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做云,会不会走上字节的老路

快手不会大规模搞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也大概率不会走上字节跳动的老路,即以PaaS层和SaaS层为切口,延伸至IaaS层。

文 | 魅影,编辑 | 嘉辛,出品 | 数智界

互联网大企业基于在业务、管理等方面的需求,会先尝试在内部推动一些项目,他们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可能是推出一款工具给自己用,也可能是用一套或多套方案来应对当下的问题,同时希望能解决未来的潜在问题。

当这种能力已经足够服务好自己,这些原来给自己用的产品走上商业化就顺理成章。比如阿里做云、字节做飞书。

如今又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走上了这条路径。8月10日,短视频与直播平台快手发布了视频云品牌StreamLake,准备将沉淀多年的音视频和AI等关键技术,以产品化的形式对外开放,提供一站式音视频+AI解决方案。

快手首席技术官陈定佳表示,对于下一代互联网的形态,目前还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但无论承载介质是什么,底层都离不开音视频和AI技术。

“我们经常思考,快手过去得到的经验,打磨过的技术,沉淀出的解决方案,能否为更多企业所用?最终,我们以内容汇聚与分发方面的大规模实践经验,将多年积累的技术能力,沉淀为一套可复用的产品体系与服务。”陈定佳这么说道。

快手对StreamLake寄予厚望,它不仅是快手入局云服务赛道的切口,也承载着快手“技术to B”的战略野心——快手在发布会上称,技术to B将是快手重要的方向。

一、快手如何做云?

快手的StreamLake业务在2020年开始酝酿,2021年起步探索,并在今年成为独立业务。

快手高级副总裁、StreamLake品牌的负责人于冰在发布会上提到,流媒体视频内容的汇聚和分发分为两层:

  • 最底层,是内容汇聚和分发的基础设施;
  • 第二层,是基于AI的内容理解和智能推荐的内容分发。

将自己在这两个层面过去多年的经验、技术开放给行业,是快手入局音视频云赛道的突破口。

于冰指出,随着5G广泛部署,未来几年视频将像空气和水一样无处不在,但视频化升级面临体验痛点多,带宽成本高,创新和规模化效率低等难题,是名副其实的“重工业”。

StreamLake想做的事,是把“重工业”变成“轻工业”。用快手技术副总裁、AI技术及主站技术负责人王仲远的话说,“StreamLake将帮助客户加速业务创新,提升用户体验,支撑业务增长,同时降低运营成本。”

基于此,快手通过StreamLake品牌,在音视频云赛道的能力集中在一套操作系统StreamLake OS上,从底层基础设施往上,分为以下几块:

  • 基础设施:存储、芯片、数据、网络、融合CDN这五大方面的底层基础。快手在发布会上重点强调的,是目前已经流片成功的云端智能视频处理SoC芯片,这一芯片面向视频直播点播应用,目前已经流片成功,处于线上内测阶段;
  • 两个方面的原子能力:AI和Video。这是快手过去在音视频赛道技术积淀的集中体现,包括视觉算法、音频算法、知识图谱、编解码算法、视频处理算法等;
  • 两套产品能力:同样分为基于AI的和Video的。比如基于AI,StreamLake提供人像美化、智能特效、一键成片等工具;而基于Video,StreamLake提供点播云、直播云、快手极目、快手云剪等产品;
  • 客户咨询:包括技术框架咨询、业务发展咨询、运营策略咨询、成本优化策略咨询、体验优化咨询;
  • 场景/行业解决方案:StreamLake目前重点面向的行业领域及场景,包括短视频、长视频、直播/互动、语聊/K歌、在线教育、电商、光电/传媒。

从发布会上透露出的信息来看,StreamLake还没有在商业模式上做出清晰设计,但方向是确定的。

“把所有技术细节封装成一个用于全行业视频化转型的操作系统,给用户提供交互简洁、容易接入的交付界面,又能够灵活地针对各行各业做到深度定制和优化,解决各行各业待定领域的问题。”于冰指出,在商业模式的设计上,快手希望与合作伙伴保持同向,优化视频体验,同时让成本可控。

另外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短期内,StreamLake将主要对外输出场景化的解决方案。

比如一家企业要办一场大规模的直播活动,那StreamLake依托“直播云”,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推流、美颜魔表、互动连麦、转码、分发、播放等能力在内的音视频直播产品,确保稳定、清晰、流畅的用户直播观看体验。

二、比字节更聚焦

快手之外,同样以短视频App(抖音)为业务核心的字节跳动,也在此前宣布进军云赛道。

两家核心业务相似的企业驶入同一条赛道,他们打算走怎样的路径、准备投入多大的精力,会直接影响他们的布局进度和商业化进度,背后是两家公司最底层的价值观的博弈。

字节跳动切入B端市场始于2020年的协同办公软件飞书,这是字节进驻to B市场的第一个触角,后来飞书几经迭代,在市场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财经十一人此前在一篇文章中指出,2021年年中,钉钉的一位资深员工表示,飞书当时被认为是钉钉最有潜力的竞争对手。

但是飞书显然承载不了字节的to B野心。去年6月,字节推出云服务品牌火山引擎,面向企业提供数字服务。一名火山引擎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火山引擎的目标是做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外的“中国第四朵云”。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火山引擎的布局力度越来越大,路径也逐渐变得清晰:

2020年6月推出“火山引擎”时,字节跳动给它的定位,是一个企业级智能技术服务平台,想将字节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能力及工具产品化、服务化,开放给行业及合作伙伴,对外提供两种服务:数据智能和体验智能,更聚焦营销侧;

2021年6月,火山引擎再发布四款产品——统一基础服务、技术中台、智能应用和行业解决方案。这一时期,字节跳动在云服务市场的布局框架显现出来,即以SaaS、PaaS为切口,延伸至IaaS层;

2021年11月,字节跳动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飞书与火山引擎称为与抖音、大力教育、游戏、Tik Tok同级别的业务线,战略地位进一步提升;

同样是在2021年底,火山引擎发布全系云产品,包括云基础、视频及内容分发、数据中台、开发中台、人工智能等五大类,共计78项服务;

再到上个月,字节跳动造芯的消息得到确认,援引媒体报道,字节跳动的芯片团队分为服务器芯片、AI芯片、视频云芯片三大类,虽然字节称造芯仅供内部使用,但未来如果做得好,也不排除对外商用的可能。

目前看来,在切入云服务这条赛道时,字节跳动和快手走出了全然不同的两条路径:

字节跳动野心更大,步子迈得更大更快,目的也很明确,即与阿里云、华为云正面竞争,目标是成长为中国“第四朵云”。

快手更聚焦,业务布局目前可能更多集中在SaaS层及PaaS层,且视频云的方向清晰。它打算做的事情只是火山引擎的一个类目,但在喊出“技术to B”的口号后,不排除未来布局更多业务的可能。

三、挑战和机遇都很大

快手从视频云切入云计算赛道,做的是自己擅长的事。

过去的很多年里,基于技术和资源沉淀,快手做好了自身流媒体视频内容的汇聚和分发,现在快手对外输出能力,帮助更多的企业做好内容汇聚和分发。

但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商业世界,一家公司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继续做自己擅长的事,并不一定就会顺利,尤其是在一个已经成为红海的领域。

IDC发布的《中国视频云市场跟踪(2021上半年)》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国视频云市场规模达到43.7亿美元,同比增长38.7%,其中视频云基础设施与解决方案市场增速均有回落,调增后上半年同比增长分别达到36.9%和47.6%。

快手面临的第一个大的挑战,是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稳固了下来。

  • 视频云基础设施市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金山云、百度智能云合计份额达到62.6%;视频公有云、私有云与混合云基础设施市场中,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百度智能云、金山云合计份额维持在75%以上。
  • 视频云解决方案市场:腾讯云音视频、阿里云视频云、百度视频云、华为视频云、金山云视频云、声网Agora这前六大厂商的市场份额达到70.9%。

快手目前布局的是视频云解决方案市场,理论上的市场空间已经不多。

当然,正如于冰所说,随着5G广泛部署,未来几年视频将像空气和水一样无处不在,视频云赛道的市场规模也会随之进一步扩大。根据IDC的预测,从2022年到2025年,中国视频云市场的规模增速将维持在30%以上的水平。

但还要注意的一点是,在这条赛道,最大的市场是基础设施市场而非视频云解决方案市场,到2025年,中国视频云解决方案的市场规模预计68.64亿美元,而基础设施市场则为249.01亿美元。

换言之,如果快手更想做的是PaaS层和SaaS层,对它“技术to B”的要求只会更高,需要持续做深、做重,才能看到成效。

再加上to B赛道最大的特点在于回报周期长,需要长时间的投入才能结出果实,快手需要度过一段闷声投入的探索期——这是快手面临的第二个大的挑战。

快手技术副总裁、快手AI技术及主站技术负责人王仲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快手非常注重to B业务的成本、效率和利润,不会大规模搞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

如此看来,快手大概率不会走上字节跳动的老路,即以PaaS层和SaaS层为切口,延伸至IaaS层。

聚焦有聚焦的好处,自然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快手希望在B端市场有所作为,并且选择了一条最适合它的视频云赛道,在这条赛道上,机会和挑战都很大。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1

  • 推荐
  • 最新
  • 时速180
    ·08-15
    [微笑]
    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