其宣称将通过这一技术到2025年向加拿大农民增加收益1.5亿美元,并且使加拿大摆脱水果和蔬菜的大量进口;

Freight Farms和Tiger Corner Farms是两家通过使用水培法和气培法在集装箱中种植农产品的公司,其正在与NASA合作,通过其技术创新寻找在太空中种植农产品的方法。

而我们国家也早有企业或团队参与到植物工厂的探索中:

由同济大学智能环境团队和中集集团 (扬州基地) 等打造的蔬菜种植仓,其集装箱融入了诸多智能系统,包括栽培系统、空调系统、智能控制系统等。其中,核心栽培系统采用了先进的营养液栽培架,在占地15平方米的多层叠加式栽培架上可以安置1000多棵生菜苗,特有的营养液在细管道中反复循环为菜苗提供养分,一棵小生菜苗只需要大约半个月便可成熟,相较一般2个月的自然生长周期具备很可观的效率提升;

位于沧州市曹寺乡的后洼村也于2021年开始试水集装箱水培立体种植的效果,其集装箱常年保持25摄氏度,管理者利用网络检测的方式对箱内进行控温、控湿、控灯光的控制,每个菜架分为七八层,每层栽培盘的正上方有LED灯为植物提供生长所需光照,整个集装箱大约能够栽培1500颗苗。一个集装箱一次收获的蔬菜,净获利超过1000元。

再回到本次多多农研大赛,参赛队伍需要利用室内环境控制技术、营养模型、算法控制等前沿技术,挑战以更低的能耗、更短的生产周期种植产量更高、品质更好的脆甜水果生菜,并验证和尝试落地其商业化可行性方案。

在生产效率上,单位面积的集装箱农场相比于传统耕地的产出要高出数倍甚至是十几倍,使集装箱种植具备很可观的商业前景;在技术、人才、管理体系等维度上,植物工厂融合了温室种植、营养模型、智能硬件、算法控制等多个产业的技术成果和人才队伍,是新型农业产融结合的创新表达。

值得一提得是,大赛将以上海都市农业的样本为锚点,其赛事成果将通过拼多多所搭建的数字农业体系快速进行验证及反馈,并汇集成平台类的“都市农业”API接口,之后向更多城市输出“多多都市农业”的集成PaaS平台,吸引更多都市人群加入农业创新、农产业升级的趋势中。

以上,作为现代农业新周期的关键词之一, “都市农业”将是有效填补现阶段国内城乡二元经济的割裂鸿沟重要手段与方式,它正方兴未艾于2022年的此刻,需要在更广袤的产业范畴内引起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而作为投资者,这也将是我们守望后城镇化时代的关键线索。

$拼多多(PDD)$ $快手-W(01024)$ 

# 2022投资机会在哪里?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1

  • 推荐
  • 最新
  • Bigbenben
    ·08-11
    1
    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