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企业:从热衷烧钱进化到认真搞钱

壹DU财经
2021-12-01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尤其是人到中年,环顾四周,你会发现生活处处都要钱。上有老、下有小,每天睁开眼,就是一家人的吃穿用度,试想一下,你有什么理由不认真搞钱?

有个说法是:一个女性最大的资本是找到自己丢不掉的“赚钱本事”——时下的女性,正处于这样的思潮之下,并且身体力行。

有意思的是,若观察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现状,会发现它们也正走在这条路上:开始向认真搞钱的独立女性学习,并且开始相信,一家互联网公司最大的资本不是找到有钱的“金主爸爸”,而是找到自己丢不掉的“赚钱能力”。

《一键下单》是一部关于亚马逊成长的书,里面讲述了亚马逊如何挺过21世纪初网络泡沫危机,成为屈指可数的几大互联网赢家的故事。但同时,它在崛起之初所宣称的“以烧钱为荣,以不盈利为荣,以不惜一切代价先拥有市场占有率为目标”,也为我国的互联网企业“带了个坏头”。

亚马逊在1997年曾对《纽约时报》说,“我们可以盈利,盈利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也可以是最愚蠢的。”同时,在亚马逊招股书也将公司的战略和风险讲得很清楚,“从目前的程度相比,失败的概念将会大大增加,最近的收入也是不可持续的,在未来还会降低。”

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如此循环。当年的滴滴快的就颇为典型,疯狂烧钱,谁的钱多,烧得起,烧到最后,做高数据,让对方背后的资本失出信心后退出市场。滴滴在与快的PK如此,后期与Uber也是同样的路数。

投中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18年国内互联网的融资总额达到936亿美元,投融资案例达到1085起,生鲜电商、网约车、在线教育、互联网金融,凡是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都享受着高估值和高融资,以及烧钱大战带来的壕气冲天。

互联网公司为何热衷烧钱做规模?就是希望达到绝对优势市场规模后掌握市场定价权,而当边际成本接近于0时,公司赢利的前景自然会被市场看好。

因此,烧钱、不求盈利只要市场要规模……这几乎成了过去20年尤其是2010-2020年左右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座右铭。各家互联网公司也使出浑身解数扩大融资规模。

但在2020年初的疫情的影响下,一波又一波互联网公司倒闭,他们在说到原因时均归究于“钱烧光”、“没有盈利前景”。

他们也在疑惑:但为什么当前的前辈们“烧钱烧出了规模,烧出了市场第一”,而我们现在就不行了呢?有的企业将其归罪于周期。但周期固然重要,但市场其实永远都不缺钱的,闲钱们像疯了一样在寻找可投的项目。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资本不再偏爱这些乐于“烧钱”的公司了?

无论是巨头的阿里巴巴、京东还是腾讯、百度,他们的财报无不透露出这样的信号——更多企业开始“从虚入实”,认真搞钱。

其实,在此之前,这些巨头的赚钱能力并不弱,从巨头们的财报可见一斑。

2020年,腾讯交出了史上最好看的一份财报。尤其在Q3,其游戏业务收入首次突破4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今年2月,腾讯的股价达到760港元,两月间,涨幅达到40%。再来看阿里2021年财报,其全年营收达到7172.89亿元,较2020年同期上涨了40%。

但他们并未满足于此,虚拟经济的红利“吃”得差不多了,他们正往实体经济加大投入。

根据腾讯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在于持续加大对实体产业的服务和融入,以及扩大新基建和研发领域的投入等。

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腾讯研发产生的开支达到137.3亿元,创出今年单季度新高;今年腾讯前三个季度累计研发投入达到378.59亿元,同比大增36%。

无独有偶,阿里在财报中也提及了对实体经济的扶持。比如阿里云和菜鸟构成的企业数字化及服务版块收入贡献了575亿元的收入,数字服务开始向实体经济领域延伸。

而在坚持扩大内需、提振消费的大背景之下,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电商平台正进一步利用科技的优势,推动农业数字化以实现乡村振兴的伟大命题。“扎根农业”成为拼多多在新时期的重要标签。

当巨头们都在认真搞钱了,行业整体的风向就变了。

2015年,在国内被称之为投资教父的阎焱曾说,“创业公司不谈赚钱才是真羞耻。”这不,一直被认为离商业变现最远的知乎,最近终于走上了商业化的道理。

在11月22日知乎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知乎于2020年初推出的商业内容解决方案在该季度的业务收入为2.784亿元,同比增长511.9%。截至9月30日,知乎今年的商品交易总额累计近50亿,同比增长92%。

在此之前,知乎的商业化尝试一直极为克制。比如2019年上线的“知乎好物”就被用户吐槽“知乎也终于谈钱了”,原因则是允许原创作者在内容里加入第三方电商外链。

与知乎的裹足慢行相比,抖音的“搞钱”速度则快很多。

抖音内部将其电商形态比作“兴趣电商”。同时表示,对于现阶段的抖音电商来说,GMV不是第一指标,有质量的GMV才是核心指标。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曾公开表示,兴趣电商的GMV到2023年大概会超过9.5万亿,整个电商行业会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转向兴趣电商。

毫无疑问,对于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当下的共同目标已经被锁定为“赚钱”。而下一步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找到赚钱的路子?

当然有的企业是要赚“第一桶金”,比如上文所提的知乎;有的企业则是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比如上文提到的抖音在广告营收之外发力兴趣电商。

与“愣头青”相比,巨头们的赚钱路径或许更值得关注。

目前来看,巨头们的赚钱路数大致可为以下几类,一是直播电商,毕竟离“钱”、离消费者最近;二是成为营销工具,毕竟有用户等于有商机的背景下,这些巨头手握的巨量用户正是B端企业所看重的。

薇娅曾在《吐槽大会》上说,“明星最后的归宿是直播带货。”一语道破了直播电商在最近两年势如破竹的发展态势。

直播带货火到什么程度?从李佳琦、薇亚等草根网红的主场PK,到罗永浩、陈赫等人的加入,再到企业家和县长、市长的追捧,直播带货成为2020年以来最热闹的全民狂欢。

但随之而来的,明星、网红直播“翻车”的消息也时时转来,当直播不再是万能药时,企业自播开始接棒,甚至渠道商的平播也都进入视野。

于是我们看到,除了阿里系、京东、抖音、快手等我们司空见惯的直播带货外,百度也介入到企业直播带货行业中。

今年6月30日,有消息称,百度移动生态商务集团新成立直播业务中心,负责人为谷丰(真名陈洛金),向百度副总裁、百度应用总经理平晓莉汇报。随后百度向媒体证实了这一传闻。

据接近百度的人士透露,新成立的百度直播事业部将重点打造具有百度特色的直播产品,包括吸引各行业、各领域的大V在百度平台直播,利用粉丝效应创造百度直播的用户粘性。在百度App上设置了独立的按钮,可见扶持力度之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早些时候,百度的直播一直主打的是“知识类直播”,重在讲知识而非“赚钱”。

再来看第二种“赚钱”赚钱路径——成为营销工具。

当消费者的触点越来越碎片化甚至粉末化后,品牌对对消费者的影响力正在持续减轻。另一方面,当线上流量红利逐渐消失,品牌主获客成本日益攀升。品牌主想要有效地影响到消费者,必须要完善全渠道的布局。这或许是各个手握巨型流量入品平台能切入营销领域的关键所在。

最近几年,阿里的超级汇川、字节跳动的巨量引擎、腾讯广告以及百度的全链AI营销、快手的磁力引擎等,无一例外成为品牌主与消费者接触的“中间触点”。

以字节的巨量引擎为例,其所提倡且搭建的科学增长模型,为品牌们提供从广告营销到全局经营的方法论,也用数据贯穿在品牌主生意的前后。特别是企业号等经营阵地,给企业们提供了许多经营工具和功能的同时,也开辟了很多场景,甚至改变了品牌主的零售思路。

当前,互联网正经历着一系列重大变化,当新技术、新模式、新工具持续出现并影响和改变着互联网生态,我们有理由相信,旧有的模式和思路正在被打破,新的格局、新的思想也正在被建造。

而互联网企业从热衷烧钱到认真“搞钱”不是起点,也绝不是终点。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


市场大事
宏观大事,市场动态
Disclaimer: The above content represents only the personal views of the poster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on this platform.
Share to

Comments

We need your insight to fill this gap
Leave a comment