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比特数字遭沽空:挖矿业务竟全是骗局!

1月11日,J Capital Research针对中概股比特数字(BTBT.US,以下简称BTBT)发布了一份沽空报告,称其通过P2P业务非法集资4200万美元,宣布投资1880万美元的挖矿业务实为骗局。

值得注意的是,BTBT前身为“中国车贷第一股”点牛金融。2019年7月3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上海点牛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已对本案中的17名犯罪嫌疑人采取相应的刑事强制措施。上海警方于2020年3月25日通报,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点牛金融实际控制人曾而新发布红色通报。

为便于投资者了解详细情况,智通财经编译该沽空报告全文如下,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译者能力有限,有疏漏之处请读者海涵。

以下为J Capital Research沽空报告全文翻译:

因主要高管利用欺诈性的P2P业务骗取中国投资者4200万美元资金,BTBT目前已转向了虚假的加密货币业务。我们将证明,这些业务可能根本不存在,而其目的只是继续从投资者手里骗取资金。

BTBT试图淡化其高管人员的犯罪行为。公司披露称,因联系不上高管刘晓辉,不得不将其更换。但其实该公司清楚知道,“不得不更换” 刘晓辉是因为他已被逮捕。当中国警方查封其涉案资产时,该公司就宣布终止网贷业务,并进行转型。但无论如何,BTBT都需要为欺诈得来的4200万美元负责。

该公司自上市以来,已经采用了三个不同的故事来欺骗投资人,从汽车租赁、P2P借贷,再到比特币采矿业务。

该公司在2020年第三季度末报告称,其在中国拥有22869个比特币矿机。这根本不可能,在没有在中国国内运营的附属公司的情况下,其业务在中国是非法的,机器将被政府没收。更重要的是,我们向据称是该公司挖矿业务所在地的地方政府核实,那里并没有比特币矿场。

我们认为,该公司从来没有购买过矿机。BTBT声称卖给它们机器的两家公司在听说他们与BTBT有业务往来时,感到很惊讶,第三家公司则拒绝承认BTBT是客户。我们怀疑该公司宣称在2020年前9个月用于购买矿机的1880万美元是个骗局。

为了经营这个虚假的比特币业务,BTBT收购了一家名为XMAX的香港公司,并雇佣了其创始人之一,玉红。我们发现,在中国有7起针对玉红的诉讼,都是由对他的其他公司感到不满的投资者提出的。中国香港和美国媒体的多篇报道显示,XMAX是个骗子公司,其加密货币XMX也是个骗局。

有报道指出,XMAX在去年5月中止了其采矿业务,其矿机已被政府没收。2020年11月23日,一篇文章写道:“2020年5月,玉红宣布,由于受宏观经济影响,比特币产量减半,所有矿机暂停工作,并暂停XMAX旗下加密货币XMX的回购计划。玉红6月1日在微博上透露,暂停挖矿是因为兰州矿场的XMX矿机被扣,还在打官司 。”

在做P2P业务之前,BTBT宣称自己是做汽车租赁的。但它所做的只是把汽车的现金押金扣下来,然后让这些押金神奇般的消失。

为BTBT干活的公司都是最低级的,首先是承销商Viewtrade,其承销客户在未退市前股价平均下跌至少75%。

然后是会计事务所,三年来,已有三位审计师辞职。其中一家会计师事务所Wei & Wei,只干了9个月,且没有在任何报表上签字。现在,BTBT聘请的新会计事务所位于新加坡。

那些仍在暗中控制公司的高管们要么在监狱里,要么在逃。而被任命接替这些被监禁的高管的人只是傀儡,CEO只有初中学历,首席财务官却没有会计背景。

事实上,该公司披露,被关押的原CEO和在逃亡中的董事长(创始人) “已经并将继续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

这个欺诈团队将中国投资者的现金转入其个人银行账户。针对他们的诉讼称,他们至少转移了250万元人民币。然而,这些是美国投资者被要求相信的高管,他们经营着目前在公开市场上市的最大比特币挖矿业务。

欺诈性的 "挖矿 "业务

我们认为BTBT披露的比特币业务完全是骗人的。

2020年9月,BTBT将公司名称从点牛金融改为比特数字,股票代码从DNJR改为BTBT。它宣布进入比特币挖矿领域。但该业务如果没有在中国注册的实体,那将是不合法的。公司在签署租赁或托管合同之前,必须出示国内法人的注册文件。但该公司却明确宣称自己既在中国经营又在中国租赁挖矿设施。

BTBT披露,在2020年9月之前,其所有的比特币挖矿业务都在中国。“我们的挖矿业务在中国的乌海市、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锡林浩特市和四川省。”

在中国,你必须向政府提请注册才能拥有数据中心,而地方政府有所有数据中心和比特币挖矿业务的记录。我们联系了乌海市、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锡林浩特市政府。在电话中,各地方政府官员都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比特币挖矿业务,也没有听说过比特数字。

乌海的一位官员表示:“这里没有比特币中心,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比特数字。”

准东的一位官员表示:“大数据、加密货币、云计算园区或数据中心,这些在这里都没有监管。”

锡林浩特的一位官员称:“这里没有比特币中心。”

四川作为一个拥有8200万人口的省份,规模太大,无法确定所有的比特币挖矿业务。该公司对其他业务也进行了匿名处理。为了避免有人去找他们矿场,该公司的挖矿业务地点从该公司早先提交的文件中的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乌海市及锡林浩特改为这些地方所在的省份——新疆省及内蒙古。将业务地点改为广阔的省份而非城镇,让矿场的核实变得困难重重。

BTBT最近向SEC提交的报告中,并未在财产和设备明细表中(或其他任何地方)披露租赁资产、租入固定资产改良支出、基本设备甚至日常非采矿的IT设备。我们确信,矿机不可能凭空运行,特别是在偏远和非常不方便审计的地方。

从这些“幽灵”设施中,BTBT声称它正在为比特币矿工(矿池运营商)提供计算机电源。该公司2019年20F(年报)第17页的以下披露值得全文阅读。

“公司依赖第三方矿池服务商为我们提供挖矿收入支出,可能会对公司运营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使用第三方采矿池从网络上获得我们的采矿奖励。矿池允许矿工结合他们的处理能力,增加他们解决区块并获得网络报酬的机会。奖励由矿池运营商根据我们对矿池整体采矿能力的贡献按比例分配,用于生成每个区块。如果矿池运营商的系统因网络攻击、软件故障或其他类似问题而出现故障,将对我们的挖矿和获得收入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此外,我们依赖于挖矿池运营商记录的准确性,以准确记录为某一比特币挖矿应用提供给挖矿池的总处理能力,从而评估我们提供的处理能力占该总处理能力的比例。虽然我们有内部方法跟踪我们提供的功率和矿池使用的总功率,但矿池运营商使用自己的记录保存来确定我们在特定奖励中的比例。如果我们确定采矿池运营商支付给我们的奖励比例不正确,我们几乎没有办法对采矿池运营商进行追索,只能离开采矿池。如果我们不能持续地从采矿池经营者处获得准确的比例奖励,我们的努力和回报或不匹配,这将对我们的业务及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BTBT从这项业务中赚到的钱很少,支付的是比特币,但会根据交易时比特币的价值进行调整,所以如果比特币价值上涨,公司收到的比特币就会减少。

2020年第三季度披露的数据显示,其每月从挖矿业务中收到的比特币从2020年8月的278枚下降到2020年11月的194枚。在这段时间内,比特币价格平均上涨约40%,而BTBT 8月到11月每月收到的比特币下降了30%左右。比特币价格越高,公司收到的比特币越少。

2020年12月的前18天,尽管据公司称增加了矿机,但收到的比特币数量只有112.2个,运行速度远低于前几个月。

无论如何,在2019年底,该公司只有3名IT员工,就这样还想开展比特币业务?

虚假购买?

该公司表示,它一直在投资比特币矿机,并使用这些矿机代表客户进行挖矿。“我们将继续投资矿机,以提高计算能力。我们的挖矿业务分布在中国新疆、内蒙古和四川省,以及2020年9月新的采矿点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和德克萨斯州。”

问题是,审计人员如何确定该公司是否真的进行了采矿活动?

我们采访了中国所有主要的比特币矿机设备制造商,没有一家听说过BTBT。

MicroBT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公司,BTBT报告称,2020年将从该公司购买21713台机器,该公司的一名员工告诉J Capital,BTBT没有从他们那里购买设备。这名员工表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比特数字。”MicroBT的另外三名员工表示,他们不允许讨论客户。

BTBT披露其在2020年前9个月从比特大陆购买了256个矿机,当我们询问比特大陆时,它却说不清楚比特数字这家公司。比特大陆在全球矿机市场的份额高达65%,不可能不知道有哪家公司在一年内购买了大量矿机,即使这些机器是二手的。

我们怀疑BTBT披露的2020年前9个月的资本支出,即1880万,被该公司挪用了。

XMAX欺诈

公司通过收购XMAX转型加密业务。“2020年4月,我们在香港收购了另一家实体XMAX Chain Limited作为全资子公司,经营比特币挖矿业务,我们预计未来将有大量业务在这家全资子公司名下执行。”

XMAX的加密货币“XMX”被众多分析人士标榜为欺诈币,被期刊Blocking评为2020年上半年的顶级“欺诈币”,SY财经则称XMAX为“恶意币”。SY财经指出,XMX的发行价约为0.02元,曾在某交易所突然涨到30元,24小时后又暴跌回0.02元。现在的交易价格在0.001元左右。同一篇文章称XMX的白皮书具有“欺诈性”。

值得注意的是,XMAX并未在其网站上的任何地方提到BTBT。其香港公司文件也未显示BTBT对其的所有权。

BTBT在“收购”XMAX的同时,还任命了XMAX的原投资人之一、似乎是实控人玉红为 ”首席战略官“。

高管犯罪行为

中国法院已向比特数字前身点牛金融提起了至少4起诉讼。2019年7月,有17名BTBT高管,包括当时的CFO在上海被捕,其中5人目前仍在狱中。其VIE已被正式指控非法集资,并被冻结银行账户,目前仍有4200万美元未偿债务。上市公司的责任尚不清楚,但BTBT可能牵涉其中。

根据中国的法律文件,BTBT不仅开展了非法投资业务,实际上还从投资人那里窃取了资金,并将钱转入私人银行账户。

点牛金融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沪浦检金融刑诉〔2020〕2540号

发布日期:2020年6月2日

曾某某(另案处理)设立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融”),后伙同他人开发线上融资平台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等地实际经营,在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通过网站推广、口口相传等方式公开宣传推介理财产品,承诺固定年化收益,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经审计,点牛金融累计募集资金人民币24.4亿余元(以下币种同),未兑付金额为2.7亿余元。

BTBT声称未有贷款违约,但该公司于2019年5月在其网站上发布通知,告诫借款人未能偿还债务。

点牛金融告知客户因谣言而导致延迟付款的通知

通知

2019年5月13日

近期,因网络出现针对平台的失实报道,个别借款渠道及借款客户存在侥幸心理,恶意逾期,造成出借人资金不能及时到账。

在此平台正告恶意逃废债客户:勿信网络不实言论,切实履行还款义务,恶意逃废债行为将受到有关部门依法严厉打击。

目前平台正与互联网征信中心对接数据,届时将如实上报数据,同时平台已整理相关资料递交法院诉讼。信用社会下,恶意逃废债行为将影响终身,最终也将面临法律制裁。

据2019年8月11日的报道,截至当天,BTBT的平台累计成交额已达2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的一起诉讼,2019年7月,该贷款平台被政府部门查封时,有2.7亿元人民币(合4170万美元)的投资产品未清偿。而BTBT在上海的可变利益实体(VIE)需要偿还这笔钱。上海警方在逮捕犯罪嫌疑人的同时冻结了公司及涉案人员的银行账户,但据报道这些账户上只有40万元人民币(合61900美元)。

2020年9月,BTBT退出了P2P业务,以10美元外加“其他价值不菲的优惠价格”出售旗下公司Point Cattle Holding Limited。

投资者认为BTBT是一家中国矿商。事实上,在出售Point Cattle Holdings之后,BTBT不再拥有中国大陆业务。相关披露内容如下:

2020年9月8日,董事会批准处置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前全资子公司Point Cattle Holding Limited及其子公司和VIE。本公司此前通过这些子公司在中国经营P2P借贷业务和汽车租赁业务。出售后,公司终止了在中国的P2P借贷业务和汽车租赁业务(“停止运营”)。除了比特币挖矿业务,一旦公共卫生事件大流行得到遏制,公司预计还将通过总部位于美国的全资子公司Golden Bull USA, Inc.运营汽车租赁业务。

2020年第3季度的公司文件明确显示,其在中国内地没有拥有任何中国子公司的所有权。

因此,当一家上市公司的VIE从事非法业务,挪用消费者资金并积压未偿债务时,上市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我们通过电话联系了一位专门研究中国公司法的律师,该律师表示,

如果VIE的违法行为得到上市公司的支持和帮助,则后者也需承担连带责任。点牛金融对外以在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卖点,这就给BTBT(前身为DJNR)带来了法律责任。

挪用资金

根据2020年6月公布的一份法院文件,15名BTBT相关人员假扮成借款人,通过点牛金融线上平台发布借款标的,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但所得资金却被转移至个人银行账户。其中一起案件被查出非法募集资金623万余元,其中250万余元被私人挪用。

公司VIE不仅挪用资金,还似乎通过向开曼群岛的某个组织支付神秘的“咨询费”,以便从投资者那里挪走资金。

出自公司2019年8月30日提交给美国SEC的文件

该公司解释说,在人力资源战略管理和业务战略管理方面,专业团队为公司提供专业建议的“业务咨询费用”为376万美元。

官方失联

在高管被捕后,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据媒体报道,其旧办公室门上张贴的告示并未透露最新的办公地址。除VIE外,公司声称的其它中国子公司的注册地则位于上海崇明岛一处荒凉的空地。

左:图片摘自澎湃新闻,2019年7月27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021668

右:BTBT位于上海崇明岛的办公地。|JCAP研究员摄

此外,其顾客服务热线也已经暂停使用。

点牛金融百度贴吧中一则名为“点牛跑路了”帖子的一条评论。

他们仍然控制着公司

我们相信,在中国当局关停P2P业务之前,创立和运营BTBT的主要股东至今仍然控制着该公司。虽然这些主要股东不再被任命为公司高管或董事,但他们仍通过将由其任命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当做傀儡,控制着董事会的投票权和经营权。而负责P2P和虚假汽车租赁业务的犯罪分子如今正推动公司向“比特币采矿”概念重新转型。

在2019年7月BTBT被立案侦查时,公司共有6名董事,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曾而新兼任董事长,持股比例达16.6%,刘晓辉担任董事,持股比例达42%。目前刘晓辉已经被逮捕,而曾而新逃往了美国,中国当局正请求国际社会协助将其绳之以法。

其余未被逮捕或受逮捕令约束的董事于2019年10月将刘晓辉和曾而新从董事会中除名。

随后董事会任命胡敏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任命黄尔克为首席财务官兼董事。但是,这两人都缺乏担任这一职务所必需的经验。胡敏的简历显示其毕业于青岛求实学院。这家学院的招生对象是未能通过高中入学考试,年龄介乎于14到15岁的学生。另外,胡敏的简历还显示他在这所学校拥有法律学位,但事实上青岛求实学院并不提供法律相关方面的课程。因此,如果胡敏拿到了文凭,那也只能是青少年的职业证书。而根据官方提供的简历,胡敏的曾担任一家小型酒业公司的经理、一家批发市场的经理以及一家生发中心的经理。但根据提供的英文资料,我们无法确定这家生发中心是否仍存在,或许已经倒闭了。

在2020年增发、股份被摊薄后,刘晓辉目前持有BTBT 18%的股份,曾而新持有5.2%的股份。而我们认为,胡敏和黄尔克只是傀儡,代表罪犯刘晓辉和逃犯曾而新在经营公司,新任董事都宛如鸡舍里的狐狸。

2020年8月,该公司任命了两位新的独立董事:施益和邓朝晖。施益,在证监会认定China Valves Technology(CVVT)公司存在严重欺诈行为期间,担任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并为该公司向Brean Murray掩盖欺诈事实。邓朝晖,自称其获得了会计学位,但其简历中提及的学校——衡阳工业学院——和胡敏所在的学院一样,都是一所高中水平的学院,招生对象都是青少年。目前这所学院由于管理人员拒绝承认一名学生的死亡,似乎已经被关停。而根据黄尔克的个人资料,这位新上任的首席财务官今年31岁,没有任何会计资格或经验,是两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

俞鸿于2020年4月19日出任BTBT执行董事兼首席战略官。在与其相关的新闻稿中,该公司并没有提及俞鸿是XMAX的创始人。

刘晓辉和曾而新仍未被迫出售股份,依然控制着BTBT。因此,我们认为,胡敏和黄尔克是傀儡董事,代表罪犯刘晓辉和逃犯曾而新经营公司。

租赁业务?

该公司自称经营汽车租赁业务,并在中国推出了一款租车应用。BTBT在2019年12月5日的一份6K文件中报告:“2018年公司首次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就已经涉足汽车租赁业务。”

该公司在2018年签署了145辆汽车的采购合同,并宣布计划开设12个办公室进行租赁业务。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9年底,租赁车辆的保证金为320万美元。

然而,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表明BTBT曾经租出过车辆。我们采访该公司在上海的三名员工也证实BTBT从未经营过汽车租赁业务。而相关中国媒体的几篇文章也指出,“租赁”只是P2P业务的一个幌子。

尽管如此,BTBT还是设法冲销了该业务的现金订金,我们认为这相当于盗取了这一笔钱。

该公司为2018- 2019年购买用于租赁业务的汽车支付了大量订金,但它解释称,由于中国排放标准的变化以及公共卫生事件,汽车交付被推迟了。这听起来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2019年8月,该公司发布了一份6K报告,里面有一份关于汽车交付的声明:

“为启动汽车租赁业务,我们于2018年4月成立了上海友旺汽车租赁有限公司(Shanghai Youwang Vehicle Rental Limited,简称:上海友旺),该公司是我们通过合同协议控制的实体上海点牛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Shanghai Dianniu Internet Finance Information Service Co., Ltd.)的全资子公司。根据我们与汽车供应商签订的车辆采购合同,第一批汽车将于2019年9月开始交付给我们。2019年7月1日,中国政府实施了新的排放标准,要求车辆配备更好的过滤系统。因此,供应商可能无法如期交付我们购买的车辆。管理层预计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启动汽车租赁业务。截至本报告发布之日,上海友旺尚未开展实质性业务。”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披露,2019年中国乘用车销量约为2140万辆。在中国,超过2100万辆购买的乘用车完全不受新排放标准的影响,而制造商本来也会提前做好准备。然而,BTBT在2018年和2019年已经支付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订金,却未有一辆车交付。

更重要的是,BTBT却为自己的员工买到了汽车。2018年,该公司购买了价值约70万美元的汽车供其员工使用。当然,这些供公司员工使用的汽车可能使用了1.5年左右,在2020年被100%减记。

2020年的一季报并未公布有关信息,而2020年第二季度的报告公布时,骗局已经出现了。看起来,汽车租赁业务在2020年上半年被完全减值。换句话说,不知道那些购买用于租赁业务的汽车订金去了哪里。

该公司没有披露这些订金是否被退还,在这种典型的会计骗局中,订金被记为非现金项目,因为该类资产被归为订金,而不是现金。

虚假合作以提升汽车租赁业务信誉

2018年,BTBT举办了一场引人注目的促销活动,以展示其在汽车租赁领域的活跃形象。2018年9月10日,点牛金融与亲家集团达成百亿战略合作,以提升其汽车租赁业务的信誉。根据新闻稿,这一合作将使双方枪战万亿汽车金融市场蛋糕。但这只是一份空洞的声明。

亲家集团似乎是一家企业咨询公司,从未涉足汽车租赁或汽车融资领域。为宣传合作而制作的视频,也是虚假宣传的一部分。

更多骗局

包括冲销尚未启动的中国汽车租赁业务主要资产的订金在内,该公司总计冲销了374万美元的净资产:

“因停止经营业务录得净亏损。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九个月里,我们对停止经营的净资产计提了3,734,498美元的全额减值,以及停止经营业务的其他累计亏损100,185美元,这两项使得停止经营业务录得净亏损达3,834,683美元。”

租赁业务的订金在2020年上半年作为一项已停止的业务被全额减记,尽管它甚至还没有开始运营,算不上真正的业务。现金减记是一个大骗局。

BTBT称,它正在美国“探索”一项汽车租赁业务。我们预计它正在探索更多的偷钱渠道。其最近向SEC提交的20F文件的第43页显示:

2019年6月3日,点牛金融美国公司(Golden Bull USA, Inc.)在美国纽约州成立,是点牛金融的全资子公司。点牛金融美国公司是我们的主要办事处,我们计划通过点牛金融美国公司发展汽车租赁业务。我们一直在纽约州和佛罗里达州积极寻求汽车租赁业务的机会……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点牛金融美国公司可能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建立了一些汽车租赁业务的渠道。尽管它仍处于调研和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预计可能会在2020年第三季度在美国开展汽车租赁业务。”

审计方面也存在问题

BTBT聘请的是第三级的会计师事务所,但即便是这些事务所也无法在账目上签字。三年内,已有三家会计师事务所相继辞职。

Friedman会计师事务所(2015年-2019年9月):Friedman于2019年9月23日辞职。

Wei Wei&Co.(下称WWC) :

该会计师事务所的任期只有9个月,并于BTBT公司2019财年结束前12天辞职。

据公司2020年1月9日向SEC提交的6K文件:“2019年12月19日,WWC辞去独立注册会计师事务所一职。WWC于2019年9月23日被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任命,负责审计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财年的合并财务报表。”

2019年12月5日,公司在向SEC提交的6K文件中宣称,因政策变化,公司已结束P2P借贷业务,随后中国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其进行了调查。公司还宣布进军汽车租赁业务和比特币挖矿业务。WWC表示,经过慎重考虑,因对比特币挖矿业务并不熟悉,因此辞职。

WWC并未启动2019财年的审计工作,但由于此前公司管理层发生变化,公司并未提交6K披露此事。截至2019年12月19日(WWC辞职之日),(i)公司与WWC不存在任何关于会计原则或实务、财务报表披露、审计范围或程序的“分歧”,若有任何分歧无法解决至令WWC满意,将导致WWC在发表意见时提及分歧的主题事项(未发表任何意见);(ii)未发生如S-K条例第304(a)(1)(v)条所述的 "应报告事件"。”

JLKZ会计师事务所:

在WWC辞职后接手了BTBT的审计工作,但也在2020财年结束前两周,即2020年12月15日辞职了。JLKZ此前负责AGMH和美国教育中心(OTB:AMTC)等可疑公司的审计工作。

新加坡审计事务所Audit Alliance LLP:于2020年12月16日被任命。

鉴于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BTBT无法留住审计师也就不足为奇了。

该公司曾披露:“由于存在以下重大缺陷和弱点,我们未能对财务报告保持有效的内部控制:

-缺乏足够的具有会计知识和经验的全职人员来监督日常交易记录、处理复杂的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相关问题,以及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来编制及审查财务报表和相关披露。因此,公司可能无法及时恰当地识别和监控重大会计问题;

-缺乏职能部门或人员对预防性内部控制程序的一致性进行监督,因此,公司可能无法发现内部控制中存在的问题并预防问题行为。

-内部审计职能部门缺乏足够的政策和程序,以确保公司的政策和程序已按计划执行

-缺乏管理层审批账龄分析文件,导致公司可能无法及时适当地计提坏账准备

-对员工离职程序的监控力度不够,可能导致年度报告中的员工人数不准确

-缺乏结构良好的IT一般控制政策和程序,以记录项目变更,定期审查事务日志;控制质量评估、备份恢复测试和集中反病毒检测,这可能导致无法准确收集运营数据以编制财务报表

-会计职能内部缺乏适当的职责划分

-我们的VIE之一的点牛也发现了重大缺陷,并造成我们无法及时预防或发现年度和中期财务报表出现重大错报的可能性。其缺陷包括:(i)缺乏经管理层审核批准的账龄分析文件,导致公司可能无法及时适当地计提坏账准备;(ii)对员工离职程序的监控力度不够,可能导致年度报告中的员工人数不准确。

同时,BTBT未能在SEC要求的截止日期之前提交2019年中期报告或年度报告。

承销商:公司承销商为Viewtrade。Viewtrade此前是玉龙生态材料、瑞图生态(RETO.US)、天地荟(PETZ.US)、农米良品(FAMI.US)、爱鸿森(AIHS.US)、泰盈科技(CCRC.US)、金正环保(NEWA.US)、碳博士控股(TANH.US)等公司的承销商。

烧钱: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公司持有52.2万美元非限制性现金,并在9个月内消耗了860万美元的运营现金流。除非BTBT尽快筹集资金,否则将面临绝境。2020年12月,该公司发行了165美元的债务本金,仅获得128万美元收益,而可转债将于2021年4月到期。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本平台的投资建议,本平台不对文章信息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做出任何保证,亦不对因使用或信赖文章信息引发的任何损失承担责任。
我也说一句...
评论
点赞
转发
收藏

全部评论

小虎正在努力加载中~

推荐内容

小虎正在努力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