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无所不知,越一无所知

作者 | Michael Zhang 麦教授

一个工作玩耍两不误(work hard, play harder)的教授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Irwin and Joan Jacobs讲席教授

前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讲席教授,副院长,香港深圳联合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超量子量化私募基金创始人

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

清华大学文学学士、工学学士、管理学硕士

流行病蔓延,人们的活动范围一步步紧缩。「重磅」、「突发」、「震惊」、「最新消息」……很多人对世界的感知被折叠成信息流,塞进了大大小小的屏幕里,无止境地滑动着。

无链接,不生活

疫情爆发以来,人们出行、活动、社交等都充满了种种不确定性与障碍。

线下的链接很容易因为种种原因而断开,对许多人来说,这意味着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工作沟通联系的主要途径之一。

人们涌向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并比以前更加依赖它们。

除了日常生活与工作的交流互动,社交媒体也成了一条社会生命线,是获得战争、疫情、灾难最新进展和其他新信息的重要途径。

然而,网上谣言、谎言与错误信息甚嚣尘上,残酷的现实与美好的期望相互碰撞。

现实体验暂时缺位,消息在网络上的传播变得更快更广。

突发事件、热点事件的弹窗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屏幕。

为了提高点击率,捏造、夸大、歪曲事实成为常态。

上一刻还处于接收信息的“震惊”中,下一刻就辟谣了、反转了,然后接着“震惊”,人们一天可能会被“震惊”无数次。

面对庞杂的信息流,FOMO(Fear of Missing Out)使人既无法忽视它们,也无法断开链接,信息过载(Information Overload)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不可承受之重

信息过载是一种被提交给人注意或处理的信息量所淹没的状态。它不仅是指对某一特定决策而言信息太多的情况,还指不断被许多来源的信息侵扰的情况。

网上存在的诸多信息,有些时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人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然而,一旦信息输入超过临界值,互联网灌输理解的能力就会丧失。

尽管人在提取相关信息以支持工作和生活的能力在不断增强,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接触到的大多数信息价值并不高,人的认知处理能力也相当有限。

因此,过量的信息不仅不能帮助理解,往往还会成为阻碍。

此外,人们还经常消费不必要的信息,作为一种情绪上的逃避。

为了吸引眼球,网上的很多信息最大的作用和目的就是唤起情绪,这些情绪往往是较为强烈的情绪,如悲伤、愤怒、焦虑、恐惧等。

长期阅读这样的信息其实是一种消耗,你以为自己在消费信息,实际上信息也在消费你,但只有你付出了代价。

心理学家研究指出,每天轰炸人们的“数据烟雾”可能正在通过干扰人们的睡眠、破坏人们的注意力和免疫系统而使人生病。

患者的分析能力会不断下降,无法集中注意力,普遍焦虑或无法承担责任。英国心理学家David Lewis把这种疾病称为“信息疲劳综合征(Information Fatigue Syndrome,IFS) ”。

信息越多,困惑越多

信息量巨大自然是造成信息过载的根源。

一方面,信息来源广泛。除了传统媒体如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信源,如今的信源更加丰富多样,这些信源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向人们输送着数据。

另一方面,注意力的紧缺。人的注意力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稀缺资源,被广告商和产品经理收割出售,而这也正是大多数互联网科技公司和各种娱乐消费的主要商业模式。

上网成为一场注意力转移的大游行,人们很难长期而深度的关注一件事情。如阅读一本书,观看长篇电影,或是关注一些社会热点事件,越来越像在自动扶梯上上下下。

更重要的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有效地分辨哪些信息是可靠和有用的,哪些信息应该被立即丢弃。

对信息的焦虑进而被包装成五花八门的新词和新概念,在知识付费平台和各种课程里兜售。

风口变着花样地出现,跳动的报名人数和截止时间无疑加重了这种焦虑感。

这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只要按下“立即报名”、“马上购买”的按钮,所有焦虑瞬间就消失不见。

即便是免费的知识,只要放进收藏夹,哪怕“吃灰”也能获得巨大的心理安慰。

然而,仔细观察会发现,很多信息都是以这样的逻辑入侵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制造焦虑引起关注,表面上试图缓解焦虑,实际上却在消费焦虑并加深了焦虑。

尤其在当下这样的时期,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变化都会在社交媒体上产生共振。

为了让人们了解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告诉人们什么是值得关注的,热搜榜、热议榜看似提供了一个捷径,无形中却绑架了人的注意力。

各种热榜在圈定议程的同时,也制造了一种幻象和社交压力:热榜上的事情与你息息相关,你有义务关注所有信息,如果不关注就会与这个世界脱轨。 

为了追上最新的热点,人们都急于发表各自的观点。

但观点并非事实,更多时候只是在表达立场和情绪。因为这二者方便、简单、快捷,具有话题度且容易引发共鸣,恰好也是社交平台上的流量和财富密码。

在社交媒体上,越是对立和有争议的话题,越是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和讨论。于是出现了故意制造的热点。

为了博取关注,有的人会故意引导对立话题制造矛盾,引发争吵和站队,进而推上热榜,成为热点。争议越多越大,流量也就越大。

争论到最后,很多人甚至已经不关心事情原本是什么,真相是什么,只关心是否吵赢了对方;又或是已经吵到了另一个话题,开启了新一轮争吵和骂战。

久而久之,人会被热点裹挟,被热搜麻痹。

加上信源众多,信息质量参差不齐,甚至互相矛盾,知道的信息越多,理解的时间越少,困惑也就越多。

如果你看到的信息,让你产生更多的是情绪(尤其是负面情绪)而不是思考,那就需要警惕了。

麦教授2015年的时候写过一篇相关的推送,现在看依然适用(点击查看→两种危险的映射)。

信息过载犹如致幻剂,它会让人产生无所不知的虚假满足感,而最后都会变成一无所知的空虚与焦虑。

删繁就简,去伪存真

过载的信息以及强迫性信息消费,使人判断能力失调、分析能力减弱、决策瘫痪,大量不加过滤的信息最终造成感知的完全麻木。

人无法将与事实核心无关的信息从繁杂的感知材料中剔除,认知事物本质的能力被削弱进而丧失。

但大多数情况下,信息以少为多。

过量的信息本身既无法创造事实,也不能产生真理点亮世界,反而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杂乱无章,迷雾重重。

△奥巴马罗格斯大学毕业典礼演讲

接收的信息一旦超过临界值,不仅无法带来资讯,还会让事物变得畸形。

人不能阻止大量新信息的产生,也很难断开链接屏蔽所有信息接收的渠道,面对过多选择却无从选择。

因此,信息过载问题的核心在于处理信息的能力,它不是外界信息量的函数,而是信息量与我们拥有的将信息吸收为有用知识的能力之间的差距。

对于所需要的信息,就好比人渴了,是选择拧开水龙头接适量的水,而不是站在大瀑布下张嘴去喝。

有时,信息过量是由于缺乏组织管理而造成的。这就需要穿过杂乱的环境,从海量的信息中发现有用的信号。

在这个过程中,要做出以下两点判断和取舍。

1. 在能够处理新信息之前,必须知道要避开什么信息

如果确定了目标、计划、战略和任务,就会知道哪些信息是真正必要的。

第一步是确定要阅读的材料是否与当前的目标和目的有关。如果没有,就应该跳过它。此外还有两个辅助判断的问题:

  • 你是否能够立即根据这些知识采取行动?

  • 它是否有能力潜在地改变你生活中的直接任务?

如果该信息不能让人立即采取行动,就可以忽略它,因为它会在短时间内被遗忘掉。

2. 识别重要信息载体,精简接收能力

在每一个行业中,都可以确定少数关键的信息来源,包括出版物、网站、博客和新闻来源,它们涵盖了该领域正在发生的一切。

确定所需要的信息种类和少量的最佳信源后,需要建立有条不紊的方式来接收、综合和应用这些信息,使个人、团队和组织受益。

信息爆发式增长在未来数年似乎都没有缓和的迹象,因此避免信息过载,变得心无旁骛成为一种需要培养的技能。

越是在充满噪音的信息环境,越是要保持清醒和独立地思考,从混乱中厘清思绪,发现规律,看到本质。

这黑压压的令人望而生畏的信息海洋,波涛汹涌,浪浪相逐。

我们面前无所不有,然而我们面前一无所有。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