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卸任 CEO,Netflix 结束创业时代

“我为我们最初的 25 年感到骄傲,也为我们的下一个 25 年充满期待。我们可以做得更多,更好地娱乐世界,并给我们的用户带来更多的快乐。”

创业 Netflix 25 年后,联合创始人兼联席 CEO 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宣布辞去 CEO 的职务,改任执行董事长。“这是创始人们(比如杰夫·贝索斯、比尔·盖茨等)在把 CEO 接力棒传给其他人之后经常担任的职务。” 哈斯廷斯说。

他在博客文章中解释道,董事会就继任计划讨论多年,他也在过去两年半里逐步放权,将越来越多的公司决策权交给已经密切合作 15 年的泰德·沙兰多(Ted Sarandos,联席 CEO)和格雷格·彼得斯(Greg Peters,原 COO、现联席 CEO)。

“就我个人而言,我会帮助格雷格和泰德,就像任何一位优秀的董事长一样,成为从董事会到我们的联合首席执行官的桥梁。我还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慈善事业上。” 哈斯廷斯说,“我还将花更多的时间参与慈善活动,并始终关注 Netflix 股票的表现。”

25 年前,哈斯廷斯第一家创业公司 Pure Atria 被另一家上市公司以 8.8 亿美元收购。一个月后,卖书的亚马逊上市,互联网创业情绪高涨。哈斯廷斯和老同事马克·兰多夫(Marc Randolph)讨论新项目,除了看互联网创业机会,更想做不平庸的公司。

带着几十号人,哈斯廷斯先是改造影视内容租赁业,用 DVD 取代盒装录像带、用互联网代替线下门店,按月向用户收费。再是当播放分辨率还很低 YouTube 2006 年前后崛起(只提供 240p 和 360p 分辨率),用户观看习惯开始转移。

2007 年,Netflix 也上线流媒体业务。从租赁 DVD 业务开始,Netflix 通过提供当时既有服务所不具备的优秀用户体验(如租碟没有到期日并拥有大量片源)获得大量用户。然后这些用户成了 Netflix 流媒体内容业务的启动用户。它再用充盈的现金流获取、制作大量影视内容版权,以此获得更多用户。

期间,一个不设条条框框、尊重员工选择但同时万事以公司为重的传统开始了。

Netflix 联合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

Netflix 相信员工,允许他们休任何自认为合适的假期,前提是要让自己上级知道。因为不对此作正式人事记录,以至于上市后的审计师担心会违反美国证交会的规定。哈斯廷斯的反应是查一下具体规定,除非明文要求,否则不增设会计上的繁文缛节。

同时为了以 Netflix 的最大利益行事,再资深的功勋元老也可能被请走。2002 年,一位帮助设计 Netflix 租赁跟踪系统、从而精确支付版税的财务被叫去谈话。她聪明、勤奋、有创造力,但只有社区大学副学士学位,无法继续胜任上市公司重要财务岗。

Netflix 最终没有安排转岗,解雇但提供丰厚遣散费。Netflix 意识到公司若要持续进步,必须愿意放弃那些技能不再适合的人,不管他们的贡献曾经多么宝贵。前提是在公平对待的前提下。

这样一套文化体系被人诟病过,因为无形中加剧了内部竞争压力。但就公司整体而言,也帮助他们克服数个艰难时刻。至今还在被人拿来讲的《纸牌屋》选角色、大数据、算法推荐也是这套文化体系结的果。

为了控制服务器和流量成本,Netflix 使用亚马逊 AWS,并随着 AWS 的全球基础设施推进国际化。当亚马逊也决定每年砸几十亿美元做在线电影电视后,Netflix 考虑过自建数据中心以支撑全球化业务,最后放弃。Netflix 在赌 AWS 对亚马逊比流媒体业务更重要。

到 2017 年,Netflix 证明自己在美国建立的这个渠道可以被复制到全球。年末国际用户数达到 6300 万人,超过美国本土。如相信和尊重员工那样,Netflix 给予工作室充分信任和创作自由度,更像投资人而不是制片人。亚马逊做自制剧时则是反过来。

去年 4 月,Netflix 报告近十年来首个用户规模缩水的季报,股价一天跌掉 35%。Netflix 希望增设含广告的低月费账户和打击账户共享增加收入。

9 个月后,Netflix 这周宣布 2022 年四季度用户增长超出预期、新增近 770 万户,比之前预期的多 320 万户。期间,公司股价已从低点翻倍。

到这里,属于哈斯廷斯那部分的 Netflix 创业时代结束了。他们曾超过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影视娱乐公司(现在落后迪士尼约 400 亿美元)。未来也许会像致股东信里说的那样,2022 年是艰难的一年,开局坎坷,但结局更加光明。(龚方毅)

# 我对这事儿有想法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