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末晚点回访

回望这一年的重要事件、艰难时刻,也分享力量来源、新年愿望。

2022 年已经过去,不用过多解释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晚点 LatePost》团队而言,我们是记者或编辑,用文字,有时候还用数字、图片、图表与读者交换信息。这一年,和很多人一样,我们工作和生活充满不确定,但晚点还在持续运行,既紧跟商业的变化线索,也关注当下最重要的议题。

我们的工作以一篇篇的文章为结果,呈现在你们面前,被阅读、评判和慷慨地分享。现实中困难和限制很多,但幸运地,因为有人给我们信任、与我们交谈,让我们能完成工作。

年末,我们回访了在过去一年采访、交谈过的各行业人士,他们来自汽车、新能源、芯片、消费、电商、影视、艺术、音乐、法律、医疗、传媒、互联网等等行业,既有创始人、学者、投资人、行业观察者,也有一线员工、行业从业者。他们回顾了所在行业的重要变化、艰难时刻,回望这一年最重要的事件,还分享了自己的力量来源、新一年的目标和愿望。

以下是他们的讲述:

李泽湘,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发起人

过去一年,最重要的事情是在疫情频发的情况下把科创项目加速推进——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给我力量的是年轻创业者面对困难(疫情、贸易战、供应链困难)展现出来的冷静、勇气和不屈精神。

2023 年,希望更能领会正常环境对创业的价值、克服困难、快速迭代。

李想,理想汽车创始人 、CEO

这一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是俄乌战争,以及对全球产生的各种连锁反应。

艰难时刻,对应 2023 年千亿的收入规模,我们多么努力都感觉还是准备不足,不得不倒逼团队从必要性上思考,进行极具挑战的组织能力的全面升级。

愿望是中国的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上去。

辜朝明,野村综研首席经济学家

这一年,最令我震惊的事情之一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及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重新团结的速度和决心,他们把政治问题放在经济福祉之上。

苏联巨变后,西方曾设想有一天其它地区的人会有和他们一样的价值体系,他们不担心当下如何如何,所以企业去中国、越南或者俄罗斯投资。如今这套叙事和希望都被扔进了垃圾筒。

另一个是中国人口数据。2022 年中国人口减少 85 万人,这一时间点比 IMF、世界银行或者联合国预期的都要早。这是全球经济最大意外之一

因为在金融市场的缘故,2023 年我最关心的还是美国通胀率的变化。我认为高通胀持续时间会短于美联储预期、长于华尔街预期。前者觉得会像 1970 年代那样至少持续数年,后者则认为一年内就能消退。

王强,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

这一年,来自多方位的不确定性及突发事件导致全球资本市场产生了联动式的巨大波动。二级市场的突变,直接导致一级市场的募资困境,令投资行为变得更加审慎。疫情长时间的反复严重阻碍了经济各个层面有序的运行。创业热情降温。

远程办公成为常态。最困难的时刻当然是启动融资之时。在不确定的大环境下,本期资本是否能按照预定计划顺利募集完成关乎公司存亡。心情真的不轻松。

对内增强团队的共识。我不断逼问大家,“我们下个周一还要不要再来上班?” 因为如果大家对当前及未来境况的理解和判断是纯粹负面的,那不需要讨论了。对外坦诚地与所有 LP 分享我们对创业生态及投资前景的看法、展示团队面对挑战的应对方案,展示我们投资的专注和定力。基于长期复盘的心得,团队打造了支持投资全过程的 “真系统”( ZhenSystem ),我们坚信超级计算机之父 Seymour Cray 所言:“谁都能够造得出一个运算快捷的中心处理器,但关键是谁能够造得出一个运算快捷的完整系统。”

“向死而生” 的哲学思想不仅是企业家的精神 DNA,还应当是勇敢者面对挑战时的热血与力量

愿望是疫情退却。企业家、投资人、创业者信心恢复。政策与市场监管理性、稳健。和平再次回归人类。创造力为人类带来幸福与美好。生活中,每一个人真正为诚实、快乐、简单、朴实所拥抱。

王慧文,退休的美团联合创始人

这一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可能是俄乌战争和疫情解禁。

想不出什么人什么事给我力量。

2023希望我们触底反弹。

退休两年太亏了,全在疫情中度过。如果说有什么心得,那就是 “忍”。

曹曦,Monolith 基金创始人

这一年是我创业第一年,是从愚昧之巅到绝望之谷到逐渐爬升的过程。

给我力量的是一个湖南阿姨。在硅谷,深夜 uber 回酒店,司机是个英文都不会讲的湖南阿姨,主动和我们聊了起来,她快 60 岁了,虽然经历非常坎坷,每天工作很久,但斗志满满,说自己是 “打不死的小强”,我们很被激励鼓舞。

2023 年愿望是更多的和平、发展,更多的发现、奇观。

关于行业变化,市场估值重构,洗牌时刻,基金分化的开始。Chaos is a ladder,混乱是阶梯。

一位互联网公司员工

这一年,广告主预算萎缩,国内广告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大家开始内卷,后面公司不停调整架构、严格卡晋升名额与裁员。

为了找新工作,把 boss 直聘、脉脉、领英所有对口的岗位投了一遍,然后一个月面试了三十几次。这些时候觉得自己尽力了

我开始信玄学,买了黄水晶,听说可以招财;下单那天收到了一个感兴趣岗位的面试;黄水晶到货那天,收到了一份 offer ;我从此开始信黄水晶

2023 愿望,每天睡八小时,每周看书;不要逃避自己不敢做或者不想做的事情。不说硬话,不做软事。

一位创业者

我不想说,说只能是假话。而真话,我也不想说。

方汉,昆仑万维 CEO

AIGC(AI 技术自动生成内容)的爆发让我认识到一个大时代来临,它意味着通用人工智能的大门开了一条小缝。2020 年 4 月和 GPT3.0 聊,像和四岁小孩聊,今天的 chatGPT 像 30 岁怪癖天才。

AIGC 可以极大扩充内容供给,音乐、动画、游戏的诞生变得更容易,同时还极大降低人类的陪伴成本。李开复说过如果人可以在 5 秒钟内做出决定,那么这项工作就很可能被 AI 全部或部分取代,现在我认为人在 5 小时内做的工作都能被 AI 替换。AIGC 的发展充实了不同语种之间的语料库,人类不再被语言隔绝,这相当于建造了新的巴别塔。

这一年医生们给我力量。中国的医生似乎比其他国家的医生更有奉献精神。

我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我学的是物理,工程师是把事情做出来的人,你们才是去辩白是否这些事有价值的人。我最相信的三个技术是,核聚变、3D 打印和 Space-X,这样可以去一个新的星球把人类文明打印出来。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地球会毁灭,但人类文明不会。

龙宇, BAI 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过去一年,面对停滞和混乱,我和同事们花了加起来半年的时间万水千山走遍,美洲、欧洲、亚洲绕了三圈。

生活工作在别处,不停地换个角度打量这个急速变化的世界 , 试图想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还需要你,有了初步的答案。

我所在的创投行业不过是在被打回原形,欢迎来到新的周期。太阳底下无新事。

2023 年会以它自己的姿态降临,也许对我们的愿望不屑一顾。我们所能期许的是,不要忘记,不要迫不及待想抛弃 2022。过去的 1000 多天,世界用巨大的代价给我们的那些启示,当时我们赌咒发誓想要避免的和想要做到的,现在有机会,别忘了。

十六岁的女儿以四两千钧之力,push 我,让我看到以往熟视无睹的重大问题,改变认知是第一步,之后是行动。在多哈看本届世界杯决赛,一个跟赛事几乎绝缘的伪球迷,被体育精神点燃

一位汽车行业创始人

过去一年,发生最重要的事是疫情和 2022 的放开。

是病毒让我看到想象不到的力量,要敬畏自然。

新年愿望是平安喜乐。

胡博予 ,XVC 基金创始人

VC 行业的同行们在过去这一年都很焦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也迷茫了一阵子,同事们有一种集体的情绪低落,但还是咬着牙把事情做好。

我带一只行李箱出差,原计划几周后回家,没想到流浪了半年。一开始,我有一些焦虑情绪。后来 “随遇而安”,甚至买了个瑜伽垫随身带着,时刻准备好被隔离。我开始理解,得先学会接受改变不了的东西,才能安下心来,去改变你能改变的。

有一个中文名字叫王德中的美国人,在油管开了个频道,专门劝说美国人不要和中国搞对抗,而是要搞合作,因为人类的发展需要这两个国家合作。听这哥们讲东西,还挺有劲的

此刻摄于雅加达

李广密,拾象资本创始人

最重要的事是娃出生,感叹每个人的成长都很与众不同,倾注很多心血才能长大成人,要尊重每个生命个体。

力量来自内心的一个理念:做企业做事儿要有 “利他公心” 才能造出千年路桥。

更多中国企业和企业家考虑全球化。愿望是更多人能看到下个黄金十年的开端。

回顾 2022,年头到年尾,科技行业波澜壮阔的大回调,消化大放水泡沫。投资人要勇于认错,之前投贵了,大放水的估值体系永远不会回来了。对行业是去伪存真,留下好企业。

陈春花,管理学者

2022 年发生最重要的事是面对舆情的冲击,那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冲击却不得不面对并要承受下来。给我支撑和温暖的是企业家朋友、学生、同仁和家人,其中有很多是十几年没有联系过的,却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写信来,明确认同的价值。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一位年轻的创业者,专程来看我,告诉我企业疫情三年来一直逆势增长,希望我能继续陪伴他的企业持续成长,他要用企业的成长证明我的理论价值。

2023 年将是价值回归的年份,也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一切都需要重构,错综复杂的现实,需要守住心灵的善。

郭山汕,红杉中国合伙人

过去一年,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有很大的改变,有些改变在 2023 年可能不会延续了,比如在家和在线的时间,很特别,值得记录一下。

新的一年,希望有更多时间投入在科技创业的早期阶段,这里有巨大的机会,也有很多难题需要有更系统、更优的解法。

邓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这一年,教育行业是一个收紧的趋势,限制加多;法律实践行业案件处理下滑,受经济政策影响的案件情况增加。

最重要的事是疫情政策的变化。

我的力量来自泽连斯基,也来自阿根廷夺冠世界杯。

新年愿望是平安。

前互联网公司员工,自由职业者

去年写了一篇文章,《我在方舱,看见老人们的孤岛求生》,受到很多关注,上千万阅读量。心情复杂。

困难的时刻,是 3 月份居家办公,4 月份封城,又去了方舱,解封了之后大家心里还是很难受,彼此知道心理有创伤存在。在方舱那段时间,我还在做播客,在被窝里面录制,觉得把在方舱内的见闻传递出去是有意义的。

真正让我觉得难受的是离别,这一年尤其感受到世界是在快速变化的。

上海静默管理时,我和另外一个得以出门的朋友在漫无一人的上海散步。虽然到处都是保安警察,还有拉着封控条的地方,你甚至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那时候是上海的初夏,梧桐叶抽了新芽 ,公园里面花开得正盛,小鸟在叫,小树在生长,这么大一个城市就空下来了静下来了,觉得太魔幻了。一起散步的时候,有一些慰藉

这一年,我离开了互联网。愿望是要亲自去看、去听、去感受这个世界。旅行想去伊斯坦布尔,常居想去欧洲或者日本。接下来是流动的状态。

张勇,哪吒汽车 CEO

过去一年,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山海平台第一款量产车型哪吒 S 的上市。

给我力量的是团队,我们相互给予力量,共同面对挑战和困难。

2023 年的愿望是公司高质量发展,打好基础,稳中求进,实现年销 25 万-30 万台的经营目标。

杨飞,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 CGO (首席增长官)

这一年,消费低迷,但瑞幸逆势增长,我们 2022 年二季度和三季度收入分别增长了 72% 和 65%。疫情带来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如何解决增长的确定性,是最难、最重要的事情。不应该以不变应万变,而是应该以万变应万变。

2022 年最艰难的时刻还是上海封控时期,关店 600 家,4-6 月又是饮品重要的旺季。如果抓不住,全年收入增长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我们要躺平吗?我们要做的是迅速找到确定性的城市来做确定性的决策,把那个时期超级大城市丢失的杯量迅速分解到其他城市来消化。

这一年,37 岁的足球老将莫德里奇,给了我力量。中场大师,带领一个战乱国家克罗地亚两次在世界杯创造传奇,他在难民营长大,最终给一个国家带来了力量,真正的传奇英雄。

2023希望国泰民安,欣欣向荣。对我自己来说,希望进一步修炼,成为超级战士。升级打怪就是我的人生剧本。哪天不牛逼,我压力会特别大。

王力,挚文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

这一年,得了一种比较少见的过敏性呼吸系统疾病,吃了大半年的药,身体状况直接影响了精神状态。我觉得不管是对于我个人,还是很多其他人,“病” 都是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是哪种层面上的。

库里和梅西给我力量。把球扔进篮筐或者踢进球门,这一切本来毫无意义,意义是被赋予的。

为什么无数人像西西弗斯一样徒劳地无休止地一遍又一遍地让球进入到那个网里?因为这样可以证明,仅仅是通过纯粹的意志,就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得到力量。

和平。任何时候我都是这个愿望

宋文,导演、FIRST 青年影展创始人

FIRST 发布了《2022 类型电影年度观察》,这是创立 17 年来,第一次系统性对中国类型电影的创作生态、类型电影创作人才进行梳理和归档。我们感知到都有谁在参与中国类型电影的拍摄,他们拍出了什么,回应了观众哪些期待 。它是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

最给我力量的是疫情期间,7 月 25 日,FIRST 西宁影展克服种种困难顺利开幕。2022 年电影业始终处在一个震荡过程中,影院的封闭 、观众对电影的失落长期积累。在 2022 年的那一刻,我坚信,电影始终会给观众带来良好的情感呼应,观众始终需要好电影。

愿望就四个字:身体健康。同时也希望电影也能够保持自己的肌体健康,从创作到制作,从交易到放映,从观看到评价,每一条通路都能多些通畅、少些阻塞, 电影业更有活力。

侯毅,盒马 CEO

过去一年,作为一个上海人,印象最深的事情肯定是疫情中盒马为上海保供的过程。当时的焦虑、紧张都过去了,留下的是大家一起想办法、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

家人和同事还有邻居都曾给我力量。在这个小区住了很多年,大家却不认识。疫情的时候给邻居做流动超市,跟大家才熟悉起来。现在在小区里碰到会互相打招呼,“老菜回来啦”,很有成就感,确实是 “让近邻更亲”(注:盒马第一代 slogan)。

2023 年的愿望是加油干,把经济搞起来。

一位互联网房产平台从业者

说到最重要的事,第一反应是 “疫情” 的结束。之前有被问过这一年的变化用一个关键词形容是什么,我说是 “平和”。一方面是各种无力感导致的被动平和,另外一方面是自己主动自我调节反应不会剧烈。

我妈给了我力量,60 岁的她考上驾照。对她来说还挺不容易的。过年回家给她买车。

愿望是来年此时,回忆这一年能够嘴角上扬。

行业属于中概 + 房地产。中概,一年的过山车。年初全行业崩坏,降本提效,裁员。到年末开始鼓励平台经济。房地产,延续了 2021 年的状态,即使在 2022 年各地的救市政策频繁出台,对市场的影响很微弱。这种情况下都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可能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变化

李智勇/淘金阿奔,eStar 电竞俱乐部

2022 年于我而言最重要是我的女儿的出生,我们家的老三。十年前我和伴侣做未来的人生规划,方方面面都畅想过,唯独没有想过我们会有孩子,而且竟然还有三个。

给我力量的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2》。

新年愿望是用赵云打野上王者。

2022 年电竞行业最重要的变化,是它终于恢复了联盟赛事的线下比赛(之前两年都是线上),在比赛现场感受年轻人的山呼海啸,即使在冬天也可以感受到夏日海边随着热浪奔涌的青春水汽。

一位专注二级市场的基金创始人

最重要的事是有了二娃,马上出生;以及看到了一篇文章,世界就是个大游乐场,重在体验而不是赖着反复玩。

金融行业最重要的变化是通胀长期化,反全球化,金融的框架发生了大幅度变化(从 dcf 上、效率与安全主题改变上),主要的金融组成部分价格都大幅度变化,实物资产的价值相对上升了。

我的基金在过去一年市场低迷时业绩还不错,没有犯方向性错误。很多人贪便宜过早买港股,但港股是边缘市场,要么足够低,要么有足够大的变化,否则是没大机会的;有人重注电动车行业,但新能源车的渗透率到一定阶段了,注定不是太大的机会,参与价值不大。长期看,光伏估值高,传统能源估值低,各有好处。根本的原因是全球不再安全,能源相比而言更重要了。

2023 年的愿望是希望和平又平淡的日子能多一点。

郭庆,橡鹭科技 CEO

最重要的事,创业的第一年,活了下来。明确了方向、得到了优秀资本的支持、搭建了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取得了第一阶段的目标。

我所处的 Robot行业回归到了如何 “帮大家生活得更好、如何帮企业效率更高” 的可持续性发展的理性状态。

詹姆斯·戴森的《发明》中关于 DC01 的章节和阿什利·万斯的《硅谷钢铁侠》关于特斯拉的章节给我很多鼓舞和启发。

希望大家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希望橡鹭科技能按照自己的使命砥砺前行,希望自己在 “心力、体力、脑力” 三个层面能够进一步提升。

李翔,《详谈》主理人

工作上来说,最重要的是把《详谈》这一系列深度访问坚持了下来,然后也开始尝试不同的内容表达形式。我是文字记者出身,一直对文字表达很依赖。22 年跟李丰一起尝试做了播客《高能量》,年末时也开始合作做视频,是有新鲜感和启发的经历。

就访谈和⻅人而言,最重要的变化是,我⻅过的很多企业家和创业者都开始变得沉默,不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

给我力量的,有哲学家爱比克泰德,过去一年经常翻阅他的一本小书;社会学家赵鼎新,他的思考框架让我更理解中国;还有我⻅到的、访问过的还在努力做事的人。因为 22 年要做出点东⻄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尤其是有线下业务的。最近给到我激励和思考的,比如阿那亚的创始人⻢寅,⻄⻉的创始人贾国⻰。

希望大家重拾创造的热情,在从众和叛逆的天平上,叛逆这一端多一点。希望大家可以并且能够对宏观的担忧少一些,在微观的创造上多一些。

应宜伦,博泰集团创始人、CEO

最重要的经历是作为上海两千万市民之一被封了几个月,刻骨铭心。

过去一年智能汽车行业非常不容易,地缘政治环境变化对国产化芯片自主可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也构建了未来五到七年的战略;第二就是智能汽车知识产权竞争将日趋激烈,除了保证我们每年国内国际发明专利申请与核准数量外,我们与华为也签订了关键必要专利与海外专利双方交叉授权,以应对接下来的知识产权竞争。

到了五十岁会有一种对青春的眷恋与生命的忧郁,去年年初与上汽通用五菱两位老朋友的聊天对我启发非常大,让我看清楚了五十岁也许是人最好的时间——有二十年学习经历、二十年工作阅历,后面二十年才是人生重要目标的实现。

希望疫情早日消散、世界和平、经济复苏、政策持续性支持实体经济与民营企业发展、自主可控与核心技术掌握延续成为国策。当然,还有身边的人心理和身体都要健康。

王天羲,摄影师、艺术家社区 The Miscellaneous LAB 创始人

这一年行业的变化,艺术展人变少了,很多活动和展览都取消了;艺术市场的交易突然间变得活跃起来;创作产生了一些阻力和困难;许多重要的收入来源被切断。工作室正在收缩,决定在未来几年躺平。

最重要的事是我在国内公路旅行,走了三万公里,能走动和四处观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另外,在国内做了第一次个人展览。

2022 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在秦皇岛阿那亚制作了一件大地艺术作品,它的形式是把 5000 公斤海盐(体积大约能放满一个车位,80 厘米高左右)铺展在沙滩上。原本的计划是,这些盐会在 2023 年的第一天到来的时候被潮水带走。不过却因为被人举报而受阻。环保部门认为把盐投入海中会改变盐度而伤害海洋生物。

于是我们改变计划,让这些盐在沙滩上铺成一条 2 米宽 50 米长的盐线,并在项目结束后把这些盐送给附近的水产养殖户,用于水产养殖投放。展览当天,许多观众开始自发地从盐线尽头的桌子上取盐,撒向海中。大家都希望盐能回到海中。有一位年纪稍大的观众,一边沿着盐线走,一边说着:唉呀,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2023 年的愿望是能从北方搬到南方;有更多行走和思考的时间;做出超越过去的作品,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力量。希望所有的人能尽早脱离瘟疫及其次生灾害的影响。

一位新能源从业者、“一节造锂电池的人形电池”

过去一年,待过两个行业,一个是市场份额越来越大的宁德时代,一个是全靠国家赏口饭的北方某造船厂,现在什么活都接,不光造船。重要的变化就是,宁德时代扩张太快,我们的业务人手一直不够,加班较多。

重要变化就是 3 月份我被调到现在的基地,接手上一届团队的任务。最困难的时刻,就是上一批人走之前,风险没有识别出来,拢账的时候发现电解液亏空几十万,平库待报废电芯几千只。当时我就知道了一件事,这一年绩效完了。我们也曾尝试补救,疯狂加班,试图在大领导知道之前,把这个大坑填上,但最终也是无济于补。遂跑路!

艰难时刻是身边同事跑的太多了,自己工作也越干越多,需要同时兼顾工程师与技术员的工作,索性自己也跑了。

看着兄弟们都跑路了,给了我勇气,最终我也跑了。

2023 年希望自己身体健康,2022 年曾经加班到住院。

王汉洋,泛化智能创始人、晚点挚友

这一年,无序与茫然。没人知道下一步会什么样。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都与行业无关,与社会的整体环境有关。没人能在脱离社会的情况下做自己的行业。

越是困难,越是希望能做点什么。所以去年很长一段时间都是 “我 X 他大爷有本事就试试” 那个状态。反正处于 “活着有啥意思” 和 “活着真有意思” 两个极端来回震荡。

道教有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化成金丹亿万年。” 我只认同前半句。我不会感觉自己尽力了,因为能做的事情还有太多。

做东北近代史研究时,采访家里长辈,我姥和我说她小时候从来没想过未来。没有未来,只有活一天算一天。谈论一年后、十年后乃至百年后的世界,这是当代人的特权。在今天我们的话语体系中有很多让人失去希望的毒药,不过历史乃最好的解毒剂。

公司层面,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用上我们的产品、让同事过得更好些、融一轮资。尤其是在欧美渗透得更深。个人的话,努力写完正在写的一本书。

希望大家对无序却有强大的事情更加有信心。

一位从业三十年的媒体主编

这一年,媒体行业经历了进一步的监管规范化和传播大变化。监管规范化意味着有更多内容可能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传播大变化是文字内容不再受到关注,远不如视频内容受重视,我所在的媒体机构一年传播量的 90% 以上来自视频内容,所以作为一家以文字为主的媒体,我和同事都在被动卷入视频内容的创意和制作,对媒体行业的进一步改变,显然是深刻的。

对我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是 8 月份我顺利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经过了 3 年学习,最终完成了这篇 9 万字的论文。

给我最大力量的是我女儿。她上大学二年级,主修电影和人类学。我能明显感受到她在思辨和研究写作上的飞速进步,让我觉得自己在过于熟悉的环境里容易变得安逸和懒散。她的积极有为和勇敢前行,让我觉得,现实中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以努力去克服的。

希望亲朋好友以及我个人都能平安健康;希望我能顺利开始新的研究游学计划;希望多外出游历,疫情三年多,在家时间太久了。

# 我对这事儿有想法

修改于 2023-01-20 12:17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

举报

评论

  • 推荐
  • 最新
empty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