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向左,探探向右,挚文集团已力不从心?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陌生社交赛道,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更让无数创业者念念不忘、跃跃欲试。不过,看似黄金遍地的赛道,除了目前顶着美股上市公司光环的挚文集团,鲜有企业能轻易捞金。

作为国内最知名的陌生人社交应用,挚文集团推出的陌陌与以及收入囊中的探探,在很大程度上拯救了无数寂寞的灵魂,因此也深受食色男女的热捧,并在过往的发展史上留下了辉煌的战绩。

2011年8月上线的陌陌,仅仅用了3个月时间,用户突破40万;2012年6月4日用户突破600万,增长速度之快引发市场关注;3年多后的2014年12月,陌陌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时隔10年后的2021年,陌陌宣布将法定名称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母公司正式宣布启用新的中文名称“挚文集团”。

因为定位与模式与美国的约会软件Tinder十分类似,陌陌因此也被称为“中国版Tinder”,其发展初期的数据增长速度,足以令人惊叹。不过,物极必反,如今各种迹象都预示,这家成立已十多年的公司,同样也在经历“中年危机”。

增长失速,增量空间存疑

据挚文集团近期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挚文2022 Q2实现营收31.1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5.3%;净利润3.46亿元,同比下降25.5%。

作为陌生社交的头部App,陌陌一直是挚文集团的中流砥柱,自然也担当着扛大梁的角色。2018年收购探探后,挚文集团的大盘也显得更有份量。但是尴尬的是,探探并未为挚文集团贡献多少利润,反而是其持续亏损,甚至成为了挚文集团的包袱。


深入分析不难看出,占据业绩超半壁江山的直播业务营收下滑,是大盘数据表现不佳的重要原因。财报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直播服务贡献营收15.2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21.01亿元下降27.7%。对比之下,与其营收贡献相当的增值服务贡献营收15.36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15.07亿元增长1.9%。

对比之下,在营收占比中只是“零头”的移动营销、手机游戏,有增有减。数据显示,其移动营销贡献营收3590万元,同比下降30.4%;手机游戏营收 1720 万元,同比增长 87.3%。

实际上,挚文集团的颓势,早有信号。时间拨回到2019年,随着陌生社交的新鲜度下降,热衷陌生社交人群的心理需求也在悄然变化,用户在陌生社交上的越发理性,便是最明显的转变。

2020年,也许是因为疫情影响,陌陌逐渐走向沉默,挚文集团也从此彻底结束增长,营收掉头向下,至今尚未出现反弹的迹象。

据观察,这一方面是陌生社交终归还是要回归线下,疫情对于线下约会的影响,让用户在线下社交方面的需求被压制。另一方面,因为疫情导致的消费疲软因素,也不容忽视。

这一点,在挚文集团的财报说明上,也有所体现。与此同时,因为直播监管趋严,也让其营收贡献的股肱之臣“直播业务”出现滑坡。因此,陌陌过去的“光鲜”已然不再,颓势渐显。

众所周知,早期的互联网发展迅猛,是归因于互联网的普及,网民数量的增长。如今,互联网人口红利已宣告结束,各大互联网平台,甚至已经开始了存量市场的角逐。

而据QM《2022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国内网民规模已达到11.9亿,移动社交等六大行业的用户规模均在10亿以上。

具体到陌生社交平台,陌陌与探探同样如此。例如,在月活数据上,对比2018年收购探探前,陌陌App月活用户已在1亿以上,而直至2021年3月,陌陌的月活用户规模仍为1.153亿,增长并不明显。即便是其2021年3月的月活用户峰值,也与2019年Q3的峰值,也仅仅实现了120万月活用户的增长。

这也意味着,在用户数据上,陌陌的增长,也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潮的消退,正在衰减,甚至到达瓶颈,增长空间难觅,挚文集团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大手笔收购探探,或成最大败笔

回头来看挚文集团旗下的探探,与其早期收购的期望,或许相差甚远。此前,多家知名财经媒体以收购“探探”已成陌陌最大败笔为题,评论了陌陌收购探探的利与弊。

彼时,陌陌斥资近7.6亿美元(包含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收购探探,业界为之震惊。不过,探探APP的商业化,彼时也还在进行中。

经过双方管理层的整合,挚文集团也开始在更大范围内,进军陌生人社交,并攻城略地,而探探也因为创始人王宇和潘滢的退出,在人们的印象之中,逐渐沦成为陌陌的“附庸”。


一方面,尽管陌陌与探探两款产品,各自的主流用户分别是男性和女性,看似互补,却并没有给其整体规模加分。

有数据印证,在陌陌收购探探的前三个季度,陌陌的月活用户同比增速均在22%,收购后探探后的陌陌月活用户规模的同比增速并未呈现增长的趋势,反而增速持续放缓。

另一方面,尽管收购探探后,陌陌的视频和增值服务付费用户短期内得到较快增长,但从长期来看,付费用户有所下滑。因此,其营收贡献能力与盈利能力,一直是带给挚文集团的硬伤。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自从收购探探以来,探探的付费用户在陌陌总体付费中的比例维持在26.7%~35.7%之间。而细分到用户构成,据了解,2019年陌陌付费用户中有近三成是来自探探,历史最高的35.7%。

由此可见,探探的付费用户增减,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陌陌的付费用户数。而据挚文集团Q2财报数据显示,陌陌App第二季度的付费用户总数为860万,而2021年同期为930万。

对比之下,探探付费用户为220万,而2021年同期为310 万。二者可谓唇亡齿寒。究其原因,还是出现在探探身上。据了解,探探收入来源极为单一,主要依靠增值服务收入,之后在2020年上线直播,这才形成目前的“增值服务+直播服务”双引擎,但是之于陌陌,依然有些锦上添花的意味,借此扭转颓势,依然显得“隔靴搔痒”。

值得一提的是,二者用户重叠度高以及陌陌业绩严重依赖探探所导致的结果是,探探的持续亏损,也波及到挚文集团的大盘。追溯探探的历史数据可以看出,自2014年上线的探探,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尽管亏损有收窄迹象,但是依然没有走出泥沼的信号。

归根结底,或许是陌陌与探探的用户增长,都出现了瓶颈所致。而找不到用户增长出口的挚文集团,更因为探探这个曾经的香饽饽成为烫手山芋,而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焦虑已经在所难免。

多元化运营难破局,押宝直播难解发展之困

坊间有人认为,陌陌在收购探探前后,在战略上都略过保守,甚至有些闭门造车。这种说法,或许有失偏颇。实际上,挚文集团也一直在谋求变革,只是收效甚微而已。

首先,在业务出海方面,挚文集团也瞄准了全球开放式社交的千亿美元大市场,旗下的泛娱乐社交平台Soulchill主攻中东市场。与此同时,探探重启印尼市场后,也开始逐步深入。

但是要知道,不同于抖音等泛娱乐应用,陌生社交受到地域文化的影响更大,短期内该类产品想要打破文化差异,深入本土文化,恐怕并非易事。加上facebook等国际巨头也正在加速全球化,势头强劲,其能否规避“水土不服”的问题,快速脱颖而出也将长期承压。

其次,挚文集团在产品方面,也曾效仿腾讯系、头条系,推出多款产品,但是鲜有爆款。据了解,挚文其先后推出主打拍摄聊天的“咔咔”、短视频社交App“对眼”等超过10款全新的社交产品,多以独立的方式运作,但是都表现平平,甚至有些已经销声匿迹。


值得一提的是,挚文集团推出社交应用,可谓“前仆后继”。旗下与亲密朋友或家人互动的图像社交软件“贴贴”,也自今年春节后上线,尽管财报会议上,挚文集团对其投放力度、获客成本等的表现持乐观态度。但是目前半年多过去,尚未泛起多大浪花,或许也预示着,其成为爆款的希望,恐怕有些渺茫。

与此同时,被挚文集团重金押注的直播业务,同比呈现近3成的下滑速度。要知道,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上年同期是57%,本季度为49%,份量正在大幅缩水。众所周知,随着2020年直播热潮的不断退却,如今人们对于直播的态度,也早已司空见惯,加上各大头部短视频平台,将用户的注意力抢占一空,由此也必然会压缩挚文集团的营收增长空间,给其带来无限的焦虑。

结语

挚文集团依靠旗下的陌陌,从陌生人社交赛道切开一道商业化的口子,可谓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少数“成功者”,由此也证明,其生存能力毋容置疑。只不过,其过往踩中的时代红利依然不再,加上收购探探后,并没有为其基本盘加分,如今也尽显疲态。

在基本盘正在被残酷的现实所吞噬后,其多元化策略又无法立竿见影之时,挚文集团的困境可想而知。不过庆幸的是,即便世易时移,陌生社交依然是刚性需求,挚文集团押注的赛道,依然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只是挚文集团想要打破眼前的僵局,再次回到巅峰时刻,恐怕并非易事。

# 我对这事儿有想法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