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巨人之志尚无巨人之姿的巨人网络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近期国内游戏厂商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终止出售Playtika公司25.73%的股权,该项交易涉及金额高达22亿美元。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巨人网络开始实施对Playtika股权抛售计划,兜兜转转10个月后和Playtika的分割还是以失败告终,而其与Playtika长达6年的纠缠依然没有结束。

然而巨人网络并没有消退出售Playtika股权的决心,其背后的原因并不是实现股东权益最大化那么简单。近年来巨人网络业绩已深陷困境,创始人史玉柱更是于去年8月重返巨人的研发前线,亲自督导手游产品业务。在如今变幻莫测的游戏行业里,善于揣测人心的史玉柱想要抓住年轻玩家的心恐怕有些难度。

争议怪才造就传奇巨人,如今难现新征途

提起巨人网络总会绕不过一个人的名字:史玉柱。他是近几十年来极具争议的商业怪才。从90年代的计算机汉卡、烂尾多年重获新生的巨人大厦、风靡一时的脑白金、冉冉升起的黄金酱酒。酷爱投资产业的史玉柱在商场中不断地折腾起伏,以一己之力在众多领域中掀起无数浪花。巨人网络也仅仅是其一时兴起才诞生的产业。

酷爱打游戏的史玉柱在玩《传奇》时利用其中BUG无限复制游戏装备,账号被盛大官方封禁后萌生开发游戏的想法。2004年招兵买马,2006年《征途》游戏横空出世。在当年《征途》的底层技术和画质并不是最好的,甚至是一般。但一经推出便把整个端游市场搞得天翻地覆,甚至开启了免费游戏的新时代,成为行业的新风向。

一时间众多游戏纷纷效仿《征途》的道具氪金模式,游戏卡点时代结束。行业间充斥着对巨人网络的各种争议。好也罢坏也罢,巨人网络已经在游戏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2007年仅凭借一款《征途》便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当时发行量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2016年从美股退市借壳回归A股后更是创造了当年连续20多个涨停的奇迹。

彼时随着收购Playtika消息的传来,以及在史玉柱强大的人格魅力加持下,巨人网络2017年股价涨至77元/股。市值更是突破1500亿,登顶A股上市游戏公司市值榜首。2018年巨人网络营收也水涨船高增至37.8亿元。外界一致认为一旦收购Playtika计划顺利,其将会成为继腾讯、网易之后第三大游戏巨头。

然而2019年收购Playtika计划受阻,这也意味着巨人网络海外布局的出师不利。至此与Playtika纠缠不清的关系延续至今。前期花费了大量精力和资金换回来的却是吃不到嘴里的一块肉,以及不断衰退的业绩。2022年前三季度巨人网络营收累计15.73亿元,同比增加1.97%;归母净利润7.76亿元,同比下滑11.28%。

同时在二级市场,巨人网络更是一落千丈。目前其股价在8元价位徘徊近一年之久,市值仅为180亿元左右,蒸发超千亿。从股市上也能看出投资者对其近年来的表现不太满意。确实,如今的巨人网络已经从一线游企掉落至二线,甚至其二线的位置在众多新生游企的内卷下已经越发不稳。

这也是史玉柱回归研发一线的原因。早在2013年史玉柱就曾宣布正式退休,但仅过了2年又重返巨人网络。近年来巨人网络在商业上的布局都频现史玉柱的身影。这也表明巨人网络的发展决策离不开史玉柱,但从目前看巨人网络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而史玉柱再次回归能否重新激发巨人网络的活力也令大众存疑,毕竟史玉柱已经是花甲之年。

企业改革难见成效,第二曲线在风口中幻灭

自2015年史玉柱回归巨人网络之后,便进行了四大改革措施:重启A股上市计划、人员结构优化调整、布局互联网金融、收购海外棋牌社交平台Playtika。不得不说史玉柱对巨人网络可谓是做了精心策划,同时也为巨人网络的发展定下了基调。但时过七年国内外市场的布局失利已然拖延了巨人的发展之路。

在没有借壳世纪游轮成功上市A股前,巨人网络便已经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战略改革,首当其冲的就是企业内部文化。2015年底巨人网络免掉133名干部,管理层化繁为简。实现权力下放的同时引入淘汰制度建立“狼性文化”。近年来巨人网络又开启了年轻化战略,从管理层到业务团队都有相当多的年轻面孔。

尽管巨人网络在年轻化的路线上已初显成效,但其目前最大的困境仍然在产业布局上。2012年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正式提出,迅猛的发展速度和巨大的市场空间引起了史玉柱的关注。2017年巨人网络以5.19亿元入股旺金金融,并用3亿元进行增资拿到了对旺金金融的控制权,从此巨人网络的主营业务多了一项互联网金融。

若论巨人网络与互联网金融的缘分,最早还要追溯到2012年的团贷网。团贷网的成长壮大几乎完全是史玉柱的功劳。2017年巨人网络又出资3亿元,持股有互联网供应链金融技术的蔷薇控股。从这里也可看出巨人网络在正式进军互联网金融领域之前,早已经进行了大量的试探和尝试。

巨人网络控股旺金不仅是看中了互联网金融这个新风口,更是因为旺金旗下的投哪网是当时国内互联网金融车抵贷市场的头部企业,潜力巨大。2018年巨人网络金融产品营收11.26亿元,已占总营收的1/3。就当大众认为巨人网络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大展身手时,2018年末巨人网络却做出了出售旺金股权的决定。

2019年巨人网络极力的想和旺金撇清关系,以4.79亿元转让旺金股份。表面原因是旺金业绩不符合预期,资产减半利润腰斩。但深层次的是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盛世之下互联网金融的乱象。就在巨人网络剥离旺金股份不久,千亿金融平台团贷网暴雷。2021年投哪网涉嫌非吸被立案,蔷薇控股陷内幕交易被查。

至此巨人网络集中发展游戏产业,金融业务彻底退出巨人网络的营收舞台,5年前期的铺垫,仅仅用时2年第二曲线就已经幻灭。而与此同时游戏产业收购Playtika频频受阻。接连的投资失利令大众对回归巨人网络的史玉柱也产生了质疑。是史玉柱的影响力不够了还是善于揣测行业和人心的史玉柱眼光不灵了?

产业困局依赖收购,主打游戏优势不再

为何巨人网络对于Playtika情有独钟?甚至不惜史玉柱出面联合众多商业大佬组团去收购这家以色列游戏公司。这在外界看来是极不可能之事,仅收购金额就高达300多亿。然而巨人网络在重组失利后还是多次尝试并购方案。但随着境外投资政策的收紧以及Playtika游戏涉嫌博彩最终无疾而终。

其实史玉柱的投资眼光一直都在,Playtika游戏的核心元素是棋牌策略+人工智能。这放在如今也都是炙手可热的风口,可以说是行业中独一份,并且海外玩家对其有着极高的忠诚度。巨人网络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依靠Playtika打开海外游戏市场的同时又丰富了游戏内容,但这也暴露了自身游戏产业陷入瓶颈期的事实。

从产品结构来看,巨人网络爆款产品只有两个:端游的《征途》和手游的《球球大作战》。两款游戏的营收支撑了几乎巨人网络全部业绩。而这两款游戏唯一的共同点是逐渐减弱的产品生命力。《征途》发展至今已经有17年之久,2015年的《球球大作战》也不再年轻。同时在各自的赛道里也面临着各种难题。

在如今的端游市场,从近年来爆火的《原神》,以及经久不衰的《王者荣耀》来看,二次元、MOBA类游戏依旧是行业主流。《征途》作为MMO类型游戏已经不再受年轻人追捧。同时被众多玩家吐槽最多的是《征途》系列游戏的套娃行为。巨人网络基于《征途》IP打造的端游就有4款之多。内容上的无创新也导致了玩家新鲜度的下降。

而在手游市场上,《球球大作战》以画风可爱激萌、玩法独特在前期吸引了大量玩家,但随着玩家数量的激增,巨人网络在游戏的维护和运营上却偏离方向。其模式依旧在前期免费向后期氪金方向发展。皮肤设计陈旧价格昂贵、语音系统环境不友好这些缺点都造成了游戏体验变差,最终的结果是大量玩家的丢失。

如今的游戏赛道已经是老中青三代百花齐放。三七互娱、莉莉丝、波克城市、米哈游等企业都展现了强大的生机。尽管巨人2021年曾尝试收购淘米焕发活力,但还是以失败告终。在新产品研发方面,虽然巨人储备了多个优质IP资源但开发进度缓慢。近年来推出多款游戏但市场反响平平。尤其是《帕斯卡契约》得到了业内认可,却依旧没赢得众多玩家的心。

结语

巨人网络如今所面临的困境或许在2016年借壳上市就已经产生。无论是游戏产业的并购还是发力金融产品,都体现着其豪赌的本性。一旦赌赢便风光无限,但现实是成功没有捷径。当然巨人网络的这种企业属性还是与性格异常鲜明的史玉柱有关,但这对于企业来说往往是一把双刃剑。

目前巨人网络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打造多款既适合国内又迎合海外文化的爆款游戏。在如今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没有产品立足只会慢慢被玩家和时代遗忘。思想年轻化的同时行动更要敏捷。如何让巨人网络快速行动起来才是重中之重。希望巨人网络的新作《龙与世界的尽头》《太空行动》能一改多年的颓势。


# 我对这事儿有想法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3

  • 推荐
  • 最新
  • 《球球大作战》这款游戏值得一玩。
    回复
    举报
  • 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非常有潜力。
    回复
    举报
  • 巨人网络业绩已深陷困境不太乐观。
    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